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荷塘“浪漫夏日”征文】 流 火 (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50:06

常说七月流火,这不,刚刚进入七月,这流火就来了。

火是从清晨就来的。当你走出楼洞推开那扇玻璃门,一股温热的风就扑面而来。在大街上你不敢走快了,也不能走得太久了,否则你浑身就有了汗。那汗是顺着发际往下流,骨碌碌地流出一道又一道的汗印,很快就湿了衬衫。虽说还有风在吹,可那是热风,热风是吹不干汗水的,却能带来流火。你得赶紧往回走,躲进小屋里,去寻找空调带来的凉爽。

这火是闻风而流,火从天降,天上一个太阳,太阳便是一个难以熄灭的火炉。这炉子烧的是气,是氢和氦气。大冬天里,炉火红彤彤的,也黄橙橙的,就像一个鲜亮的蛋黄悬在天上,人就感觉不到热。而到了夏日,这炉火就烧得发白,金光灿灿的,耀得人睁不开眼睛,烤得人心都发烫。

流火无处不在,特别是在人口稠密的都市里,人热了就往凉爽里钻,进了小轿车,车里的温度计在烈日下冲到了六十五度,立马开空调,冷气丝丝地往出冒,很快,车就凉了,人也凉了,可这车就成了一个发热的球儿,不停地喷发热气,还呜呜地叫着。它满城市里跑,跑到哪里,热气便带到哪里。城市里车流成河,火也流成河,流成河的火就名副其实地成为流火。

城里人多,多得都住上了天。一座楼你得举头往上看,几十层的窗户就摞到了天上。哪儿离太阳更近,火炉最先烤到的就是它。亏得有着水泥和砖,有着保温的墙,流火不可直入,却顺着窗子往里窜,窜得屋里又闷又热,比热风还凶残。人只有闭门关窗,开空调求爽,一座楼就背满了空调外机。不管楼是红的、黄的还是灰的,外机却一律为白色的。白的看着凉快,只要风叶转动起来,就又是一个流火的炉子。在酷暑难熬的夜里,你走入楼群之中,便能听到轰轰轰的叫声,空气在震动,热浪在翻滚,流火在肆虐。

城里的楼是群状的,成片成堆,一丛一丛的就像森林。这森林是钢筋水泥的,风吹不动,水进不去,但它却能产生热浪,吹出一股又一股的流火。怨不得进入三伏,有人就跑到山里租农家小院,喝山涧清泉,坐在林间享受意外的清凉。同是一个世界,有着一个太阳,炉火的温度却判若两界。这会让人怎么去想,是人改变了这个世界?还是世界在改变自己?人类时常都在寻找着答案。

三伏天里,太阳离你最近、流火最盛的时刻,恨不得钻进冰柜讨个清凉,人心更是盼着下一场冷雨,让人舒服地透口凉气。这雨说来真就来了,先是起了风,街上热得耷拉着脑袋的树叶突然就起伏不定、摇摆不止。地上的尘土在打着旋,旋起的纸屑满天空飘荡。天上来了灰云,成团成堆地拥挤着来,天就黑暗了,就像黄昏,空气里到处散发着黄光。接着便是雨点,豆状的、铜钱样的,滴滴答答、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人们便四散逃窜,叫喊着:“下雨了!下雨了!老天送凉了!”很快,天空白刷刷一片,雾气水气凉气全涌现了。地上开始积水,水流成河,河在马路上急流,车在马路上急驶,水花儿便溅上了天,哗啦哗啦地畅响。

就盼着这天能下个几天几夜,让人好好地睡上三天凉快觉,可这雨真就下了三阵子,突然就停下就销声匿迹。还能听到远处滚动的雷声,太阳竟然出来了,光芒四射的,耀得人睁不开眼。空气是一阵热一阵凉,凉的是空中的水气,热的又是那股流火。这阵的流火就有了形象,它从地面上升起,像气又像水的波纹,曲线的、闪烁的往上飘,飘得任何物体都被扭曲,抽象成一个奇怪的梦。人从那里走过,火由脚下冒起,丝丝的响声,就像把冷水泼在了火炭上,热气腾腾的叫人透不过气来。

这一夜,你就像到了广州去了深圳,闷热得像蒸桑拿,浑身的汗水就擦不完,洗个凉水澡,还没擦干身子,汗就又冒了出来。你得赶紧按空调的开关,冷风呼呼地灌满了屋子,你倒是凉爽了许多,一夜就不敢停机,主机呜呜地叫了一宿,一座楼也呜呜地响了一夜,一群楼便呼呼地生起了流火,流火满世界乱窜,这座城就灾难深重。突然想像这流火如果都染上红的颜色,那么眼前的景象会是多么的恐惧啊!在一片火海的下面,人就藏在一块又一块的黑屋里,就像地下埋藏着的煤块,在熊熊的燃烧之中。

流火的日子,人就难熬,非空调便过不去。空调不能二十四小时不停,那是在转钱呢。城里的电费一直飙升,包里的钱却不见上涨,人就想着办法躲避流火,于是四处奔跑。有点办法的人就去了甘南,去了西藏,去了东北的漠河。在那里穿毛衣过夏,围着火炉吃西瓜,神仙一般。也有人就走近处,进了秦岭,秦岭是道山脉,东西长一千五百公里,海拔三千七百米,那里有的是人家,天天欢迎从火海中逃难的人们。好吃好喝又好住,城里人得到清凉之福,山里人走上富有之路,真是两厢情愿,何乐不为呢?

总是有那些省吃俭用过惯了节俭日子的人,就只能在城里寻找清凉。这城里的清凉之地在哪?在地铁里,在商厦中,在地下停车场的出口间,在街心花园的树荫下。无论你走到哪,只要流火袭人,地铁的通道里就有着许多闲人,她们聊天说笑,悠闲自在,流火奈她不得,这里有大量的冷气让人享受;也有人拥挤在商厦中,从一楼上到五楼,挨个的柜台看个遍,就什么都不买,过着眼福,享着清凉;流火在外面窜,地下停车场的凉气便往上面吹,停车场的出口上就坐了一溜子老婆老汉,手中摇扇,扇上全是凉风,流火也奈她不得;要么就有人就去了花园树荫里,下棋打牌听歌聊天,只要心如止水,流火自然退却。

流火是人类的天敌,也是人类的孽种。天敌可防,孽种却难灭,因为人类需要凉爽,而凉爽的同时就有流火生出,人也奈它不得。

说起流火,就想起与流火抗争的那个年月。

那时没有空调,很少见到风扇,却多的是手中摇晃的扇子。在这座城市里也很少见到高楼,平房是成片的。有些区域就住得很拥挤,拥挤在一条路上,两面的小屋一间挨着一间,高低不等,前后不齐,就像乱堆的积木。那屋不高,门窗很小,门里是床,门前是路,路便是他们的前院。前院里啥都放,灶台、炉子、碗柜、面盆、蜂窝煤、盛水的缸、桶、罐、吃饭的桌椅凳,一半的家当都放在了街道上。从这里走过,你能看到各式各样的什物,闻到各种饭菜的香味,也能体味这条街上的风俗人情。

进入流火的日子,人心就开始浮躁,这条街上就特别热闹。白天有人上班,有人就在家里做饭,炒菜、蒸馍、擀面全在流火中,热了,拿一把芭蕉扇上下地扇,扇去了汗水,撵走了蚊虫。饭做停当,早早地摆在桌上,又去邻家闲窜,说东道西的热闹。家里人回来,又洗又擦,擦罢的水就洒在了地上,地上就有了蒸气,温都都的,人就拿把扇子在那里扇。扇凉了,一家人便围着桌子吃饭,吃得浑身是汗,说笑声却从不终止。这一家吃着,那一家就搭上话来,说另一家的女子怎么怎么的好,干脆给你家的儿子说个媳妇,儿子低头闷吃,当妈的就接过了话说:“行啊!明儿先给你做一桌好饭,你要把这媒给咱娃说成啊!”两家人就哈哈笑了起来,左邻右舍也都笑了起来,一条街常常就在这热闹的笑语中熬过暑热。

其实这流火最难熬的是在晚间,吃罢晚饭,一家人坐在屋前,也就是马路的沿子上。说是人行道,实际早就成了各家的前院,他们往地上洒水扫干净,开始搬出竹床、躺椅、凳子、桌子,摆上茶碗茶壶,沏上茶水;有的干脆就地铺一张凉席放一个枕头,直挺挺地躺在那里扇扇子。一家放了,另一家也就放了,一条街就全坐上了人。有聊天的,有听收音机的,有哼河南豫剧的,人人手里都握把扇子,哗啦哗啦地极响。流火就在这条街上肆意地吹着,热得人难受,便又去擦洗身子,屋里闷热难耐,总是擦不完身上的汗水。

前半夜过了,有人就睡,呼噜声时起时伏,也有睡不着的,就在那里数天上的星星。那时的星星真多,能看见银河,看见北斗,能看见牛郎和织女,更能看到一颗又一颗的流星。老人瞌睡少,就能整夜地在那里叨叨,说起民国的事,居然争吵了起来,弄得屋里的老婆出来骂人,这才安静下来。

黎明是最凉爽的时候,流火没有了,有的是阵阵清风。黎明觉也是最舒服的时刻,谁也不愿意早起一会,就那么挺在凉席上,爽快地翻来覆去,这条街就全摆着人,像个卖肉的市场。这人有的捂着头,有的裹着腰,也有的夜里做了什么浪漫的梦,居然光着屁股躺在那里,身上的被单全捂在了头上。弄得清扫工跑来扯那小子的耳朵,小子先是吱吱呀呀骂人,清醒时发现自己裸着身子,才红着脸跑进屋里。当太阳从东边泛起强光时,这街上就没有了睡觉的人,因为热风慢慢来了,流火又开始燃烧,又一个酷热难耐的日子便开始了。

尽管说那时的生活条件差,人们取凉的方式也就是手中的那把扇子,可那时的流火只来自天上,来自天上的那个火球,它给人类带来了光明,却又给人们降下了流火,让人与火之间有了对抗,生存使人类在抵抗中寻找出路,制造出制冷的设备,却也造出了大量流火。这种对抗最终结果究竟是什么?看来我是看不到了,我的儿子孙子乃至于若干代人能否看得到呢?

火辣辣的太阳依旧在那里炫耀着,灼人的流火依旧在那里猖獗着,我在凉爽的屋子里寻找着有关流火的文字......

哈尔滨哪家医院专医治癫痫病郑州哪家医院专业治疗癫痫病固原市靠谱的癫痫医院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