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荷塘】木槿花又开(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09:41

假期又回故园,房前屋后转悠,寻觅着点点滴滴的陈年旧事。不经意间惊觉,那棵栽在屋后堂哥院子里的木槿树消失了。我心一慌,以为看走了眼。不大的院落,荒草凄迷,浅则过膝,深则没人。我凝了凝神,在荒草丛中逡巡了几个来回,那棵繁茂吐艳的木槿呢?我竟寻它不着了!

翻捡着那些重重叠叠沉睡在记忆里的往昔,那些陈年的旧事间渐渐地浮现在眼前……

姥爷姥姥家的小小院落里没有啥花花草草,因为院子太小了。三间高大厚实的青砖皮土坯瓤的草房,坐西朝东,因为姥爷排行第六,所以住的是主房。七姥爷三间坐北朝南的土坯房,七姥爷大儿子两间低矮的小东屋,两家组合成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小院落。

那时不知道老房子冬暖夏凉的诸多好处,羡慕人家的红砖瓦新房子,嫌弃我们房子的老旧。姥爷说,他小的时候房子就在了,不知道有一百年还是二百年了吧,原来是库房,土改的时候房子被收了,把他们赶到了这里,已经住了几十年了。说着话,姥爷习惯性地眯起眼,逡巡着房顶跟水缸差不多粗的房梁,慢慢地从烟袋里捻出一撮碎烟叶,按到烟袋锅里,慢慢地划着一根洋火,等火苗在烟袋锅上袅袅飘起青烟,才甩灭快燃尽的火柴梗,深吸了一口烟,叹了一声:“房子老喽,姥爷也老喽!”

房子是老了,南墙上裂开了个可以伸进胳膊的长缝。父亲用青砖塞了缝,把麦秸絮了进去,用白灰抹了墙,但冬天的夜晚依旧有冷飕飕的风挤进屋子里,冲进热乎乎的被窝里,我就蒙了头,依偎在姥姥的胳肢窝里……

“房子太老了,灰突突的,不好看,种点花吧!”我每每这样缠着姥爷种花的时候,姥爷总是笑呵呵地问我:“华子,你看咱的院子这么小能种哪里?”我环顾院子一圈,脚一跺,气哼哼地走开了……

在我的执拗下,木槿终于来到院子里扎根落户了!

放学回来,看到这株我手指头差不多粗细的刚及我腰高的小小的树苗吗,我欢呼雀跃却又忧心忡忡,怕被一院子不安分的动物们给弄折了。就捡来几根树枝捆成了围墙,严严实实地把它围了起来。姥爷看着我一番忙碌,笑着说:“这树皮实着呢,不像花那么娇气的哦!”我睥睨了他一眼,继续我的工作。

以后的日子里,阿猫阿狗们常常光顾我的小花树,围着它扑腾,所幸小围栏无死角地呵护着,它们始终没能近身骚扰。

小树顽强地存活下来了。

第二年,窜得和我差不多高了。

第三年,姥姥缝缝补补的时候,就把针线筐摆在小树的绿荫下,忙活起来。姥姥心灵手巧,村里表姐妗子的上衣、下裙、鞋样子,都喜欢拿来叫姥姥帮助裁剪好。小树旁常有三五妇女,纳鞋底的,上鞋帮的。一边穿针引线,一边家长里短,谁家的孩子淘气惹祸了,谁家的婆媳闹矛盾了,谁家的菜地菜秧子下多了,连娘家的新鲜事都要拿出来晒一晒。

初夏时节,迎着朝霞,这棵木槿绽开了第一次娇艳。枝头上缀满了一大朵一大朵的鲜艳的粉紫红色,那耀眼的红啊,火辣辣的,热烈烈的,活泼泼的,张扬着,招摇着,直刺人眼睛。花开得太多了,昂首立于枝头,那花瓣一瓣一瓣的,如小鸟儿张开的翅膀,仿佛欲乘风而去。

我站在树下,仿佛被花儿包围了一般,眼前全是喜气洋洋的粉紫红色,云霞一般,那浓郁的花香溢满了我小小的心房……

放学归来,我呼朋引伴炫耀我的花树,到了院子,让我目瞪口呆,我的花呢?暮色中,花儿合拢花瓣,俏颜不展,有的已在风中凋落了。我彻底地傻眼了,小伙伴们耍着鬼脸嘻嘻哈哈地走掉了。我狠狠地把书包摔在地上,伸手就要去折断它。

这时,姥姥赶忙拦着我,轻轻地摘下了一朵,说道:“知道这是啥花不?这是母亲花,你看,外面的大花瓣就是母亲,里面的小碎花瓣就是她的儿女,天黑了她要保护她的儿女们呢!”我把奶奶手里的花接了过来,细细端详着,果真如此,里面有好多小小的花瓣,被大花瓣紧紧裹着,像极了姥姥养的大母鸡护着小鸡仔的样子。我的气顿时也就消了,原来花的世界里也有伟大的母亲!

木槿长成小树了,亭亭如盖。我也长大了,婷婷玉立。

考上了大学,姥爷送我走的那个骄傲的九月,木槿花一片锦绣……

第二年木槿花开的季节,姥爷突然跌倒了,被送到了医院,诊断为脑血栓。住了一个月医院,出院后只能拄着拐杖在院子附近挪动了。不能朗利说话了,不能下地干活了,趔趔趄趄的,要有人跟着才能安心。连吃饭都会不时地掉下饭渣子,弄得胡子上、饭桌上、地上全是。

一夜之间,姥姥的头发竟然全白了。

他们的活动圈子很小很小,一向不爱侍弄花草的姥爷,突然就关注起了院子里的木槿花,常常在花树下冥然兀坐,时而说叶子生虫了,时而数着花儿说:“今天的花开的比昨天多了。”时而一副担忧的神情说:“叶子都卷了,是不是生虫了……”

姥爷自言自语絮絮叨叨地说着,听着姥爷含糊不清的发音,看着姥爷因为艰难的发音而略显扭曲的脸,我别过头,眼眶就湿了……

那个在地里犁地靶田潇洒自如种地的能手呢?那挑着担子矫健有力走在田间小路的利索劲儿呢?那赶着牛儿吆喝一声响彻原野的高嗓门呢?我掏出手绢轻轻擦拭着他嘴角流下来的口水,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姥姥拿着扫把,一边扫地,一边说:“华子,你姥爷得的是享福病,不用下地干活了,天天歇着,享福喽!就是苦了你爸妈,三天两头往这跑,唉!”

姥姥说这话的时候,我看见她灰白的头发在风中凌乱地飘散着……

不放心姥爷姥姥,爸妈要把他们接到我家去住。他们依依不舍,两眼老泪纵横,就要离开这住了大半辈子的老屋了。

姥爷手指着那棵木槿树,嘴里模糊不清地叨念着:“树……树……要拉走……”

父亲说:“这棵木槿树就不要了,留院子里吧。”姥爷直摆手,我更是舍不得。父亲叹了一声:“树挪死,人挪活,不知道栽活栽不活呢。”无奈之下,父亲连根把树刨了出来,装在了车上,拉到了我家。嫂子一眼就喜欢上了,被她栽到了院后堂哥家的门前。

后来,我知道了木槿花没有“母亲花”这个别名,是姥姥灵机一动的善意谎言,可我还是觉得她就是“母亲花”,因为她像极了我的姥姥和母亲,用自己娇弱的花瓣,呵护着她的儿女们。

那一年,我结束了懵懂不更事的青春,学会了分担。

时光催人老。几年的时间,姥爷走了,母亲走了,父亲走了,最后,姥姥也离开了我们……

风来了,雨来了,他们用一生呵护了我们,就如那棵开满花的木槿树。可是,花谢了会再开,我的亲人呢,只能在梦中相见了……

“妈妈,你看,路边开的花好美啊!”女儿兴奋地嚷道。

“她的名字叫母亲花。”我认真地告诉女儿,女儿懵懂地点了点头……

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能治好癫痫病?辽阳哪里有专治癫痫的医院西安癫痫病医院如何诊断癫痫病沈阳治疗癫痫病有什么方法呢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