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流年】高贵的女人(选择征文·散文外一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40:55

【高贵的女人】

生在农村,自小身边都是我妈妈和我婶子们这类型的女人。劳作时不修边幅,聒噪时叽叽喳喳,吵架时唾液横飞,难过时哭天喊地。这是典型我们村子妇女的形象,尤其我母亲那一代人,没受过什么教育,她们生活的方式效仿了自己的母亲——粗拉皮实耐锤打,吵吵闹闹过到老。但是村子里有着一个和她们不一样的女子,这个与众不同很容易就区别出来了,以致这个与众不同也给她带来了很多非议与抨击。那又有什么呢?当她自己不在乎这些的时候,这些东西就不再是伤害,只是过眼烟云的浮光掠影。由此,我在她身上看到了另一种高度。她说,不必为别人口中的话语活着。 她喜欢读书,在豆角架的阴凉处手捧一卷线订装的古书一坐一个下午,或者在葡萄藤下听着半导体,里面都是一些单田芳的评书。有时候我就坐在她身边,也不出声音,听单田芳独特的声音,闭上眼睛,有凉风吹来,单田芳说,对面过来一员骁将,红色枣驹马,猎猎风中发,浑身银铠甲……心里都是硝烟战场,都是古意。

她就是这样静的人,宁可和我一个小孩子说古书里面的故事,也不去串老婆门子,也不扯东家长西家短,穿着干净的碎花对襟衫子,头发梳得光滑,抹着桂花油,系着一方花手绢,脚下一双千层底鞋上还绣着西凤牡丹,别人家院子用来种瓜种菜,而她更多时候种一些葫芦,在葫芦上面画画,种一些花,把花晒干了装进自己绣的荷包里。于是无论冬夏,她身上都有着花香。院子里的阴凉处养几只小兔子,没事时候坐在花阴处喂兔子吃草,一坐就是很久。村子里都去看电影,那些叽喳的妇女们都是排队地站在前面,只有她,永远站在最后面,不说话,也不嗑瓜子,很少发出声音。回来的路上走在最后面,哼着只听了一遍的电影插曲,我就无限地喜欢这个女子,她不是很美,可是她在我眼里就是美,她各色,独活,不热闹,不花团锦簇,可就是很吸引人,因为她和别人不一样,她有属于她自己的气场和魅力。

村子里的女人们不怎么喜欢她,有时候别人和自己不一样,也会招来非议,就要说出她一二三不好之处,我的这些可爱婶子们,唯恐这个女人夺去她们的光彩,在自己爷们面前太过耀眼闪亮。于是总是在纳鞋底儿时候撇着嘴说三道四,我心里替她委屈,说给她听的时候,她也不吵不闹,只是继续喂她的兔子,看她的书,照样把院子收拾得纤尘不染,像一个独立的小王国。而她,我在夕阳余光中望着她,她身上有着素色又独特的光芒,我知道我喜欢这种色彩,她是不一样的,说不出味道的美好,像个女皇,高贵得慑人,

那年,她丈夫因病去世了。婆家的亲属都悲天怆地的大哭,哭声中有着唱腔,就像《马大帅》里赵本山替人哭灵的一样,而她站在棺椁旁只是不住地流泪,旁边恶劣的小姑子嫌弃嫂子表现得淡然,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并咒骂她是没良心之人,面对着众人说着自己哥哥生前对嫂子如何如何好。她一失重头就撞在棺材角上。她没像我妈和我婶子那般哭天喊地的去哭诉自己的功劳和难处,只是转过头去依然哽咽着流泪。爸爸回去后对我们说,这才是真正有涵养和读过书的女人,她心里有乾坤和素质。在此之前我更晓得,她为病重的丈夫熬过了将近二十年的青春。每日每夜操劳其中,失去丈夫的苦只有她自己最能体会。可是眼泪和嚎啕大哭不能解释伤悲,丈夫活着时候她对得起,心里也就无愧了吧,那些形式可能她真的不愿意去走一遍。

丧礼过去半年后,村里一个好色男人拽开了她的家门,这在农村是被很看重的事情,如果不大肆惩罚和声讨他,就证明此女子是沾花惹柳之人。那天,替惹事男人来赔罪的老婆跪在她院子里的时候,她轻声地说算了,就是这句很轻的一句话,村里的男人女人都惊诧了眼睛,然后很多年的岁月里,我妈和我婶子们再也没说过她的坏话,我知道是她的高贵慑服了这些人,是她的涵养与独特展示了自己。

长大后,我发现自己也很异数和各色,喜欢很静地听一首歌,不喜欢和一些人去鼓噪起热闹气氛,只独自一个人玩,写歪歪扭扭的毛笔字,看古书,听小曲,背唐诗宋词,在农村环境里晴耕雨读。也会每天把自己打扮得很精致,只是我心里到现在也很清楚,我和她不一样,永远不一样。她的独特在骨子里,那独特是她的思想和对人生的禅悟,是她的宽容和善良,更是她人性中的高贵。而我的只是形而上的个人小主义,太流俗于形式。羡慕了这么多年她,我依然只是她花阴下的一个影子,一个稚嫩学步的孩子。

那样的女子真的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息,明艳动人,象一只怪诞奇异的植物,散发着诱人的魅力,永远有一种鬼魅的气场,行走在边缘,让人又爱又恨,又无法同化和效仿,因为性格是自身携带的呀。这便是野生又自然的女子吧,奇特,另类,以自己的方式独活,不愿苟同和附和,永远有些冷清地开放着,不热烈,有着自己的深,自己的宽,自己的方圆。

【无法安放的美丽】

古往今来,数众美女才女充斥历史长河,成为鲜亮的一笔,为历史涂上豪艳色彩,横刀立马的男人天下,女子温情婉约的才情世界也独占一隅,便也是阴阳相互和谐吧。你有你的大漠飞沙豪情万丈,我有我的小桥流水柔情千尺,你有你功成名就或是马革裹尸男人大世界,我有我半亩花田或素笔描红的女子小江山。

且看这些美女才女——易安,鱼玄机,左九嫔,侯夫人,还有秦淮八艳,都是才貌双全的女子。

也有这样一位,她名叫薛涛,史书记载这位灵润女子,八岁通音律,九岁能吟。聪秀灵慧,薛父随口吟了一句,庭院一古桐,耸干入云中。九岁薛涛随口续接,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薛父当时为女儿的才思敏捷大喜,随后又生悲意,怕女儿日后误入迎来送往的烟花之地。可是,现实就是如此的滑稽和不幸,不幸就在于完全印证了当时的预言,十五岁薛涛刚刚初长成的时候,因薛父的早亡母亲寡居,生活的无奈压迫,她终入烟花之地,成为一名乐妓。

当年她该是多么的美貌呢?好多诗词传颂她的沉鱼之容落雁之姿,加之才华横溢,真真是名冠一时,与文人雅士切磋诗情,纵马江湖,该是一种西风凛冽的畅快人生吧。

与元稹的相识该是一场盛大艳丽的梦吗?三十八岁丰极一时的薛涛与仰慕多时丧妻的二十七岁元稹相遇,电光火石间是否是天崩地裂,只有历史知道吧,元稹倾慕在薛涛的魅力之下,两人真的曾经山盟海誓地相爱过,赛过神仙的人间岁月好不惬意。

然,世上好事哪有固?这段恋情终无疾而终。

当年元稹走得毅然决然,背影透着凉,薛涛这女子站在江边,沉默而高贵。

曾经沧海难为水的薛涛尽管依然艳名四播倾慕者无数,终究是挽了青丝做了道姑,远离了世上的纷纷扰扰。

薛涛终究是明白的,冷静的,她知道纵然自己依然艳色颇浓,但已入日落之时,衰落之姿,芳华凋零便是轻别离的时候。露水情缘以色事人便不是这样吗?是自己太认真了吧,才会想过生生死死白头的事。

我喜欢那时的薛涛,她是明白,清明的,她以美丽吸引来元稹,必会因繁华凋落失去曾经锦瑟。

她一直懂得,懂得美丽是个多无奈的东西,

她那句诗我长吟——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空结同心草,是一个女人内心无法言明的悲凉和无奈。

从此后的薛涛,再无爱过他人,终了一生。

我想起日本的另一个才女——了然,日本武将信守元大将的女儿,少年时因为才情四溢,貌美倾城,被选入皇宫陪伴皇后左右。当时的皇后也正值盛年权倾朝野美丽不可方物,时时厚待了然,常伴于左右,上天不佑,皇后英年早逝,了然一夜之间开悟,生生死死都是瞬间的事情。名利,财富,容貌,权利,都是身外之物。于是毅然决定出家,修行此生。

父母强烈反对,父亲说,除非你生完三个孩子后,才允许你这样。,当年了然父亲的一番话,无非是权宜之计。

二十五岁那年,了然生完了三个孩子,于是放下红尘一切,粗衣上路,餐风露宿,

到达佛门后,佛门主持拒绝收纳她为徒,说,你太美丽了,这样的容貌众生见了都不能潜心修行,哪里来哪里去吧

了然又苦行数日来到白头翁禅师门下,白头翁禅师依然给了她同样的理由。

了然怎样的决然?她拿起烧红的烙铁,毁了自己的容貌。

从此世上多了一位了然禅师。了然说,只有佛懂我,懂我心里的波荡,而凡尘俗人,太爱我的容貌,我是孤独的,我不愿在这滚滚尘世痛苦,唯有回到属于我的世界,卸下三千繁华。

这让我想起网友安然写过的一篇文章——《不要爱上我的容貌》,内容忘了。

她是否揭示了世人太爱肤浅艳色而忽略了内心的深邃色彩呢?我想是吧。薛涛的无奈绝然,了然的看淡看清,都是一种开悟吧。她们知道尘世无法安放一种美丽——内心的美丽。尘世人的眼睛被浮华色彩所掩盖,怎么能瞧见内心呢?

如果你真真热爱我的内心,我又怎么会老呢?我老在你眼睛里的是皮囊,恰恰你爱的皮囊,了然早就明白,不愿为其所苦,薛涛后来明白,叹其所苦。世上的女子有多少明白?又有多少男人真正明白呢?

三千繁华,一蓬衰草,多少旧事,风中了了。

恍然一梦,梦醒后依稀。

今日,来进餐的男子又唤我美女,一声又一声唤着,一眼又一眼跟随。

我美不美,我不知,我只愿身边的人,喜欢的不是我的美丽。

因为,我正无处安放它。

湖北哪治癫痫病最好癫痫病的病因主要有哪些?郑州市有没有靠谱的医院治疗羊癫疯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