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丁香青春】节气三题(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7:23:51

很喜爱节气里那一抹意境,或是词人、诗人眼中的节气,它可以赋予太多情致,而我却很喜爱节气里藏着的素白真情。用心去听节气唱歌,用眼去观素白的少年真情,用疼去体悟韶华逝尽的感慨。节气后面不仅是节气,还是诗行。

——前言

一、霜降,蓂馀一叶秋

霜降三旬后,蓂馀一叶秋。

玄阴迎落日,凉魄尽残钩。

——元稹《赋得九月尽(秋字)》

九月中,气肃而凝,露结为霜矣。露水凝结而为霜,有些冷,有些疼。霜降了,是少年不可言说的疼。

我喜欢有霜的天气,一个人踽踽独行,霜的清冷,一直伴着残月如钩,就这样饮遍菊黄……枯血染霜,是少年素白锦年里不尽的相思,有些菊的苦、霜的寒、伤的疼。

春霜刺疼,冬霜寂绝,都不好受。我很喜的冬霜,不是所谓的伤春悲秋,而是二九年华里不曾言说的疼,是无药可治的病,积久愈深。霜降,是文人墨客词句里寂绝的情,是素白少年锦华中未曾说破的疼,是闺阁中太适可而止的缺憾。

南宋诗人吕本中在《南歌子·旅思》中写道:“驿内侵斜月,溪桥度晚霜。”我很喜的便是“溪桥度晚霜”一句,恰合心意,小桥流水,炊烟人家,晚霞灿烈,还带着微寒的霜花,一个人去赏,独自去品……

读了太多词句,是那一碗盛不下的素白里一抹胭脂,凄然,却又不突兀。我记得有霜的天气是刺痛的,所以总爱比喻霜降节气为少年的疼,隐秘而不可言说。陆游在《霜月》中写有“枯草霜花白,寒窗月新影。”说明寒霜出现于秋天晴朗的月夜。但是我喜欢在冬天读霜,在这样质朴清新的天气里,读秋霜、冬霜很有滋味,所以脑海里浮现的又是陆游的诗句:枯叶微摇,霜花素白,天气该冷了,可月色依稀如旧,素年内的疼却愈来愈深。我在想,陆游大抵是在这样的节气里思念唐婉,尽管词句中尽是景致,可我总觉得他内心是疼的,是痛的,可他却只能把这样的少年情致寄托在景色里,把少年的疼积蓄在“寒”的节气里。

素年锦时,霜降微寒,添衣裳吧!然后再慢慢去采撷寒山、石径内藏着的胭脂红。少年纯情,热烈易伤,便是霜里的胭脂红,骨子里隐秘的疼。

诗人身体里的诗行,是伴着霜的,一词一句,一首小令,都被安排好,留白,退进霜里词句。失语的人,是少年低声啜泣、素白里挫伤的情致,有些净,有些疼。霜降了,是带着寒气的,落日,残霞,凉风,残血钩,错落有致的安排在一起,疼到有限,没有立秋的萧瑟,没有白露的清风徐来,是骨头里除不去的朱砂痣,有血、有雪,素白、嫣红……读完了,又是元稹的《赋得九月尽》冉冉升起,霜落了,秋终了,是九月该走到尽头了,霜降,这是节气里第十八个节气了,已经是节气的尾巴上,是冬天的伊始,所以霜降了,人也该成熟了,不再是少年的纯少年的素白,而是经历的疼,隐秘起来。

终归人都有归处,比如节气,有逝尽,比如少年,不只有素白热烈,也有疼痛无法言说,很后,都落入骨子里聚成了髓,归于生命的尽头。霜降了,少年不再少年。

二、立冬,人暖醉流年

冻笔新诗懒写,寒炉美酒时温。

醉看墨花月白,恍疑雪满前村。

——唐·李白《立冬》

恍忽间,时光从春花妩媚瘦成了庭前木叶半青黄的立冬。

细雨生寒,凛冽清霜,转眼之间,已走过二十余载,豆蔻韶光已成经年往事,让人无端想起“流光容易把人抛”的叹息抒怀。霜降已逝,立冬意迟迟,冬终了,立冬后寒风料峭,很喜燃一炉红泥小火,温清酒,读诗集,所以我恰巧读到太白的《立冬》,新诗懒写、温酒待人归的情致似乎让人忘却了立冬节气时的寒冷,总觉得随着太白诗境偏安一隅,只是不知美酒温如故人否?

立冬节气,衣衫渐添,寒炉冉冉升起的小火似能温暖一段韶光或是一个年轮,诗人总觉寒冬冗长,慵懒的靠在火边,新诗未就,下笔恐迟,清茶难沏,不如温一壶酒,一醉经年,便是一生。这世上太多人来不及老去,旧年岁总有人舍不得忘记,我在幻梦里总觉得太白还没老去,作古的不是他,是我自己,那么假若他饮酒醉去,韶光是否能缓?

我见不到太白诗境里雪满前村的景致,庭院里依旧是不肯老去的银杏,昔年里终归不在是少年,立冬,这样一个节气里,有诗有酒,情怀依旧,词笔里的红樱桃、绿芭蕉是否太过捉弄人?所以醉里感怀的总是青葱年华里的那一抹擦不去的情致、情怀……

墨花晕染,化作心头一抹白月光,立冬一过,时光便慌张地走到小雪,一路木叶半青黄,诗集里的字句都成了时光里来不及老去的人,无端端闯入这个节气,惹得樱桃、芭蕉感怀到疼。

一碗热腾腾的饺子,带着料峭寒风引入立冬,建始之初,终了之处,流年易瘦,韶光易冷,围炉饮酒,吟诗填词,大抵是这个节气里很浪漫的情致,不必刻意提醒自己豆蔻早过,情致已老。眼前黄花带露、红叶随风是节气里耀眼的风景。

古人的社会里,这个节气显得尤为重要,这一天皇帝会率领文武百官到京城的北郊设坛祭祀,行“迎冬”之礼。我在猜想,古时候的这天一定是岁月流年里的美好,出门的人可以雅集在一起吟诗作对,重温故酒;不出门的人赌书泼茶,围炉夜话……懒起写诗仍觉笔寒,那也不错,可以观柔如白月光,晕染如墨色荷花,这时候哪有几多感怀岁月迟暮,更多的是天寒人暖醉在流年,这样寂静的美,这样盛大的虔诚,于时下的我们而言,是感知,是咏怀,琐碎的美、残缺的词、遗憾的岁月,终将在这个节气里暖了流光、美了韶华。节气不瘦,流年不冷,太白的诗恍惚又萦绕脑海,盘旋心口,成为节气里的朱砂痣,不负有心人。

我爱上立冬,墨花朵朵,没有红的樱桃或是绿的芭蕉,没有流光抛人,只有余下的红泥小火炉、尚温的酒与不老的诗集,暖了整个岁月。余后的人生,不再感怀韶华易逝,人生易老,而是用心去体味人生况味,以苍老的心去过豆蔻年华。

三、小雪,能饮一杯无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唐·白居易《问刘十九》

余下两天便到了今年小雪节气,不知道今年的小雪之日是否有雪?我在猜测,但还没有答案。

我是爱雪的,爱她的素,爱她的热烈,爱她的决然。这样的节气,是一碗词,盛得下盛不下都不论,盛的是素锦年华里抹不开的孤独,余下的是经年酿成的知交友谊。

大抵这个节气,是所有爱文字的人都会喜欢的,因为她的素、她的白是少年不曾拾起的稀碎光阴,拳拳深情;因为她的孤独、她的决然是长者不肯忘却的隐秘暗花,疼痛决然。很后留白的是红泥小火炉上尚温的美酒与几上冰凉的茶盏……

古籍《群芳谱》中说:“小雪气寒而将雪矣,地寒未甚而雪未大也。”雪将落未落、欲大未大的状态,是一个人的一生,既有少年的素白,还余长者时不可言说的暗花。细雪生寒,伴着香风,素的雪却总也下不大,像是迷途的燕不知归路,迷离婆娑。像哑然失去的知交半零落,倏然间又迷途知返。小雪节气里,是孤独了一辈子的人不可言说的深情。

我记得南方多雨,北方多雪。但南方并非没有雪,而是雪落得适可而止,落得那么恰合时宜。小雪,雪落而未大,沾染诗意,是少年爱着的那一抹素白,是南方烟水里温柔含蓄的姑娘,多一分则俗,少一分则憾。小雪,是姑娘眼里藏着的深情,落落大方又适可而止。小雪,是长者骨子里经年酿造的酒,沉淀下来,如一辈子的知己朋友,从少年走到老年,还能在小雪里雅集在一起,填词畅饮。细细思量,这段尘封的知交酒,终归于眉间雪,追寻一个不忘初心。

我内心始终在勾勒一抹场景:雪落前阶,红得如火的汉服,腾起热气的女儿红,还有暖融融的小火炉,一瞬的美恰如其分,不可增减。天色将晚,知交未曾半零落,不似长者不可言说的暗花,是骨头里长出来的酒,年愈久,情愈深,不安和期待没那么疼,知交几人喝茶饮酒,磨掉这一素锦年华。小雪,这是第二十个节气了,人生,终也又走过了一碗素的年,脑海又浮现出白居易诗里的意,有些任性,有些期待……写“小雪”这个节气的人不胜枚举,我却独独钟情白居易《问刘十九》,这是一个人孤独到绝地之后剩余的知交友谊,一起抹掉暗花,回归到少年的白。

一片墨,一点缺月,一盏梧桐,染了细雪。少年的雪是素的,是瓷的白,是雪的素,纯净美好。所以爱她这样一个节气的人才会数不尽。小雪,年复一年,又回到了人生很初的伊始,我又想起少年爱情里的干净,用素白来形容恰如其分。围在红泥小火炉边,一起煮酒话桑麻,雪落与否,终归也沉淀在素白里,愈久愈浓,愈久愈深。

小雪,是少年的素白,是长者的暗花……有点孤独,有点纯。

沈阳哪家正规医院能治好癫痫病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癫痫发作后怎么急救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