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流云】梅园(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22:20

记得在我八九岁的时候,门前的那片梅园还在,园子里有七八株正值壮年的梅树,每年都会迎着初春的小雪悄然绽放,碎碎点点的花瓣像粉红色的胭脂,与那明透洁白的雪交相辉映着,美得令人屏息。

最爱在小草冒出绿尖尖的时候来场温柔的小雪,梅花也适时开了,雪落在枝头,它也落在枝头。我那时已在学校念了几句书,自认为肚子里有了一点墨水,也喜欢到到花枝已盈绽的梅树底下吟几句诗来附庸风雅,比如说像“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这样脍炙人口的唐诗,当时我大约也只会这个,但这会招来堂姐的不屑。

堂姐也喜欢梅花,她的情感表达方式向来简单粗暴,身手也矫捷,不管雪天梅树身上滑不滑,轻易就蹬上去把枝头上的梅花给折下来了。或把玩欣赏,或带家插瓶子、或玩厌后随意丢弃,我也从地上捡来一枝梅花宝贝似的拿回去插瓶子。奶奶见了就拿眼珠子白我:“摘别人家的花,等着‘扁壶’看见来骂你。”

“扁壶”是我的小奶奶,膀粗腰圆,脸蛋又大又扁跟部队里用的那种绿色的扁水壶相似,幽默的人就给她起了个形象的外号叫“扁壶”。可能是因为这个外号太形象太深入人心,以至于我到现在都只知道她叫“扁壶”,她的真名真姓,我不曾问他人,他人也不曾与我提起。奶奶知道她名字,但奶奶不仅只叫她“扁壶”,还把她划分为“外人”。

小奶奶是这片梅园的女主人,男主人自然是我的小爷爷。小爷爷原来住在我爷爷和大爷爷之间的那两间泥墙屋里,兄弟三家各隔一道木板墙,那木板墙又旧又薄,夜间夫妻俩躺在床上说几句悄悄话,隔壁那屋的耳朵就像俯在你嘴边一样听得分明。

小奶奶刚嫁过来时不懂其中的门道吃了亏,一些该说的不该说的,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叫我奶奶给听到了,奶奶难免也就出去说漏了些。小奶奶感觉受了奇耻大辱,就跟我奶奶狠狠吵了一架,没过几年就在外面整了几间房子搬出去了。这两妯娌真成了“外人”。

小奶奶搬家的时候除了两间泥墙屋和这片梅园,其它的都搬了个干干净净。屋子有大锁守着,当然无忧,可这梅园却叫小奶奶伤透了脑筋,花开了要守着,梅子黄了更要守着。偏这院子里就是小孩多,那些年饭管吃饱了,可想见荤腥还是不容易,到年里多夹一块肉吃都还得看大人的脸色,更别说零食和水果,孩子们嘴里的寡淡可想而知。小奶奶心心念念地盼着树上的那几个梅子,小孩子又何尝不心心念念地盼着树上那几个梅子啊!

立夏过了,梅树枝繁叶茂,温暖的阳光像从天上撒落的碎金子,星星点点在舒展开的叶丛中闪烁着,把酸涩的青梅子逐渐染黄,黄里还带着俏皮动人的红晕儿,像个十八岁的大姑娘。

妈妈说那梅子酸,光看着就酸得流口水。小孩们馋得流口水,就扛着长长的竹竿子偷偷到梅园里打梅吃,梅子一串串挂满了枝头,哪个枝头上的梅子更黄,竹竿子就朝哪个枝头上打,一竹竿打下去就“噼里啪啦”落下七八个。那半熟的梅子是真酸,一口咬下去,那浓烈的酸味就从舌尖直窜上眉头,把眉头酸得扭成一座小山,正好刺激孩子们要淡出鸟来的味蕾,越酸越爱越有滋味。

这个时候小奶奶也开始来守梅园,小奶奶守梅园真可谓花招百出,这也足以证明这群调皮的小孩子有多难对付。小奶奶每天都会不定时来梅园转上三五圈,有时看她走了,她又故意折回来,有时她来了也不直接进来,她会藏在拐角处静静地蹲着,像一只经验丰富的老猫,专门捕捉那群出来偷嘴的小老鼠。功夫不负有心人,每年都有那么几回能让她逮个正着,让她指桑骂槐地在院子里骂骂咧咧,算算新账,翻翻旧账。大人们躲在屋里装聋作哑,小孩干坏事理应挨一顿训,就算小奶奶骂着骂着已与偷梅子的事毫不相干,小孩们还得硬着头皮听着,这就是做了坏事的下场。

小奶奶骂够了转身一走,奶奶就从门里探出头来朝她的背影狠狠骂一声“扁壶”。我以为奶奶和小奶奶就是那种水火不相容的“仇人”,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又让我改变了看法。

那年小奶奶的邻居要翻造新房,原来造房前协商好要给让一条道,这样可以避免影响小奶奶家窗户的采光。谁知到了造房的时候邻居反悔了,硬是要把地基打到小奶奶家的窗户下面。小奶奶当然不可能让别人家的墙遮住自己家的窗户,多次去找邻居理论交涉,邻居知道小奶奶跟自家兄弟不和睦,就仗着自己家的人多势众蛮不讲理,最后闹到要用武力来解决问题。

奶奶闻讯后勃然大怒,竟敢有人欺负自己这家族里没人么?她马上吩咐几个儿子放下手里的活计全部前去增援助威,邻居看到小奶奶家来了这么多兄弟,再也不敢嚣张,乖乖地把道给让出来了。

事后我问奶奶,既然你那么不喜欢小奶奶,为什么还要去帮她出头呢?奶奶说,家里的事可以关起门来解决,家里的人被外面的人欺负了,丢得可不是某一个人的脸,那是丢了一个家族的脸,一个家族要是不同仇敌忾,就会被别人轻视欺负。听了奶奶的话,我似乎也明白了,小奶奶被欺负,就是因为家族里不和睦,别人才不把你们当一回事。奶奶的做法是在告戒外人,在任何情况下一个家族的威严是不可侵犯的。

那么,奶奶和小奶奶到底是“外人”还是“家里人”呢?

这个问题还没等我弄明白,小奶奶先去了另外一个世界,许多年后我奶奶也去了那里,却不知道她们到了那边后还是不是一家人。就像这片梅园,我竟完全想不起它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空园子的。

每年春天一场小雪依然会如约飘起来,日月周而复始不停更迭。梅园里种过桂花树,开过满园的牵牛花,指甲花、水粉花、满地爬着红星闪闪的茑箩,最后成了乱石成堆、杂草丛生的废园子。一个园子也有它从兴盛到衰败的历史,而我不管在任何时期都习惯叫它梅园,因为藏在我心里的那个梅园里的梅花,还会在每个春天迎着一场小雪悄然绽放。

哈尔滨哪的医院治癫痫更正规?辽宁主治癫痫的医院长期服用苯巴比妥沈阳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