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笔尖】师恩难忘(散文征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7:29:40

上个星期天回老家,妈说,你大哥走了。我吃了一惊,身体还很硬朗的大哥怎么就走了?

大哥一家是我们村外来户,从我记事起,妈就让我叫他大哥。妈说,我是大哥的妈带大我的。妈说的这一切我记不得,我只知道喜欢去大哥家玩,喜欢听大哥讲的故事,揪着大哥两个大耳朵问小燕子为什么冬天要飞走?为什么大灰狼要吃小白兔?大哥总是笑呵呵答着我不早边际的问话。

我们村的小学不大,两个老师,一个是本村的大哥,民办的,另一个老师是外村人,公办的。每当看到曾经一起玩耍的小朋友经过我家门口上学,我都羡慕的不得了。我想他们天天跟着大哥能听多少故事啊。我吵着妈也要上学,妈看不得我哭闹,给我做了个花书包。几天后的一个早晨给我梳好翘天辫,搬着自己家是小马扎、大方凳(那时没有课桌,都是学生自带),领着我到了学校,把我亲手交给了大哥。后来大哥说他找了村书记,也找了上面人,才让我不够年龄上了学。

大哥教书很忙,忙得没有时间给我们讲故事,我有些失望。一间不大的屋子里二十多个学生,从一年级到三年级都有。先给二年级默写课文,再给一年级布置作业,最后给三年级讲课。大哥的课程排得满满当当,每节课轮换,有条不紊。

那时我跟一个二年级的小朋友紧靠着,我常常跟着他朗诵二年级课文,也偷偷做过二年级的算术题。有一次朗诵课文,被大哥逮着,他瞪了我一眼,吓的我心扑通扑通乱跳。下了课,大哥把我叫到办公室。

小慧,你感觉自己很聪明是吧?来,这里有一份二年级卷子,你能做出了,我报告上面让你跳级。看着大哥严厉的表情,我红着脸搓着衣襟。

你也别怕,好好做。来,先喝口水。大哥的语气温柔了许多。那份卷子我在忐忑不安中做完。大哥看后,蹦着的脸有了笑容,小慧,没想到你还真了不起。行,我说话算数,明天就上公社去趟,给你办跳级。这个本子奖励给你了,拿着好好学习。

我接过大哥递来的本子,朝着大哥咯咯笑了。笑,就知道笑。也不谢谢老师。大哥亲昵地用手摸了一下我的头,去吧,先别对同学讲。

大哥给我的本子是一个蓝色塑料皮的小本子。后来我用它记录大哥给我讲解的算术题。小小本子有着大哥对我的殷切希望,也是我上学生涯中最光荣的记录。要知道能够跳级的学生可是不多的。那本子我当宝贝一样保留在家中,直到后来一次打扫卫生时,被妈翻出当废品给我扔掉。为此我和妈好多天不说话。

是大哥开启了我的文学梦,让我知道了文字的魅力。

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大哥去公社开会回来,就把我叫到了他办公室,小慧,给你买来一本书,你回去好好看看。咬着下嘴唇双手接过大哥递来一本高尔基的《童年》,我如获之宝,抬头看着大哥书柜里一排的书,露出贪婪目光。我想大哥看到了,他说,以后想看书就到我这里,你喜欢看什么就拿。

每隔几天我就会到大哥办公室讨要一本书,看着看着我就着了迷。也因此我的作文频频成为全县小学生的范文。可是大哥说,不要翘尾巴,你还嫩的很呢。

只有一次大哥表扬了我。

记得那是粉碎“四人帮”后的一天,身为老师的大哥说要交给我个任务,让我写一篇批判“四人帮”的文章,要在大队召开的村民会上演讲。然后说,好好写,别给学校丢脸。然后给了我一摞报纸。

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什么是国家政治一窍不通,可老师交给的任务还要完成啊。于是,我把大哥给的报纸翻的稀巴烂,从报纸中我看懂了一点点,那就是“四人帮”是全国人民共愤的坏蛋。有了作文的主题,我就开始了天马行空。

晚上明亮的汽油灯下,看着黑压压的一片人,我怯场了,死活不上去。大哥说,别害怕,你就当在课堂上念课文。我看了你写的稿子,很不错,我都写不出来。去吧,我会在第一排看着你,大胆念。有了大哥的鼓励,我不再紧张。等我念完了,台下一片掌声。大哥对我翘起了大拇指,说,你真棒。搞不好你将来能成为小政治家或者作家呢。我问大哥,什么是政治家?什么是作家?大哥说你长大就懂了。第二天我得到大哥奖励的一本小说《我的大学》,大哥说,这就是作家写的书,好好学习,走出小村庄。

一晃多少年过去,长大的我,没有成为大哥说的政治家,也没能考上大学。走出小村庄的我成为一个忙忙碌碌的商家,在业余时间写着一个作家梦。每次回老家来去匆匆,也很少有机会去看望已经在新学校教学的大哥。我心里清楚,忙是借口,内心总感觉愧对大哥对自己的厚望。只是从妈嘴里知道教了十几年书的大哥还是民办,家里日子过的很清贫,结婚多年没有自己孩子。

有一天休班回家,妈说,你大哥不当老师了。我很吃惊,大哥热爱他的三尺讲台,热爱他的学生,怎么可能舍得离开?

推开那扇熟悉的大门,大嫂笑呵呵迎了出来,伟忠,看看谁来了。大哥从南院乐颠颠跑过来,呵呵,小慧呀,几年不见成大姑娘了啊。大哥老了,昔日年轻阳光的脸布满了皱褶,岁月的刻痕让他有些憔悴。大哥把我领到了南院,我看到原来的菜园子变成了一个方方正正的鱼塘,清清的水底游动着大小不一的鱼。

大哥,你不教学就是为了养鱼?我的话还没说完,大嫂抱着一个哇哇啼哭的孩子走进南院,我有些吃惊,妈说大哥没孩子,这不有一个男孩嘛。后来得知这孩子是要来的。

大哥一哝嘴,为了你小侄子。为了养家糊口。我弄这个池子养鳖,你看看在那里。顺着大哥手指方向,我看到有十几只黄褐色的鳖。没想到大哥还有这般经济头脑,我由衷佩服大哥。

几个月后,我听妈说,你大哥养的鳖都跑光了。我说那么大的池子怎么跑出来?妈说,一夜的暴雨,池子水满了。我不知大哥是如何挺过那段日子的,上万的钱一夜间打了水漂,搁谁身上也受不了。

大哥就是大哥,教过书的大哥没向命运低头,他向大队承包了东南山前的十几亩薄田。村里人说大哥疯了,跑光鳖气疯了,花钱买薄田等于白扔钱。大哥也不言语,每天起早贪黑在薄田地里忙活着,由原来的白面书生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农民。十几天后,从公社育苗基地拉来一车的新品种苹果苗,从此大哥吃住在山上。妈说,你大哥就是劳苦命。

有一次我上山看大哥,大哥二话没说把我领到山顶,说,你看看,我在这能把咱村小学看的一清二楚。我的眼睛湿润了,大哥的心还在学校。后来,大嫂抱着孩子也住到了山上,在山上养了鸡和羊,每隔一段日子大哥就会跑一趟集市。散养的鸡和羊让大哥一家的小日子有了起色。几年后,果树开始开花结果,妈说,大哥挣大钱了,十几亩的苹果一年好几万。我听说后真为大哥高兴,大哥的苦日子终于到头了。

挣了钱的大哥下山把老屋翻盖一新,亮堂堂的大瓦房让村里人羡慕不已。

三月的一天,妈打电话说,你大哥磕断了腿在县医院,你去看看吧。原来,在村里接替大哥教学的老师转正了,由原来的民办转为公办。大哥听说后很上火,自己教了十几年的学就那么作废了,一个接替自己不到五年的新老师居然转了正,每个月两三千的工资。那天,大哥跑到我家和我爸唠嗑,发泄着自己的郁闷,泪没少流,爸开导了他大半夜。俩人喝了两瓶多老白干,大哥醉醺醺上山时滚到沟里,磕断了腿。大嫂哭着敲开了我家门,我爸一听酒也醒了,立马组织人送大哥到了县医院。妈说,你大哥命不值,他没教够学啊。

不管在哪里,总有一些嫉妒心强的人。大哥的好日子招来一些人的红眼病,今天丢几只鸡,明天丢只羊,苹果成熟时隔三岔五夜里有盗贼,大哥家的日子开始不安生起来,无奈之下大哥买来两只狼狗看护果园。

日子安静了,更大的不幸接踵而至。每年的冬天,大哥一家都会搬回山下家里。这年卖完苹果后,大哥一家照旧搬回了山下,他还要忙几亩口粮地的庄稼。

这晚,刚睡下,就听外面有人喊,东南山着火了。大哥没在意,以为是哪家的玉米秸被谁点上了火。越睡越不踏实,他索性披衣下了炕,不顾大嫂阻拦牵着一只狼狗上了山。出了村一看火光处。大哥知道坏了,那火光在自己果园的上空。大哥踉踉跄跄爬到山顶,一屁股坐在那,大哥十几亩的果园已经烧了一大半。红眼病的人泯了良心,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再发财,这就是某些国人素质,尤其在农村表现的极为突出。狼狗冲着火光狂叫着,它撕碎的只是黑夜,无法撕碎那些隐藏在人内心的红眼病。可怜的大哥就那么无奈地望着火光,眼泪吧嗒吧嗒淌个不停。

第二天早晨,赶来的大嫂看着一夜白了头发的大哥泣不成声。那年,十几亩的果园就那么荒废了。听妈说,是爸帮着报的案。这样的案子在农村不少,也鲜有能破的。大哥家被烧果树一案至今都没破。下了山的大哥没了以前的精气神,原来的话唠成了闷葫芦,只是还在忙,一天到头忙在自己的几亩口粮地。妈说,大哥就是一个停不下的陀螺。

几年后,大哥为儿子盖了新房、结了婚,所攒的积蓄也所剩无几,闲不住的大哥又开始忙活起来。据村里人讲,大哥成了菜贩子,天天在市里卖菜。

有一次散步时去早市,低头看好一捆鲜嫩的韭菜,拿起来让卖菜人过称。卖菜人说,拿走吧,不要你钱。听着声音耳熟,抬头一看,大哥,是你啊。要不是大哥认出我,我跟他就是打照面也不会想到这个满头白发,一脸褶子的老人是当年教过我的大哥。大哥说他在这个早市卖菜,收入还行。我心想,大哥啊大哥,要是你不辞了民办教师,现在退休的你少说每个月也能领上四五千的退休金啊,也不用老了还要起早贪黑忙生活。

那天,大哥到底没收我钱,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趁着年节去大哥家里送了一点礼品。从那后,再也没看到大哥在我经常光顾的早市卖菜。

没想到,七十多一点的大哥走了。妈说,是被你大嫂累死了。你说你大哥这是啥命啊,孙女大了刚要享几年福了,你大嫂又得了脑血栓,成了半身不遂。一早一晚还要去市里卖菜。

大嫂有病他还去卖菜?

不卖,哪来的钱看病?在医院能报销几个,来家了谁给你报?这病就是靠药养,靠锻炼。好在儿媳妇还挺孝顺,见天能看到推着你大嫂出来走走。从妈的嘴里,我知道大哥是在一天晚上卖菜回来后,说感觉很累,喝了几杯酒早早睡下了。这一睡,再也没醒来。

大哥,你的一生可以用两个字概括:坎坷。你挚爱的教育事业因为生活所迫没能坚持到底,这成了你终生的心病。村里很多人经常见到喝醉酒的你呆在校园外,听到孩子们朗朗读书声你乐个不停,都说,老张还想回去教学呢。大哥,你天天忙碌不全是因为家里的捉襟见肘,更多是为了忘记,唯有忙碌起来你才能忘记学生朗朗的读书声,你才能感觉日子的踏实。大哥,我说的对吧?

大哥,你的学生桃李满天下,有的做官,有的教学,有的经商,每次跟你谈起他们,都能看到你兴高采烈的面孔,而你从来不去求他们。你说学生有出息是他们的造化,能记得我这个教过他们的小学老师就行了。这就是大哥,一个容易满足的大哥。

大哥,我多想回到童年再一次聆听你的教诲,再一次看到你神采飞扬在三尺讲台。我知道再也回不去了,这一切已经成为岁月里的风景。

大哥,你在天堂还好吗?我在这里的呼唤,你听到了吗?

继发性癫痫病治疗方法治好癫痫病人轻微抽搐的方法哈尔滨医治癫痫的正规医院哪家好哈尔滨那家看癫痫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