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留香】家乡的冬天(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47:22

遇到先生的时候,就再也没有感觉到冬天的寒冷。那年冬天起,我就再也没有冻过手。不知道是不是人们所说的全球变暖的原因,还是生活富裕后穿的衣服抗寒,还是吃东西热量增加了,反正身上总是暖暖地,觉得冬天不像小时候那么难熬。可是我却把原因归结为只是遇到了他。

我的家是在华北平原的一个村庄,说不上她有多美,可能是我手中的笔太笨拙的缘故,写不出那么多华丽的词藻。但在我的心中故乡是我走过的千山万水中最美最神圣的地方。

家乡的冬天好冷啊,初冬的时候,村头的河堤上,杨树,柳树在寒风的吹拂下,树叶在空中飘飘洒洒地打着旋往下落,眨眼的功夫,地上被树叶盖上了厚厚的金黄。每年这时候,哥哥、姐姐就会在河堤上用耙子,扫把占上一段。这一段的树叶就归我们所有了。但哥哥姐姐总是不放心,半夜起来还会去河堤转一圈,看看有没有被人收走。第二天起早,他们就会早早的起来扫成堆。用小拉车送回一趟,顺便把我们几个小的叫起来,帮他们装车。手摸到带着霜的树叶一会就失去了知觉,红红的,木木的。我们从来不敢不去,因为拉回来,哥哥姐姐还得去生产队里下地出工。每年初冬,我们捡回的树叶经过晾晒堆成柴垛,等着拌上土一层一层垫进猪圈里积农家肥,挣工分。

树叶扫完,天气变得越来越冷。手放在胸前,左右手相互揣在彼此的袖筒里取暖,脚不停地在地上来回踱来踱去,活动着身上就不感觉太冷了。大地被冻得裂开了横七竖八的缝隙,有两三公分宽,趁着冬闲,哥哥姐姐去地里拉土,用铁镐打冻,一米多深后才能用铁锨挖得动。天还没亮,哥哥姐姐带着我们就去了地里,让我们扶车,他们装土。我们喊冷,他们喊热,有时候哥哥还会把棉袄脱掉,披在我们身上。汗水不停地在他们的的脸上往下淌。

到了腊月,天更冷了。井台周围打水时不小心洒出的水结成厚厚冰。滑滑的很是危险,好在我们穿的都是母亲千针万线做成的布底棉鞋,可以防滑。学校里,我们每天都得起来上早校,道路两旁掉光树叶的树上,枝干一夜之间结成好看的冰花,我们的头发上也结了厚厚的霜,老师的胡子也成了白色。教室的煤火炉总是被那几个淘气男生弄得半死不活的,散发不出多少热量。老师一般不让我们在早上写字,我们揣着手背书,或是背数学定义公式。教室前,老师带着同学们把地上打扫干净,用土当上四周,让同学们轮流压着压水机。被土当成的方方正正的的地上经过几夜冷冻结成了冰,这就是同学们天然的滑冰场。我们排着队,转圈滑,或者你滑过来,我滑过去。玩的不亦乐乎。到了晚上,母亲就会把我们出过汗的湿漉漉的鞋放进烧过火的灶膛,第二天早上暖暖的,穿起来特舒服。由于在学校滑冰,没有多少日子,鞋底就磨薄了,母亲说我们穿鞋太费,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是这个话题,还不停的埋怨老师。

母亲怕我们冷,把棉衣做得厚厚的,我们行动都不方便。可是到每年到树叶掉下的初冬,我的手就被冻成了疮,晚上钻到被窝一还劲,奇痒无比,又不敢抓,难受极了。母亲说,你穿的又不比别人薄,每年就你冻手,像是被捡来的没人疼似的。同学们说是由于我的手上肉多,胖嘟嘟的手不抗冻。

过年了,母亲便把蒸好的年糕,豆包,馍馍,馒头,豆皮饼子放进西头没人住的屋里。里面有一个缸,母亲擦得干干净净,上面盖上只有大人才搬得动的石盖,母亲说怕耗子吃,其实是防我们,怕我们不到过年就偷偷吃完。

我怕冷,不喜欢冬天,我喜欢过年,所以也盼着冬天。因为感觉没有雪花飘飞,就没有过年的味道。过年是我们小时候在寒冷冬天最期盼的日子。

寒冷属于我的童年和少年。当我遇见他的时候,当他握着我的手走进婚姻,我的冬天便再没有寒冷。冬天的时候全身是暖的,生活也是暖的。他在我抗拒冬天寒冷的时候给了我春天般的温暖。让我衣食无忧过着平淡的日子。而我在平淡中做着我喜欢的工作,读着我喜欢的书,写着我喜爱的文字。我的人生从遇见他开始便与寒冷道别,说了再见。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原发性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呢太原专科癫痫医院好吗陕西的专业癫痫医院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