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西风】我要回家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7:46:49
年初四那天傍晚,草草埋着头扒了几口饭,放下碗筷抬着头轻声说:“爹,我想跟着小菊去广东打工。”草草爹往嘴里塞了一筷子酸白菜,细爵几下,仰了仰脖子,咂着嘴巴讲:“这年头种庄稼,不比照集体,男男女女凑在一块磨洋工。农忙时节,栽栽插插挑挑抬抬拼上几天老命,忙完自家田地里头的活路,人也就松散了下来。你这个娃娃呀,在家里头有吃有穿,也有钱花,出门去干哪样嘛?”   草草听爹这么一说,心里头就急了起来。人家小菊回家过年,皮肤养得白白嫩嫩的,还像电视里的大明星穿着皮短裙,哪像自己土里土气的,连裙子都没有一条哩。草草做梦都想出门去打工,发了工资就买一条花裙子,穿在身上比天上的仙女还要漂亮。草草从小就怕他爹,怕他爹那粗硬得像树皮一样的巴掌。可一想着打工可以挣钱,挣了钱就可以买花裙子,草草什么也就不怕了。就算爹狠心,打断了她的双腿,她跛着脚也要出远门!草草气鼓鼓地把面前的碗筷往饭桌上重重地一掼,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开了。草草娘用围裙擦了擦眼角,抹着泪叹着气说:“唉,让娃娃出去见见世面,呆在这山旮旯里,连个上眼的小伙也找不到。”草草爹使劲咬了咬干裂的嘴唇,一字一句地说:“那就去吧,到了那边要听哥哥嫂嫂的话,千万别跟生面人往来,吃不来苦头就回家里来。”   草草她们坐的是大巴,在车上躺了二十几个小时,腿脚酸酸涨涨的,吃不下东西,草草就只喝了半瓶纯净水。小菊把草草带到草草哥嫂住的铁皮房后,来不及喘口气,忙着赶去厂里报到。低矮潮湿的铁皮房里,顶多放得下两张单人床,锅瓢碗盆塞满了角角落落。草草从家里带来的行李,只得塞进了床脚。草草心想,这大城市里的铁皮房,还比不上老家的瓦房,通风透气,冬暖夏凉。   草草穿上白白亮亮的网鞋,套上窄窄紧紧的牛仔裤,抹了抹润润湿湿的雪花膏,就去国道旁边的工业区找厂。有家电子厂正在招流水线上的工人,听说待遇还不错,草草觉得自身条件符合招工要求,红着脸轻声问了一下负责招工的那个小伙子。那小伙二十多岁,歪眉斜眼的,眯着老鼠眼睛上上下下看了草草好大半天,不停地流淌着口水,咂着嘴巴满意十足地坏笑了起来。草草进了门卫室填写简历,小伙子就寸成人癫痫的治疗费用高吗步不离地守在她身旁,双眼贪婪地盯着草草那鼓鼓涨涨的胸部。草草填写好简历,双手恭恭敬敬地递给小伙子。那家伙心急,跨了一步接在手里,故意摸捏了一把草草那白白嫩嫩的小手。草草慌忙缩回了小手,像受到惊吓的小鹿,低着头红着脸,喘着气逃了出来,跑了老远,就还觉得身后有双色眯眯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   草草分在组装车间,她什么活也不会干,拉长就叫她用碎布擦纸箱上的灰尘。她刚擦了几个,身边有个女孩嘀咕起来:老板的钱真多呀,又招了一个清洁工。草草一咬牙,心想老员工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日子久了,我一定比你干得还好。车间不通风,沉闷得很,虽说在里面不受风吹雨打,可就像鸟笼里的小鸟,一点自由也没有。员工不许说话,就连去上厕所,也要给拉长报告。下班铃响后,拉上几十号人排队打卡,半天挪不开脚步,肚子叽叽咕咕地叫了起来。厂里的伙食很差,吃老黄瓜,叫不出名字的长菜叶,米饭糊成了一团。草草扒了几口,胃里鼓涨涨的,再也吞不下去,喝了几口紫菜汤就回宿舍。草草没有午休的习惯,坐在狭窄的铁床上想老家的爹娘。邻铺的女孩,故意在草草的身边走来走去的,炫耀着玩起了手机。预备铃一响,宿舍里的姐妹们就慌忙洗脸梳头,匆匆忙忙地往车间赶去,急促的脚步声噼噼啪啪地响了起来。草草忘了打卡,招工的小伙来车间找她,那小伙一本正经地说:“你忘了打卡,按照厂纪厂规是要被炒掉的。不过话说回来,这次就算了,谁让你是我心疼的妹妹哩!”草草不晓得什么是炒掉,心想我又不是猪肉,你炒什么炒呀。不过草草觉得那小伙不错,像亲哥哥那样对待自己,自己欠着人家的一个人情。   出粮那天,全厂员工就像过年那样兴奋,排着长蛇般的队伍去行政办公室领工资。草草刚进厂,还没有工资领。晚饭后,不用加班,草草去商场买块洗脸香皂,拉上的那些女孩都笑她的皮肤黑。刚出厂大门,碰巧见到那小伙,主动迎上来跟草草打招呼。人家是坐办公室的干部,主动跟一个流水线上的打工妹问好,草草有些受宠若惊,幸福得快要飞到天上去!   “陪哥哥逛逛街?”那小伙开口就说。草草经常听爹说,做人要晓得回报,受了人家人情,就要想着还。出了厂大门,拐几道弯,是条逼仄的街道,西安中际癫痫病医院有些商贩喊叫着卖些吃得穿的,最显眼的是几家旅馆,名字叫的古古怪怪的。草草和那小伙一前一后走着,草地上的阴暗处,有个女的趴在男人的身上,杀猪似的嚎叫起来。那小伙几次想拉草草的手,都被草草狠狠地甩开了。那小伙就说:“妹妹,走了半天,口渴得很,哥哥给你买水。”好半天,那小伙才走过来,递给草草一瓶水。草草渴了,接过来张嘴就喝了小半瓶,那癫痫能彻底治好吗小伙拍着胸脯跺着脚奸笑起来,笑得草草心里头虚了起来,汗毛也一根根竖了起来。走了几步,草草只觉得头昏,脸颊有些烫热,身子软绵绵的,有人扶着自己上了梯子,有条狗伸长湿润的舌头在身上来来回回地呧舔,接着有块石头重重地压在身上,下身钻心地痛……半夜醒来,草草发现自己一丝不挂,那小伙像死猪一样躺在自己身边,打着响亮的鼾声。在老家那边,不结婚就不上床,这下你还怎么嫁人?草草“哇”的一声哭喊起来,张牙舞爪地撕扯着身边的男人。   好几天不见那小伙的人影了,可草草还在车间拼命地干活。她心想,我给了你的身子,就是你的人了,跑也跑不掉。过了一段日子,草草就觉得胃里难受,吃不下东西,想吐,可又吐不出什么。她以为自己病了,去工业城旁边的诊所看看。大夫问了草草几句,做了个尿检,摇着头叹着气说:“小妹呀,你男朋友没来吗?你怀上了孩子,要记得注意休息!”一个黄花大姑娘,婆家都还没有,居然怀上了孩子?要是爹爹知道,非得把自己砍成八大块,草草像发疯的狮子,一路嚎叫着冲进了工厂,披头散发地冲进了写字楼,咬牙切齿地捶打着行政办公室的大门……   两个虎背熊腰的保安,一人一手架着草草那柔弱的胳膊,飞快地往厂大门赶去,后面还跟着挺胸叠肚的科长大人。草草脸色煞白呆眉痴眼的,时不时傻笑一两声。有个保安恶狠狠地骂:“贱货,刚进厂就和男人上床,还怀上了野种!这下好了,野男人跑了,你这个精神病活该受罪喽!去吧,滚得越远越好,见不着眼里干净。”另外的保安把草草的行李扔了出来。总机文员一路跑去公告栏,手忙脚乱地张贴公告:生产部组装车间员工石草,神经病复发,无法正常工作,经公司高层开会研究决定,给予该员工辞退处理。   草草傻傻呆呆地站在厂门口,她们附近村子的一个叫苦菜的女孩就领着她去她哥哥那里。草草像被人抛弃的小猫小狗,可怜巴巴地跟在苦菜的后面。草草嫂子张口就问:“整天吵着出门打工,才进厂三个月就吃不了苦头?”苦菜说:“嫂子,草草是被厂里辞退的,说她脑壳有些问题,干不来活。我还听保安模模糊糊地说,草草跟一个小伙出去开房什么的。嫂子,你不要打骂草草,得赶紧带她去治病。”草草嫂子一听,双脚跳高就恶毒地骂起人来:“你这不要脸的小烂货,出门才几天就和男人亲嘴巴摸屁股,被人家糟蹋成这个鬼样子,今后还有哪个小伙娶你做媳妇嘛!”那女人唾沫横飞地骂着,骂着骂着就蹲在出租屋的角落里爹呀娘呀地哭喊起来。   草草她哥从工地上火急火燎地赶了回来,这个壮实的庄稼汉子,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双手抓扯着蓬松的头发,一声接一声地叹气。草草哥从枕头底下摸出几张皱皱巴巴的钞票,背着草草去社康门诊看病。大夫随随便便地问了几句,收了三百块,打了一针,草草就闭上眼睛安静地进入了梦乡。   夜里十点来钟武汉都有什么治疗癫痫的医院,草草拉上的十几个女工,跟着苦菜过来看看草草,牛奶、苹果、糕点,什么都有。那些女工给草草的哥哥说:“你不要骂草草,她人小不懂事,厂里还有几个女工,都被那个小伙骗过。厂里报了案,派出所一查,那家伙进厂时用的是假身份证,还偷走了厂里的几千块钱。等草草身体好起来,我们请假陪她去找家好厂。”   “哥哥,家里插秧苗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草草开始说起了梦话,“我要回家”那几个字,就像一把刀,深深地插进了在场每个人的心窝里去,那些女工们抱成一团,放声大哭起来…… 共 324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