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丹枫】推磨(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37:49

在老家没有机器磨和电磨之前,吃面首先是要用石磨磨面的。有牲口的用牲口拉,没牲口的就得用人推。因为一无所有,一家比一家穷得可怜,百般无奈的人们,那时只好在需要的时候在磨道里一步一步丈量着日子的艰难。

依稀的记忆中,推磨是老家大多数人生活里必不可少的一件事。不论是农忙还是农闲,总有人因为没有面吃加班加点到有石磨的人家去推磨。麦子、玉米、绿豆……只要晒干了,晒透了,基本上都可以掺着磨。那时的石磨就是村里人一尊“神”,不但逢年过节要上香、磕头、放挂鞭,就连小孩子呆在“磨道里”(来回推磨所走的地方),都会受到大人们的的训斥与驱赶。照他们的话说:得罪了“磨神”,不但下的面少,就连做的馍馍也发黑难吃。因此,除了不懂事的孩子,大人们一个个对石磨都恭恭敬敬。不但用时小心翼翼,用过了也打扫得干干净净。甚至有时还要用白布单包裹得严严实实,以免落上灰尘,玷污了石磨。

而其实,听起来金贵神秘的石磨说起来结构非常简单:不过是两个团圆大石轮扣在一起罢了。不同的是上面薄下面厚,上面的磨盘有两个“磨眼”,中间轴心一凹一凸,全圈分布着大小不一的齿沟。然后用绳子摽上木棍推拉,石磨就可以来回转动。这样一来,上面的粮食通过磨眼流进石磨里,上齿下沟来回挤压,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磨面了。第一遍下来的太粗,需要收起来重新再磨。一遍两遍,一直磨到三遍四遍,粮食渐渐变得越来越细的“麸子面”,才能拿簸箕(铲面工具)收了,倒进细罗(罗面工具)去罗。为了节省力气,用秸秆编织的专用长箩筐里早铺上了一层干净的白布。提前量好的四根光滑木片,拼在一起往里一放就搭成了一座“小桥”。把罗轻轻放在“小桥”上,不停的来回晃动就开始了“罗面”。如此反反复复十遍八遍,直到麸子少的不能再少,就基本上算是大功告成万事大吉了。

你甭看貌不惊人的石磨粗陋简单,它可是村子里公认的一个宝。因为毕竟那时,整个村子家家户户穷得连一头牲畜都养不起。人不推磨怎么有面吃?再说,偌大一个村子,也找不出几家有石磨的。有磨推可是好多人的愿望与追求,哪还有心思嫌弃磨的好坏呢?让人想不到的是,在那吃喝都成问题的年代,我家偏偏有副石磨。听母亲讲是祖上给人白干一月活换来的,支在西屋破房子里好多年了。不单单我们自家磨面,街坊邻居也都轮换着用。每一次,哪一家来哪一家不来都是提前说好的。母亲把里边收拾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推磨的人便拉着粮食来了,西屋也就很快热闹起来。东院的海明爱唱“秦香莲”,一边推磨一边捏着腔调比划着学女人:“晴天霹雳击头顶,陈世美果然负了心。千里迢迢来找你,岂为十两肮脏银?”不知道的偶尔路过的还以为谁家唱大戏呢;西院的金昌两口子爱抬杠,抬着抬着抬恼了就又打又闹哭的嚎的开始赌气。金昌媳妇大嗓门,一句“嫁给你我算是瞎了鼻子烂了眼倒了八辈子霉”的话竟成了村里妇女们的至理名言。唉!不是冤家不聚头,大伙劝架的劝架帮忙的帮忙。半吊子老梁挤眉弄眼喜欢插杠子:“离,赶快离,离了跟着我没准就用不推磨了!”金昌媳妇瞪他一眼,破涕为笑。扭脸擦泪的功夫,又有妇女学她咬牙切齿的泼辣样。大家哄堂大笑,指指点点相互逗着乐。直到活干完渐渐平静下来,大家才坐下来彼此在一起说东道西拉拉家常。不知不觉,让枯燥、单调的西屋时常充满了温馨与关切。

挨到我家推磨的时候也会有人来帮忙,但更多还是母亲领着我们姊妹几个完成的。记忆中,父亲天明忙到天黑,没时间也抽不出身过问家里的一切,推磨也就成了母亲必须要做的事。农闲的时候还好,怕就怕农忙的时候——白天没时间,到晚上累了一天的母亲便会叫上我们姊妹几个去推磨。每一次,少不懂事的我,总是爱耍滑头,眯着眼睛扶着磨棍磨磨蹭蹭打瞌睡。姐姐看不惯,猛一使劲,吓得我一机灵慌不迭的赶快扶着磨棍跟着往前走,逗得妹妹在一边憋不住咯咯大笑。而每每此时,母亲便会鼓励我们互相追赶。为了赶上彼此,我们一起使劲推着走,虽然累得满头大汗谁也追不上,可依旧在嬉笑中忘记了疲劳。偶尔觉得实在太累了,母亲便让我们停下来歇一会,自己则趁这个功夫一个人去罗面。姐姐最为懂事,帮着母亲前前后后的忙,弄得我站不住也只好赶快过去帮上一把。

更麻烦的是磨用的时间久了,便需要找人来煅。煅磨在当时可是个受人推崇吃香的技术活。有时候好几个村找不到一个煅磨的,即便找到打了招呼等上好几天还见不着人影儿。只好去了几趟请了又请才被应了个准日子。师傅上门做活,大多带着徒弟。在后面跟着,拎个破包,装着长短不一各式各样的錾子和锤子。上面的磨盘早被主人卸下来推到干净敞亮的地方(下面的无需挪动就可以煅),小板凳也是提前准备好的。师傅来了一阵寒暄,之后便领着徒弟坐下来叮叮当当开始工作。主人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陪着,一会让烟,一会倒茶。不到半晌,活就干出了个大概。趁他们喘口气的功夫,左邻右舍都会过来帮主人准备中午的饭菜——酒是自家酿的,谁家有就会主动拎来;菜是地里种的,用得上跟自家的没什么两样。条件好坏无所谓,反正吃的喝的都是大伙兑来的。炒鸡蛋、炒粉条、煮花生,醋白菜……热的凉的怎么也得筹上好几个。因为不收工钱,走时大伙都会自觉的送些东西。烟酒、花生、绿豆,甚至瓜果蔬菜都行,反正那时农村人不太讲究,只要量力而行,对师傅有足够的尊敬,不耍花花肠子,再有活的时候师傅就会毫不犹豫爽快地答应。

刚煅的磨比较锋利,磨起面来轻松爽快。可由于会产生轻微石粉,还要拿少许粮食磨出“磨底子”(刚入磨粮食)方可使用。那时粮食金贵金贵,一般磨在谁家支着,谁家就会拿粮食先磨。虽然明明知道“吃亏”,却从来没有谁计较这些。因为那时石磨比较少,去家里磨面可是光荣体面的事,不但受到大伙的推崇与尊敬,而且还有聚财旺家地说道呢。所以,经常来磨面的村里人,好像一大家子似的觉得格外的亲近。谁家有了丧事,大家都会主动地跑去帮忙;谁家要办喜事,大家也会一样跑前跑后的跟着高兴。

后来村子里渐渐有了牲畜,人推磨的时候就慢慢少了。再后来有了机器磨、电磨,石磨便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没有了多大的价值。时过境迁,现在的农村老家再也没有推磨的活计了。那些废弃的磨盘也被拆得四零八落,不是被当成垃圾填进了深坑,就是放在旮旯不碍事的地方无人理会。偶尔在不显眼的地方发现一个,也都是长了青苔满是沧桑。让人看见禁不住睹物伤情,想起远方在与不在的亲人们。愈发感慨时光荏苒,无法回到从前。叹只叹人生苦短,刹那间一如云烟。唯有深深祈愿:如果真有来生,定然还和亲人们一起,在艰难困苦的岁月中,围着石磨,或笑或哭,相扶相伴……

3/11,天津。

山东知名癫痫医院沈阳治疗小孩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哈尔滨治癫痫的医院哪里比较好?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