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柳岸】岁月的音符(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32:35

时近中午,因办事,走过老街。踩在新翻修的水泥地面上,听着靴子轻轻敲击着冷清的街道。不觉想起十多年前,这里上演的繁华,之后因新街的建成搬迁,老街便逐渐淡出了很多人的视线。即便这样,居住在这片地方的人们,还是在道路两边努力地支撑着的一些零散的店面。

一阵风吹来,脚边一些安静躺着的落叶不情愿地在磕磕碰碰中滑过崭新的路面。随着风起飘入耳鼓的,是一个路人经过身边时忽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

环视着眼前这些依稀熟悉的景物,我不觉把目光拉远。沿着左侧街面的空地,移过那块坑坑洼洼的腹地,投向了不远处那片斜坡上。那里曾是矿区人口最密集的家属区之一。一排排分布整齐,规划建成的红瓦、煤渣砖房依旧存在,只是不见了跑上跑下的孩童,不见了往返赶集匆匆而过的人们,破败的景象。更多的是像一位衣衫褴褛的迟暮老者在寒风中颤微微地守候着,几处隐约可见的炊烟此时正努力证明着那里还有着一点点的人烟……

心中莫名怅然,一声叹息。再回首,我仿佛看见剪着短发的你,矮矮胖胖的身影伫立在坡上倒数第二排房屋的尽头,挥手对着我说“再见”。

娟,你是初二跟随父亲从家乡农转非转到我们矿务局中学读书的。你的出现,一度令课堂凝固了一分钟,九月的天气,因为一个同学的一声尖叫,引发同学们之后的哄堂大笑而变得越发地毒辣。初次见面,站在班主任身边等着介绍的你一下被这场面弄得局促不安起来,尽管老师用严厉的目光扫视着大呼小叫的那个掏蛋鬼,同学们还是忍不住在下面窃窃私语,大家都说从没见过这么胖的女孩,过度的肥胖,发育又比较早的你在同学们的哄笑声中,胖乎乎的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额头冒汗鼻翼冒汗的你低了下头,短短肥嘟嘟的双手摸索着移向那件稍微过长过大的衣服角边,你拉扯着那衣角,仿佛里面可以把你的难堪藏住。

对于同学们的指指点点,初来乍到的你一开始是沉默的,之后是漠视,当那几个调皮捣蛋的男生又一次喊着为你起的绰号而哄笑时,忍无可忍的你终于发起了反击,你冷冷的目光像一把闪着寒光的利刃直指那个带头攻击你的男生,你猛地站到了他的面前,你紧握着拳头,带着愤怒,你咬牙切齿地对他说,你再喊试试!透过你凌厉的目光和冷冷的面容,灰溜溜的他们之后再不敢对你大声嚷嚷。

你是孤僻的,在班里,你不跟任何一个同学说话,上学放学路上,你也是孤单单一个人,但我知道你的内心也渴望着同学的友谊,只是,这个陌生的环境一开始就用嘲笑击退了你的热情与本应展开的笑脸。单元几次测验之后,成绩优异的你当上了班里的学习委员,同学们开始对你刮目相看,尽管老师在课堂上让同学们在课后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找你交流探讨,但大家有问题却不敢找你,你的冷漠让同学们退避三尺。

当班上再次调整座位时,我分在了你的后一排。那天课堂上发下试卷后,看着你焦急地把书包里外翻了个遍,再看着同桌小眼镜那高高在上不予理睬的高傲神情,你几次欲言又止。你的眼神不觉向后瞟了瞟,坐在你后侧左边的我看到了,我知道你一定是忘记带笔了,我向你打了一下招呼,接着把自己备用的一支笔给你递了过去,看到你迟疑的接住,目光里分明少了那股冷漠,我对你轻轻笑了笑,忽地,我看到了你悄悄上扬的嘴角,尽管只是微微的一下,我还是觉察到了。

以后的日子,放学的路上,多了我和你走在一起的身影。

娟,尽管你最后没考上一所学校,尽管你成了待业青年,但我们的情谊却一直向前发展着。参加工作之后,我和你的联系虽然不再像同学那时候天天黏在一起,但有空的时候,我们还是会相约着一起逛街,更多的时候会躲在你简陋的小屋里,做着我们学来的各种女红,说着闺蜜间的悄悄话。

那晚,独自在宿舍看书的我被一阵敲门声惊扰。打开房门一看,眼前是笑盈盈的你,之后,一个高高偏瘦的男人出现在我的视线里,看着你羞答答的模样,我知道,大我两岁,时年二十一岁的你恋爱了,你把他带来,是想让我分享你的快乐。

男人很圆滑,说话很老成。不知怎的,看着坐在面前的你们,看着男人豪言壮志地高谈阔论,看着你深情凝视他的眼神,我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你绽放的笑脸那么动情,我唯有把自己的不踏实小心地收起,体会着你幸福的同时,也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希望着眼前这个男人能给你带来初恋的圆满与今后的幸福。

之后,我们再聚,你说着你们的爱情,说着他的种种好,说着你对他的痴痴爱恋,沉默的我一度想要对你再说些什么,最后却唯有微微笑着,做你忠实的听众。想象着在恋爱中的人不希望受到别人的打扰,我逐渐减少了到你家找你的次数。当发觉两三个月不曾见过你,忽地,很想很想你。只是当我出现在你家门前时,却惊呆了。胖嘟嘟的你瘦了好多,短发蓬乱,脸色苍白,让我心悸的不仅仅是这,面对我的呼唤,你竟然认不出我来。当你的父亲母亲把我拉到一边,对我说你已经神志不清认不得任何人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先前的担心不幸应验了。看着你呆滞的眼神,我的泪不禁在眼眶里打转,我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阻止你爱上那个人,为什么不把我的不安告诉你……拉着你的手,我一遍遍地喊你,一次次说着我的名字,希望着情感受伤的你只是在难过中逃避着不想和我们说话而已,只是,我还是失望了,你终究傻傻地看着我,那一刻,我压抑得难受的心,被刺得很痛很痛……

我对你的父母说,一定要治好你,有什么难处可以和我说。他们说已经到过省医院了,确诊了,这个病要靠药物也要靠亲人的关心慢慢医治。以后的日子,我多了朝你家走动的次数,陪你说着你不再能听懂的话。那次,我要走了,你的父亲让你送送我,站在那排房屋的尽头,你的父亲对我说,只有我在你生病后不时去看你开导你,他的眼里满含着感激,而你的母亲则拉着我的手说,你唯有我这个朋友。他们就那样轻轻说着,而我的心却在难过着,忏悔着。当你的父亲要你对我说再见的时候,你举起了手,茫然地看了看我,接着木然地说了声,再见。

对你们说声再见,转身,泪已经不受控制地刷刷落下。

还记得,那是个秋风送爽的傍晚,下班的我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当我转过一个路口时,看到了迎面走过来的你和你的母亲,尽管在你眼里,曾经熟悉的景物熟悉的人已变得陌生,但你已经渐渐会收拾干净自己了。我微笑着朝你们走过去,叫着你的名字,站在了你的面前,你看了我一眼,空洞洞的一眼,之后你便拉着母亲匆匆绕过,看着你母亲朝我摇了摇头,我默默的站在原地,看着你一步,一步地离去,朝着你离去的背影,我忍不住大声喊了一声,娟!

你仍旧在走,只是脚步忽然有些缓慢了,我再次喊了声,娟!

你停下了,忽然,你回头了,你终于回头了。你一步一步朝着我缓缓地走了过来,站到了我的对面,你眯着眼打量着我,迟疑地吐出三个字:你叫我?看着你的眼睛,我在点头中一字一顿:娟,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真的不认识燕子了吗?

你努力在想着,当你再一次从上到下打量着我的时候,你终于缓缓念出了我的全名,尽管你的声音里仍有迷茫,仍有怀疑,只是那刻,娟,你有感应了,你有感应了。望着你和你眼中噙泪的母亲,我终还是抱着你喜极而泣……

岁月长长,辗转走过。时光如昨,在记忆的尽头,最初留存下的那份感动仍在。

娟,病了一年之后,坚持药物控制的你渐渐清醒了好多,两年之后,你终于间断地脱离了药物的控制,只是,你的话却少了很多,更多的时候,你把自己自卑地封闭于狭小的空间,走不出去。

那天,我约了老同学小玲和我们一起逛街。你一直低着头,默默地走在我们的身后,几次我们放慢脚步,想要和你保持一致,结果仅仅几步,你又退到了后面。我和小玲对视之后,我们一边一个拉起你的手,调侃地问:地上有钱?你不好意思地笑笑,忽然我想起了电视里看到的一句台词,我望着天空说,哈,你看,天上有鱼在飞!

你抬头看了看天空,之后我们都笑了。以后的日子,你不再走在我的身后,以后的日子,我在你的祝福声中,离开矿务局去了另一个城市。

之后我听母亲说,你带了新的男朋友两次到我家找我,之后我听小玲说你结婚生子,对方是矿里的一个农民轮换工,虽然你们的生活过得很清苦,但你们的感情还不错。在外多年,回家多次,最后都因为时间的匆匆和你地址的悄然变动我们一再地错过,终究没能好好叙旧一场。

十年之后,当我又一次回到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常住,想要再次去找你,却发现你已经离开了这个地方,因为丈夫常年在外打工,没有一技之长的你在生活的重压之下,已经带着两个孩子跟随你退休的父母回家乡扎根务农去了。这,终究成为了我生命里的遗憾。

乍暖还寒,又是一年春,枝头上那些跳跃着生命奇迹的嫩绿,在我眼中变得模糊,脚下的行走虽缓缓却不曾停留,再次回望着那片我曾不止一次走过的家属区,在心里再一次问自己,假如当初,我能够阻止你,现在你的生活会不会好过一点?

风又起。再见,对着你曾招手的地方,我,不觉喃喃……

昆明微创手术治疗癫痫的效果大吗北京医院治疗癫痫病长春癫痫哪里治疗最好石家庄能治疗癫痫的医院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