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山水】拆迁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5:49:08
最近市里对全市各级公务员提出一个新的工作思路那就是五加二、白加黑工作法,文件逐级传达之后,尽管引起大批吃官饭的怨声载道,往往还是忍气吞声、敢怒而不敢言地执行着。   镇党委副书记赵升来到这个一沟隔两省,鸡鸣听四县的边界小镇还不足三个月,分管这里的信访维稳、征地拆迁工作。赵升心里想,人家说他妈的穷山恶水出刁民,而这个小镇既无山又没水的,你说这他妈的越级上访的咋那么多,平均每个月都要进京接访三四趟。直弄得身心疲惫不说,还被县长骂得狗血喷头,这真是他妈的官大一级压死人!假如自己不是个官,假如自己不是个副书记,就冲着县长的工作态度,说不准赵升也会领几个上访的“专业户”进京上访了。怎奈自己现在身为一个镇的副书记,年纪还轻,今后还得在官道上行走,该咽的气不咽下去也不行。为了这个信访维稳,上头挨县长的骂,下面落不着上访户的好,这是他妈的小老鼠跑进风箱里,两头都受气!   星期六下午,还没到下班时间,邻省的同学钱坤就给赵升打来电话:“赵升,星期天了,你小子今晚来我这儿喝酒,我请你桑拿!”   这个钱坤是赵升的大学同学,现在是邻省的一个镇当镇长,两人虽然不在一个省工作,而工作地点直线距离还没有超过十公里。   赵升接到钱坤的电话,心里感到一丝轻松的快意,顿时有了倾诉欲,就回道:“晚上没时间啊,我们这里实行的是‘五加二、白加黑’,哪来的星期天!说不准今天晚上市县明察暗访组就会查到我这里。我现在就如一个活死人,动,动不了,走,走不成。我活得哪像你现在这么潇洒,仕途上你市委组织部有常务副部长做泰山,官道上一帆风顺,怀里拥着一个香艳的美人,要山有山,要水得水。”   钱坤的媳妇孙丽,他们是大学同学。在学校里赵升给孙丽写了一百多封求爱信,疯狂追了一年多,孙丽就是不搭赵升这个茬,后来赵升却发现这孙丽与钱坤来往得很热乎,出了学校门两人就登记结婚了,让自作多情的赵升白白浪费了一年多的单相思。   后来在第一次同学聚会上,赵升一看到孙丽就觉得脸红,目光也不敢与孙丽直视,总是躲着孙丽。宴会上,钱坤与孙丽肩并肩坐着,两人分别与诸位同学敬酒,当酒路走到赵升那里,赵升的脸早就红了。酒过三巡之后,众同学一致要求钱坤和孙丽说说恋爱的经过和经验,以便让单身同学有个借鉴。   钱坤几杯酒下肚,正是春风得意,就义不容辞地讲起课来。他说:   “想追到你心仪的女孩,就要武汉哪家医院羊癫疯科看到好记住这样几句话:一是钱,二是缠,三是空闲,四是自身潇洒。”   众同学听到这“一二三四武汉哪个医院医治癫痫病比较好”,更是不依不饶让钱坤讲完。钱坤说:   “这一是钱,当然都是些小钱,这叫花小钱办大事。面对你看上的女孩,你要经常挖空心思地去爱情商店或者超市,认真挑选一些女孩喜欢的什么花呀朵呀,巧克力、棒棒糖的,尽管这些都是小东小西的小玩意儿,在那些女孩子心目中却被放大为对一个人的在乎,一个人的真情,一个人的执着,一个人的关心。第二是缠,这缠就是死磨硬缠,要的是脸皮和嘴上的功夫。一次被拒绝你就销声匿迹,偃旗息鼓了,那万万不能成事,越是被拒绝越要主动出击,请相信千呼万唤总会有结果。有了机会就要不停地倾诉,要极力搜集那些动人的故事,深情地诉说。不怕你有千言万语,就怕那一句话就钻进你心爱的人心里,让美人生情。第三说的就是挤时间,你就是再忙,也要抽时间去陪你的心爱的人,哪怕是耽误了学业,也要腾出时间来,千万不能因为一时忙丢了机会成为千古恨。这第四条不必细说,相貌丑陋不堪的老爷们想娶一个花容月貌的公主,那只是梦想,为什么?你懂得。”   钱坤说到这里,众同学一起鼓掌,孙丽脸上也泛出了红晕。其中一位同学高声问:   “孙丽。钱坤说的是不是这样啊?”   孙丽有点不好意思,“是不是这样,你自己想去吧……”   赵升挂上了钱坤的电话,眼睛不由得又看见自己办公桌上面那厚厚一摞北京、省、市、县转来的信访案件回复件,感到头痛又头大。眼前的这一件件事情总是磕磕绊绊不顺利,你说这烦不烦人。   一条高速公路的路基征地来到“鬼不缠”黑臭的地里,再也无法继续向下延伸。   黑臭“鬼不缠”的外号是去年的一次“丙肝事件”时起的,当时镇里的党委书记就因为这件事情被县委撤了职。“丙肝事件”的领头人就是黑臭。   两省交界的一个村子,有一个小诊所,小孩头疼发热拉肚子,方圆几十里两省交界的家长都带着孩子去那里看病,因为在这个诊所里看病从来不用住院,只打上一针孩子的病就好了,社会上都流传着那个诊所治病是“一针灵”。由于这个小诊所卫生条件差,加上前来治病的人太多,而这里的护士太少,往往就一个人给孩子扎针,那个扎针的护士为省工省时竟然将一个打针的针头连续给病人重复使用,结果造成了上千人感染了丙肝,两省边界的几十个村庄一下子像开了锅水,全沸腾起来了。   黑臭的儿子也查出了丙肝。县医院、市医院乃至省医院对于这突然而至疾病手足无措,一时找不到适合治疗丙肝的药物。医院里的医生急了,上千的丙肝患者急了。许多人带着孩子去了北京,北京的专家拿出了治疗方案,就是对丙肝患者注射干扰素,然而这干扰素价格太高,种地的农民根本无法承担起如此高昂的治疗费用。   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黑臭联络了上百名丙肝患者家属走上了一条上访之路。   黑臭先到镇里反映问题,镇里解决不了。黑臭又到县里上访,县里也没有给一个明确的答复。丙肝患者的家属急了,黑臭又带着人去了市里、省里,结果也没引起重视,最后一直上访到北京。这件事情引起了国家卫生部的高度重视,派专家组进行全面调查,查找传染源,制定医疗方案。   参加上访的人跟着黑臭渐渐看到了希望。地方政府为了阻止黑臭越级上访可伤透了脑筋。政府采取所有干部一人盯一户,一人包一户的办法进行分散瓦解,同时在交通要道昼夜站岗值班。黑臭就采取化整为零、迂回游击、声东击西、暗度陈仓的办法去省里、北京上访。黑臭的做法影响了市县的声誉,县里领导发了脾气,把黑臭那里的镇党委书记撤了职,黑臭他们这些丙肝患者也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这次丙肝上访风波才算平息。有人就给黑臭起个外号“鬼不缠”。   村书记来找黑臭做工作,书记说:“这高速公路可是国家的事情,该赔偿就赔偿,说啥咱也不敢挡。”   黑臭回道:“这路俺也知道是国家的事情,别说我不信任你们,我搬迁肯定是要搬的,但是我要看上级的文件,看上级给的补偿标准。”   村书记当时就满口答应了黑臭的条件。村书记就到镇里找赵升,说:“赵书记,这拆迁的事我们村的他妈的‘鬼不缠’又出来操蛋了,他要上级的文件和赔偿标准,我答应他了。”   赵升一听心里就“咯噔”一下。赵升十分清楚这次高速公路的补偿方案,省里给市里下发了文件和具体的补偿标准,市里给县里下发文件的时候,截留了一部分,县里截留之后下发到乡镇,乡镇在此基础上又截留了一部分。县里要求各乡镇采取得力有效地措施进行行政干预,确保拆迁不出问题,杜绝群众因为补偿问题越级上访。   “你了解这‘鬼不缠’要这些文件的目的吗?”赵升问。   “什么目的,我还真不清楚。这个狗日的黑臭在村子里不是个凡人,这些年村里的书记让他告倒了两个,其中一个还在监狱里蹲着呢!村里有些事情我们都绕着‘鬼不缠’走,就恐怕被这狗日的抓住小辫子。”村书记说。   赵升在没调到这个镇工作的时候也听说过这里丙肝患者越级上访的事情,没料到那上访的头儿竟然住在这个高速公路要通过的村,更没料到要拆迁的户竟然是个越级上访的头儿。这拆迁的农户几百家,到目前还没有要看文件的。唯独这个“鬼不缠”黑臭从中出难题,并且一出手就击中了镇里这项工作的要害。看来这件事情万万不可粗心大意,这个黑臭不能不防,必要的时候也不能不治。   赵升与村书记一起去书记、镇长那里汇报黑臭提出的问题,镇长说:“黑臭这家伙上次在丙肝事件上访中尝到了甜头,积累了上访经验,此人不可不防,也不可不治。一定要做到仁至义尽,先礼后兵,把他越级上访的毛病彻底改过来,不然的话就会危及全镇的长治久安。”   “那黑臭要看拆迁文件和补偿标准,村里已答应了他的要求。”赵升说。   “黑臭看了文件就等于我们前面与已经拆迁的农户做的工作白做了,那些农户知道了我们补偿不到位,势必激化矛盾,一个黑臭好对付,一百个黑臭就难了。对付黑臭这样又臭又硬的家伙,必须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必要的时候要采取司法手段,决不允许他把全镇的这潭清水搅浑!”   镇长有了态度,又充满信心地看着赵升,“赵书记,你是分管过政法的,相信你会把这件事请办好的!”   赵升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对村书记说:“黑臭的事情暂时先放一放,你回去之后要密切观察动向,伊春癫痫病医院靠谱吗摸清幕后是否有人操纵,查清楚黑臭极其家人是否有违法犯罪前科。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做到内紧外松,以静制动。”   村书记出了赵升办公室不远见孙三朝这边走过来。这孙三三十左右岁,肩膀上扛着一个硕大的光头,脸上长满横肉,短袖露出的胳膊上纹着两条张牙舞爪的彩龙,脖子上圈着筷子粗细的黄金项链,左中指带着一枚硕大的黄金戒指,这个形象让谁见了浑身都起鸡皮疙瘩。孙三一摇三晃地朝赵升办公室走来,正好与村书记撞了个满怀。两人随便打个招呼,孙三径直来到赵升屋里。   赵升正在思考着如何对付“鬼不缠”黑臭的招数,见孙三从外面走过来。   孙三毕恭毕敬取出软“中华”,赵升用手一摆,嘴里说不想抽。孙三坐下来开门见山说起话来。    孙三说:“赵弟,高速公路工程就要开工了,工地供料的事情你一定要放在心上。”   “唉!”赵升叹了一口气,“现在哪有心思问那事,工地拆迁又出问题了。”   孙三站了起来,眼睛瞪得如牛眼一样:“出啥事啦,谁在里面捣蛋?”   赵升说:“那个上访的老油条‘鬼不缠’黑臭知道吗?他又在给党委、政府出难题。”   “就那狗日的‘鬼不缠’?反了他了,只要有我拼命三郎在,就不会有那小子的地儿!他娘的他还‘鬼不缠’,我孙三就要与他缠一缠,只要赵弟一句话,我明天就让这狗日的黑臭残废!”孙三拍着胸脯,显得很气愤。   孙三的气话似乎让苦眉愁脸的赵升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拿出手机拨通了派出所李所长的电话。   李所长进了屋,孙三慌忙起身让座,赵升示意孙三暂时回避一下。孙三在门口站着也不知道赵升他们在屋里捣鼓什么话,时间不大李所长就从屋里出来了,在门口看了孙三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转身走了。   孙三又进了屋,赵升表情严肃,对孙三说:“你能为我们党委、政府分忧,党委、政府也会考虑你的,供料的事情,书记、镇长那里也好说。”   孙三有些听不明白,眯着眼瞅着赵升。   赵升见孙三有些迷糊,就说:“你这人别说大话,使小钱啊,刚才还拍着胸脯说与‘鬼不缠’缠一缠呢,现在还没见黑臭的面,心里就发虚了?”   “哦——”孙三忽然明白了,“你说那事儿,我保证说到做到!”   赵升一本正经地说:“此事一定要操作严密,绝不能把这件事请与拆迁有任何联系,你只要把那个‘鬼不缠’修理进医院,这件事儿就大功告成了!”   “这个事,你就坐在办公室等好消息吧!”孙三又拍了胸脯,“不过我的事情可要放到心上!”   黑臭自那天因为征地拆迁的事情弄得村书记一个大红脸,自那以后也没见他那文件和补偿标准来找自己,心里就泛起了疑惑,感觉这中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猫腻。早几天又到县医院给儿子进行了丙肝复查,经过三个疗程的干扰素注射之后,儿子的病情大有好转,心里轻松许多。早饭过后,黑臭又到村里的邻居家去问空房子,因为自己的房子定下来要拆迁,拆迁之后自己新房一时也修建不好,提前走一步问问邻居的空闲房子,也好把家小暂且安顿下来。问好之后就径直往自己家里走,刚走到村边的马路旁的一棵大柳树下,见那里围了不少人。黑臭把头伸进去一看,地上有一大盆活蹦乱跳的活鱼。黑臭蹲下来顺手捉住一条,问:“这鱼咋卖?”   卖鱼的回道:“二十一斤。”   黑臭把鱼放进水盆,抬头看着那卖鱼的:“街上都是十块,给你十块买不买?”   卖鱼的小伙当时就拉下了脸:“你是买鱼,还是操蛋!十块一斤你买你哪个亲爹的?”   黑臭随便问一句鱼价,竟然挨了一顿臭骂,心里就来了火:“你小子骂谁!你是来卖鱼的,还是来找茬的?”   没说两句话,卖鱼的就与黑臭扭打在一起。这时旁边有一个人手里拎着一根木棍,趁着黑臭正在与卖鱼的扭打的时机,猛地对准黑臭的小腿就是一棍,黑臭当时就“娘呀”一声倒在地上。村里的人见黑臭抱着腿倒在地上,就纷纷围了上来。这时大路上有一辆金杯面包车在人群旁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七八个彪形大汉,有几个手里还拎着木棍。有一位戴着墨镜,满脸横肉。胳膊上纹着两条彩龙,脖子上围着一圈粗粗的黄金链子,有人认出这时当地的痞子孙三。孙三进入人群,对着那个卖鱼的眼睛上就是一拳,嘴里还骂着,“哪里来的野种,胆敢在三爷的地盘上撒野,我废了你个狗日的!”又有人照着这个卖鱼的腿上来了一棍,卖鱼的眼睛红肿着,抱腿倒地,嘴里哭爹叫娘地喊着。   黑臭和卖鱼的腿都断了,派出所的警车把他们送到医院里治疗。   派出所李所长来到医院里对黑臭说:“你和那卖鱼的打架,卖鱼的将你的腿打断了,构成了轻伤害。那路见不平的孙三又将那卖鱼的腿打断了,按照法律规定要追究卖鱼的和那个孙三,民事赔偿部分,你们都是断腿住院,医药费基本上差别不大,各自承担各自的费用。不过孙三打人的原因是因你而起,你看这件事情是调解还是立案?”   黑臭本是老实本分的农民,心里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将自己的恩人去蹲监坐牢,虽然自己与那孙三没有任何交情,人家出手相救,自己感谢人家还来不及。思来想去就央求李所长说:“我虽然腿断了,打我的人的腿也断了,我们算是扯平了,孙三打人是为了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法办人家,要坐牢也得我坐,绝不能让人家孙三为我去坐牢,等我的上好了,我一定登门去谢人家!”   派出所长见黑臭说得这样诚恳,就随即安排人员起草一份三方谅解协议。黑臭在上面签了名字按了手印,黑臭安心躺在医院里疗伤。   孙三回到镇里向赵升请功,赵升就问双方伤得怎么样,孙三一脸得意:“这对于我来说那都是小孩摸鸡巴,手到擒来。那个黑臭的腿是真断了,我的人就是眼睛青了,在家里睡几天也就好了。”   赵升随即对着孙三翘起大拇指,连声称赞:“三哥,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党委、政府是不会忘记你的!”   第二天赵升安排村书记在村里找几个人把黑臭的杂七杂八的东西搬走,黑臭的老房子响起了一阵阵挖掘机的轰鸣声。   村书记问赵升:“赵书记,咱把黑臭的房子扒了,这‘鬼不缠’的补偿说好了没有?”   赵升面带微笑,说:“你就放心吧,一点问题也不会有了,黑臭腿好了,出了院还要请孙三喝酒呢,现在黑臭听孙三的!”   晚上,同学钱坤又打来电话:“喂,赵升,你小子那高速公路拆迁搞好没有?”   赵升笑呵呵回道:“早好了,谁像你这样磨叽,你与孙丽什么时候生孩子,别忘了邀我去喝酒!”   钱坤语气像一口吃了八个苦瓜:“我这里的拆迁遇到他妈的钉子户了,再也无法向下推进了。你们是怎样说服那些难缠头的?”   赵升笑了:“只要你请客,那些钉子户、难缠头,很简单,吹口气就没了!”   钱坤说:“好,你把经验传给我,我今晚就请客!”   2014/8/18于寓所 共 592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