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流年】半亩星辰(散文外一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56:01

【半亩星辰】

打我记事起,就见老家的菜园和一片旱地之间,并肩躺着五丘田。五丘田都是青一色的稻花香。而每丘刚好一分那么大,那么小,轻轻松松夹在两片旱地之间风生水起好多年,集体化的生产队与后来精耕细作的主人们皆收获过饱满的谷粒,如星辰般灿烂的颗粒。

这半亩田地中,最中间的一丘属于我家。后来我们兄弟在外工作,再后来父亲离开了人世,年迈的母亲对这丘田地不得不忍痛割爱,这份地似乎与我家不再有多少牵挂,仅仅保留着名分上的意义。上几年,这半亩水田又全部摇身一变为旱地,每丘田被主人们分割成一块块条理分明的土地,且被安插上各种农作物,这些充满精气神的农作物像在为土地放着哨,又在为主人争着光。这并不是主人们与水田捉迷藏,而是高高在上的天公对田地太刻薄了——那年四五月份的雨便开始瘦身了,白天与黑夜,农人但听瓦片上打击乐的大弦嘈嘈声甚或小弦切切声也是望穿秋水,总让满天的星辰满眼的光亮一统天下。眼看水稻抽穗了,饥渴的农田如贫血一般,土地开裂,水稻焉头耸脑,叶色无奈由青变黄,叶片无不由黄成枯,再也听不到田地里拔节长高的声音,丰收成了昨日星辰。期间,不是主人的母亲也常在这几丘农田边打着转,心痛地看着这些被惨遭遗弃的孩子们。

无论如何,这些田地可不能任意荒芜掉。当年下半截日子,田地里便焕发出绿油油黄灿灿红彤彤的光亮,一片片绿叶子像戴着绿面具的星辰散发出清幽幽的光辉,一朵朵迷人的花儿似阴转晴后那颗颗星辰的灿烂笑靥。翻土、除草、施肥、浇水,等等,田地里经常可见农人这一曲曲吟唱生活的交响乐,一篇篇真情实感的诗章。田野里重现了绿的世界,花的海洋,还招惹了蜂和蝶。

就在另一年,年老的母亲忍不住又重新“认领”了自家以前那分田地,就像找寻到失散多年的孩子似的。老家菜园又多了一分田地,这方天地变得更加丰腴起来,强壮起来,母亲的爽朗声明显增多,脚步声愈发勤快。新菜地后来种过油菜、南瓜、萝卜、丝瓜、辣椒、绿豆、红薯等十余种农作物。当年水田里的泥巴黄黑相照,融洽得很;而变身旱地的土块却黄得鲜明,松紧有度。你且看,一片片鲜嫩的菜叶随风而起,像无拘无束地跳着奔放的自由舞;你再看,瓜棚下悬挂的南瓜、丝瓜、黄瓜等各路显山露水者,与埋在土地里的马铃薯、萝卜、红薯等一拨深藏不露者,如同世上人的各色脾性,或性格外向地大方热情着,或内敛地含蓄谦逊着,皆静待主人的握手问好。

如今,母亲打理这份旱地又是好几年了。晚上,田边流水的乐章,天上眨巴眼的星辰,让这方农作物不再孤单;白天,温馨的水流声陪伴主人们的亲切脚步声,与田地中的农作物一起歌唱生活。这些守护田地穿衣戴帽的小东小西,让一次次来田里劳作的母亲脸上笑成了花;这些吐露着方言故土情结浓郁的原汁原味,除了给我们三兄弟尝尝鲜外,母亲还送给上了年纪的乡里乡亲……

这曾经的半亩水田,如今的半亩旱地,与毗邻的老家旱田一样,再没更改成水田——尽管这半亩田的过道旁,早已水渠硬化,流水潺潺。想想,年轻的主人们早过惯了那种无声无息消失了土地的城里生活,对土地已生出些许陌生甚或冷淡,他们的生活看上去过得也蛮不错。而如母亲、珍玉、小兰等早属奶奶级别的老主人们一辈子生活在乡村里,她们对土地心存感恩,却又无能为力改变当下。将水田变成菜土,不过是他们没办法的一种折中吧。

而我们三兄弟,因了母亲,因了这连心的星辰,每年都会不定时地离开城市街道上飘荡的煤烟味和汽车尾气显露出工业社会矫揉造作的混浊味,赴回老家闻上乡野中久违的泥土和粪便的味道,并采摘下一棵又一棵的星辰,连同树上一个又一个的故事。有时候,我会痴痴地想,这半亩星辰的老主人们经常在此风云际会,她们一定会热情洋溢地唱出心中的歌——除了这些正土生土长的星辰,还有那些昨夜的星辰,那些脚步声中家常便饭的田园生活。这时候,我眼前一热,心头一亮,这几个老辈们不就像天穹下几颗照着半亩星辰的星辰?

如今,尽管父母辈年老体衰有些力不从心,也尽管这不过区区半亩星辰,却也还是父母们的宝贝疙瘩。我们这一代因各种原因离开了亲近过的热土,而我们下一代呢。下下代呢。突然,这个念头如被一颗来历不明的子弹射个正着,水中月般晃动着,颤抖着,愈发模糊了——击成内伤——这可是先辈们站在那抬头仰望星空,听取蛙声一片的半亩土地啊。

【且听夜鸣】

2014年中秋节回乡的游子并不多,白天的村庄显得有些冷清。当夜幕轻轻迈入时,月光还没来得及清扫好黑暗的外壳,那些知名或不知名的虫子早已按捺不住自己的兴致,登上了歌唱的舞台,极具穿透力地纵情欢歌着。于是,大地的怀抱里,虫鸣便成了一首不知繁琐的多情儿歌,一张不知疲倦的原始CD片。

这夜,除了沉浸在亲情乡情的情感氛围中,虫鸣的热闹也催化了夜晚的情景与当年的童趣。

中秋虫鸣夜色美,一番情调让人慰。你听,这歌声彻夜地唱,整夜地吟:吱吱吱,叽叽叽,咕咕咕。此起彼伏,一声高过一声,一浪高过一浪。像比着赛,展示出自己高强的歌喉本领。你左听右闻,似觉歌声简单、直白,如白居易诗般质朴;又觉歌声豪放、大气,似李白诗样的气势。虽无门无派,但自成体系,城市断听不到这等阵式,这番大地曲。城乡两地夜曲中,城市是高大上的音调,农村则是原生态的声腔。说来惭愧,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已是两月未听了。

在这天凉岁暮时节,这些虫鸣声应多为蟋蟀声。蟋蟀又有百日虫之称,这些季节性的虫子,眼下芳龄几何,男女老少齐上阵了没?我并不知情,他们也毫不在意。从一声声不分场次的激扬慷慨声中,丝毫看不出他们对生活的长嘘短叹,倒透现着阳光的心态,极佳的体质,他们唱出了美好生活,他们正与生活的美好干杯。

假如你在夜色里行走,有了他们的伴唱,弱小的你顿觉胆子也壮了,合着这一声声“附身符”,拾上这一份热闹的心扉,你的怯弱不觉偃旗息鼓。

假如你在失意时,品尝他们夜色里无所求的劲头,失色的你定会有所醒悟:生活,就该亮出你的嗓子;就算虫鸣,也要有虫鸣的样子。可别太注重结果,过程精彩,也是不错的姿态。

假如你在中秋日有时间回了乡下,听听乡音,怯怯亲情,真心无价,真爱无边。山寨版的虫鸣便是其一,你的童年便会不由自主地神采飞扬起来,让你感慨光阴的无情流逝,人间的繁杂纷飞。

乡村的童年,有了虫鸣声,父母的关爱声,童年不孤独,乡村不孤傲,黑夜不孤单。长大后,我也成了一只飞来飞去的虫子,只不过,时断时续的呼唤,比不得虫子彻夜长鸣的耐性,也比不上虫子的洒脱生活。

而这明亮的黑夜,这黑夜的虫鸣,蛰伏的状态被清辉照射着,清亮的声音和同伴竞技着。我佩服他们的豪迈气概,和对生活的豁达观。听母亲重复说,这些虫鸣,一夜一夜地,不懒不厌地,热闹着呢。我分明听出了孤独母亲的话外音。还真要感谢他们,是他们无忧的生活,无休的歌唱,唱走了寂寞,赶跑了黑暗,带来了黎明,刷新了时光。

老家砌起的三层楼房里,早已少了老父熟悉的爽朗声,住在天国的军人父亲此时会感应到儿子虫子似的深情一念?或许,某处一串串鸣叫声,可是老父的暗号?

许是,夜晚随无忧无虑的虫鸣声而来,并循环往复着,不只在明亮的中秋月夜,也还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只要生命中有他们的身影,黑夜里就少不了他们的昂首挺胸慷慨激昂,或气沉丹田蓄势待发,少不了他们对生活的热情与热烈。

中秋月夜,注定无眠。这夜不能寐的我不服自己,但不得不服生命短暂的虫子。因为,他们为了黑夜不落寞而赛上刀嘴功,披星戴月豪情满怀比至天亮,演唱会才会戛然而止。在人们白天奔走的明亮世界里,他们颇有自知之明,从不杞人忧天。

就在这中秋月夜,除了回乡的故乡狗,月宫里的嫦娥、老人与玉兔是特别的嘉宾,夜鸣的虫子也是不可或缺的嘉宾与主角。乡村的草丛下,土屋的墙缝里,这夜晚的世界是属于他们的,也就像某些特别的节日,某些特定的地方便属于我一样。这当中,没有必然的联系,却有着一样的归宿。

中秋月夜的乡下老家,无需跑腿,无需破费,但听声声曲子无妨。我也是为老家的中秋而鸣的。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成年人癫痫该如何做护理的工作呢中医要怎么治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