【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柳岸·根】游子归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38:09
当徐枫提着行李箱走出来,踏上的是一片远离家乡和亲人的异国土地。他心里知道,从今天这一刻起,就要在这里渡过一段非常漫长的留学之旅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上衣口袋,这里面装有他最心爱的东西,那是一面折叠得非常整齐的小型五星红旗。这面五星红旗是他在首都机场准备登机出发时,送行的妻子曹雪亲手折叠的,并且庄重地放进他的口袋中。   浮想联翩,徐枫不由得又想起临别时的情景。   “枫,到了美国,别忘了祖国,也别忘了我和家人。我在家等着你回来。”曹雪把五星红旗小心地放进他的口袋里,轻轻地按了按,柔声对他说。   “我会回来的。”徐枫拥抱了一下妻子,坚定地说。   “家里都不用惦念,有我照顾爸妈,你在美国就放心吧。”   “谢谢你。”徐枫望着温柔体贴的妻子,发自内心地说了一句。      如今,面对着眼前完全陌生的国度,徐枫又将思绪拉了回来。   徐枫是国内一所非常著名大学的物理系博士研究生。他的导师是国内物理学界的泰斗钱教授。徐枫从小就对物理学非常感兴趣,在中学、大学,直到攻读研究生,他选择的专业都是物理学,而且他的学习一直都是班级乃至学校的佼佼者。正是因为他的聪颖和勤奋,他最终如愿以偿成为了自己最敬仰的钱教授的学生。钱教授对这个才华横溢的学生也是非常看重,一直都认为他将来必定是中国物理学方面的优秀人才。就在徐枫读完博士研究生之后,钱教授便建议他前往美国旧金山的一所全美著名的S大学继续深造,并且为此联系了他的好友奥因海莫教授。奥因海莫教授从事量子物理学和高能物理学方面的研究,是国际上最富盛名的物理学家之一,并多次获得过国际上最高荣誉的物理学奖金。徐枫知道,能够跟随奥因海莫教授一起学习和从事科研,是很多异国留学生梦寐以求的事情。在中国,也只有像钱教授那样泰斗级的物理学家,并且和奥因海莫教授有着深厚合作友情的学者,才有可能向他推荐人才。即便如此,奥因海莫教授还是经过对于徐枫的简历和他的所有论文资料进行详细审阅后,才同意他前来美国,并且师从自己。当然,与徐枫在一起的留学生,还有其他国家物理学的优秀人才。大家在一起,既是学习,又是竞争,因为毕竟都各自代表了自己的祖国。徐枫从踏上美国的这一刻起,就赶到自己肩膀上的责任。   “我不会给祖国丢脸的,也不会给钱教授和妻子丢脸的。”徐枫仰起脸,望着西面的那一片蔚蓝的天空,心中坚定地说。那个方向就是祖国的方向。   “喂,中国人,请问你是去S大学的留学生吗?”一个看上去非常纯正欧洲血统的年轻人走过来问道。这次航班虽然是从北京出发,但机上多是从中国旅游回来的金发碧眼的美国游客,因此,黑眼睛黄皮肤的徐枫还是非常好辨认的。   “是的,我是要去S大学。我叫徐枫,来自中国的留学生。请问你是谁?”徐枫彬彬有礼地回答。   “我叫安切洛蒂,是意大利留学生。奥因海莫教授知道你乘坐这次航班,让我来接你。车子就在外面,跟我来吧。”   “好的,谢谢。”   徐枫跟随安切洛蒂来到机舱外面的停车场,随后上了一辆小轿车。安切洛蒂亲自开车,载着徐枫朝S大学方向驶去。   “我是意大利最著名的物理学家西蒙尼教授的学生,并且在欧洲原子能研究所从事过一段时间的量子物理和高能物理学的研究工作。经过西蒙尼教授的推荐,我来到S大学,做奥因海莫教授的学生,已经半年多了。我的研究成果多次发表在具有国际影响的物理学刊物上,现在正在跟随奥因海莫教授的实验小组,从事高能原子核的核裂变和核聚变的研究工作。请问,你的研究成果有哪些?”安切洛蒂一边开车,一边有些炫耀地说。   “我的研究方向和你一样,论文都发表在中国的国家物理学刊物上。这次来,主要是受钱教授推荐,做奥因海莫教授的学生。”徐枫淡淡地回答。   “中国的物理学刊物,在国际上好像并没有什么影响力,我也从来不看。还有,我也没有听说过钱教授这个人。哦,看来你的资历很简单。”安切洛蒂听后,有些轻蔑地说:“不过,我要提醒你,做奥因海莫教授的学生,可不是简单的事情。这个老头做事非常古板倔强,也喜欢搞一套优胜劣汰的法则。凡是跟不上他的研究节奏的留学生,或者能力有限的留学生,都会被他开除的。这不,就在上个月,刚好有一个叫做山本的日本留学生,就因为水平的原因,被他撵回国去了,而且也是我送他到的机场。”   “我是不会被开除的。”徐枫非常坚定地说。   “那就祝你好运吧。”安切洛蒂嘴角笑了一下,继续开车了。      二   S大学同步辐射物理学实验室。   当安切洛蒂领着徐枫走进奥因海莫教授的办公室,只见奥因海莫教授正伏在桌子上计算着什么。桌子上的草稿子都铺满了,上面全都是各种公式和方程式。他的电脑里则是一张分子对撞实验后拍摄的照片。   奥因海莫教授给徐枫第一印象,是一个戴着深度眼镜,头发斑白蓬松,身子有些精瘦的老头。   “奥因海莫教授,中国的留学生徐枫来了。”安切洛蒂对奥因海莫教授说。   “哦,安切洛蒂,你来得正好。你马上去一趟实验室,把玛丽娅刚刚统计出来的实验数据再做一下精确分析。这个分子对撞实验有些偏差,和我理论上计算出来的数据不相符合。你去用最新的量子力学的能量方程式重新推演一遍,然后告诉我结果。”奥因海莫教授连头都没有抬,只是还在继续计算着数据,随口说。   “好的,教授。”安切洛蒂答应了一声,转身走了。他临走时,悄悄对徐枫说:“这个玛丽娅是加拿大留学生,可是个漂亮的女孩儿。我去了,你就在这里吧。”   徐枫静静地站着,一直等候奥因海莫教授放下了手中的笔,这才用流利的英语问道:“奥因海莫教授,我能帮您做些什么吗?”   “你是谁?”奥因海莫教授这才发现徐枫的存在。   “我是中国的留学生徐枫,教授。”   “哦,对不起,方才我忙得忘记了。你是中国的钱教授推荐来的学生吧?钱教授是我们实验室的客座教授,他的理论水平和实践水平都非常高,我很敬佩他,也和他经常联系。”   “是的,我就是钱教授推荐来的。请问我能帮助您做些什么吗?”   “你跟随钱教授从事高能物理学研究有多少年了?”   “大概四年了。”   “很好,那我想看看你的水平。我这里有一张我们小组刚刚在同步辐射实验室里完成的一次小型分子对撞实验后拍摄的照片,这里产生了一个非常小的能量偏差。按照量子物理学的理论和公式进行推演,这个能量偏差应该是不存在的。我已经让安切洛蒂和玛丽娅去分析实验数据了,我想他们马上就会有结果了。等到安切洛蒂的结果出来后,你给我做一个电脑的仿真实验,将这些数据录进去,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出现的这个能量偏差。年轻人,能做到吗?”奥因海莫教授指着电脑上的图片说。   “好的,教授。”徐枫干脆地回答。随后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奥因海莫教授则继续忙着他的演算和分析。   不久之后,安切洛蒂带着他的笔记本电脑回来了。   “教授,实验数据都统计出来了。”安切洛蒂对奥因海莫教授说。   “给他吧,让他分析一下。”奥因海莫教授还是头也没抬,但却用手指着徐枫说。   “给他?这个中国留学生?”安切洛蒂吃惊地问。虽然这次实验只是个小型的实验,可是数据却非常复杂和繁琐,也是玛丽娅和整个实验小组的成员用了好几天才统计完成的。说真的,就算让安切洛蒂自己来分析实验结果,也不一定能分析出来。徐枫今天才刚刚来,就让他分析数据,真是不可思议。不过,安切洛蒂的脑筋转动很快,凭借他跟随奥因海莫教授大半年的经验,他马上就领悟出奥因海莫教授的用意。看来奥因海莫教授是想看看徐枫真实的本事,看他能不能当自己的学生。   “这是实验的全部数据,我拷贝给你。”安切洛蒂说完就将实验数据拷贝给徐枫,然后向徐枫笑了笑,意思是祝你好运,之后就走了出去。   徐枫拿到了实验数据后,立刻在笔记本电脑上迅速快捷地推演起来。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徐枫把推演的结果拿给奥因海莫教授看。   “教授,这个实验的偏差,我认为不是由于操作造成的。因为从实验的整体数据上看,所有的流程和步骤都非常严谨,实验仪器的精密程度也非常高,因此如果按照正常的理论计算来指导这次实验,完全不会出现这样微小的能量偏差。可是,我认为,实践和理论毕竟是不可能完全相符的两个概念。这次实验之所以出现了这样微小的偏差,我认为是分子对撞时的不规则的能量变化导致了这个微小的能量改变。因为分子在高速对撞运动中,它的运行轨迹不可能完全按照理论指导的轨迹进行,如果出现了细微的乃至毫厘的改变,就非常可能产生偏差,也会对实验的结果产生影响。因此,这次实验的偏差,完全是由于分子的不规则运动造成的。教授,你看我的仿真推演结果。”   徐枫说完,将笔记本电脑拿给奥因海莫教授看,一方面解释这次实验现象,一方面又结合自己推演的理论公式,进行了对比。   奥因海莫教授看了之后,略微点了一下头,说道:“你的结论和我刚才的推导结果是一致的。我也认为是由于分子运动的不可预知性造成的。那你认为,我的实验应该怎样避免这种偏差?”   “我认为应该在实验中,加大和提高对于分子运动轨迹的控制。比如,在精密实验仪器设备上的改进,或许会产生一些好的作用。当然,也需要更加先进的实验方法。只是这种实验方法,我没有想出来,给不了教授好的意见,非常抱歉。”徐枫谦逊地说。   “小伙子,你不需要抱歉。你很坦诚,我非常欣赏。其实,更好的实验方法,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没有想出来。你能够指出这次实验偏差的根本原因,并且推算得十分准确,就已经做得很好了。通过这次推导分析,我能看出,你的做事方法是严谨的,和钱教授简直一模一样。我非常喜欢这种严谨的作风。好了,不用说了,我欢迎你成为我的学生以及我们这个实验小组中的一员。年轻的中国人,努力吧。”   “谢谢您,教授。”   徐枫知道,他已经得到了奥因海莫教授的认可,但是他也很清楚,这只是开始,将来他的挑战还会越来越多,毕竟这里的人都是世界上物理学界的精英,每一个人都不可小觑。      三   第二天,当徐枫出现在奥因海莫教授的实验室门口时,遇到了安切洛蒂。   “徐,你真行!这么快就被奥因海莫教授认可了,你真走运。”安切洛蒂赞赏地说。   “我只是很幸运。”徐枫淡淡一笑回答。不过,他心里清楚,要不是跟随钱教授多年积累下来的理论和实践的基础,恐怕昨天的结果还真不好说。   “徐,你好,我叫玛丽娅,是加拿大留学生。”这时,身后走来一名身材高挑、金发碧眼的年轻女子,也跟徐枫打了个招呼。   “你好,玛丽娅小姐。”徐枫还是彬彬有礼。   “我去过中国,中国很大,也很美。当然,中国人也非常好客。我喜欢中国,也喜欢和中国人交朋友。徐,见到你很高兴,我们能交个朋友吗?”玛丽娅非常大方地说。   “哈哈,徐,别见外,玛丽娅是个开朗奔放、爱交朋友的女人。这是我们西方人的特点,按照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开门见山’。”安切洛蒂笑着说。   “玛丽娅小姐,我愿意和你交朋友。”徐枫倒是被玛丽娅毫不掩饰的真诚打动了。   “好的,谢谢,徐。”玛丽娅露出真诚的笑脸。   “我们赶快走吧,要不然,教授又该发火了。今天是教授讲课的日子,他可是不喜欢迟到的人。”安切洛蒂催促说。   徐枫当然也不喜欢迟到,于是点了点头,跟随安切洛蒂和玛丽娅走进了实验室。   这也是徐枫第一次来到奥因海莫教授的实验室。这里的实验室很大,各种实验设备和仪器仪表也都非常先进,有些高性能的仪器甚至比国内顶尖的同类实验室的仪器还要先进和精密。这都让徐枫感到兴奋,毕竟能操作这些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和仪器,是他最希望的心愿了。奥因海莫教授的实验小组人数不是很多,除了安切洛蒂和玛丽娅两个博士研究生之外,还有十几个美国本土的硕士研究生和一个跟随他多年且很有名望的高级助手哈根博士。奥因海莫教授先向大家介绍了徐枫,之后就开始讲课。今天主要讲解的是当今高能物理学方面的发展动态和他即将进行的一系列关于探索原子核裂变的新型实验的思路和想法。   奥因海莫教授的讲课是非常枯燥的,安切洛蒂和玛丽娅等人都渐渐地失去了兴趣,可是徐枫依然认真地聆听,并不断地记着笔记。他知道,向奥因海莫教授这样当今物理学界的权威人物学习,他的理念和观点永远都是一笔非常宝贵的财富。   癫痫病手术治疗靠谱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比较好?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里更专业随州哪家医院治疗儿童癫痫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