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流云】有一种生活叫“自制”(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22:30

生活中有那么一类人,喜欢自己动手制作一些生活中常需的小物件。今天在网上发现了这么一套视频,叫做《爸爸的木匠小屋》。粗略看了一下,点击量并不是那么高,但在我看来,内容很精致。我看了这一系列视频中的好几个,最后挑出来这一个觉得是信息量比较大的,这里面提到了工艺,可能也算是文化。

繁忙的现代生活中,这么一个老人或者老木匠,会因为一些灵感,自己制作一些精致的木质小家具。他更像是一个艺术家,在城市和乡野之间搭上一个小板凳,悠然喝着自己做的甜酒。木工,那么一个听起来并不是很高端的职业,却是一种类似于艺术家的存在。一种简单的理解就是他们可以随心所欲为自己的生活定制家具,可以自己给孩子做玩具,也可以通过这个手艺做出艺术品直接换成钱。当木工跟一年的24节气结合起来,每个季节获得的灵感,都会变成一个小艺术品,就造就了这个系列视频。

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外公。外公原本就是一个勤劳的人,年轻时候生活太艰苦,落下了病根,现在关节炎很严重,但是偶尔他还会动手做一些小物件。

其实印象最深刻的是小时候外公给我做的一只小鸭子,一只木头小鸭子。有一根手杖可以推着小鸭子,小鸭子有两个轮子,我跑,它也会在我前面滴溜溜地跑。

我已经不记得那是几岁,应该是上学前。那时候家里的公鸡很大,那只大公鸡生起气来便追着我吓唬我拿我出气。外公哭笑不得,又恨铁不成钢,脖子上挂着深蓝色的围裙追出来,把我抱起来把公鸡喝退,然后走出几步再放下我:你也吓唬吓唬它嘛!

我看着公鸡,缩到外公腿后面。

我并不知道外公怎么学会的木工,只是在院子里玩耍的时候,总能听见外公推着刨刀一下一下地削木头。家里总少不了外公的工具,那些工具都被磨得很光滑。有时候工具掉到地上,我替外公捡起来,那些工具握在手里就像有温度有生命一样,当外公再继续把它拿到手里,它就好像真的有了生命,一点点一缕缕地削下木块,那些不羁的树干就那么变成了规整的材料。我也不知道后来他削好的木头都做了什么,变成了家里的什么物件,我只知道那些削下来的木屑后来被用来熏了肉或者让人拖走了,或许换成了为数不多的零钱?

那段时间家里经济比较困难,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于是外公外婆就跟我爸妈一起搭伙创业,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个叫做创业,只是觉得既然钱不够花那就做点小生意。

那时候外公外婆每天的生活,主要就是和面擀面晾面,挂面晾干了收起来放到案板上一刀一刀切成均匀的长度,再用报纸或者旧杂志的纸页裹起来,一把一把的面条垒起来高高的面墙,到了赶集的日子就叫来拖拉机把面条装好,赶集那天天刚亮就出发去大集。我跟我的表弟表妹会拿着晾面条的竹竿当金箍棒,在挂面房里面条中间来回穿梭着玩捉迷藏,碰掉了面条没少挨骂。那时候不懂,这些挂在竹竿上的面条都是维持生活的重要来源。只知道很多时候即使天气阴冷,外公也会烧着炉子守着面条一宿一宿的不睡觉。那时候我家的面条销量特别好,煮出来的面汤都很清亮。因此,我也很爱吃面条,从来都吃不厌,对自制的面条我是情有独钟了。

外公总是能自制很多有趣的东西,会用木头做鸡笼,会做小玩具,会种草莓,会搭葡萄架。腊月带着我们在小窝棚里熏腊肉,等到半夜看我们几个小家伙馋得不行,就拿铁签串上点瘦肉放到柴火上边烤一烤给我们解馋。那是我最早吃过的最好吃的烤肉,没有太多的佐料,只放了盐,还有奇妙的烟熏味。

外公很喜欢做吃的,其实外公的厨艺远在外婆之上。所以我上了小学很快就胖起来。现在,也许是受到外公的影响,我也会喜欢自己研究做一些东西,不管是吃的还是用的,或者仅仅为了改造一些现有的器具,这应该是一种生活方式。

外公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在推那些刨刀了,然而跟外婆在一起他总要体现自己的存在价值,就算是拖着拐杖慢慢上楼也要给外婆把菜刀磨得锃光瓦亮,逢年过节亲戚送来了土鸡,他也要仔细检查鸡笼和食槽,还有心爱的葡萄架。

葡萄架是外公的乡恋情节。从我记事起就有那个葡萄架,在小窝棚和围墙之间,葡萄的藤蔓爬满了近一人高的葡萄架,夏天我们在葡萄架下乘凉,冬天就到葡萄架下偷已风干了的藤蔓枝叶来玩。因此有葡萄架的小院构成了我大部分的童年回忆。后来,外公随我们一家来到县城,他又在楼顶搭起了一个更大的葡萄架,没事就上去看葡萄一点点变大,计算着我们放暑假的日子。那时候,对于我来说,暑假的葡萄就意味着跟外公外婆欢聚在一起。

上个世纪的人们为我们打下了江山,徒手建起了一座座城市,今天他们却迎来了银发时代。放眼望去人潮中的星星点点白发的人们,他们已不如当年豪迈。再看看外公,外公戒不掉香烟,也再不如年轻时英武,双眼里更多了惆怅,也更多地去回忆年轻时候他的那些艰苦岁月,每次说得累了,他会颤颤巍巍扶着沙发使好大的劲才能站起来,然后来回走动走动,再回来坐下,更愿意看中央电视台的电视剧,也更愿意看《西游记》。每次回家看到他微微佝偻的身影和变形的手指,总是不忍多看。

外公大半辈子的“自制式”的生活,用双手支撑起了我的全部童年。可惜我没能学到他的一些手艺,不然我也想要自己动手做一个小凳子或者小木盒,或者只是个放酒瓶的小架子。

或许这一切只是因为自己做出来的东西更能符合心意,抑或只是为了打捞童年的记忆。

老年癫痫用药要注意些什么呢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怎么选择保定癫痫专业医院治疗在哪里?癫痫吃什么药可以治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