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晓荷】今夜,我在M等你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1:01:49
   3月21日   “主题就是‘今夜,我在M等你’吧!你好好考虑一下。等一会儿我开完会,叫陆洋具体给你联系。”   “好了,我们继续。”挂断汇成广告公司袁成的电话,我对M的四位小股东说。   “两个星期前你们叫我儿子抱回家的东西我已经反复看过了,由于你们的桌单、进出货单不齐,账务做得不规范,所以,你们以前的账务根本无法查清。当然,这里没有责怪小陆的爱人詹琼的意思,毕竟她不是会计出身,以前也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工作。而你们现在卡上的钱,已经不够支付这个月的房租、物管费和员工工资了。鉴于此,今天我当着大家的面说几层意思:一、过去的账就了了,从此不再纠结,也不再追究。从现在起,必须把相关的账簿建起来,这几天我负责把相关人员教会。二、放下过去你们彼此间的不愉快,往后不管谁有意见和建议都摆到桌面上来,大家坦诚相见,不要打肚皮官司。三、今天下来,大家商量一下,并借鉴其他酒吧的经验,将各种规章制度建起来,严格执行。四、从今天起,执行股东轮流值班制度,负责酒吧营业现场的协调管理。五、我已经叫汇成广告公司的袁成以‘今夜,我在M等你’为主题搞一个营销方案,一会儿你们商量一下,由于你们三个与我和袁成都有关系,就派陆洋与袁总具体联系吧。”   刚说到这里,电话就响了,我看是袁成打来的,忙说:“我要表达的意思就这么多,其他的你们自己商量定夺。记住,再给你们两个月时间,如果还搞不好,我就直接插手了。”   “喂,袁哥你好!喝酒?你们几个人?四个,就到海底捞二楼的M酒吧来吧,我在这儿等你们”。   挂了电话,看着酒吧里幽暗的灯光,以及灯光下缠着的塑料花、挂着的那些动物和人的嘴脸,尽管调音师将音乐调大了,尽管屏幕上几个男女跳得非常卖力,但酒吧还是显得死气沉沉的。   15分钟后,袁成和他的出纳辜艳以及另外两人来到M。   “咋了?都快9点了还没上客人?”走进M,袁成就问道。   我说:“你们不算客人嗦。”   “我们?我们这叫自己开馆子自己吃。”   “自己吃也得给钱。收了钱不就有营业额了吗!”   我们点的两打酒刚喝完一打,一高一矮两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不听服务员的招呼冲到我们桌前。   “姓袁的,如果你想找死,没有人拦得了你!”高个子吼道。   “你跑到这儿来闹啥,我已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辜艳说道。   “你不喜欢我,但我喜欢你呀。姓袁的是有家室的人,凭啥成天缠着你?”   袁成说道:“你想多了,我和辜艳只是正常的工作关系。”   “好了,辜艳的态度已经很明确。如果你们准备喝酒,欢迎;如果不是,那么对不起,请你们出去。”   “你是谁?”矮个子问道。   “这里的老板。”   “好。好。我们走!”矮个听了我的回答,狠狠地盯了我两眼,拉起高个就走。   “袁哥,这两个不是善茬,你可要注意了。”   “那矮个是个吃白粉的药娃儿。”   听了辜艳的回答,我心里不禁一沉。   “你一起走不?”22点,袁成问我。   我说:“不了,我还想在这待一会儿。”   “好吧,那儿子就交给你了。”   袁成刚恰出门,战友蒋东的电话又打进来了。   “老战友,在干啥呢?”   “在M呢。”   “儿子他们的事让你费心了。好吧,反正M开业到现在我都还没去过,你就在那儿等我吧。”   我和蒋东一行五人坐下后,蒋东说:“来,兵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弟弟财娃儿,这是他的手下;这是宋麻子,这是他手下。你们几个听好了,这是兵哥,是我在越战时的救命恩人,在建阳这个地方谁要敢动他,我会联络我战友会的战友和他拼命!至于财娃儿和麻子争地盘儿的事就到此为止,下来以沱江为界,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不过,我劝你们最好趁现在还没出事之前尽早收手,否则,到真出了大事那天,怕神仙也救不了你们!”然后,蒋东将头转下我。   “对不起,兵哥!之前我们已经喝过酒了,在这儿就少喝一点吧。”   “好。我也刚刚和袁成他们喝了。”   “袁成的公司现在咋样?听说他和他公司的出纳粘成人癫痫药物医治准则以及避开误区上了。”   “还说呢……”我把刚才发生的事给蒋东说了。      3月22日   1时20分,袁成打来电话:“回家没?”   “没呢。”   “那你到辜艳家楼下来。辜艳打电话说找我有事,叫我上她家去一趟,我想请你陪我一起去。”   “好吧。”   转过身,看到詹琼喝醉了,和她的朋友些在那里说疯话,我赶紧打电话通知他老公陆洋来接她。   坐上出租车,将车窗摇下,一阵风掠过,我感到一丝凉意。   赶到辜艳楼下时,我第一感觉那里出事了——现场有数名警察,还有一二十名居民在那里围观、议论。   我向一名50多岁的大嫂打听:“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袁成来和辜艳幽会,被辜艳的男朋友给捅了一刀。这不,刚才120把他载到中医院抢救去了。”   我赶到中医院时,见袁成的爱人与辜艳哭成一团。   我的心一阵抽搐。一个从小与我一起长大、两三个小时前还在与我一同畅谈、把酒言欢的朋友,竞以这样的方式与我阴阳两隔……      4月21日   “兵叔来啦。”我走进M吧,袁成的儿子就招呼道。   “来了。其他人还没来?”   “没来呢。哦,对了兵叔,我爸那件事咋样了?”   “放心吧,公安那边我已经去了两次,有些情况我反复给他们作了说明。还有,其他有些事情,我已经托你财叔去帮我调查了。”   “可凶手那边关系硬啦。”   “再硬也得讲证据!特别是在目前这个时期,我不相信谁敢一手遮天!”   “爸都到啦。”   “兵叔都到啦。”   “兵叔早!”   “还早呢,你们再不来,天都要黑了。好了,都坐过来吧。”随即我把4月份的账务和相关资料从包里拿出来。   “你们制定的规章制度我已经看了,一个是不完善,一个是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从3月21日到4月20的账务来看:酒水方面,本来就买一送一了,个别股东还拿吧台的酒去敬朋友熟人,导致利润很薄;水果小吃方面,谁的朋友送多少谁说了算,个别的只喝了一百多元的酒,就送了七八十元的水果小吃,导致癫痫发作一直抽搐怎么办倒亏一千多;不管客人多少,每天都请人唱歌,这个月光这一项就花去四千多元;每天营业额不高,说明营销工作没做到家;值班股东能动性差……现在离我给你们规定的期限还有一个月,大家根据我刚才说的这几点,赶紧把规章制度完善并落实。下面你们几个自行讨论吧。”   离开几个小股东,我给蒋财拨了个电话:“兵哥,啥事?”   “我托你的事呢?”   “放心吧,兵哥,你托的事,再难我也会给你办好的。”   “那你今晚抽时间过来一趟吧,我在M等你。如果方便,也可以把你哥叫上。”   “好呐,我一会儿就过去。”   由于开会,刚才我叫调音师将音乐关了。现在会议结束,他依然没开,也许是没有客人的缘故,也许是见我脸色不好。固原市有没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没有音乐,灯光更显幽暗了,加上灯光下那些有些变形的塑料花,那些挂着的毫无生气的动物,以及那些静静地待着的看似嘲笑的嘴脸,让酒吧显得更加阴沉。   “哥,兵哥,你们不知道,这回宋麻子进去后,他的地盘终于归我了!”财娃儿说宋麻子进去的事我知道,建阳的很多人都知道。就在4月初,他带着兄弟去收高利贷时,把欠债人打成重伤不治而亡……   “还说,你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再这样下去,我看你迟早要和宋麻子一样!”蒋东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   “你哥哥说得对!财娃儿,我看你还是听你哥哥的,把那帮兄弟解散了,好好找一个事做。另外,我谢谢你帮我做的事情,后面你们就不要插手了,这点钱你拿去给弟兄们办个招待吧。”我边说边从钱包里掏出一千元钱给他。   “兵哥说啥呢,你是我哥的救命恩人,也就是我的亲哥,哪有为哥办事还要收钱的道理!”   “那就拿去作为弟兄们吃散伙饭的费用吧。”   “不行!”   “财娃儿,收下吧,快谢谢你兵哥的一番心意。但你最近几天必须把这事给办了!”   “好吧,谢谢兵哥!”   “来,兵叔,你们……谈……谈得……也……也……差不多了,我过来…………来敬……敬你们一杯……来……我……我先干……先干为敬……干!”背对吧台的我,听到詹琼说话时,想要劝她已经来不及了。   “别喝了,小詹,你看你已经喝得差不多了,一会儿回去还要带儿子呢。”   “管……他呢。陆洋昨……昨天还……还给……我说……再……再喝……就离……离婚呢……他……他以为……吓……吓得……了我。”   “那你就更不能喝了。”   “不……不……我要……要喝!”   这次我不敢再给陆洋打电话了!   走之前,我不得不安排酒吧的一名女服务员专门照顾她。      5月23日   “刚才我已经把这个月的情况给大家作了通报,从今天开始,我就直接插手了。现在,我给大家宣布‘M酒吧股东自我约束三条’:一、经常沟通,保持和谐;财务公开,随时可查;积极建议,搞好营销。二、不做影响酒吧成本、利润、声誉的事;酒吧超过200元的进货或支出,股东间必须事先通气。三、值班股东必须坚持到场,确保酒吧营业现场的经营合法,管理有序,收支合理。陆洋,你去把吧台、调音和服务人员全部叫过来。”   “大家都到齐了,现在我宣布‘M酒吧员工约法三章’:一、保证经济清白。在酒吧应收应付款项中,凡发现贪污或虚报30元(含)以上者,立即开除;预支工资不得超过其上班实际天数应领工资。二、保证服务良好。上班期间不许喝酒;不许擅自离开营业现场;不许打闹;不许和客人发生争吵;不许玩儿手机;保证相关区域的卫生良好。三、保证各种安全。保证酒吧消防和用水用电安全;保证自己来回路上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其它的,严格按照酒吧的各项规章制度执行。”   酒吧的会议结束,我刚喝了一口茶,蒋东就来电话:“兵哥,你开完会没其他安排吧?”   “我值班呢,安排啥。”   “那好,我马上过去一趟。”   “袁儿,你过来一下。”   “兵叔,啥事?”   “我把收集到的相关证据已经全部整理交给了公安局,并对他们说了,‘所有的证据我都是留有备份的,如果你们不秉公办案,我会通到网络或其他相关媒体。’放心吧,我们现在不看过程,只要结果相对公正就行。”   “兵哥,你咋揽那么多事来做!”我给袁儿刚把话说完,蒋东就走了进来。   “战友耶,你看这几个兔崽子:一个是我儿子,一个是你儿子,一个是我从小穿开裆裤就在一起的袁成的儿子,陆洋虽然和我没有直接关系,但也是你同事的儿子呀。再说,现在袁成走了,四个小朋友又第一次开店子,不能让他们就这样砸锅了啊。你说,这些事我不揽行吗?”   “是这个理。但我今天还有事情麻烦你。”   “麻烦啥,说。”   “财娃儿被抓进去了。”   “前次我们不是叫他解散了吗,没做?”   “做了。但他以前一个手下前几天犯事了。”   “只要他照办就好,其他的事情下来我去处理。”      5月18日   “兵叔,今天您咋这么早就来了?”   “小陆,我叫你安排人买的花呢?”   “已经按照您的意思摆放好了。”   “我看看。哎,这就对了嘛,桌上的鲜花和上面的塑料花相互印衬,动物些像在花海中奔跑,再加上几张脸在花丛中浅笑,酒吧就显得更温馨更有生气了。”   “兵叔,以前您可不这么认为。今天是遇到啥喜事了?瞧您这么高兴。”   “以前那是你兵叔心情不好。至于今天有啥喜事,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四个小兔崽子、蒋东财娃儿、还有小詹,今天我把你们请到M酒吧,是有几件事情给大家说:第一,听说陆洋和小詹离婚了,我希望你们两个再好好考虑考虑,毕竟孩子才一岁多,离不开爸爸妈妈。第二、经过大家近一个月的努力,酒吧到昨天已经盈利四千左右,虽然不多,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希望大家精诚团结,再接再厉。第三、杀害袁成的凶手,今天已经宣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第四、财娃今天已经无罪释放。来,大家干杯!” 共 442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