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墨香】打鱼记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18:46
摘要:记得,那个初夏,依然很美,转眼又到了晴朗的周末。星期六,一大早,校长和刘师傅在屋头上备雷管炸药。我们想凑过去,校长远远地就喊我们:“危险,别过来,站住。”一个学校的男老师都沸腾了,赶忙替妻子把家务事都做好,早早地穿好了背心短裤,准备跟着校长和刘师傅去打鱼。 记得,那个初夏,依然很美,转眼又到了晴朗的周末。星期六,一大早,校长和刘师傅在屋头上备雷管炸药。我们想凑过去,校长远远地就喊我们:“危险,别过来,站住。”一个学校的男老师都沸腾了,赶忙替妻子把家务事都做好,早早地穿好了背心短裤,准备跟着校长和刘师傅去打鱼。   男老师们在刘师傅的带领下,沿着墨戎河,从上游慢慢的一个潭一个潭的往下游看,年青的男老师们都很好奇,都想亮亮手艺,练练手。来到了一个叫蜂子潭的地方,这个大潭背靠一座大山,潭里有好多小洞,洞很深,水漩涡状往里面流,不小心,会把人卷进去,活像一个大蜂子窝,故称“蜂子潭”。高岩坎挡在前面,背着阳光,潭水绿阴阴的,一个人来这里,定会毛骨悚然,当地,没人敢来这里打鱼,大家来到潭周围,细心查看,个个心里美滋滋的,这里的鱼群,大大小小,排成队,悠哉悠哉的,你来我往,挨挨挤挤,很诱人。大家纷纷跃跃欲试,准备一头栽进潭中去,把它们捉上岸来。刘师傅喊大家:“不要着急!”招呼大家在河床边吸支烟,慢慢把雷管用石头包扎,打成捆,一共做了两个,大家笑呵呵,心想:这次,发财了,桶子装不下鱼了。   刘师傅叫大家脱好衣裤,做好准备,刘师傅免费教徒弟,一群带眼镜的徒弟虚心的围过来,用心领会动作要领,只见刘师傅,右手举起铝管炮筒,用力一掷,一个漂亮的抛物线下去,只听“嘭!”的闷雷一声,一炮击中潭中央最深的位置,潭中间冒出了浑浊的水花,刘师傅喊一声:“会水的,给我栽进去!”大家忙慌了手脚,纷纷噗通噗通的栽了进去。墨戎、坪坝、罗依溪,断龙、河蓬的苗族老师大部分都沉到水底,捡起炸晕沉在水底子的大白条鱼,大鲤鱼,高峰、断龙界山、坡上的土家族老师们怎么也沉不下去,头朝水里扎,屁股却浮在水面上。像水鸟捉鱼!校长捉了一条红尾巴大鲤鱼迅速的从水底冒出来,看见此情此景,笑歪了嘴,刘师傅的动作最为好笑!垂直倒插!校长把大鲤鱼赶紧放回大桶子里,又一头扎进深水里。   水面上好些红牌鱼,大鲤鱼在打转转,校长赶忙又捡了几条,不远处,水性较好的石老师看见潭最深的漩涡处在扑腾着大水花,以为是一条大鱼,瞪大眼睛一看,原是龙逍遥!于是,着急地喊:“不好了!龙逍遥闷水了!”一个标准的蛙泳过去,几个人把龙逍遥拖上岸。大伙儿一阵忙活,压胸,倒垂,边笑边拍着龙逍遥的背,龙逍遥吐出了一肚子里的水,看见大家哈哈大笑,他愤愤的说:“忙捡小鱼,忘了捡我这条大鱼!”大家又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刘师傅一脸严肃的说:“跟来就要听指挥!不会水,怎么要装会呢!”龙逍遥也严肃的说:“不会可以学呀!”说完,大伙儿又哈哈大笑起来了。”等大家笑完,潭里的水清澈见底了。震晕的游鱼又开始了欢快的摆动着身子,这次,那群大鲤鱼有了警觉,玩一会又钻进潭后面大大小小的洞里去了。桶子里的鱼,得了小半桶,大家还不想回家,夕阳照在微风吹拂的水面上,泛起了点点金光。刘老师在潭周围转一圈,喊大家坐下来,吸支烟,等待鱼群回归自然。这次,掷雷管炮,龙逍遥赖着要定了,大家都怕他,刘师傅喊他捡几个石头试一下,掷得很到位,大家悬着的心才安稳下来,觉得还可以。   大家找个柳噶树下躺一会儿,刘师傅说:“校长,快来,可以了!”大家纷纷赶到潭边上打望,大大小小的鱼群又回到了很自然的状态。大家一阵欣喜,龙逍遥一手点起导火索,一手掷过去,大家正准备冲进潭里,刘师傅急促地大声一喊:“卧倒!”还是一句流利的普通话,看见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刘师傅趴在地上再急促地喊一声:“卧倒!”这句是本地话,大家都学着他趴在地上,刚一趴好,潭对面的岩石上浓烟滚滚,只听“啪!”的一声,碎石四溅!落在身上噼里啪啦的,落在潭里噗通噗通的,校长最先站起来喊大伙儿:“伤着没有?”大伙儿都在慌忙的检查自己伤到哪里了,细查后,没一个受伤。大家虚惊一场,来到潭边,望鱼兴叹,夕阳西下,大家垂头丧气的回家了,吴小伙子争着提那小半桶子鱼,晚霞中,校长带着大家走在弯弯绕绕的河道里,边走边说起大学里风趣的陈年旧事,逗得大伙儿捧腹大笑。龙逍遥一个人不笑,快到校门口,他严肃的说:“拜托大家,回到家,千万别给爱人孩子们说我们的丑事。”大家纷纷答应:“好的。”   当天晚上,刘师傅炒香了一锅子鱼,咕噜咕噜的煮着鲜豆腐,一个学校都香开了,刘师傅放开嗓门大声喊:“菜炒好了!”男女老少端好饭围过去,等我赶到边,男老师们二两酒已经喝了一半,一个个的脸红扑扑的,都在二五二五的大声瞎说着酒话,大话,把今天龙逍遥大快人心的趣事说出来了,龙逍遥的爱人正在屋外的桂花树下给孩子喂饭,也断断续续的听到了,冲到里面大声说:“龙逍遥,你给我出来!”校长这才反应过来,喝得高兴,忘了提醒大家保密。   第二天,刘师傅说,龙逍遥被罚跪了一夜搓衣板。校长说:“下周,带你们去大坡上挖野葱!这安全了吧!”但是,隔三差五的,大家还是跟着校长和刘师傅偷偷的溜去钓鱼、网鱼、赶鱼。   打鱼,这种快乐和谐的田园生活只能在回忆里,在梦境中了。   忘不了,猎野蜂的快乐时光;忘不了,秋阳撒满坡,枫叶儿红遍天的那段猎野蜂的快乐时光。   记得,有一次,男老师们跟着刘师傅在学校边的那坝田野上,把一只有点发臭的癞蛤蟆捆在竹竿顶尖,竹竿插在田坎上,不多时,一只细腰野蜂飞来了,大家不敢动弹,睁大眼睛,仔细观察,果然,野蜂咬了一口肉,带走了一小团棉花,那坨小棉花飞过了学校门前的小河,越过田野,翻过了几块柑橘地,往大坡高山飞去了。刘师傅是个复员军人,爬山最厉害,找野味最感兴趣,眼睛最犀利,放野蜂最有经验。大伙儿一个个都戴着高度近视眼镜,太阳从对面高高的东山爬过来,顿时,霞光万丈,正对着眼镜,反光,不多时,脚走酸了,脖子扭麻了,眼睛也看花了,都看走了眼,不见那空中的细腰蜂子了,大家正在失望中煎熬之时,突然,灌木丛中突然飞出一只小棉花,在蓝天下,悠悠地飞呀飞呀,刘师傅一声高喊:“在那里!”大家欣喜的拍手叫好,大伙儿生怕跟丢了,大声喊对方:“注意,注意,来了,来了。”十多个人,十多双眼睛盯着野蜂,大家分开又合作,死死的盯着那只小野蜂。野蜂跑跑停停,大家也跟着跑跑停停。野蜂奋力飞翔,大家也奋力跳沟越坎,难得细腰蜂稍作休息,大家也赶紧稍作休息,上气不接下气,或席地而坐,或倒在草堆里,一个个累得唉声叹气:一群人赛不过一只野蜂。这时,山头上的刘师傅大声喊:“坚持住!快进山了。各人两双眼睛,给我牢牢盯住!”大家鼓足了劲,冲向前方,终于,倦飞的野蜂在一棵大枞树上不见了踪影,刘师傅跟在最前面,压低嗓门高兴的说:“我的小祖宗,原来你们在这里!”大家听了刘师傅粗声粗气的话,心里很高兴。陆陆续续的钻进山里,围在大苁树下,不敢作声,心里默念:哇塞!好大的蜂窝!树很高,一棵两人抱的大树上,一枝桠上垂着一个箩筐口大的圆蜂窝,窝底有一小口,野蜂们进进出出,正忙得不可开交,刘师傅喊大家走开,找个地坐下来,吸支烟,大伙都在发呆,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把蜂窝弄下来。树说高也不高,说矮也不矮,看来大家只能望树兴叹了。刘师傅说:“我去烧它们,李小伙子,你拿这个大色皮口袋负责捡蜂窝,记住:“动作要快!你们这些近视眼都给我找个隐蔽的地,蹲好藏好,不要出声走动,即使被咬了一口也千万不能跑!”校长吩咐大家蹲好后,也再次强调:“不是闹着玩的,这野蜂很毒,八月雷蜂,九月的蛇,会毒死人的。”   大家看见刘师傅腰上捆起一把枞膏油,一把干稻草,矫健的身子,赢得大家啧啧的赞叹声。想不到,烹饪的刘师傅居然还是爬树高手。只见他手脚并用,远远望去,就像一只爬树的大蛤蟆,又憋不住咯咯的笑出声来。几手几脚,刘师傅一下子就爬在高高的树上,把稻草挽起来,小心翼翼的爬到垂窝的树枝上,点起火把,朝倒垂的蜂窝洞烧,蜂儿伤的伤,死的死,晕的晕,刘师傅看见没有蜂从窝口里出来,把火把熄灭,扎进蜂窝里。从腰上刀栝里抽出一把长把子柴刀,把蜂窝捣在地上。身穿雨衣的李小伙子跑过去,一把罩住蜂窝,飞的,伤的蜂子都被关进色皮口袋,用麻索把口子一捆,嬉笑着顺利的回到刚才的蹲点。却不知,远处飞来一只蜂子,看见家园已被破坏,地上还有烧焦的家庭成员,生气的朝四面八方乱飞,躲藏在四面八方小树丛中的近视眼们,看着这个复仇的家庭成员,觉得自己就是刽子手,有点心虚害怕,有点愧疚,校说:“不要动!”龙逍遥身穿一件白衬衫,探出脑袋,仔细观察那野蜂的动静,那蜂朝他飞来,同在一起藏的同事催促他:“龙逍遥你不要动,坚持住!你遭殃,我们也得遭殃”大家哪敢动弹,抱起头扑在地上,装木头人,装死人,屏住呼吸,大家这下子要感谢童子功,“我们都是木头人”这个游戏。龙逍遥,看见那只蜂盯上了他,他急忙跑到对面的蹲点,对面的同事喊他:“莫来!”他又回到下方的那个蹲点,这时候,不止是一只蜂,几只都闻风而来了。龙逍遥跑了几个蹲点,蜂跟了几个蹲点,刘师傅在树上喊:“快烧稻草熏它们!”,大家从蹲点出来烧起一把火,用树枝扑打那几只复仇的蜂,人多力量大,一场人蜂大战结束了,细腰蜂全军覆没,龙逍遥得救了,刘师傅从树上溜了下来,笑得前俯后仰,挎起那个装蜂窝的色皮口袋,带着大队伍回家了,这时,西山一轮滚圆的夕阳红红的照着,霎时,天边一块多姿多彩的红色天幕席卷过来,枫树林更红了,走在羊肠小道上的猎蜂队,也变成了一条金黄金黄慢慢蠕动的蛇了。被蜂蛰的近视眼开始笑骂龙逍遥:“背时的,你跑来跑去,我们也被蛰了,痛得很,快回去,要痛死的!”龙逍遥闷住笑声,不搭话,回到家,倒在床上睡着了,妻子孩子看见了,赶忙告诉刘师傅,刘师傅马上报告校长,校长把他一车运到医院,值班医生说:“龙逍遥蛰了几处,中毒了!”马上给他打了解毒针。校长回到学校统计了被蜂袭击的老师,并一一喊去医院打针吃药,哪里知道,这些老师在刘师傅那里搽了药酒,早就好了。当天晚上,刘师傅喊来全单位的妇女儿童各人分一大块蜂窝,把蜂儿取出来,最后,蜂娘和蜂儿垒了小半盆子。第二天晚上,刘师傅站在屋门前的那棵桂花树下扯起大嗓门:“吃野蜂了!”大家拿起自己的碗筷,走到大平场上,远远的就闻到他厨房里飘来野蜂子儿浓浓的香味,一个学校都香了,都去品尝,刘师傅早就备好了一壶甜米酒,男女老少都可以喝,只见他抿着小酒,红着一张脸,校长和龙逍遥他们围在锅边,大家边吃边描述那放野蜂的全过程,龙逍遥边吃边笑着说:“野蜂看我长得帅,一直追着我,我没跑,你们会救我?感谢大家救了我。要不然,是野蜂们下酒吃了我。”那晚,大家笑歪了嘴,乐开了怀,整个校园都充满着欢声笑语。   十多年过去了,猎野蜂的这群老师都纷纷调进城了,那吃野蜂热闹欢腾的场面,那爬大山、猎野蜂放飞心情的日子,也只能收藏在各自心灵深处,慢慢细嚼、回味了!      青海治疗癫痫的医院排行榜如何预防癫痫病的遗传啊武汉癫痫怎么能看好辽宁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