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轻舞.秋韵】碗中道离欢,盘里有春秋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37:47
摘要:一个碗,承载着母亲的挚爱,道尽人间离欢;一个盘,种有春秋,希望生生不息……    说到碗,自然会联想到可口的菜。脑海遐想秋色,习习秋风、落叶、硕果都随即浮现眼前。这些都是人的思维意识形态下本能的条件反射。   记不得某天何故去了一家规格较高的食府。服务员满脸春风热情洋溢地将十几道菜端上旋转的餐桌,豪华的包厢已是满屋生香。在被美味佳肴诱惑了我的味蕾前,那些形状不一的菜盘倒先吸住了我的眼球。肚大腰圆是盛汤用的,叫汤钵,或叫陶罐。酒精炉上一口扁平的锅被淡蓝色的火苗炙烤着,嗤嗤地冒着香气。菜盘有方形、棱形、荷叶形、鱼形、月牙形,林林总总。依据各式的菜盘配上相宜的各种色调,菜盘倒也增添了不少生动的质感。佩服制瓷艺人竟有如此心境;折服厨师依据不同的菜谱,而选择什么样的菜盘盛菜。荷叶粉蒸肉摊开放在荷叶形状的盘里,盘子四周摆上几片薄薄的生藕片,加上盘子上浅绿色的底,这道菜有荷塘蓬莲逸清香的雅致。一尾西湖糖醋活鱼正在鱼形的盘里张嘴翘尾,让我莫名地难以动筷食之。“人靠衣裳马靠鞍”,这句老话在他们的经营理念中,运作得如此玄妙。这些生意人捕捉到了客人的心,通过视觉就让人有了食欲。当然,最终要靠“作品”说话,必竟众口难调。   每年的春节前夕,母亲都会给家里添置些新的碗盘。图个人丁兴旺,家合万事大吉。这句话,母亲唠叨了一辈子。在母亲心里,添置新碗盘是件大事。新年新开端,新年新起色。这是母亲的愿望。   母亲不会去价格偏贵的瓷器专卖店里购买碗盘。用她的话说,碗盘是用的,不是去看的。那些手感光滑、图案精美、釉质讲究的碗盘入不了母亲的眼。相反,母亲专挑些光泽一般,没有花俏图案,手感厚重的碗盘带回家,即便这祥,还时常叹息,怎么现在的碗盘都这么花俏,拿在手上没有啥重量,和早前的是没法比喽。母亲的想法和做法怎么这么土气?都什么年代了,哪还能寻见过去她说的那种样式简单厚实的碗盘。我很疑惑。   某天,父亲对我说了一席话,我这才幡然彻悟,方知母亲为什么对碗盘有这种情结。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外婆家和其他庄户上的人家一样,贫困的家庭没有啥好物件,除了耕地所必须的农具,大到耕牛、打谷机、风车、犁耙、晒谷垫,小到镰刀、土箕、箩筐、锄头,这是农户人家的命根子。每户家庭按照人口添置碗盘,几乎没有多余。说来说去都因为穷。碗没有什么大小之分,大人和小孩都用同一规格的碗。喝酒、喝茶、装饭、盛汤,都用碗取代。碗和盘子的焙烧及制作工艺较为简单粗糙,碗盘都很厚实,清一色的白颜色,然而白色却又泛着黄。碗和盘子的表皮麻麻点点,疙疙瘩瘩,摸上去硌手。这些碗盘是烧制过程中的次品,在市场上的销售价格相对正品便宜许多,为了剩两钱,这些次品成了庄上人家的抢手货。这样一来,家家户户的碗盘几乎都一样,难以区分。   日子再怎么苦,过年之时,外婆都会去集市买上几个碗盘回家,又把新碗盘浸泡在热水中煮上一阵子,这一做法的目的是除去碗盘体内含有的有毒的化学成份。而后,舅舅会拿着尖錾在碗盘底部轻轻凿出一个个圆点,凿上名字中的最后一字。外婆所在的庄上大多姓张、赵、邓、李的姓氏,只能凿上名字中最后一字区分。外婆的丈夫离世很早,她的五个孩子只有舅舅一个男丁。舅舅小心翼翼地在碗底凿上一个又一个“平”字。   每年庄上遇上谁家红白喜事摆桌设宴,显然家中碗盘是不够用的。这些人家就会挑着箩筐挨家挨户去借碗盘、桌凳,谁也不用担心归还之时会还错这些东西。借东西的人家客客气气地给借出东西的人家散着香烟,请他们前去喝酒。借出东西的人家客气地答应下来。饭桌上的碗盘底五花八门的字,让大家瞧见倍感亲切。这种借碗盘的习俗至今保留着。在碗盘凿字的习俗已不多见,现在农村各自家中的碗盘样式都不一样了。   庄上的人家很珍爱家中的任何东西。碗边缺了口,换个地方吃饭,喝酒。盘身裂了缝,只要不漏,继续用。   舅舅是家中唯一男劳力。采石、挖山、伐木、砌墙……所有的重体力劳动都是他干。每次疲惫回家,外婆都会给舅舅倒好酒,给他盛饭。外婆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舅舅身上。   舅舅用的碗很容易认出,碗边缺了两口子。一个口子是三十多年前,他结婚给大家伙敬酒,高兴时与客人们碰碗碰缺的;一个口子是他婚后几年,他的小儿意外溺水身亡,喝闷酒磕缺的。小儿的意外离故,给舅舅带来极大地打击和悲痛。很长一段时间,舅母不怎么理睬外婆,更多的是怨恨。   事发那年是盛夏,舅舅夫妻俩外出揽活,外婆一人在家中忙家务。因为天热,两个年龄尚小的孙子背着外婆,偷偷摸摸地去河里玩水。孩子们哪知水火无情啊,稍小的胆子大些,先下了水,最终因不会游泳而被淹死。事发的几年里,外婆没有去辩解,全身心地照顾舅舅的大儿子,仔细打理家中所有的家务,生怕再有什么闪失,疏漏。外婆仍然如初地给舅舅倒酒,盛饭。看似平静地生活,没人知道年迈的外婆心里的苦。   又是一年盛夏日,农村的生活好了许多。   舅舅晌午回家,不见外婆在家中。寻思,外婆去喂猪,去菜园子浇水摘菜。正想着,舅舅闻到家中刺鼻的农药味,这才发现外婆喝农药自杀。外婆选择了决绝的方式离开了大家,常期的压抑,她的心理彻底崩溃。当时,外婆的床上放着一个碗,那碗边缺了两口。   出殡送外婆上山下葬那天,舅舅在坟头啜泣:娘啊!其实我知道您给我换了新碗,我都知道……坟前,那个缺了两口子的碗盛满了白花花的米饭,三柱香插在上面,燃烧的香灰默默地低下了头,一段段,无声无息地掉进碗里。   九四年,我结婚那天,母亲送了一套碗盘。盘子的边沿有蓝色的花边,碗的四周有菊花。这些用了二十多年的碗盘所剩不多,不小心摔碎,磕裂的,留下的至今也存放在家中。   我喜欢看碗盘里绘制的彩釉图案。一尾鱼、一荷花、一蔬绿……飘逸出自然古朴;我更爱过去粗陋简约的碗盘,有回忆的味道,有情感的凝结。   一个碗,承载着母亲的挚爱,道尽人间离欢;一个盘,种有春秋,希望生生不息。我深深地理解母亲,更会去深深地怀念外婆。 武汉治疗癫痫病的重点医院是哪家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专业武汉羊癫疯哪家医院治的最好武汉什么医院治癫痫好呢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