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流云】燃烧的海(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08:55

这是个风一样的男人,这是个谜一样的男人,这是个我拼尽全力也无法读懂的男人。

因为这个男人,我认识了西藏。那个曾经遥远得只能出现在梦里的地方,因为这个在西藏漂泊半生的人的深情叙述,忽然变得触手可及。最初认识他,是因为他的那篇《走进西藏》。

那是一个男人的前半生,有艰辛、有苦难,更有辉煌。89年春天,二十六岁的他,蓬头垢面,怀揣着270元路费从草原来到高原。

二十多年前,那是怎样荒凉又漫长的进藏路啊!摇摇晃晃的大巴车翻过令人窒息的唐古拉山,趟过滔滔的沱沱河,穿过可可西里蛮荒的无人区,八千里路云和月,一路风尘,一路艰辛。

舍家别女,义无反顾,一路饥肠辘辘,一路风尘仆仆,他只为了给自己的人生一个新的起点。

可这是怎样艰苦的地方?这是怎样艰难的起点?这里是高原上的高原,空气稀薄,气候寒冷,话未出口就能冻在嘴里的地方。

就在这块游人高反严重、恨不得马上逃离的土地上,他却默默奉献了25载,创造出一片人生的辉煌。

他在这里付出了青春,也付出了健康。

不止一次用一个内地人的思维问他:这样离家万里,独自寂寞地生活在高原,每天忍受着心肺缺氧超负荷工作、流着鼻血加班,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一向不多做解释:吃皇粮拿俸禄就要为民服务,去我的相册看看,你会明白的。

打开相册,西藏特有的蓝天白云扑面而来,一座座帐篷散落在植被稀疏的高原上。万里羌塘地广人稀,方圆几十里或许只有几户人家。看到远道而来的客人,牧民黧黑的脸上笑容温暖得能把雪山融化。

相册记录了他一次次下乡走村串户,万里羌塘留下的一道道车辙镌刻着他的付出和辛劳。好客的牧民热情地端出家中最好的酥油茶款待这个有着蒙汉双重血统的干部。从这个帐篷出来,又从那个帐篷进去,一声声热情的问候,一张张和煦的笑脸,他温暖着牧民,牧民也温暖着他。他说初到高原的时候,他草原的肠胃接受不了酥油茶和带着血丝的风干肉的热情,离开牧民的帐篷不久各家的酥油茶就在肚子里打起了架。

草原人的淳厚遇到了高原人的质朴,他的心在这块空气稀薄、气候寒冷的的土地上开始温暖,开始融化……

二十五年艰辛高原行,干纪检、监察,反腐战线风雨兼程;赴班戈县、那曲县基层,和人民同甘共苦;做行署秘书长,日夜操劳呕心沥血;在总工会办事处,热心救助困难职工;到了应急办,拯救灾难与事故,奔赴灾情第一线……

他把青春和热血献给了高原,高原把哈达和掌声献给了他。

付出是快乐的。

他说,我太热爱工作了,为这些离太阳最近的善良人们做点事情,值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高原缺氧胸闷失眠的困扰中,他像一根两端燃烧的蜡烛,拼命的散发着每一分光和热,燃烧生命,照亮人生。上班、加班,黄昏、夜半、黎明,办公室始终有他伏案的身影。

西藏人把信仰当做生活,他把工作当做信仰。

曾经看过他的一张照片:绵延到天边的草地上,猎猎的长风中,他叉腰迎风而立,头顶上的白云似大海翻波,身上的红色T恤如战旗飘扬。

很喜欢这张照片。不仅仅因为风景如画、人物俊逸,更因为这照片像极了他的一生:睥睨天下、傲视苍穹,可是眉梢眼角却带着藏不住的寂寞和忧伤。

这个男人,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当年逼迫自己出走高原的理由已经褪成心上一抹粉红的伤痕,对父母妻儿的牵挂和思念却被岁月越拉越长。

休息日。

一柱藏香,飘飘袅袅,青烟如带。隔着淡淡的烟雾,张雨生极具穿透力的歌声如天籁之音缭绕在耳畔。不想说话,甚至不想睁眼,就这么静静的守着一室寂寞。窗外,高原的狂风嘶吼着掠过,炽烈的阳光毫不吝惜的散发着光和热。

人懒懒的静卧着,心绪却飞到了千里之外。

五十年前,一个和庙里求来的胶泥娃娃颜色一样的婴儿呱呱坠地,母亲的欣慰和父亲的喜悦让他比三个姐姐得到更多的宠爱和照拂,草原的风雨让他长成挺拔英俊的青年,可是母亲的眼泪和父亲的叹息却没有留住他进藏的脚步,这一走,竟然就是几十年。

静静的夜里,思乡的情绪像墨水滴进水杯,弥漫,弥漫,氤氲成一室的黑暗,将他缓缓浸没。

故乡已经浓缩成一个符号,这个符号的中心便是爹娘。

二十五年,人生有几个二十五年?!斗转星移,他一年甚至三年见不到父母一面,每次休假回家时母亲喜悦的辛劳、父亲心疼的唠叨像一根细线在心上来回拉扯,扯出游子满心的愧疚和疼痛。不知何时,母亲已经白发如雪,父亲的腰背也不再挺拔,可是他们唯一的儿子却依然远游在外。群众路线教育活动、维护稳定,昼夜加班。费尽周折轮休几十天,可春节刚过,又匆匆提前返回岗位。父母生日,他只能写下一首小诗表示祝福;父母微恙,他也只能通过细细的电话线焦急的问候。深夜也曾悄悄发誓: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还做您们的儿子,但绝不会去云游四方跪拜一扇扇没有表情的紫庙门,我会寸步不离孝敬那一对儿前世修来的恩德真佛----我白发苍苍的爹娘!

除了是父母在、已远游的不孝儿子,他觉得自己还是个对儿女亏欠很多的父亲。女儿像一棵小树,在爷爷奶奶的荫蔽下独自成长。虽然在生命中父母缺席了童年、少年,但是已成年的女儿却依然坚韧善良。女儿是一名机场刑警,延续了父亲的血脉也继承了父亲的正直。女儿给孤身在高原的父亲捎来的大包小包还有包里满满的心疼和关心让他宽慰又心酸,在女儿生日写下的《写给女儿的话》,心伤得自己都不忍卒读。

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横亘在夫妻之间,彼此已经习惯了孤单,对家庭的温暖和爱的渴望好像只能停留在笔端。一篇篇散文、一首首诗歌写满了一个孤单男人的柔肠百转。

他说,他是个被时间掏空了的男人,很可怜。

我却觉得,这个男人,侠骨柔肠。

抛开职位,抛开成就,剥掉头上的层层光环,他依然是令人尊敬的魅力男人。

如果说,尊敬他的不仅仅是我,那么难忘他的则是他服务了几十年的牧民。

随着年龄渐长,他说:我想退休了。离开高原前还想最后再下一次乡,去看看工作过四年的班戈县牧民。

四月的内地已经乱花迷眼芳菲将尽,可是四月的高原依然春寒料峭。蓝天白云下,裸露着泥土的高原上,他和同事跋涉在呼啸的寒风中,辗转在散落在高原上的牧民家里。给贫困牧民递上从自己工资里拿出的慰问金,脸上的笑容真挚得像外出归来的儿子,没有一丝“嗟,来食”的高傲和轻慢;接过慰问金的牧民脸上是喜悦的,却没有惯常的诚惶诚恐。也许,只有在这苍凉辽阔的土地上,官员才没有蝇营狗苟的城市病,百姓才没有低眉顺眼的奴才相。

高原,最接近天堂的地方。它的大美和纯净让人剥下内心层层的浮华和虚荣,让他沐浴几十年高原的阳光后,心灵仍纯净如赤子。

二十五年的辛苦劳碌,其中的甘苦不足为外人道,只留下一张张形态各异的照片。正如张爱玲所说:照片这东西不过是生命的碎壳;纷纷的岁月已过去,瓜子仁一粒粒咽了下去,滋味各人自己知道,留给大家看的惟有那满地狼籍的黑白的瓜子壳。

小儿癫痫病怎么治乌鲁木齐哪里治癫痫病好兰州治癫痫的费用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