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江南】青豆豆 黄豆豆(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6:23:51

一、外婆家

大别山主峰往西南延伸的山脉中,有座叫螺丝峰的高峰。螺丝峰的地理位置很特别,登上主峰,可双脚踏三县,一眼望江淮。这座山峰的正南侧,有一条垂直形的凹陷,远望上去,就像一个人穿了件没拧上纽扣的棉袄样,向远处敞露着胸怀。凹陷处的顶头,粉墙黛瓦般的房屋,在青葱色的竹林中若隐若现,这个小山村叫竹林垸,我外婆就住在这村里。

竹林垸左侧,有条山沟,它时而藏在灌木深处,时而呈S形或呈撇、捺样,最后笔直地掉到山脚下的河中。凹槽下边的山势,像极了弥勒佛凸起的肚子,竹林垸的梯田就在弥勒佛的肚皮上。这些梯田层层叠叠,而那弯弯曲曲的田埂,又像一个作曲家笔下凌乱的五线谱。勤劳的竹林垸乡民,就是在这样的梯田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演奏着自己生活的乐章。

农历四月,这是交了立夏的季节。这个季节的螺丝峰,白云飘忽在峰顶上,树叶青葱滴翠,密林中时不时传来轻脆婉转鸟鸣声,崖壁上开满了红色的杜鹃。安祥、静恬的竹林垸,时有哞哞的牛叫声,又有汪汪的犬吠声,一只母鸡领着一群小鸡,饶有兴致地啄着外婆刚洒的小米。这时,小狗过来了,老母鸡立即发出有力的咯咯声,紧紧护卫着漫不惊心的小鸡。小村场外有一口水塘,一群鸭子到处游走,将平静的水面划出一道道涟漪。好一个风光旖旎的螺丝峰,好一个闹中有静的竹林垸,若从空中向下俯视,就像一幅水墨画铺在这风光旖旎、景色秀丽的山水间。

二、青豆豆出世

一个周末,在小学读书的我,来到了外婆家住的竹林垸。此时,外婆正坐在门外的小椅上,抬头看了一眼快走近她面前的我,但仍没吭声,依旧择着竹筛中黄豆。我问外婆:“给我炒豆豆吃吗?”外婆说:“想都莫想,这是黄豆种子,等我择好了,让你外公去下黄豆秧的!”外婆择的黄豆种,真的好匀净,浅黄色的豆子,无一点斑迹,无一丝裂缝,个个饱满,粒粒浑圆。我用小手插进外婆择好的豆堆中,那豆子硬硬的,我再将手臂举起,让手中握的豆豆自指缝滚落入簸箕中,落到簸箕中的豆豆,蹦蹦跳跳的,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时,外公坐在石阶上,嘴里含着绿玉石的旱烟嘴儿,一只手把着旱烟杆,一边笑眯眯地望着玩豆子的我,一边吞云吐雾般吸着旱烟。外婆择完了豆子,用拳头叩了几下膝盖,缓缓地站起身来问外公:“老瞌子,烟吃得差不多了吧!田埂搭完了吗?”外公从嘴里扯出烟嘴儿,手握着烟杆,往石阶上敲出铜色烟窝儿中的烟尘,回答说:“到收黑时才能搭完啦!”外公说完,站起身来,拍了下身上的灰层,将旱烟杆往腰巾上一别,扛起耙锄往村外走去。

没讨到外婆的炒黄豆,我没趣地跟在外公后面来到田边。我站在梯田的顶端,从上往下看去,竹林垸初夏的梯田早都犁好了,这些灌上了水的梯田,像一块块不规整的玻璃,自山脚往上码到村外。稍后,我蹲在田边,从田间清晰的水中看到了天上的白云,看到了旁边的树木,还看到自己的小脸儿。这时,只见外公双脚插在田泥中,双手握住耙锄,将田边的泥巴捞起,再搭到已经被劈了大半边的田埂上,他搭一段田埂,再用耙锄进行修整、拍平。这是大别山一带乡村最费力、最有技巧的农活儿。外公搭的田埂,就像木匠用刨子刨出的木条一样均匀、平滑。居住在半山腰的竹林垸,真是寸土寸金,除了山下的梯田,少有旱地。作为农家重要作物的大豆,就种在每年新搭的田埂上。

外公搭的田埂在初夏阳光的热晒下,慢慢地结实了。有天早晨,我看到外公用锄脑儿在田埂上点击出一个个小窝窝,外婆一边从大襟褂下摆扎的兜兜里,掏出豆种子,往每个小窝里放了三四粒豆子,一边从身侧的挂箩中掏出一捧灰土,像给婴儿盖被子样,覆盖在豆子的身上。外婆家共有九丘梯田,两老人从黎明种到上午大半晌,才种完所有田埂的黄豆。

大约过了七八天的样子,有一次,我随外婆来到田边,突然看到外公新搭的田埂上,出现了一行行凸起的土块,我连忙对外婆说,外公搭的田埂怎么破了好多窟窿。外婆的目光随着我手指处看了下,脸上立即荡开了惊喜的笑意,嘴里连说:“爆了,爆了,我的黄豆爆出来了!”看外婆那么欣喜,我蹲在一个小窟洞边,好奇地往里面看了一眼,只见有两片拇指甲般大小,浅绿色的豆芽头,正顶着一个土块,像正在使劲似的,欲挣出地面。当我欲用手指搬开豆芽上面的土块时,“莫动,让它自己爆!”当我听到外婆这一声喝斥,吓得赶紧缩回自己的手。“豆子爆了”,现在想起来,外婆将黄豆正在出芽的过程,说成是“爆了”,一个“爆”字,突出了黄豆出芽时所表现出的顽强生命力,形象得多么生动啊!

二、黄豆豆涅磐

经历了立夏修埂,小满种豆,芒种锄禾,到了秋分之节,外公将田埂上成熟了黄豆禾扯了回来,交到外婆手上,才算是吟唱完这一年来“种豆得豆”的农谚诗篇。日子过得也是快,转眼间又到年终腊月了。腊月是到处弥漫着腊香味的时节,也是外婆展露身手,开始忙忙碌碌的时候到了。当腊月的儿歌唱到“二十五,打豆腐。”时,外婆早就将收拾得干干净净的黄豆,用水浸胀了。这一天,我每年总是要去外婆家的,目的是要喝一碗外婆用红糖拌的豆腐脑儿。

用水浸了两昼一夜的黄豆豆,呈黄白色,身个儿比原来大了很多,若用手一掐,还能挤出些水来,且带有一种特别的腥香味。这时,外公早已将石磨刷洗得油光水亮的,石磨下放了只圆圆的豆腐桶。开始磨豆腐了,外公推着石磨,外婆手拿一勺子,自盆中铲起一勺带水的黄豆,倒进上扇磨的窟眼中,随着石磨的转动,豆浆自上下两层石磨的缝隙中被挤了出来,像崖缝里涌出的泥石流一样,顺着磨身流落到豆腐桶中。

豆子磨完了,下个程序就是袋豆腐。这时,外公在房梁上系好了一根绳子,在垂下的绳子上绑了一个工字形的袋架。外婆拿来了一块有三四平米正方形的洗湿了的袋豆布,她将袋豆布的四角分别缠紧在工字架的四端。做完这些准备后,外公双手掌着工字架的两端,外婆用葫芦瓢将豆腐桶中的豆浆一瓢一瓢地乘到袋布中。随着豆浆的不断加入,外公不停地晃动着手上的工字架。这时,只见豆布内的豆浆在剧烈地翻滚,像牛奶样的豆汁水被过滤到豆布下面的桶中。袋至最后,没汁水往下流了,豆布里面只剩下一团粗粗的豆渣。现在想起来,这个过程,让我懂得什么叫汲取精化,去其糟粕。

在结束了豆汁与豆渣的分离过程后,接着开始煮浆了。外婆家专门有一口名叫“海天”的煮浆大铁锅。现在想来真好笑,这铁锅的名字真是叫得够大气。外公将豆浆倒进了大锅中,外婆往灶洞中不停添加柴火。灶洞里的火实在大,火焰不时冲到灶门外,照亮了外婆幸福的脸膛。外公站在锅边,他用手中的长柄锅铲,时不时搅动着锅中的豆浆。这时,只见海天锅中,豆浆翻滚,热气腾腾,真有种“四海翻腾云水怒”的气势。待到锅中有豆花浮现时,外公赶紧对外婆说:“退火!退火!”灶里火灭,外公将锅中的豆浆剩到豆腐桶中,准备进行随后的“点浆”程序。

点浆,是打豆腐最关键一首程序。是将豆腐点老点(增加豆腐韧硬性),还是将豆腐点嫩点(增强豆腐的柔软性),取决于点入石膏水的量。点浆是外婆的拿手好戏,竹林垸村的人家打豆腐,都是请她去点浆。点浆前,外公将一团烧热的石膏锤成了碎末,用锤柄摩成了粉,再加水不断搅拌成一盆石膏浆水。点浆时,外婆坐在豆桶边,将剩有石膏浆的盆子置于桶沿上,她一边往豆桶内缓缓加入石膏浆,一边用一长柄勺子轻轻地划动着桶中的豆腐。我问外婆:“为什么点浆要石膏糊,用面粉糊也好吗?”桶面的热气罩住了外婆的面额,外婆正在专心致志地点浆。这时,我听到自热气中传出一句话:“细伢不晓得事,莫乱说!”听了外婆的话,我吓得没作声了。

待桶中的豆浆出现豆腐与水分层的姿态,外婆适可而止地停止加入石膏水,再在桶面加一木盖盖住豆桶。到现在我才明白,点浆为什么要用石膏了,这是因为没煅烧的生石膏含有CaSO4·2H₂O,含有二分子结晶水。经过煅烧后、磨细,成了含有半分子水的熟石膏CaSO4·1/2H2O。石膏成份是硫酸钙,它是一种电解质,在水中微溶,加入豆腐中后,能使豆浆中的蛋白质聚沉,而促使豆腐的形成。

点浆过后,再经历个多小时闷豆腐过程,开始压豆腐了。外公搬来一张小桌摆在堂屋天井边,桌上放了个十厘米高、一平米大小的木框。外婆将洗好的袋豆布铺在木框中,接着用葫芦瓢自豆桶中轻轻地挖起豆腐,倒进木框中的袋豆布内,这时,我看到亮黄色的豆浆水从豆浆布中滤出。待桶中豆腐全部倒进袋豆布中后,外婆将袋豆布的四角收起,尽量覆盖住木框中的豆腐,随后,在袋豆布上面盖上锅盖,还放个稍有重量的石头,进一步加压,使豆腐中的水份尽量滤完。第二天早晨,我看到了外婆用菜刀轻轻地切划着木框中的豆腐。

现在我想到,凤凰涅磐之后,其羽更丰,其音更清,其神更髓。可怜的黄豆豆,经历水浸,石磨,皮肉分离,煮沸,点浆和压榨这般涅磐后,变得其色更白,其质更精,其形更好,其味更美,可见黄豆豆的涅磐重生,与凤凰涅磐重生一样美丽辉煌。

湖北哪所医院治疗癫痫好哈尔滨靠谱的羊角风医院哪家好青少年癫痫病怎么治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