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流年】那小丫头(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20:39

那晚看完书都已躺在床上了,忽然发现窗帘似乎拉得不严实,披衣下地,重新拽开,意欲这样再拉上能严丝合缝的。借着淡淡的月光,却发现窗台上我那盆心肝宝贝般的观音莲,怎么中间层里有一片叶子变黄了呢?昨天我刚刚浇的水,还是碧绿欲滴的呀!

找来手电筒,细细地查看。的的确确是黄色了,可是这事有些邪了,不是从底下根部的叶子枯萎的,那么就是谁无意弄伤它了吧?手电好久不用,光线也是昏黄的。

第二天天还没亮,拔下充了一夜的手电筒,直奔那花去,那可怜的黄叶犹在孤单单地伤心呢!可是总觉得这黄色有些刺眼,“是橘黄色,噢,对了,是涂上去的呀!”

不用多问了,肯定是那小丫头片子的恶作剧了!

提起那小丫头,我的头就大了。我搞不清楚,那小脑袋瓜里咋装进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的?我曾在心里千百次地问自己:“她哪点像我的女儿?”

还别说,我爱人说过一句调侃我们的话:“你们娘俩上辈子都属老鼠的吧,专门啃书!”

是的,只有这点上,我们才有点相同之处吧。在我的“淑女培养计划”下,她三岁就能自己看稍复杂的半图半字的小书了,到她上学前班时,一本手绘版的《西游记》,早已烂熟于心了。从此以后,我们常常为了争夺书柜的地盘频发战争了。我的淑女计划短时间内就彻底宣告失败了。

我不知道她使了什么手段,让这栋楼年龄不一的男孩女孩死心塌地跟着她疯玩疯闹的,她俨然是个头头。她若在家的话,自是有高矮不同的孩子连连敲门来喊。这让喜欢安静的我,是深恶痛绝的。

2012年的除夕,他们竟生生在外面玩到夜里新春的钟声敲响,七八个小时里,我们买的所有烟花一扫而光,那些花花绿绿的长短不一的空筒和细杆,便成了他们烤肉串摊点的食材,还煞有介事地弄了些空饮料瓶,装了土面,当做孜然等调料,几把少了毛的刷子整齐的摆在大块的石头上,数码相机里满是他们稚气,开心的笑脸。当然她的衬衣袖子也激动地沾光烧了个大洞。

今年一月底,我开始收拾家里的东西,以免底年时匆忙。平时她的屋门都是敞开的,这回我关上门去擦灰,门楣中间横梁的位置上,赫然用浓重的黑色记号笔写着五个大字“经理办公室”。哈哈,我的妈呀,什么时候又成了大经理的呢?难怪不用的键盘摆在她书桌的前方,我的卡盒被她死皮赖脸地要走了,废旧的手机摆了好几个,小巧的记事本,笔架等等,嗯,经理可不是要摆个谱吗?

人家孩子,为了期末考个好成绩,辅导班一个接一个。我们娘俩晚上散步回来,常看到她的同学才从辅导班归来。

我很享受这个散步时光,她打开话匣子,和我分享着她的黄梁美梦。她开着她那万能的跑车,带着我们家那一大群玩具熊孩子,兔宝宝,蝴蝶仙子,总而言之,都是她童话里的人物,我们自己开的特色花店,糖葫芦店,名鞋店......天上地下,时空穿越,花样百出,变幻莫定,故事今天写了,明天又改了。

我这丫头,一提起作业了,她的眼里就没了光彩了。打上了初中,回家的作业也少多了。一问就不耐烦地说:‘写完了,你不要多管的,不写的话,老班那里我是要挨骂的呀,我也不是傻子!”

想想也是的,她若心里不进咸淡,我急也是白搭的。

星期五放学,她是必到图书馆的。一张书卡只能借两本书的,我们一人一本也够的。她却软磨硬泡地和我讲理,说我的进度太慢,妨碍她了,一天跑一次太远了,不如再办一张书卡,个人的归个人管,也充分在家里体现民主自由。

当然她是心满意足了。这下可好了,这金庸迷便两本两本地抱回家,十万火急连夜攻读,废寝忘食的。她自己的书本,在家更是不去摸了。她爸急了,这哪里是要考试的学生呀?道比写书的都玩命呢!放下话来:“你走着瞧,试若考不好的话,年你也过不好的!”

一家之主的话,还算有些分量。我也跟着起哄,“若是你能进班级十五名,我最喜欢的羊绒上衣也归你使用”。

平日里她趁我不在,常穿我的衣服,鞋子,拿我的包包,扮演我的角色。她的成绩在班里就在中等晃来晃去的,好的时候少,差的时候倒是多些。我说这话是送个空头人情的,小小的猴儿怎能逃出如来的手心呢?实是存心等着看笑话。

发榜之日,她回来就一脸阴云密布的。我心里虽说有些失落,也含着暗喜,这回等着我可以堂而皇之地教训她一番了吧!她推说老班去开会了,没排名次,只知道各个单科成绩。晚上,见到她们的班主任,说起来了,她老班说我哪里开会了。那小丫头竟然年级排名四十,班上首次居为上游了。语文更是年级第一,除了作文扣了三分,几乎没有丢分。

我说不出是幸与不幸了。喜的是她竟然没有一丝得意之色,向我显摆,邀功请赏。看来,大了就是大了,太低调呀,低调。伤的是我那件自己都舍不得穿的上衣马上就得易主了,看来我是搬石头稳稳地砸自己的脚呀,呜呼!

同事家有一外孙,名做桐儿,今年刚上一年级,称她小姨。这小姨响当当地做了好几年了,从他能跑时起,就跟在小姨屁股后面,若是几日不见,定是打电话相叫。两人自是在公园老地方相见的,相见必是热烈拥抱,这小姨抱着他的细腰,转个几圈后才慢慢放到地上,(生怕摔了桐儿),仿佛他们分别了若干年了似的。

小姨每次都先领着桐儿在儿童滑梯上,溜个几圈。然后他们在双杠上各自来个空翻,当然难易有别了。我很怕双杆,上学时杠上的动作老是不合格,至今还恐惧犹在。看着一大一小在杠上垂头,伸腿,转身,自是心中砰砰乱跳的。

然后,他们就跟我们说上一声:你们去散步吧!意思是,别跟着我们了,碍手碍眼的。他们有一秘密基地,自是不让我们踏入的。但是从他们偶尔跑出来找树叶,石子的情形判断,定是玩什么过家家的游戏吧。同事和我就沿着公园的外沿,边走边聊天,一圈两圈五圈六圈,实在是无话可说了,仍不见那俩的人影。等他们满头大汗地跑回来,两个人仍然兴致勃勃,嘴里不停地嘀嘀咕咕。

相见容易分别还是一道关。桐儿自是不舍,小姨也不思明日仍有学上。送了一段又一段,告别的话已说了好几回了,约好下次再见的时间,才能痛下挥手一别。

小的恋着自是和她玩耍了。让我不解的是,老的一见这丫头片子,也是眉开眼笑的。我们这栋一近八十岁的老奶奶,夏秋时节,常在竹椅上坐上半天,老奶奶最喜欢她过去问好了。她一句;‘奶奶好!’没有丝毫特别之处,可是老人干瘪的嘴就会咧开,笑意满满。她自是不忘走到近前,拉拉她的手,说上三两句可有可无的话。

对门的老两口,有些好吃点,更是不忘给她送来,好像她是他们自己的孙女一般。弄得我不得不赶鸭子上架,笨手笨脚地做点吃的东西,她自是乐颠颠地送过去。

因为她,我觉得自己不知不觉地改变了索居的个性,去年报了个登山群,随团登山,居顶远眺,心胸骤宽。看来独乐乐还真的不如众乐乐的好呀!

说实在的,她还没有出生前,我就买了一套冯德全的早教教材,各类早教了资料统统仔细阅读。但是,事与愿违,不仅丝毫没有改变她,反倒是我随着她的年龄增长,观念日益更新。是她让我本活泼的天性和童心重又回到了身上了,是她让我乐于亲近自然和群居,是她让我懂得‘快乐’才是为人的最成功之道的呀!

我不断地反思:孩子,你无须去教育,去改变,我所需的就是等待,欣赏,全身心的接纳,我尽量去做好的自己,等待她自己慢慢感悟,慢慢成长吧!

这小丫头片子,她有什么招,就使什么招吧!

河南治疗羊癫疯应该去哪家医院小儿癫痫怎么治疗好重庆哪家看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