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柳岸•收获】秋补(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33:57

记得小时候,每到秋分,乡亲们便开始“秋补”。名义上是为秋分种麦做准备,其实就是要借机改善一下生活。

六七十年代,每人每月分配半斤猪肉票,从过年以后攒到秋分,几乎每家都不能用尽。无论贫富,每个家庭去生肉店割两斤就算是完成了一家的“秋补”。我家生活拮据,割不起猪肉但也要秋补,父亲早就有准备,秋分前一天,就把春天喂养的一只大公鸡宰了,秋分那天炖一锅鸡肉,炒几个素菜,我们家的秋补几乎是象征性的。

父亲自有他的道理。酷暑出汗,那点肾血耗干了,要吃肉,趁着秋燥之初,骨髓未干之时,可以补血。他也想通过秋补,给我这个病秧子廋猴子催肥。

不过,无论怎么贫穷,邻居间在秋补这天常常要端着瓷碗互换食物,这也许是父亲必须宰鸡准备秋补的理由。总有三五家相近的邻居当天中午要来,父亲要准备好炖鸡肉,安排好份数,有时候不够了,就用邻居送来的秋补物回敬一下。如此一来秋补就不仅仅是身体能量的补充了,还有乡邻互动的情分融入其中。

关于秋补,参加工作之后在我就淡化了,那些年工作很忙,连想想都无暇,退休之后,重新拾起秋补,摆上了日程,总惦记着吃,特别是秋补,也频繁了。虔诚对待秋补,渐渐成为我骨子里的观念了。

秋补之物是什么?我早就爱上了温性十足的羊肉了。

十八年前,我在北京进修,认识一个北京朋友闫教授,他是回民,不吃猪肉,我们互请都只去一个地儿,就是德胜门的“东来顺”。按照习惯,他无论春夏秋冬都吃羊肉,牛肉少许解馋。我以为盛夏吃羊肉不妥,他说“夏枯身子”必须吃,我想也是,出汗太多,补充也对。于是我也偏爱了羊肉,特别喜欢那羊膻味。他不讲什么猪肉如何如何,每次羊肉上桌,只说一句:我们草民的美食来了哦……

再解释就是:“羊吃草,我吃羊,我不是草民么!”他灌输我的“草民”思想逐步感化了我,猪肉吃得越来越少了,对羊肉偏爱有加。

骨子里有“草民”情结,起初并非闫教授灌输。人民公社时期,我们生产队处于村子东北角,靠近北山脚下,队上的“落后分子”太哥说,这里“不招风”。他的话也是试探,那年春上,青草刚萌芽,他悄悄地趁着夜色从亲戚那里抱来两只羊仔,相当隐蔽,他家的房子孤零零坐落在山根处,四下没有邻居。我老家房子地势在高处,站在院墙外,他家院子一览无余。

我知道他家有小羊仔后,笑着故意问太哥:“吃什么肉最补?”其实也是试探他。

太哥脸红了,他摇摇头,半天没有说话,他在思索,可能猜出了我问他话的意思。他不想自己的羊被当成“资本主义尾巴”,便讨好地说:“我装作弄草喂猪,给队上积肥,羊跟着沾光。”我老是一个劲儿地笑,他见我没有告状的意思,就说起了与羊的缘分。

早年他去外蒙干泥瓦匠,算“支边”支到了国外,去的第二个月就患了肝炎,差点送命,亏得一个蒙民对他好,他先许下把三个月挣的钱全给这个蒙民,蒙民就收留他了,跑草原上采草药,每天做羊肉汤放进去,吃了二十几天羊肉汤,肝炎竟然好了。

太哥有两个儿子,他听说肝炎遗传,生怕儿子万一也随他,便托了亲戚从牲口市偷偷买回两只羊,他也很馋羊肉汤,想人不知鬼不觉地金屋藏羊,同时也想给儿子补一补。后来,有人也知道太哥搞点资本主义,但没有杀羊肉卖,性质就不恶劣。太哥告诉我每年补一次羊肉,一生都不得病,我被这个观念蛊惑了,羊肉成了我生活中向往的美味。

羊肉补身子,没得说,治病可能就是太哥的一面之词,尽管如此,我对羊肉还是有了十分的好感。

前几年认识我的一位厨师朋友跟我闲聊,说起羊肉,他也情有独钟,他在一家普通菜馆做厨师,可无论何时都要老板娘隔三差五采购些羊肉,他有这个特权,炒菜一把手,老板娘也得依着他。到吃饭时间了,他拉我去市区一家“桥头羊肉馆”,只喝羊肉汤,吃羊肉水饺。他告诉我,羊肉暖胃,男人最需要。我笑笑,也许就是所言的“补”吧,厨师最懂得“食补”。

他喜欢吃羊肉,是因为羊只吃草,不吃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是很显然的道理,只是他强调,我更认同了。

这积累起来的饮食偏爱,往往很顽固,一旦遇到机会,就像埋在地里的春草芽,风一吹就露头出土了。

我早就发现一个去处,是距离市区四十公里的桥头镇,那里有一家据说是百年羊肉馆,名“得天”。吃羊肉,这里正宗。但这种“正宗”的来历很不雅。

羊肉馆南面是一条大河,叫“石家河”,河面宽敞,早年枯水季节,河滩是牲口市,买卖猪牛羊,牲口的粪便都溺在河里,据说“得天”熬制羊汤的水就取自此河,所以才有了“地道”的羊膻味,肉片蓄水饱满,入口润嫩,吃起来味道特别,我吃了好几次,吃不出别样的味道,对取河中牲口污染过的河水入汤也半信半疑,有时想起就反胃。

后来跟朋友下河寻看,果然发现上游河滩上有一眼井,高出河面很多,我问过“得天”的老板娘,她说,的确用水来自那眼井,百年如此。换了别的水,味道就变,没有道理可讲。

眼不见为净,可眼见为实,“得天”的羊肉汤水是干净的。我不信那些流言蜚语,依然青睐于“得天”。

河岸上一个上了年纪的放羊人,蹲在岸边,并不看羊,我觉得他闲,便过去跟他闲聊,想考究一下这桥头羊肉汤是不是就是从河套里提取了污染水。他怪眼看我,好像我是在仇恨他的一岸羊。

他不能让这个怪论再走出桥头镇。他说这传说的确有,可版本并非我想的那样。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一老汉有一个儿子,很喜欢喝羊肉汤,欠了馆子不少钱,掌柜的找上门要钱,人家走后,拉过儿子,细说这桥头羊肉汤的恶劣品质,其中就有汤鲜是因牲畜粪便入汤,说得儿子直恶心,跑到门外连肠子都呕吐出来,从此儿子再也没有贪吃羊肉汤,总算没有败了家业。

故事的传播总是蹊跷才吸引人,于是桥头的羊肉汤就有了不雅的说法,知道底细的人当作一个笑话,可故事里饱含着多少辛酸和无奈,哪有如今我堂而皇之地来这里秋补,喝几顿羊肉汤,使的也是小钱,与故事中的人相比,就很容易生出骄傲的情绪。

第一次去得天吃羊肉是前年初秋。我们一家六口找了单间,点了不少菜品。老板娘的弟弟用电子记录器记下以后,发到厨间,末了来一句:必须都是小份。

羊杂汤一盆,羊血泛紫。老板娘端来就说,这是“以血补血,”,我看着老板娘很明净的脸,还有露出的白虎牙,就开了个小玩笑,可别以牙还牙,她微笑不语。纯羊肉汤一盆,薄片如纸。老板娘的弟弟说,先吃羊肉,别等老了,嚼不烂。我们连连答应着。一盘葱爆羊肉,一盘孜然羊肉,一盘精制羊排,这些都在五分钟之内上齐了。

一会儿,老板娘端着一只柳条盆儿,一手持了竹夹子走过来,我疑惑不解。

盘儿里是一些洗净的野草,有芦苇叶、兔子草叶等,很鲜嫩,还滴着水珠,她在菜和汤里分别放几根,我以为是点缀好看,问可以吃么?她笑盈盈地说,羊吃草,我们不能在吃羊的时候忘记喂喂羊。

我们不解,她解释道:“羊肉大补,可也要掺点绿草,想想绿色的吃饭方式,不可补过了。”原来是在提醒我们,也算是一个善意的仪式,这个“补”来得如此温暖,让我记住了劝人适可而止的巧妙,这也算给我的一“补”?

那次去得天羊肉馆是在某日下午三点,店里的人懒洋洋的,老板娘过来说:“今儿只给你来一杯羊奶和一碗羊丝汤,晚饭回家吃。”奇怪!开店不怕大肚子汉,哪有限制吃饭的,我不悦。

老板娘拉过凳儿坐在我身边,挺善意地说:“三天一小补,十日一大补,你这样频繁来,补多了也吸收不好。”我点头称是,与她聊了会儿。

“怎么叫‘得天’?”我看着店对面挂着的金字招牌和省饮食协会颁发的“胶东特色小吃”的匾问她。

“小学生都知道啊,‘风吹草低见牛羊’,羊,不是天赐之物么,得之于天,就这样。”老板娘伶牙俐齿,早就备好了课。

喝完汤和奶起身。老板娘急忙拿过我放在饭桌上的保温水壶,从小柜子里掏出两包燕麦泡茶来,冲上热水,灌入我的保温壶。

“麦香解膻味,出门肚子有,唇边不留膻。”老板娘平时沉默寡语,熟络以后,警句频出,我觉得实在受用。她也不说“下次再来”“好再来”的客套话,可走了以后就盘算何时再来补一补。想起她“三日”“十日”的时间表,我暗暗盘算着下次来店的时间。

其实,我甚喜膻味。那年我和杨君出差甘肃兰州,住在西域大酒店,在前台结账的时候,遇到从宁夏过来的两个女人也在结账,杨君靠前排队,突然后退数步,将房卡交给我,原来一股羊膻味刺鼻,我觉得并无恶心感。那种食欲却因味道而起,杨君笑我是生错地方的人。出了酒店,没有去火车站买票,再找羊肉馆吃一顿。杨君笑我与之“气味相投”。

好像一切相遇都暗示着我与羊肉有缘,不断在强化着我吃羊肉的欲望。

出了得天羊肉馆,对面就是石家河。秋来睡莲葳蕤,停车驻足观赏的人站满两岸。猪牛羊的场地,如今变成了景色宜人的莲池。深绿色的睡莲布满河水两边,只留出一条窄流缓缓流淌,微风里,时有鱼儿在莲下翻动,溅起些微的小水花,荡着不起眼的涟漪,人言睡莲就是“睡美人”,我可觉得是画家的笔做了大写意,纵情地泼了绿彩在河水布上作画。一河睡莲给我很多遐想,总是要多看几眼,哪怕生不出更美妙的感觉,养眼就好。这得天羊肉馆也是占尽了“地利”,口舌美味,视觉盛宴,相得益彰,谁不流连!

其实,我的心思还在吃上,这样的景色,哪来的污浊,过往那些“桥头羊汤”的传闻是不是就是一个调侃,时代总是改变着自然景色,这片睡莲沿岸插了牌子,上面一行字:一河睡美人,两岸日照羊。下面写着“桥头镇美丽乡村建设愿景”的字样,也许那家得天老店是致富的样板,否则不会那么富有情调地经营着。

情调,两个字往往很容易左右我的神经。这“秋补”或许最应该补的是对美景的敏感度,眼前的美景更是一“补”,只是很多时候我们弃之于生活之外,觉得不实惠,被视为无所谓。一个人心中泛着美意,补的是愉快的心情,这样的“秋补”更有意义。桥头镇的人,守着一河睡莲,享受着美丽,出门就有眼缘,补满了秋之韵。我甚至有些妒忌这里的人们享受着得天独厚的风物美。

之后,每次去得天羊肉馆吃饭,总是先在睡莲河边玩赏一番,多了秋美静心的意念,有时候亟亟往来于家与目的地,倒是忽略了沿途的那些景致,过于关注大补身体,可少了情调的“美补”,俗气得连自己也觉得满身羊膻味也不是很健康。

得天羊肉馆一贯不怎么火爆,每次进去也就是几桌,单间里有人喧闹的声音,都是上大桌的,我在大厅里找个角落,也倒是闲静几分。昨天再去,没有想到,客满为患,我说这个词的时候,老板娘白了我一眼说:“今儿有十二桌婚宴。”一个“患”字在她眼里就是财富,她希望“患”。看来我说话也应该补一补韵味了,老板娘倒是不介意。我要了羊杂汤、羊肉汤各一碗,外加孜然羊肉和三个小油饼。她笑着说,今儿就小补吧,别恋上拿不下嘴。

羊杂汤喝完也不见羊肉汤和孜然羊肉上桌,我便催问,老板娘也不应答,匆匆往厨间跑,然后出来朝我摇头抱歉。觉得不好意思,跑到桌前低语:“今儿给人家结婚的大补,没有你的事儿。那几样我给你做主,退了。”

“我的嘴巴我做主好吧?”我有点不甘心。

“今儿没有吃出特别的?”她善于转移话题焦点,引导我。

我疑惑地看看羊杂汤里的苏子碎叶,她于是给我细致介绍起来。苏子叶,可全草入药,宜于秋季服用,解表散寒、抑菌解毒、镇咳化痰、理气驱寒。在交流中,我了解到,她姓冯,姥爷曾经做过中医,对本草颇有研究,近几年专注羊肉吃法与药草搭配的钻研,把饮食与治病结合起来。

我警觉起来,四下看,大厅北屋一老者在一张简易桌前看书,花镜半搭在鼻梁上,老板娘笑笑,继续说:“我姥爷看你常来,觉得你肝火稍旺,肺脾沉郁,就建议我给你添加相应的药引,使你小补大补都合适。”

没有想到,现代社会,到处是电子眼,让人谨慎,可得天羊肉馆的屋内竟然还一位戴着老花镜的老花眼,端详着走进来的每一位客人,以祖国的博大中医学来调养着我们的身体,这种健康的大补,远胜于山珍海味,餐饮业的发展已经不能只靠暴利的疯狂积累了,靠的是推陈出新,得天羊肉馆的“补”永远推进着我们的生活不断改善。我称赞老板娘说,得天羊肉馆的“药补”也是最好的“温补”。

“走了,”其实我不想马上走,吃得还没有尽兴,想“惹恼”她,“以后不来了,三个菜就给一个……”我故意抱怨。

“大哥,留个念想,不怕你不来。”老板娘仿佛看透了我的肠胃,笑着挥手相送。

我的乡邻,在那个艰苦的年代,为了秋收秋种的希望,爱惜着自己,秋补的是一份生活的美好希望。我的父亲也总是找到可能的秋补品,来调节着生活。我则追求的是休闲的秋补,遇到了得天羊肉馆,无论小补大补,暖胃、暖心、暖情,暖了我的见识。

到底用什么来补,人们的说法不一,有人说秋补鸭血,养胃生津;有人说去吃兔肉,滋阴去火,补充蛋白。我还是喜欢几天吃一次羊肉,享受别样的膻味和鲜美。

现代医学研究特别关注“食补”了,日前看电视上一营养学专家说,最应讲究的是“心补”,他说保持一个好心情,就是大补。我觉得意犹未尽,秋季是人情绪低落精神抑郁的时节,那些即将走进萧条冬季的美景,最惹人眼,去欣赏一下,这是对自己的真正呵护,是“美补”;还有,不仅仅为赚钱而用心给食客做着“药补”的经营者,见面以亲人般的温暖来润湿食客的心,更是上等的大补。

挑剔的饮食生活,只有在这个时代才变得容易实现,一番寻觅补体的过程,却让我也深感要补的东西太多,温暖的人性,就是“温补”;人心向善的力量,就是“气补”;培养捕捉美景情调的眼光,就是我们感受时日美好的“情补”。

这个秋补,补足我很多缺失了的东西。

——2018年10月10日首发江山文学

早期癫痫发作会抽搐吗导致继发性癫痫病原因都有哪些乌鲁木齐那治疗癫痫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