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梧桐】小店故事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5:22:39
无破坏:无 阅读:1464发表时间:2015-09-08 08:34:58 婆婆姊妹七个,她是老大,所以有好长时间,婆婆都是个厉害角色。   “厉害”着的婆婆,那时还不是我的婆婆。待字闺中的她,初为人妇的她,已为人母的她,对待她的不听话的弟弟妹妹,不听话的儿子女儿,教训起来的方式虽单调乏味,却也透着伶俐,简而言之,也就一个字——打。   婆婆狠狠地打着不听话的弟弟,婆婆忧心着她的四个弟弟,不争气不学好的话将来会娶不上媳妇;婆婆打她的女儿,为着她的挑食,她的那张小馋嘴。   农村人有个词,叫做“窝里横”。是说有一些人啊,在自己的家里很凶很厉害,出得门来,却蔫头巴脑,没一点本事。我的婆婆,显然不是这样的人。   年轻时期的她,是村里的妇女队长,在她的村庄,几乎统帅三军。婆婆还是大队的缝纫组长,而且她差一点就成了村里的女党员。之所以说差一点,是因为同村的一位叔叔,考虑到婆婆当时孩子妈的身份和那时党员的会议之多,所以,在替党传话时,很不“忠心”地刻意将话拐了弯,于是,婆婆也就与党员的身份擦肩而过,这事婆婆到现在还时常提起,虽说她也知道那位叔叔是好意,但是对于他擅自取消她与党亲密接触的那次机会,也不能说心底里就毫无芥蒂。   婆婆还是孩子的时候,很爱学习,也很想进学堂,但她是家里老大,她的后面,还有一串串的弟弟妹妹,所以婆婆的妈妈,也就是从没有读过书的在我婚后成为我的姥姥的那位老人,显然更注重的是让她在家纳鞋底、做饭,下地干活,所以最终,婆婆的学堂梦落了空。   婆婆在做了多年的农村妇女,而且随着年龄增大,人已经变得不那么厉害的时候,婆婆的弟弟,却在省城一个小巷里,给婆婆物色了一家小店,于是公公和婆婆也就一起进了城。   在小时候脚上穿着他的姐姐也就是我的婆婆给纳的鞋身上穿着他的姐姐也就是我的婆婆给做的衣的婆婆的弟弟看来,他的姐姐也就是我的婆婆,那么厉害的一个人,经营起一个小店来,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过不多久,这个曾经非常厉害的姐姐,就让她的弟弟彻底傻了眼。甚至他不止一次的感叹:“哎呀,姐,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啊。在我的记忆里,你……”   然而记忆毕竟是记忆,小店里的婆婆,确实有些不“厉害”。当然要说,其实也是蛮厉害的。因为事实是,这个小店居然也坚持了下来,而且一开就是三年,当然更加不可不说的事实是,店里的脊梁和主心骨,其实应该算是婆婆的老伴,也就是我的公公。   小店刚开没几天的一个上午,灿烂的阳光,透过树叶斑驳的洒在小店的门前,公公可能是去进货,也可能是去了趟厕所,总之,第一次,小店里只留下婆婆一个人,就在这时,来了一位顾客。   顾客是位年轻人,准确的说是年轻男人,男人指着摆在柜台上的一排香烟,很随意地问了几个价钱,婆婆立马像是一位进了考场接受老师检阅的小学生,浑身的汗毛紧张的倒竖起来,很怕自己会背错了价钱,还好,这位“老师”并不刁钻,考题也不算偏,婆婆在磕磕绊绊一番后,总算没有太丢脸,这当口,不用说,婆婆的自信,逐步也就建立了起来。   男人最终买了一盒烟,烟盒是黄色的,黄色的烟盒上面,有一朵红色的腊梅,男人很大方的排出一张红彤彤的百元大钞,婆婆手忙脚乱心花怒放地递给对方一盒烟外加94元钱,然后,沉浸在首单成交的喜悦中……   不一会,公公回来了,婆婆有些炫耀,说:“哼,瞧瞧,你不在,我一样能卖货,刚刚还给咱收回来一个一百块呢。”   的确,钱盒里确实静静地躺着一张红彤彤的百元大钞,然而红彤彤的百元大钞身上,同时还有一个红彤彤的方形框,框里写着两个字“作废”,而这,就是婆婆在她的小店里成交的首份交易单。   自然,婆婆很伤心,不但伤心还非常内疚,那几天里,婆婆天天在骂人,不过她骂的对象,却多是自己。   婆婆说:“你说我咋就没想着看看那张钱呢?”   婆婆说:“你说我咋就这么实这么笨呢。”   婆婆说:“他骗人,不会有好的,老天爷可都看着呢。”   婆婆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老公见她伤心,只好想着法子安慰她,说:“哎,吃一堑长一智,你就权当丢了一百块钱,谁还能不丢几回钱……”然而婆婆的伤心,却很是绵延了好一段。   这之后,婆婆卖货的时候,就总会习惯性地朝那些纸币上看一眼,尤其是遇到百元大钞,婆婆特别留意有没有“作废”二字,所以后来的婆婆,虽说也收到过几张假钞,但实话说,那些假钞的做工,绝对高仿,而且难能可贵的是,没有一个假钞身上,再出现过“作废”或者“假币”的方章。   不得不说的是,婆婆的人气总是很好。因为只要她一个人在店里,总是会频频接到大单,这不又有一天,婆婆又接了一桩大“生意”。   那是位三十多岁的大男人,男人来到店里,和颜悦色,说准备给朋友送几条烟,男人东指指、西点点,一口气让婆婆给他拿出来了好几条烟,有红红的中华,淡黄的芙蓉王,还有白白的白沙,这么说吧,只要店里有的整条烟,男人个个都需要,所以只一会儿时间,男人需要的烟,就整理了两大箱,然后,婆婆算钱,再然后,男人当面点钱,婆婆看到男人的手里,有一叠厚厚的红色大钞,男人当着婆婆的面,将钱点好后,温文尔雅地递给了她。   男人走后,婆婆依然沉浸在成功的深深喜悦中无法自拔,毕竟,这么小的店,这么大的单,不能说是百年难遇,也是十年难觅啊。   公公回来了。婆婆的声音里透着满当当的自豪,说:“哼,都说我不能干,不能干,告诉你,今天我可干了件大活。”   婆婆又说:“钱在后面柜子里,因为太多,我没敢在外面放。”   我那爱钱的公公,怀着激动忐忑期待的心情将后面的柜子打开,一番寻找后,只看到一张红彤彤的百元钞,百元钞的里面,除过几张一元或者五元的小钞外,就是一沓厚厚的卫生纸……”   婆婆说:“我亲眼看着,他当我的面数钱来着。”婆婆说:“我摸着他给我的钱厚厚的,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会给钱里塞上卫生纸呀。”这一大单生意下来,婆婆的情绪,再次萎靡了很久。   婆婆的小店对面,有家挺有名的火锅店,火锅店里,常年人来人往。于是也就有人,打着火锅店的幌子来骗钱。   来人脚步匆匆来到小店,说:“快,赶紧的,给我先拿条(盒)烟。”婆婆将烟递过去,对方抬脚就走,却并不给钱,等婆婆追出去,对方转身莞尔一笑,说:“哎呀大娘,我就在对面吃饭,还能不给你付钱吗?你等会啊,等会给你送过来。” 癫痫患者面部发紫是发病了吗  婆婆等啊等,却总等不来那张脸,于是追到火锅店,才发现,火锅店早已人走店空,哪里还有那张拿烟的脸。   婆婆的小店,前后开了三年。三年里,经历过各种各样的“精彩”,以至于后来大家回顾这段往事的时候,总会不约羊角风怎么治疗好而同发自肺腑地说:“哎,这可真是天天都上当,当当不一样呢。”然而三年下来,总账一算,却还赚了钱。毕竟,婆婆的小店,每天会在别人还没有睡醒的时候,就已经开门,而在别人都已经关门睡觉的时候,却还在坚守。也就是说,婆婆在一千多个日夜的辛勤付出后,还是赚了点辛苦钱,当然,要说也还有些投机钱。   前面说了,小时候的婆婆,虽然很想上学,却没有读书的条件,所以显然,婆婆的文化程度并不高,至于账算,当然就更加一般般。   有一天,我夜晚留宿婆婆的小店,早上还在半梦半醒之间,就听见婆婆跟顾客有如下一段温馨对话:   顾客:“阿姨,给我来盒红塔山。”   婆婆:“哦,好,十二块钱。”   顾客:“给。”   婆婆:“这是五十块,你没有零钱啊?”   顾客:“没有,我才刚刚起来,手头正好没有零钱。“   于是婆婆立马拉长了语调,说:“你也算着,我也算着,咱俩一起算啊。你看,烟是十二块,你给我五十,我找你,恩,应该是二十八块五,对吗?”   顾客:“恩,没错没错,对着呢。”随后,就是一阵纷沓脚步的走远。   我睡在小店后面的小床上,直接惊得美梦中断。   顾客来买塑料袋,婆婆说,一个袋子一块五,又说,这种袋子质量最好。顾客说,给我拿三个,顾客给了十块钱,婆婆再次重申道:“你也算着,我也算着,咱们一起算啊。”少顷,就听婆婆说:“我算着应该哪些情况可能会出现遗传呢找你五块钱,你看对不对?”   顾客说:“没错没错,正好五块。”于是,脚步声再次渐行渐远。   我赶紧从后面的小床上蹦起来,走上前去质问我的婆婆,为什么整数减整数,会出现小数,而整数减小数,又会出现整数呢?   然而婆婆却很淡然,说:“这不是我和买东西的人一起算出来的吗?”于是我在吃惊之余,也就不好太过聒噪,毕竟,那是婆婆的小店呀。   婆婆南京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在哪里?的小店坚持了三年,三年下来,居然也赚了些钱。在别人看来,这自然纯属她的辛苦钱,而我则悠悠地想,嘿嘿,其实除过辛苦钱以外,很有可能,这钱里面还会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账算差错。   婆婆的小店关门大吉后,婆婆和公公算盘珠子一番拨拉,将他们的辛苦钱,分成几份分别给了对小店做出过无私奉献的好几个人,自然,我也算其中一份子。   一晃,婆婆离开她的小店,已经有二十来年。然而时常,婆婆还是会想起她的小店,想起她初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曾经怎样的被骗。不过每回聊起她的被骗,婆婆都是乐呵呵,而说起她的算账,更是时常会笑出眼泪。   不管怎么说,婆婆的小店最终还是赚了钱,所以纵然有过几次被骗,被骗也显然不是三年里的主流。三年里,小店接待过的顾客,多得无法数清,而说起那几个骗人者,显然只能算是凤毛麟角,因为毕竟,世上还是好人多嘛。   共 357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2)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