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荷塘】浮城之青春印记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6:48:32

   九月的莞城,天气依然非常火热,太阳明晃晃地挂在空中,新村工业区的街道上热气腾腾的,路上见不到几个人影,附近工厂里的机器发出有气无力的呻吟,却此起彼伏,一片嘈杂。
   这是一个新兴的工业区,纵横交错着几条刚铺好的宽阔大马路,路两边杂草丛生,还没进行绿化。许多崭新的厂房零散地建在一片黄土地上,现代化的机器正迅速地侵占这块昔日一片荒芜的乡镇。
   “恒发电子厂”几个金色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几千个工人此刻散布在各车间流水线上,正紧张地工作着。陈静红心神不宁地看了看时间,她在门卫室已经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却还没得到明确的答复。她今天穿着一套便装,把自己傲人的身材裹得严严实实的,只是化了淡妆,看起来很普通,甚至有些老土。陈静红擦了擦发际上的汗渍,心情沮丧地看着已经渐渐西斜的太阳,把凳子挪到了一个阴凉些的位置。
   从第一眼见到恒发电子厂采购部经理许小娟时,她就感觉要糟,这个三十多岁瘦弱的女人,戴着一个夸张的大眼镜,瞧人时眼神里充满傲慢和冷漠,特别是那天看到陈静红站在自己身边,长发飘飘,玲珑浮凸,像朵娇艳的花儿一般,她脸上立马就阴沉了几分,或许为自己的平板身材感到悲哀,甚至嫉妒。
   接下来,这位手握采购大权的许经理对陈静红“照顾有加”,对她提供的样品不屑一顾,却对她的穿着评头论足起来了。说一个女孩在外要懂得自爱,不要穿得那么显眼,更不要自以为是,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陈静红一边点头微笑,一边违心地夸奖起她的穿着品味,心里却把这位内分泌失调尖酸刻薄的女人骂了个一百遍。身边的朋友没有谁说她穿着出格,都夸她打扮得大方得体。此刻,她深深明白了一个道理,当自卑的丑碰上别样的美时,绝对是羡慕妒忌恨啊!也许这就是同性相斥吧!
   当然工作还是要继续,作为长期在业务一线拼搏的陈静红来说,碰壁是家常便饭。恒发电子厂从几十个人的小作坊,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发展成为几千人的大厂,该厂开发出来的新产品在市场上非常受欢迎,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它把一些优秀的供应商纳入生产体系,也就是对于这些供应商当成自己的一个部门来对待,除了价格比同行业高出一截外,最重要的货款周期短,但是供应的原材料质量和供货时间必须保证,否则下次供应商考核将被淘汰。面对如此优厚的条件,所以恒发电子厂成了一些对口供应商眼中的“香馍馍”,打入其采购体系是最关键的一步。因此,陈静红一直没有放弃,今天好不容易约到了第二次见面的机会,她做好了准备充分,才从关外急匆匆地赶到莞城,看着身边几个来该厂谈业务的销售员面露笑容逐渐消失厂区时,陈静红的心情又灰暗了几分。
   临近下班时,保安室只剩下陈静红一个在孤零零地等待着,最后接到采购部打过来的一个电话说,许经理今天要出差没时间接见剩下的人了,等下次再安排。当接过保安大哥带着同情递过来的水杯时,她的眼睛瞬间红了,忍住了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向保安大哥道了声谢谢,然后放下水杯,低头无奈地走出了厂区大门。
   新开发区交通非常不方便,一直停在厂门口几辆搭客的摩托车也不见,望了望几里外似乎有一处小商店排挡之类的集散地,陈静红这才发现自己饿得发慌。中午赶时间,在路上只是草草吃了一个面包,二十多分钟后,陈静红又累又饿,走进了一个简陋的小餐馆,随手点了一菜一汤,一个人想着心事默默地吃了起来。
   “老板!怎么菜还没上?”这时桌子突然跳动了一下,只听见“啪”的一声脆响敲在桌面上,陈静红吓了一跳,一抬头就看见坐在她对面的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高个大男孩,正挥舞着手生气地大声吆喝着。
   此时小店里涌来很多刚下班的工人,吵吵嚷嚷热闹得很,一个中年女服务员急忙跑了过来,陪笑着解释了一番,高个男孩才不耐烦地说道:“快点,我晚上还要加班了!”
   “德性!恒发的就没几个好东西!”陈静红看着对方灰色厂服上两个醒目的红色大字,不由恼怒地低声说道。
   “啥?看来这位美女对我们厂的人怀有很深的偏见?”高个男孩耳朵很灵,居然被他听到了。他一边顺手倒了杯茶水,一边仔细打量着陈静红。
   “脸皮真厚!没看见我在吃东西吗?”陈静红的无名之火刹那被点燃,于是毫不客气地训斥道。
   “唔!咳,咳!不好意思!”高个男孩似乎被呛到,半晌才缓过气来说道:“别门缝里看人,我可是好人。看样子,你是来我们厂办事的吧?我猜猜,最大可能就是来联系业务的。不过,你这身穿着打扮,确实土了点,俗气了些,浪费一副好身材啊!”
   “闭嘴!”陈静红怒喝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要不是希望改变他们厂那位怪异的许经理在她心目中不好的印象,她用得着扮成“丑小鸭”?
   “帅哥,你的菜来了。”这时服务员端上一碟香喷喷的回锅肉,刚好岔开两人不太友好的话题。
   “我叫赵宇,恒发厂工程部的,请问美女是哪里人?”高个男孩自顾自大口四川那家羊羔疯医院权威地吃了起来,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工程部?”陈静红突然眼睛一亮,或许可以用另外一种办法尝试下。
   “我叫陈静红,四川人,刚好和你们厂有些业务来往。”陈静红对着这位看起来很斯文却有些油腔滑调的帅气男孩嫣然一笑。
   “川妹子,也蛮辣的,不过挺漂亮!”赵宇抬头刚好看见陈静红桃花般盛开的笑脸,不由得随口低声道。
   “什么?”陈静红没听清楚。
   “没什么,需要我帮忙吗?”不一会儿,赵宇就三两下吃完了,用纸巾擦了擦嘴,大言不惭地说道。
   “真的?你行吗?”陈静红有些狐疑地瞪着他问道。对方年纪不大,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工程技术人员。
   “这个……给你递递资料,让你了解一些关键人物的信息,还是没问题的。”赵宇裂开嘴露出一口白牙解释道。
   “好吧,谢谢啦!”正如陈静红所料,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的技工,但出于礼貌,她还是感谢对方的好意。
   这时小餐厅里吃饭的人已经不多了,赵宇看了看手表结完账,然后向陈静红伸了伸手说道:“我要赶着上班,拿来!”
   “拿什么?”陈静红呆呆地问道。
   “资料啊,有没需要我帮忙转交给厂里某某部门的东西?”赵宇不由惊奇地问道。
   “这样也行?”陈静红有些懵了,这小子真以为是他家开的厂,不知天高地厚的。不过她没有拒绝,连忙从包里翻出一些不太重要的资料交给他,并嘱咐说转交给采购部负责人。死马且当活马医,内心里她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嘿嘿!小静啊,你这些资料很普通,产品测试的参数数据等关键文件没有做吗?”赵宇随手翻看了一下,有些意味深长望着陈静红。
   “不好意思,这次忘了带来,下次一定补齐。”陈静红脸色有些尴尬地说道。初次相识,她怎么可能就把这些重要的资料交给一个不知底细的人?
   “行,若成了记得请我吃饭。另外,下次不要穿得这么土气,像那位可怕的女人一样俗气,哈哈!”赵宇大笑一声,向她使劲地挤了挤眼,然后急匆匆地走了。
   陈静红抿嘴暗笑,那里跑出来的楞小子,不过挺有意思,那位可怕的女人?嘿嘿,莫非就是许经理?她心里一动,难道她真有来头?转而又觉得自己太异想天开了。不过,陈静红郁闷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二十分钟后,当陈静红走出小餐馆时,立刻呆住了。只见天空乌云密布漆黑一片,一阵阵狂风正从远处吹来,刮得附近的篷布哗哗作响。马路上已经空无一人,零星的雨点落在地上,在昏暗的灯光下冒起一股烟尘,一场大暴雨快要降临了。陈静红瞧了瞧周围,却没发现任何可以搭乘的交通工具。
   “姑娘,你是刚来这里的吧?”这时餐馆的中年女服务员看见陈静红窘迫地一个人站在店门口,于是关切地问道。
   陈静红点了点头。
   “平常这里都有载客的摩的,今天碰上下暴雨,估计都走了。这里离交通便利的大镇还有十几公里,再说这么晚,你一个姑娘家搭摩托车,路上很不安全的。”中年妇女说道,同时也不忘善意地提醒陈静红。
   “谢谢你,那咋办?我今天刚从关外赶来的,对这里不太熟悉。”陈静红有些慌张地说道。
   “你有什么朋友在附近工厂吗?可以去他们那里借宿一晚。”
   陈静红茫然地摇了摇头,这时从不远处几个穿着怪异的小年轻晃荡着走了过来,一会儿就冲了过来,几双眼睛不时地往陈静红身上瞟着,明显的不怀好意。
   “姑娘,快进屋坐坐。”中年妇女急忙把陈静红拉进店里端上茶水。
   几个小年轻在店门口张望了一阵,然后渐渐地离开了。陈静红不禁打了个寒颤,吓得连门都不敢出了。
   “这些人是这里的混混,啥坏事都干,姑娘你可千万要小心点!”中年妇女边忙着打扫卫生,边低声地告诉陈静红。
   “谢谢你,大姐!”陈静红再次真诚地向她表示感谢。
  
   二
   不一会儿,一场大暴雨如排山倒海般落下,天地间到处都是水的声音,豆大的雨点打在马路上发出霹雳吧啦的声响。这时,陈静红包里传来一声轻微的震动。
   “小静,你在哪?我过来接你!”翻开BP机,一条关切的信息立刻跳入她的眼里,陈静红不由眼圈一红,却又犹豫起来了。发信息的人是陈华,和她同一个村庄,也在关外打工,比她大两岁,由于是老乡,所以两人走得很近。陈华对她向来关爱有加,其中的意思大家心照不宣。可是,陈静红对他只有熟悉的亲切感,心里从来没有泛起丝毫的男女情意。这就是陈静红犹豫的原因,何况关外到这里有七八十公里的路程,他怎么赶来?
   “我在莞城新村工业区,你不用来,我自己想办法。”陈静红考虑了一下回了一条信息过去。
   “新村?那里很偏僻,你等着,我过来接你!”
   “路上不安全,你不要来!”
   “你等着,我马上到!”
   ……
   陈静红心里感觉一阵温暖,陈华虽然没能考上大学,但是特爱卖弄他自认为写的美妙的诗歌。
   “你的眼睛像一弯明月,我愿意把梦挂在天空,住进你的心田……”
   “故乡的狗尾巴草,摇啊摇,多像姑娘那漂亮的小蛮腰……”
   ……
   暴雨足足下了一个多小时,才逐渐停息下来,天空变得和风细雨起来。这么久过去了,也没收到陈华的任何消息,她发过去的几条信息也没见回音。望着黑沉沉的夜空,陈静红不由得担心起来,万一陈华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她会很内疚的。
   两个时辰后,一辆红色的半新旧摩托车轰隆隆地开了过来,在寂静的黑夜显得格外响亮,掀开蓝色的雨衣,一个胖胖的高大小伙子急急地跳下车,边走嘴里边高呼着“小静——”
   陈静红惊喜地跑出小餐馆向外挥黑龙江最专业治疗癫痫病的权威医院挥手,大声地回答着,陈华快步跑了过来,裤脚上的布满了黄色的泥巴,浑身湿漉漉的,一副狼狈的模样。陈静红内心不由一热,眼睛里湿湿的。
   陈华看见她露出开心的笑容,替她抹掉脸上流下的雨水玩味地说道:“小静,路不熟,途中还加了一次油。让你等久了,有没意见?”
   “有!”陈静红大声说道:“你摔跤了吗?怎么裤脚上全是泥巴?”
   “雨大,没看清楚,一下冲进了一个泥巴坑里。这个鬼地方,根本是乡下嘛!”陈华裂开嘴笑着说:“记得,回去你给我洗衣服,嘿嘿!”
   “去!这么宽的路,你什么眼神?下次一定要注意安全!行,回去今天你弄脏的外衣我包了。”陈静红这次没有抬杠,回头和店里的中年服务道了一声谢,坐上陈华的摩托车离开了。这时雨已经停了,路上陈华开得比较慢也很平稳,生怕摔着了她,偶尔大声和她聊着。
   陈静红靠在陈华宽阔的背上,觉得很踏实。这时,包里的BP机传来几声震动,她估计是天气信息,懒得理会,该死的天气预报,能准确些吗?她低声地埋怨道。
   回到住处差不多十二点了,望着陈华欲言又止的神色,陈静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明天你需要洗的衣服什么的拿过来。”陈华一哆嗦连忙答应着,打着哈哈说:“太晚了,一身太脏了,要回去洗澡,你早点休息。”然后,匆匆地骑上摩托车飞驰而去,他住得不远,离这里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
   回到家,陈静红洗刷完毕,累得躺在床上,习惯性地翻开BP机看了看信息。
   “美女,怎么样?下大雨了,要帮忙吗?”
   “陈静红,安全到家没?收到,请回答!”
   两条陌生留言,相隔了一个多小时,却是同一个号码发来的。谁?由于平时打交道的人太多了,经常会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信息,有爱慕的,也有无聊的。陈静红没有理会,今天实在太累了,她倒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是周末,她早早地去菜市场买了些菜,发了一个信息给陈华,叫他中午过来吃饭,顺便把昨天弄脏的衣服带过来清洗。虽然陈华因为是老乡兼哥哥的角色,经常迁就她照顾她,但是从内心来讲,陈静红也只把当成一个熟悉亲近的朋友,或许潜意识里只想让两人的关系维持现状,所以,她不愿意亏欠别人太多。
   很快就收到了陈华的回音:“衣服昨晚就洗完了,怎能劳驾美女大人?很不幸,今天要加班,万恶的资本家,简直没有人性啊!明天我有空!”对于陈华一贯的贫嘴,陈静红习以为常,也没回信。她计划今天给他买件衬衫,表示感谢。

共 10780 字 3 页 首页郑州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好"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765105&pn2=1&pn=1">123
武汉癫痫怎么治好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