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看点·光】青春河流里的蚌珠(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08:34

我和他好好干了一架,就在我们就读的初中学校。

我们以骂开端,再拳来脚往,最后揪着头发扭打在一起。旁边的同学爱看热闹,一边呐喊助威,一边教以技巧。这么多人,怎么能打输?这可是事关面子的事。几分钟后,我们都气喘吁吁,脸上手上到处是抓痕,血迹斑斑,方才住手。

他叫明,我和他打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打架的原因都特别简单,类似于鸡毛蒜皮之类。

我们同村,同龄,同学,共处了前半生,就像左手与右手,从来没分开过。就连初二时,我留了级,他也跟着一起留级。时间呆久了,难免磕磕碰碰,打架就成了司空见惯。

明的家庭条件较好,他家里四个姐姐,就这么一个弟弟,自是偏爱。我家呢,兄弟仨,姐妹俩,父母土里刨食,能够上学已是上天的恩宠。我们初中起,吃住在学校,星期六回家,星期天返校,带够一个星期的吃用。每个星期,我吃的都是干菜,干巴巴的,难以下咽;明在吃干菜的同时,还有许多小菜,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经常有炒猪肉。这在我看来,简直可以上天了。

每次明吃饭时,一掀开菜罐,里面散发着诱人的香气,猪肉闪着油亮亮的色彩。一下子,我的口水不停地打转,哈喇子眼看就要流下来。不过,只要我们没有打架,明还是乐于分享的。他很大方地招呼我,我的眼睛眯起来,成了一条缝,筷子早已伸了过去,夹一筷放进嘴里。一口咬下去,油星马上滋出去,根本不及咀嚼,猪肉就吞了下去。我再夹一些到碗里,三筷四筷下去,明的菜罐就少了四分之一。我看看,有些不好意思。明倒没有责怪,还叮嘱我再夹点。我还真再夹点。

明带的猪肉往往等不到第二天,就全部被我们干完。之后的日子,我们就靠干菜过日子。我带的虽叫菜,但妈妈不舍得搁油,咬进嘴里像刺一样,还扎人的喉咙。我都食不下咽,明却吃得津津有味。那些时刻,我真当跟他是亲兄弟。

上下学,我们都是结伴同行。学校离家远,足有四十里,来回都要几个小时。我们玩心重,不是被花吸引了注意力,就是被松鼠勾住了眼睛,或者远远地看山里有点黄黄的,我们就怀疑是野果,非要去看个究竟。我在一次爬树时,摔伤了脚。虽然伤势不太严重,但左脚疼痛,不好走路。明看着我的模样,硬是扶着我,一瘸一拐地从山上下来。山路崎岖不平,我们摔了一次又一次,磕磕碰碰花了好几个小时,他才把我送到马路,并搭车送我回了家。后来,他还不断地照顾我,给我讲故事,解除我的寂寞。

我的成绩比明强。他对于数学有些云里雾里。我也会主动帮他补课,可是效果不理想。后来的初三毕业考,我升上了高一等的学府,明却只能留在本地学校,上了一所本地的三流学校。我们从此分道扬镳,走上了不同的轨道。

若干年后,我重新回到了校园,成了一位教师,走上了三尺讲台;明到了浙江杭州,成了一名普通的员工,与淘宝总部隔街相望。每次,当他看到蒸蒸日上的淘宝时,他总会跟我开玩笑:“那些年,与好成绩擦肩而过;现在,与好公司擦肩而过。呵呵。”

一个“呵呵”里掺杂着多少无奈,可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有坦途也有困境;正如我们的友情,有磨难也有顺畅,正是这样的路途,才修筑了友情的长城,可屹立百年而不倒。

阳光暖暖的,金黄如水,透过叶缝倾泻下来,像闪烁的瀑布,带来无限的喜感。

我和炽走在绿阴小道中,树木立在两旁,像忠诚的护卫。我们好久没在一起,两张嘴,四片嘴唇张开又合起,有着谈不完的话。

炽短发,一身笔挺西装,显得格外干练。他虽比我年轻两岁,但与他相比,我如三岁孩童,他如淳厚长辈。

这一切,跟年幼时的我们一样,他事事对我照顾。

炽不爱读书,对课本丝毫不感兴趣。四年级刚刚开学,他爸爸送他去学校。他背着书包走在放学的路上,拿出崭新的书籍,拿纸乱涂乱画,全都涂成大花脸,而且还不解恨,非要将所有书籍扔进河里。要不是我阻止,他少不了挨一顿暴揍。

炽逃过了那场暴揍,还是逃不过退学的命运。

初一,才不过十三岁。炽非说要去打工,他爸爸不允许。炽说:“你再逼我上学,我就去干坏事。”

炽终究还是退了学。他跟着师傅学起了砖匠。

炽的师傅非常严厉,学徒生活非常艰苦。夏日,赤日炎炎,汗流浃背,炽的皮肤晒脱了一层又一层;冬日,北风呼啸,天寒地冻,炽的双手裸露在外,皲裂如田间的沟壑。师傅指向哪,炽就得忙到哪。挑沙、搬砖、拌水泥,样样都是学徒的事。关键是学徒没有工资,只有一点零花钱,再跟着填饱肚子。

炽的爸爸问:“学徒累不,要不还是回去读书?”炽摇摇头,宁愿吃苦,也不愿回学校。这给炽后来的艰难生活埋下了伏笔。

偶尔的空隙,炽会跑到学校来看我。我家里穷,请不了他吃饭。他说没关系,反而资助我一些。

每次来看我,炽都会给我带着包子。虽然只有一两毛钱,但我一年也难得吃一回。炽带来的包子虽是冷的,虽是素的,馅是最平常的包心菜,但那白白的麦面,菊花的形状,咬一口鲜嫩,给我无穷的幸福之感。

炽临走时,都会给我一两角钱。这都是从零花钱里省下来的。那些年,一两角钱虽不是大钱,但对我而言可是巨款,可以买一餐美味的菜肴,让人食欲大增;可以买几颗糖,甜上一个下午。

有一次,我受人欺负。高大威猛的高年级学生追了个半个操场,把我按到地上好一顿揍。我忍着泪水,用手挡住了脑袋。许久,如雨的拳头才停了下来。

后来,炽听说了这件事。他直接来到学校,找到了高年级学生。高年级学生比他高了半个头,但整天在工地上混的炽一身肌肉,胳膊如树干一般,也把高年级学生吓了一跳。从此,再也不敢欺负我。

如今,炽到了黑龙江,在那里办起了养猪场,当年学的砖匠技艺早已还给了师傅。猪哼哼哈哈,炽却一点儿也不急,服待猪儿像祖宗一样,管它们吃,管它们喝,还经常给它们洗澡。

这些年,炽每次回家,都会找到我。我们聊上许久,一些吃饭喝酒。我说请他吃饭,结果都是他付的钱。无论我如何抗议,他都一如既往。他的理由非常简单,你一个穷教师,工资太低。他却从不谈他所经历的风霜,我知道他实在不易,受人白眼,遭人欺负、被欠资金……我谈起,他也扯开,当成风云。

炽依然那么憨厚,依然如兄弟一般对我。正如冬天的天空万里无云,阳光没有任何遮挡。天地万物都笼罩在太阳的光环下,我也享受着炽的照顾,陶醉于兄弟情义的拥抱。

她青春秀气,飞扬的脚步是最美的容颜,可爱的笑容是醉人的美酒,微胖的脸庞是鲜艳的花朵,常常让人百看不厌。

她是秀,是我的邻居,离我不过三米远。从小到大,我们都在游戏中长大。只是,那时候的我,不知她是座巨大的宝藏,居然经常跟她生气,冲她发火。

小时候,每家每户都养猪。打猪草是小孩子雷打不动的任务。每天放学后,每个人提个篮子,田野里,小溪边,沟壑旁……都是我们的战场。

为了节省更多的时间,让游戏进行到底。我们流行了养水葫芦。这玩意儿长势快,不需要人喂养,圈一片水域,搁下水葫芦,隔一段时间就是绿油油的一片。

我沿着河找了几公里,终于找到了几棵水葫芦的种子,小心翼翼地捧回家,放进属于自己的水域。为了证明领属地,我特地在四周砌了一圈石头。每隔一天,我都会瞅几眼,总希望水葫芦长大一些,以解决我打猪草的烦恼。

某一天,我再去看时,水葫芦少了一些,是被人故意摘了走。我气急败坏,辛苦耕耘的心血就这样被人不劳而获,怎么行?

沿着河岸,我一个个去看,发现秀的水域中多了不少水葫芦。我成了疑邻智子的那个人,总觉得她就是偷我水葫芦的贼!

等再次遇到秀时,我立刻质问她,是不是偷了我的水葫芦?

秀懵了,想不到我会有这么一问,想不到我玷辱她的名声,想不到我众目睽睽之下无辜地怀疑。顿时,她的一张小脸红了,眼睛湿了,泪水滚落,在阳光下像是璀璨的珍珠,闪闪发亮。

秀争辩,越争辩,我越严厉斥责。最后,在大人的干预下,我才善罢甘休。

虽然如此,温柔的秀却没有责怪我,待我还是和和气气。

我读初三时,学习紧张,学校一个月不放假。每个星期,妈妈把所需的吃用,托同村的低学段的孩子给我带来。

那一年,我们村读初三的有好几人,读初一初二的却只有两人,秀是其中之一。妈妈找到她,她从不拒绝。一个幼小的肩膀负责几人的吃用,稚嫩的皮肤常常被沉重的肩带勒得通红,她却从无怨言。

她就是这么懂事,让人敬佩。哪怕她毕业之后,依旧以高度负责的精神贯穿于她的事业中。

秀初中毕业后,到了浙江东阳,没有什么技术。她在一个饭店里端盘子洗碗,干得有声有色。老板很满意。在干活的同时,秀流连于厨房,跟着大厨学艺,不怕苦,不怕累。短短半年,她就煮得一手的好菜,色香味俱全。

过年回家时,秀炒了一桌菜,我到她家蹭了一回。看到一桌子的佳肴,有香嫩的火腿肠,有肥而不腻的炒肉,有香喷喷的蒸菜……真是美味极了,我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雾气蒸腾里,秀捋一捋柔顺的头发,微笑的脸庞中露出可爱的小酒窝,真是美若天仙。恍惚那一刻,我有些心动。只是念想转瞬即逝,像窗外的风一样。

厨师不是秀的梦想。后来,她到了杭州,在电子工厂里呆了不久,又到电器城做了学徒。这时,她认识了一位高大帅气的男子,两人日久生情,花前月下,爱情之线就这样牵在了手中。

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的心在瞬间有些酸酸的,像喝了一碗陈醋,某个角落也被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地扎了一把。我瘫坐在路边,旁边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全都消失在眼前。

我后悔,为什么不早点下手,也向秀表达一份情谊。虽然我不一定能够打动她的心,但最起码有那么一点希望,不至于坐以待毙,眼睁睁地看着她走入别人的怀抱,穿上粉红的嫁衣,做别人的新娘。

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青春时的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故事,青春里的每一段经历都是闪闪发光的蚌珠,都是我们用热血浇灌而成的,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我们珍藏在记忆的河流里,愿它能在孤独的夜里进入我们的梦,成为我们的伴侣,陪我们度过每一个漆黑。

河北哪个癫痫医院好洛阳癫痫医院哪家强?西安专业的羊角风医院在哪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