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如云】走进杏花山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24:30
无破坏:无 阅读:1531发表时间:2016-01-24 16:09:38 摘要:亲近大自然,和山里的动物和谐相处 四月,北方的冬还没有完全脱去外衣,春的脚步便悄无声息地来临。   北方的杏花,开在四月中旬,伴着杏花盛开的声音,我来到辽西一座不出名的山里,开始了新的生活。   山没有名字,漫山遍野的杏树,粉嘟嘟的杏花用它特有的热情迎接我这个陌生的客人,我给山取了个好听的名字:杏花山。   行走在杏花开满山坡的路上,聆听杏花盛开的声音。伴随铲土机的隆隆作响,荒废多年的果园,睁开朦胧的睡眼,土打着滚儿,撒着欢儿,从高处跑向洼地。   路旁的小草挣脱残冬的束缚,抓住春风的衣襟,在人们还喊冷的时候头已经探出地面,传递春的信息。散落在杏林周围的松树,墨绿的外套有点不合时宜,整天跟春风要衣裳。点缀在杏林中间的柞树,嫩芽在枝条上站成一排,迎接春的洗礼。   每天感受着生命的力量,似乎听见了自己骨骼拔节的声音。   听这里的大哥说,杏花山里小动物满山都是。五一之前,我每天起早贪晚,家里、基地来回跑,偶尔在山路(从家到基地多半是山路)上会发现出来觅食的野兔和一些五彩的野鸡。在基地没有看见,可能是人往来不断,或是铲土机的隆隆声吓得这些小动物不敢出来。五一之后,我开始住在基地,渐渐发现这里的小动物还真不少,除了常见的野鸡和野兔,还有松鼠,黄鼠狼,种类不同的蛇及各种会说话的鸟;獾子,灵狗子和山狸子,偶尔还会出现狼和狍子等。   基地可以说是四面环山,多年封山禁牧,环境保护到位,柴草树木茂密,动物们找到了自己的家。我喜欢亲近大自然,我喜欢小动物,我不会破坏动物们的家园。      一、 杏花山的野兔   第一次看见野兔,是在驻地的大门外,早晨打开大门,一只野兔从门前的草丛里窜出来,跑进林子,一连几天都是这样。后来,我发现,野兔不是一口气跑进林子,跑几步就停下来看看我,可能野兔在试探我会不会打扰它的平静生活吧!因此我每天开门看到野兔注视我时,我微笑着用平和的语气对野兔说:“我来这里美化环境,带领老百姓发家致富,我不会破坏你们的生活环境,你们是自由的,我们和平相处好吗?”后来野兔发现我对它没有敌意,也就出入自如,不怕我了。   听这里的大哥说,门前这只兔子已经有几十年了,好多人都想捉到它,就是套武汉癫痫医院排名不住,它也不踩夹子。大哥说,这兔子成仙了,有道行。我没兴趣考证这些,但我知道,有许多事情是科学解释不了的,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它们都是鲜活的生命个体,所有的动物都有灵性。   大门外、水井旁、水池边是野兔频繁出现的地方,每天早晚工人上班之前和下班之后人静的时候,是野兔娱乐的时间。这里是动物们天然的娱乐场,或一只,或仨一群俩一伙,在这里觅食、喝水、嬉戏,朝霞里或夕阳下,任它们自由玩耍,我偷偷地拍照不去打扰它们。有两次,早晨去地里,捡回两只小兔,甚是可爱,刚好一捧。也许是刚出满月吧,很老实,我把它们放在手掌上,放在房前屋后的草窠里,蒲公英上,给它们它们留下各种美姿。我爱不释手,轻轻捧起,用我的脸接触小家伙的绒毛,就像母亲的脸贴在孩子的脸上一样舒服。但这些野兔不是我的财产,它们是大自然的儿女,轻轻抚摸,欣赏,亲够之后,恋恋不舍,放回山中。无论风雨,无论它们是否存活,大自然是它们的家。      二 、 野鸡和偷猎者   杏花山的第二道风景线,是五彩的野鸡(雉鸡)。成群结队,在棚的周围、地边和树林里,行走着、叫着、唱着。在没有人打扰或没有受到惊吓时,野鸡是不会乱飞的,如果你听见野鸡嘎嘎嘎地叫着飞起来,不管是成群结队还是一只两只,那一定是受到了惊扰。   五彩野鸡(雉鸡)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非常美丽,见过舞台上表演古装戏曲的人物吧,头上戴的长长的雉鸡翎,把人物打扮得威风凛凛,这对长长雉鸡翎就是雄性野鸡尾巴上的鸡翎。一般有五六个,长短不一,其中有两个是最长的,而雌性野鸡是没有长长的鸡翎的。野鸡不是很大,一般都是一斤多重,超过二斤的很少,但是有羽毛装扮,威风、美丽,五彩的羽毛集中在脖子上,闪闪发亮,特别漂亮。   母野鸡一窝最多能下十七八个蛋,少的也有十来个。五一过后,气温大幅度上升,是野鸡孵蛋的时节,大约要二十三四天小野鸡才能出蛋壳,在此期间,母野鸡几天觅一次食,绝大部分时间是一动不动地抱好自己的蛋,绝不轻易离开或放弃孵蛋,即使受到惊扰,也不轻易起飞,用自己的体温传递着热量,消耗着能量和营养,等待新生命的诞生。   在我眼里,动物都是有灵性的,动物也是有爱心的,母野鸡竭尽所能尽好做母亲的职责,母野鸡怕所孵的蛋受热不均匀,时不时地用嘴小心翼翼地调换一窝蛋的位置,把四周的用嘴勾到中间,就这样反复做着,可见母野鸡是多么专心,她希望每一枚蛋都能变成一只鲜活的生命。我想小野鸡的出生,给母野鸡带来的欢乐,绝不亚于一个婴儿的诞生,给母亲带来的喜悦。看,母野鸡用充满爱的眼神,看着小生命的蠕动,咯咯的叫声告诉孩子:“妈妈爱你。”小野鸡“吱吱吱”地答应着,那是鸡族的笑语。而此时的野鸡妈妈,已经骨瘦如柴!   人类的残忍,在于他们抓住了动物善良的本性,贪婪的手沾满血腥。近年来,琳琅满目的食品让一些人眼花缭乱,吃腻了城里的大鱼大肉,把目光投向没有污染的农村,野鸡、野兔成了偷猎者的目标,美其名曰:野味!每到秋季,这些大自然哺育的儿女,经过春的孕育,夏的洗礼,饱食秋的馈赠,长得膘肥体壮,正在幻想着如何越冬的美梦时,一场杀戮降临。三三两两,从城里开来的漂亮小轿车,其中也有奔驰和宝马,陆陆续续停靠在路边,得意洋洋地说着冠冕堂皇的话,从车里钻出来,他们不用猎枪,他们用先进的科学方法,用野鸡豆,野鸡药,电网,捕兽的夹子,用最快的速度杀死这些无辜的生命。然后,满怀兴奋,满载而归。面对这里的杀戮,我无能为力,只能每天祈祷,告诉这些动物,注意隐蔽,保护好自己,告诉这些动物,不要贪吃,美食里往往藏着糖衣炮弹,多吃一口,多停留一分钟,就多一份死亡的机会。   不知道动物们听没听懂我的话,前几天我回一次基地,处理一批越冬的木耳,听这里的大哥说,野鸡和兔子越来越尖(和傻是反义词,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字)了。大哥说,满山都是人们下的野鸡药,野鸡开始那几天还吃,后来不吃了,兔子也不吃,还绕着套子和夹子走,不管把药拌在粮食里,还是涂抹在水果上对动物已经没有诱惑力了,根本打不住。他说他也下了两次药,捡到三只野鸡,没套到兔子。我为野鸡和兔子的死而伤心,我在基地时,大哥就多次说要药野鸡,套兔子,我极力阻止,我走后他还是和偷猎者一样对这里的小动物下了狠手。我又为动物的灵性而欣喜,多一只活着的,就多一份生命的活力;明年再来这里时,我就会多一份好心情。      三、 杏花山的蛇   山里的动物多得是,蛇,也这里的主角,夏秋之际,经常出没。我来时,大哥、嫂子和这里的村民告诉我,大门口有一条碗口粗的黑蟒蛇,每到盛夏季节,雨过天晴,就会横在大门口,很大的一条蟒蛇,让我注意。可八个月过去,眼看到了蛇冬眠的季节,我也没看到过这条大蟒蛇。有人说是因为我心眼好,蟒蛇才不出来吓我。也许是吧,我心太软,见不得对动物的虐待和杀戮。看见动物的血,我就会流泪。   大蟒蛇我没看到,阳坡的棚里,是灵之和木耳,传说灵芝和人参生长的地方,都有大蛇护着;也有人说蛇喜欢菌类的气味。我没查过资料,不知道这种说法有没有科学根据,但有一点我很清楚,蛇是来这里喝水的。每天人们都能在灵芝棚和木耳棚里看到普通的蛇,但我也很少看到,每当有人惊呼着要打死蛇或蟾蜍时,我赶紧上前阻止。就这样,还有两次一条黑色带有金钱花纹的大蛇,和一条只有小拇指粗细的小蛇,差一点被工人和大哥打死,我救下它们,放生。有时我会想《农夫和蛇》的故事,我还会想《东郭先生和狼》的寓言;想我是不是很愚蠢;想我会不会是故事里的的农夫或寓言里的东郭先生;想我的举动到底是善念驱使,还是人性的底线;想我的所作所为,会不会被这里的人和动物所理解。   然而,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人,为什么跟这些动物过不去?是贪婪?利益的驱使?还是现代人,丧失了人类的本真和善良?回到了又一个野蛮时代。无疑,历史在向前发展,人类在不断进步,而这无情的杀戮,是不是人类的文明?      四 、杏花山的鸟   喜鹊、鸽子、长尾巴连儿、花碗颤子、麻雀、金翅和柳叶是基地最常见的鸟。秋收以后,这些鸟每天都来院子里的玉米堆和谷桡子垛上找食儿吃。还有一些鸟它们只在山上,林子里,枝头鸣叫,不进院子,比如“糊饽饽”、“王干哥”和“吃喝嫖赌”等。这些鸟常年重小儿癫痫病如何治愈复着一句话,非常清晰,人们根据他们发出的声音给这些鸟取了相应的名字,其中,糊饽饽和王干哥还有一段古老的传说,是悲鸟的象征。这也是北方常见的两种鸟,故事尽人皆知。“吃喝嫖赌”是近几年新来的鸟,人们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学会说“吃喝嫖赌”这句话的。整天在山上,村子里从早到晚不知疲倦地叫着。不知道那些“吃喝嫖赌”的人,听到声声清脆的鸟鸣,是不是有所收敛。喜鹊和鸽子,是喜鸟的象征;猫头鹰和乌鸦武汉哪个癫痫病治疗医院好则是凶鸟,没人待见。也不常出来,偶尔听见猫头鹰的叫声,人们会骂上几句。   这里也有候鸟,像小燕、大雁、布谷鸟和房檐挂葫芦等,只在温暖的季节来这里,这些鸟怕冷,秋季一到,随着秸秆燃烧的烟恢南迁。   我在基地住了八个月,与这些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冬的到来有些突然,特别是立冬时的那场大雪,突如其来,持续下了两天多,公路被封好几天,我被困在山里,每天陪我的只有来院子里找食儿吃的鸟儿们。初晴,我除掉谷桡子垛上的积雪,在院子里扫出一块空地,不是用来扣鸟,是因为鸟的叫声揪心难受,我在地上撒了一些玉米面和谷子,看着越来越多的鸟来院子里吃食儿,感受着冬天里的生命和活力,将孤独扔进雪里。   一天早晨去柴房,发现一只灰色的鸽子在晒耳架子底下扑棱。我走过去它没有起飞,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我以为是受伤了,抓住鸽子,抱进屋里,浑身上下检查一遍,没有伤,翅膀也完好无损,直觉告诉我,鸽子病了。我没去想是不是禽流感,给鸽子喂了治感冒的和去寒凉的药,饮了一点温水,在水泥地上垫上厚纸壳,用筛子把鸽子扣上,也没有把握鸽子会不会好起来。傍晚时,鸽子有了精神,在筛子里焦虑地来回踱步,它想飞了!我心里有了底,药起作用了,不过不能放它走,外面那么冷,到处是积雪,它还会着凉。我给它撒一些食物,告诉它等它完全恢复体力了,一定让它回家。   八个月的时间,在忙忙碌碌中过的很快,八个月里,我和这里的动物和谐相处,体验着来自大自然的生机和美丽。雪的到来,木耳结束了生长,我该回家了。这八个月里,有苦有累也有痛。没成功,也不算失败。八个月里,我既没看到横在大门口的黑色大蟒蛇,夜里也曾往返于基地和驻地之间,小动物没少遇见,唯独没有碰见过狼,但它们确实存在,我能闻到它们的气味,听见过它们的叫声,感觉它们就在我身边,它们没有出来吓我,是因为这八个月的陪伴和爱护,这些动物把我当成了家人吧。   再见了,杏花山的动物们,愿你们安好,明年春天我们还在这里快乐地生活。   2016.1.23 夜   共 433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3)发表评论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