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荷塘】童年记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1:25:51

一抹浅香悄然袭来,与淡淡的茶香缠绕,坐在玻璃窗前,静享着春日时光,看着几个可爱的儿童正在戏耍着,那张张稚嫩的笑脸,那俏皮逗人的动作,让我的思绪仿佛回到了童年时光。回想那五彩缤纷的梦,回想起那一刻刻、那一个个镜头,霎时间如老电影般浮现眼前......

【一】南城旧事

邻居家的小女孩穿着漂亮的裙子,化着可爱的彩妆,准备去参加幼儿园举办的演出活动,她的奶奶拉着她的手,乖巧地和我摆手说“再见”。望着那远去的背影,最后幻化成一朵粉红色的花朵的时候,心又一次莫名地抽搐了一下,这一刻竟然想起了城南的老屋,那是外祖母的家,记得小时候每逢节假日,母亲都会带我去外祖母家串门,之所以喜欢去外祖母家,不仅仅因为外祖母总会给我做些好吃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喜欢外祖母家的小院。

外祖母住在城南的一个四合院,据说外祖母家,曾是当时富甲一方的财主,而自己从记事起就感觉外祖母根本不像小说中写的,那些刁蛮任性的地主家小姐,外祖母一举一动文静而优雅,母亲说,在自己身上一点也没有外祖母的影子。听母亲说,外祖母是她们那代人文化程度比较高的一位,而当时外祖母不顾家里人反对,选择了当警察的外祖父,外祖父是闯关东来到的这里,机缘巧合,与外祖母相识,我当时听得很认真,曾经以为是母亲在编故事来讲给我听。

当我慢慢长大,与外祖母谈起外祖父她们曾经故事的时候,才惊讶地发现,其实那并不是母亲编的故事,事实就是如此。于是在那懵懂年纪里,开始崇拜外祖母,这不就是一真实版的唯美爱情故事吗?那个年代,竟然也会有这样唯美的爱情故事,而书写这部爱情故事的人竟然是我的外祖父与外祖母。

外祖母家的小院是外祖母家的祖产,四间正房,左右各个三间偏房,门洞两侧各有一间门房,院子里种着几颗葡萄树,那朱红色的葡萄架如同拱形门洞,靠着院子西南角有一颗高大柿子树,每当秋天的时候,满树的柿子挂在枝头,如同盏盏小巧的灯笼,好看极了。在上房左侧,有一张石桌,四个石墩,那里是外祖父喝水纳凉的地方。

外祖母喜欢养花,或许是受外祖母的影响,从小也比较喜欢花。记得小院的四周都种满了蔷薇,那蔷薇会一直从夏天开到秋天,远远望去,外祖母家的房子掩映在花海之中。小院最美的季节应该是秋天,那时候每到秋天都会外祖母家里吃葡萄,回来的时候外祖母会给我带上满满一篮子的葡萄。坐在小院的石桌前,抬头便可以看到串串垂下来的葡萄,而这个季节柿子也开始熟了,小院里飘满了果香的味道。

外祖母擅长画柿子,几乎每年秋天她都会在小院的石桌上挥墨丹青,而这个时候外祖父总会在一旁一边握着小壶喝水,一边对外祖母的画赞不绝口。很遗憾的是,外祖母的画留下来的并不多,而在的房间里一直有外祖母为我书写的字幅“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了。记得那是我小学毕业那年的秋天外祖母为我写的,家搬了三次,房间也经常转换颜色,而外祖母的那幅字画的位置却从未曾改变,只要抬头,我便能看到。

外祖父与外祖母在2000年相继去世,无论是她们曾经的同事还是亲属,都被他们五十三年的相濡以沫所感动,而那城南的小院也于2009年因城市规划而成为一条马路,站在宽敞的油漆马路旁,看车来车往,闭上眼睛深深吸一口气,似乎我还能闻到那满院果香的味道。南城小院记录着外祖父与外祖母相携一生的点滴,也记录着我童年太多美好的记忆。

【二】桑葚花开

阿姨买了桑葚回来,清洗干净后装盘放在桌子上,桑葚紫紫,白白的混合在一起很好看,那甜甜的味道,没有入口便已经可以感受的到了。每年看到桑葚的时候都会想起外祖母,外祖母家小院外的马路两旁种着两行桑树,每年春天桑树都会开出碎碎的白色花朵,犹如茉莉,而每年的五,六月份就树上的桑葚就会成熟了。有深紫色的,还有白色的,微风吹过,整条小街都会飘满甜甜的味道。

记得那时还小,父亲很少在家,而母亲又在学校工作,当然她的孩子不只我一个,所以在没有上学之前,大多是和外祖母在一起。说到外祖母,总会想起《上海的金枝玉叶》里的郭婉莹,这当然是上学以后,才有了这样的想法。外祖母家境殷实,所以是她们那个年代里少有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外祖母喜欢刺绣,她秀出来的枕套可以与商店里买来的相媲美。

那时候,我经常会搬来两个木制的小板凳放在桑树下,然后拉来祖母讲故事,祖母讲的故事大多与历史有关,最早接触《红楼梦》与《三国》里面的故事是外祖母讲给我听的。那时候百听不厌的就是《草船借箭》与《刘姥姥进大观园》,母亲说,夕阳余晖下一老讲的入神,一小听的痴迷,那是一幅很美的画面。

每当桑葚成熟的时候,外祖母总会用漂亮的玻璃碗来盛桑葚,我比较喜欢吃紫色的桑葚,那时候总会觉得白色的桑葚有点像“毛毛虫”,有些害怕,当然这是心里的想法。外祖母则以为是我觉得白色的桑葚不是很甜,所以在以后吃桑葚的时候,桑葚旁总会多了一份白糖。外祖母的小院很幽静,周围多是办事处之类的办公场所,每到黄昏的时候,祖母总会和我坐在门口的桑树下等母亲来接我。

童年的时光里,外祖父可是个大忙人,每天几乎看到到他。有时候问外祖母:“姥爷去哪里了啊?”外祖母总会拍拍我的头说:“姥爷在忙工作啊?怎么了,想姥爷了吗?”外祖母是个说话很谦和的人。这也是母亲一再标榜自己像她母亲的原因。虽然嘴上不说,心里一直嘀咕:“怎么可能像呐?你那么凶,而外祖母却从来不凶我,即使我犯了错误,也会心平气和地和我讲道理。”

外祖母喜欢画画,于是,我也经常随着外祖母乱涂乱抹。那城南的小院里,留下我太多的童年时光。望着阿姨为我端来的桑葚,思绪游走于那些曾经的过往。

祖母喜欢郑敏的诗,当时很困惑,为什么祖母在讲故事的时候语调却那样铿锵有力,神情是那样的庄重:我的杨静遇见他/屹立在那同一得姿态里/在它的手臂间星斗转移/在它的注视下溪水慢慢流去/......这当然是长大后凭借依稀记得的句子经过查找才得以还原,而当时并不明白祖母嘴里说出的句子究竟是什么意思,但却听的津津有味。

又逢桑葚成熟的季节,祖母的小院早已被宽敞的街道所取代,每当站在那宽敞的街道上,总是喜欢深呼吸,希望还能溴到桑葚那甜甜的味道,而道路两旁的梧桐早已有碗口粗细了,岁月带走了很多,留下来的记忆逐渐沉淀,每每想起,仍如桑葚一样甘甜。

【三】端午荷包

穿过很窄的无名小街,我知道前面不远处有一间小店,下班时经常提前两站下车,喜欢这条小街旁三三两两得店铺,因为巷子很窄,汽车无法在这里通过,所以这条小街一直很幽静,这里除了几间特色小店外,还有一间小小的咖啡屋,和同事经常来这里淘物,个性鲜明的衣服,古色古香的挂件,小巧精致的摆件,情有独钟的是这里有一家纯手工的制品的小店,每次来都会在小店逗留很久。

每逢端午,和朋友聊天聊起了曾经的端午,想起了儿时过端午的很多趣事,当然也想起了外祖母,因为小时候的端午,外祖母总会用她那双巧手,缝制出五颜六色的荷包来,小小的,肚子里塞满香草,记得祖母总是喜欢把最小的红色的荷包缝在我的胸前,然后在我的手腕上系上五彩线,外祖母缝制的荷包远近闻名,所以每到端午的前几天,外祖母就要开始忙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加深,不很多事情放在心上,而儿时的记忆却愈发的清晰,经常感怀,春的到来又一次诱发了思念,漫步在古朴幽静的小街上,究竟在寻找什么?似乎自己也不是很明确,或许只是想碰下运气。不知道是否能找到自己的一份情愫,一段记忆。

夕阳下的小街显得有些慵懒,远远的就可以看到“布衣坊”的小店,镂空木质的门面搭上门前的藤艺桌椅,总会让人想起旧上海的风情。门前的那串风铃在微风的轻抚下,发出清脆的响声,藤椅上的一位老人正在专心的缝制着什么,那幅显得有些松旷的花镜腿被胶布厚厚地裹着,银白色的发丝虽稀疏却很有光泽,走进后,差点惊呼起来。

我的脚步似乎惊动了老人,老人抬起头,看了看我,嘴角微动却没有说出话来。老人在缝制荷包,红色丝绒的那种,半圆如元宝状,静静地坐在老人对面的藤椅上,看着老人一针一线地缝制,眼睛开始模糊。老人的手很粗糙,布满了深深浅浅的褶皱,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外祖母坐在里,聚精会神地为我缝制着荷包。老人没有抬头,直至最后一针结束,用牙齿咬断丝线,把那红色的荷包递给我。接过荷包用鼻子深深吸了一口气,没错,里面装的是香草。

说了声谢谢,然后把荷包放回到老人面前,老人再次把荷包推了回来说:“送你了,丫头!”

“真的吗?真的送给我了吗?”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人笑了,那笑容很慈祥,“当然,我觉得你很喜欢,那就送你了。如今的年轻人喜欢这个得不多了。”老人嘴里含糊的念叨着什么,在身旁的笸箩里再次拿出来一小块紫色的丝绒,用剪刀修剪着它的形状。

很想和老人多聊一会,却不愿意去打断老人那专注的神情。小店里人来人往,因为这间小店里,你所淘到的东西绝对是纯手工。靠窗子的竹制货架旁,挂满了各种各样的荷包,还有小小的扫帚,店主是一个四十左右岁的中年女人,无论是衣着还是气质她都很配这间小店,粗布的半袖衫,高高挽起的发髻,随着一声:“来了,看看有喜欢的吗?看中了叫我!”

又选了三种颜色的荷包,让老板娘包好,付钱准备走的那一刻,还是回头问了:“门前的老人是您母亲吗?”

“是的,是我的母亲,原来和弟弟一起住,这不知道我开这小店很忙,于是不顾所有人的劝阻,非来我这里帮忙!”老板娘一般摆放着被客人弄乱的货物一边对我说。

我能感觉到她那种幸福,无论多大有老娘在身边的幸福。走出门,再次做在老人的对面,把荷包放在老人的眼前,老人停下手里的针线,很疑惑地看着我,我笑了笑对她说:“能帮我钉上吗?”

老人的眼中瞬间流露出一丝惊喜,连忙把线再次用牙咬断,把那只她送我的荷包钉在我的左前胸上,那一刻我们离的很近,几次冲动想去抱她。

“我想起我的祖母了。”很小声的说,仿佛自言自语。

老人听到我说的话,手里的针停顿了一下,然后对我说:“你祖母也会做荷包吧!”

“是的,祖母的手工很好,在我小时候,总会给做最漂亮的荷包给我带,而那时我到学校也总是拿祖母的荷包来炫耀,因为别人带的荷包,总是没有祖母给我做的荷包漂亮!”

老人最后一针缝完,依旧是用牙把线咬断。当我站起身来的时候,老人从笸箩选了五色的丝线,用手示意我过来,然后轻轻地把五色线系在我的右腕上,这一次又没有忍住,眼泪又一次掉了下来。“谢谢您,奶奶!”老人笑得很慈祥,和我挥了挥手。老人对我说:“以后有时间就经常来看看奶奶吧!”我不住地点头说:“恩,我一定来,奶奶,再见!”

回顾久远,逝去的岁月,带走了一切曾经的过往,回首望去,那小店外路灯下,老人的身影,逐渐被夜色所吞没......

都市的繁华,在暮色的侵染中落下帷幕,漫步于无名小街,独享那份蓝天,白云,清风,音律的纯美,那一份淡淡的思念,那一段浅浅的回忆......

西安市最专业癫痫医院武汉去哪里有专业的癫痫医院河北较好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家癫痫患者长期服用丙戊酸钠有什么危害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