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流云】母亲写的散文诗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43:21
摘要:母亲,是家里的顶梁柱,是孩子们的主心骨,是铁骨铮铮的女汉子;命运虽然一直在考验她,可她用不畏难、不低头通过了一次次的考试,在人生的一个个拐点上用毅力、用坚强、用带泪的笑容谱写着生命的散文诗。    母亲,今年80岁了。她出生于一个富庶的农村家庭,小时候过着衣食无忧、人人羡慕的日子。自从做了我们的母亲之后,她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讨生活、养孩子、盖房子这条路上奔跑了半辈子。她用乐观坚强、压不垮、打不败的精神直面生活对她的一次次考验,她用智慧、勤劳、大爱带领全家度过了一个个艰难的日子。她用无法磨平岁月刻痕的双手,书写着作为母亲的散文诗,熨帖着我们的心灵,教会我们勇敢地面对生活。   “一九七四年七月:缺钱少粮的,东屋的屋框子立起来都快一年了,一直杵在那儿,天天看着心焦。终于麦收了,晚饭后去找队长,想跟生产队借300斤麦子和300块钱。队长说有困难,让找大队,拿了一把(10个)鸡蛋去找大队书记,考虑到我的实际困难,最终经过大队委集体商议,决定生产队借200斤麦子100块钱,大队借100斤麦子100块钱,分三年全部扣完。无论如何,钱和粮食借到手就好办了,全家人勒紧裤腰带也要先把房子盖起来。”   这是我在母亲的账本上看到的。是母亲当家后盖的第一栋房子,那时候弟弟刚刚出生,家里两男三女共有5个孩子,全家8口人挤在只有两铺炕的那三间土胚屋里,睡觉都摆不开,哪里还有孩子们学习的地方呢!读过两年师范的母亲,虽然阴差阳错地回乡当了农民,却从未放弃过梦想,让孩子去实现她的梦想是她唯一的梦想了。当年母亲读书期间正赶上大跃进,姥爷把家里的锅碗瓢盆都捐出去大炼钢铁了,却最终饿死在了公社的大锅灶旁。还没有拿到毕业证的母亲,便匆匆回乡扛起了家。结婚后,父亲一直在部队当兵,母亲更是里里外外一个人挑起了家庭的重担,上有姥姥下有五个孩子,生活的重担她一肩挑着。   盖东屋那会儿,母亲在村小学当民办教师,每月可以挣到5个公分,父亲在部队每月有36块钱的津贴,老少8口人的开支,盖屋需要的钱和粮食一次实在凑不齐,只好分两次,前后盖了两年。第一年雇人打石头、买砖、打土坯,铺好了地基,土坯墙垒到了窗台,该上窗户的时候家里没钱也没粮食了,只好等到来年再借。借到了粮食和钱的母亲,连夜走街串巷去请大工和小工,街坊们都很给面子,第二天到了十几个青壮年,还有几个有经验的老人家给照望着,光做饭的女人就来了四个。缺材料就去买,缺工具就去借,工地上、集市上、灶台上,家里家外,全凭母亲一人做主,这样的日子进进出出几十天,终于到了上梁的时候了。择好吉日吉时,村里平日有些来往的人家都来了,在一阵阵鞭炮齐鸣声中,壮汉们喊着号子抬起了主梁,上面贴着红纸写有“上梁大吉”。母亲让所有见证她喜悦的大人孩子都留下来吃饭,于是,天井里架起了12人的大锅,热气腾腾地蒸着白白胖胖的大饽饽,屋里的灶台上不时飘出来阵阵肉香,嘴馋的孩子们根本挪不动步子!望着大红大红的瓦屋顶(墙还是土坯的),母亲一遍一遍地擦着眼泪。   “一九八二年八月:大儿子高考落榜回家务农了。有人给介绍南街一个大门户的姑娘。这家人祖祖辈辈都很正派,家里兄弟姐妹众多,对我们这样小门小户的人家能有帮衬。姑娘很能干很泼辣,是把过日子的好手。人家要600块钱定亲钱,结婚前还要盖6间新瓦房。孩子他爹转业安置费有500,明天我再去庙头三舅家借点儿,顺便跟三舅和表哥们商议商议盖房子的事情,先给孩子把亲事定下来,让他踏踏实实地过日子要紧。唉,刚刚还完这栋房子欠的债!……”   这是母亲的日记,写在一本64K的牛皮纸封面的工作日志上。透过文字我看到了母亲的艰难和无奈,她伛偻的身板、早生的华发还有眼睛里的红血丝跃然眼前,鼻涕眼泪濡湿了泛黄的纸张。那时候我虽然年纪还小,可每天临睡前肚子饿得咕咕叫,这种记忆特别深刻。还债那几年,弟弟小还没有口粮,全家6口人每年总共可以分到600斤麦子,还要拿出100斤还给公家,哥哥每月要给学校灶上交粮食不能拖欠,剩下的全家人吃饭,还要照应全村的红白喜事和亲戚间的礼尚往来,不都从这500斤粮食里出吗?为了养活我们,母亲辞去了仅挣5个公分的民办教师,扛起锄头和䦆头,无论冬夏,天天出工,卷起裤腿跟男人一样去坡里干农活。得亏后来实行合作医疗,村里成立卫生室,母亲作为唯一一个识字的妇女被选去当了赤脚医生。再后来被公社医院推荐去读了卫校,结业后可以回公社医院当正式医生,可以转正可以转户口。命运多舛,还差三个月结业的时候,年幼的弟弟在家发高烧引起了脑膜炎,母亲不得不中断学业回家,带着弟弟去城里大医院看病治疗。可终因治疗不及时,弟弟落下了终身残疾。   这也成了母亲心里永远的痛。   从那以后,母亲重又回到村里,继续当她的赤脚医生,白天她背着药箱穿梭在三个自然村的田间地头,夜晚收工过后,她又披星戴月地出诊。那几年,我就没见过母亲在家里吃过一顿囫囵饭,往往刚刚端起饭碗,门口就响起喊声:“老姑老姑,快点,俺家谁谁手指头割断了,赶紧赶紧!”(母亲婚后一直住在娘家,她家人丁不旺因此辈分很高)或者喊着“老姑老姑,俺家谁谁又肚子疼,快去给俺看看吧!”那时候的农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母亲的走街串巷出诊、给新生儿接生基本都是在晚上进行的。如果谁家半夜三更有狗叫,紧跟着就会听到我家大黄的叫声,准是那家有人生病了或者那家的媳妇要生产了。时至今日,每当我一个人行走夜路的时候,眼前总会浮现母亲在寒夜里深一脚浅一脚、踽踽独行的样子   母亲医者仁心,总是有求必应,从不看人下菜碟,越是家里条件差的人生病了,她越是上心,她经常挂在嘴边说“上无片瓦下无插锥之地的,咱不给他免费的药,他上哪儿看病去?”也因此,母亲在村里的民意很高,赢得了大人孩子的尊重。   “一九八六年12月:这批工作服公司催的急,昨晚下班拿了21条裤子,跑完了19条,第20条还没有上好腰,实在太困了。一条裤子3毛钱,这样算下来,一晚上就可以挣5块7毛钱了。明天去菜店割点儿五花肉,给孩子们炖粉条吃。”母亲在记事本里这样写道。   这一年,父亲的单位给我们办了农转非,我们举家从农村搬到了城市。城里不比农村,只要一睁开眼,事事处处都需要钱。粮食和菜没有了来源,吃块咸菜也要花钱买,就连烧的煤球也不能用柴草代替。再加上母亲是以家属的身份出来的,父亲的单位不接收不安置,可是8张嘴等着吃饭呢,仅靠父亲那几十块钱的工资,怎么能够?母亲一趟趟地跑居委会,去恳求领导给她安排个临时工,哪怕扫马路她都愿意去干。居委会了解到我们家的确有实际困难,再加上母亲识字断文、能写会算,是个有见识的女人,因此安排她去百货店上班,可母亲不去百货店也不去酱菜店,就一心要求去服装厂上班。母亲当然明白,百货店和酱菜店工作轻松,但是工资少而且是死工资;而服装店就不同了,除了给单位加工工作服,还能承接外面的私活儿,最重要的是,工资还是按计件的,干得多就多得,大不了就是累点,“农村人嘛,什么苦没吃过!”就是这样,年近五十的母亲创了两个记录:每天晚上下班后,母亲一手拿一块馒头,一手拿一个大大的用针线装订的本子和一把长长的拐尺,急匆匆地奔向菜市场东头一家王姓的服装夜校,在这里,她的年纪最大,头发最白,学得最慢;另一个,就是在上述记事本里写的一晚上加工19条工作服裤子,这是她60多岁的师傅至死都不相信的、根本不可能一个人独立完成的记录。那几年,每天夜里我都睡了好几觉了,睁开眼,母亲还是在昏黄的灯光下,哒哒哒地蹬着缝纫机在做活儿,有时候会让我产生一种黑白颠倒的错觉。   母亲对我们的爱,不仅体现在她辛辛苦苦为我们挣生活费这件事情上,她对我们的穿着也很在意很用心。经常买点布店处理的花布头什么的,给我们做裙子,做上衣,每一件都是她亲自设计、亲自裁剪、亲自缝制的,像现在仍在流行的风琴褶、娃娃领、还有蕾丝边什么的,我们小时候都穿过,每次穿上这样的新衣都会让小伙伴们羡慕。为了怕因为裁剪不合适而浪费布,母亲每次都先画出样子来,然后按比例用报纸剪出小样来看看,没有问题了才下剪刀裁布,这样很费工夫。前几天,我还问她:“我们小时候穿的衣服都那么漂亮,你是从哪儿学来的样子?”母亲说:“哪有什么样式书,都是从电影里看到了,觉得好看就回家比划着做给你们穿。”所以,即使家里很穷的那些年,我们姐弟几个依然穿得很好、很体面,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因为贫穷而失去的尊严和自信。她用一针一线缝补着我们的生活,时间的针脚也见证着她半生的艰辛和不易。   母亲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妇女,虽然受过良好的教育却始终没有得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她尝尽了世间百味,生活却并没有给她一个很好的报答;她在社会的最底层干了40多年革命工作,却最终没有拿到一分钱的退休金。如今已经80岁的她,因为年轻时的体力透支,每天都在经受病痛的折磨,冠心病、高血压、白内障、腰腿痛,用她自己的话说,除了头发丝,浑身上下没有没毛病的地方。   曾经在那些艰难的岁月里,用一双手养活了5个儿女并培养出了两名大学生;用羸弱的肩膀挑起了全家生活的重担;用身高不到一米五体重不到90斤的身板撑起了一个大家庭。“家是合作社,家是互助组!”母亲一直这样教导我和我的孩子们。我爱我的母亲,我为有这样的母亲倍感骄傲。她是我终生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精神财宝!愿她安康长寿!   母亲,她是家里的顶梁柱,是孩子们的主心骨,是铁骨铮铮的女汉子;命运虽然一直在考验她,可她用不畏难、不低头通过了一次次的考试,在人生的一个个拐点上用毅力、用坚强、用带泪的笑容谱写着生命的散文诗。      武汉癫痫是什么癫痫病要如何进行治疗湖北的羊角风医院那家便宜最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