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报告文学】为了大写的爱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26:54

一个心中有爱的人,他的心灵一定充满了阳光。

张亚祥就是一个心中有爱的人,他爱父母,爱家人、爱朋友、爱艺术、爱生活、爱家乡、爱祖国,像一缕温馨耀眼的阳光,释放着自己的光和热。

我初次见到张亚祥,是在一次由我的初中同学、书画家刘丙申组织的书画家聚会上。张亚祥看似50多岁的样子,其实,他已经过了花甲之年。他的侃侃而谈,他的气质,他的儒雅,就像磁铁一样吸引着人们。他中等个头儿,体型偏瘦,腰板挺直,文质彬彬的。一张充满慈祥与爱意的脸上,总是挂着热诚的微笑,给人以亲近的感觉。他的脸上带着一副近视眼镜,在薄薄的眼镜片后面,有一双饱含深情的眼睛。与张亚祥交流,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儿,不仅仅因为他的气度十足、帅气十足、儒雅十足,更是因为他的那份情不自禁,那份酣畅淋漓,那份义无反顾,让倾听的人不能不为之动情。他说话的声音,带着抑扬顿挫的声调儿,就像深山中欢快流淌的泉水,细心听下去,就会感觉,其中蕴藏着丰富的学问和无穷的味道。与他交流,你会在不经意间,知道了很多,明白了很多,也懂得了很多。

张亚祥1955年5月出生在甘肃省山丹县三家磨村,在他五个月大的时候,随父母来到北京市通县落户。他是一个极为普通,却又有些传奇色彩的人物,曾经在北京市化工六厂担任安全环保科科长、工会副主席等职,企业转制后,他毅然买断了工龄,之后,历尽千辛万苦,勇敢穿越了人生旅途上的阴霾,进入了丰富多彩的新天地。

父母久病榻前孝,恩报忠义惯始终

千百年来,在民间有“久病床前无孝子”这样的民间俗语,这是对一种比较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的结论,从古至今,都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实问题。

当一个人的父亲或母亲患病的时候,那还好办。一旦父亲或母亲瘫痪在床,生活无法自理,需要儿女照料的时候,那才是真正考验子女的关键时期,因为,这个时期谁也不知道究竟会有多长,会有多久。

有谁能够想象得到,张亚祥就生长在这样一个极不寻常的家庭,这个家庭的男主人和女主人,先后因病瘫痪在床,一个16年,一个17年。张亚祥是这个家庭年龄最小的孩子,他的上面还有四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他从12岁到58岁期间,他的父亲和母亲,先后因意外摔伤和瘫痪卧床以后,他就和姐姐哥哥一起,照顾和伺候父母亲。张亚祥从小到参加工作和结婚以后,一直与父母一起生活,所以,照料父母的活儿,他承担得要比姐姐哥哥更多一些。1982年他结婚以后,妻子脱下红妆,换上素装,跟着照料公公和婆婆。

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们始终如一,赶上父亲、母亲病重和病危的时刻,轮流抢着替换值班,周到细致地照料父亲、母亲,直到自己的父亲60多岁病故,母亲99岁离世。

说起父亲、母亲在世时候的情景,张亚祥的眼眶里,总是充满晶莹的泪花。

1968年的一天,在北京市运输公司十四场干装卸工的父亲,因高血压,在上班的途中不慎摔伤,当时,因家庭经济条件等情况,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后来在工作中再次摔伤,去医院治疗的时候,又被医生耽误,造成他的父亲先是半身不遂,后是瘫痪在床,这一瘫痪就是16年,直到病逝。

他的父亲瘫痪在床以后,基本上丧失了生活自理的能力,吃喝拉撒都要依靠家人照料。他的父亲面对自己的疾病,想想自己还不到知天命之年,就不能去上班了,家里的经济来源,就少了一大块儿,一大家子人的生活会很困难,再想想自己的身体,病情能好转,还像往常一样去上班,那是很难的事情。这一病不要紧,还要让家人昼夜伺候,想想这些,他经常烦躁不安,导致脾气暴躁,说嚷就嚷,说骂就骂,想摔就摔,经常无名发火。有一天,躺在床上的父亲,突然挥起还能动的右手,把家人省吃俭用给他新买的半导体收音机摔到地上,瞬间,半导体被摔得粉碎。像这样的事情,在这个家里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可事情过后,他的父亲又很后悔,屋里就他一个人的时候,常常自责内疚,觉得对不起家人,不该乱发脾气,更不该乱摔东西。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张亚祥两口子和姐姐哥哥,不仅谁也没有责怪父亲,还千方百计劝父亲,和他聊天儿,安慰他,转移他的情绪,分担他的痛苦。

从小就懂事儿的张亚祥,尽管年龄还小,但是很懂得父亲的心情,总是力所能及地照顾父亲。他的父亲瘫痪以后,大小便都要在床上用便盆方便,有时候因为肠胃不好,还没等到家人递上便盆,就把大便屙在了床上,弄得被褥上到处都是,遇到这个情况,张亚祥就默默地把床单子等物,拿到附近的小河沟儿去洗,这样既可以省水,还能不让母亲看到了而过多着急。

张亚祥自幼喜欢画画儿,对未来充满美好的憧憬,他和小伙伴儿们一样,有着自己的理想,他的理想就是将来长大了当画家。他在通县公园下坡小学上学的时候,被学校选送到通县少年之家美术组学习。他的父亲瘫痪在床的时候,他刚到北京市通县第一中学(现通州区潞河中学,建于1867年12月)上初中。面对父亲的疾病,面对父亲经常发脾气,他自己不知流过多少眼泪。想当画家的梦,也变成了泡影,那是在通县一中上高中期间,凭他的绘画基础和条件,完全可以到中央美术学院深造,并有人推荐,可家里的经济条件和现实情况,又不允许他去,只好无奈地放弃了。那天半夜里,他和母亲帮助父亲解了大便,收拾好以后,已经很晚了,他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透过窗户上的玻璃,凝望着寂静的天空上那密密麻麻的星星,还有弯弯的月亮,他想了很多,很多,不知不觉,鼻子一酸,泪水默默流淌下来,浸湿了枕巾。当一个人的兴趣爱好和所向往的东西,被现实无情摧残的时候,内心的确是无比的痛苦,张亚祥当时的心情,是不难想象到的。他参加工作以后,面对节假日和业余时间,整天窝在家里照顾父亲,还要面对父亲经常发脾气,摔东西,心情很是郁闷,精神也很压抑,他盼望着父亲能够早日康复,可是,希望却很渺茫,自己曾经有两三次机会拜师学画画儿,也有几个广告公司想高薪聘用他,无奈,因父亲需要照顾,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学,更没有时间涉足广告行业,只好都无奈地放弃了,面对这一切,他曾经产生了厌世情绪和轻生的念头儿。尽管有过这样的想法,可他想得更多的,还是对父亲的孝顺,始终把孝道、诚实、善良、守信当做自己的做人之道,把照顾好父亲,当做自己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张亚祥和我们提起自己的父亲,曾感慨地说:“人的一生中,要面临无数次选择,为自己的理想,而弃瘫痪在床的父亲于不顾,即使成了画家,又有何脸面面对世人?为照顾父亲,虽然失去了到中央美院学习的机会,但是我不后悔,我觉得,要想画好画儿,必须先要做好人,否则,你画出的画儿也是干瘪的,缺乏思想和情感。我喜欢水墨画儿,在照顾父亲期间,根本没时间拜师学习,就买了一些书,在闲暇的时间自学,在地上和报纸上练习。”

在父亲瘫痪的16年里,张亚祥先后在通县第一中学读完初中和高中,1974年高中毕业后,又去农村插队,1976年,他从农村抽调上来,到了北京军区营房科工作,1979年底,为便于照顾父亲,他申请调到离家比较近的北京化工六厂工作,先后从事汽车修理、物资管理、供应服务和美工,后担任安全环保科科长、工会副主席等职。

张亚祥的父亲,自从瘫痪卧床以来,在家人地精心照料下,度过了5840多个日日夜夜,从来没有长过褥疮,他的床上总是干干净净的。父亲在1985年那天临走的时候,躺在病床上勉强抬起眼皮,用微弱的眼光望着陪伴在身边的妻子、儿女们,眼泪顺着眼角流淌下来,那是对生命的留恋?对亲人们的感激?还是后悔曾经发脾气,给亲人们在精神上造成了伤害?也许都有吧。他很想让自己的生命,在世上多留几秒钟,几分钟,表达一下对亲人们的留恋,和还没来得及说的谢意,可残酷的现实,并没有能满足他的愿望,他的父亲慢慢合上了双眼,永远告别了自己深爱的妻子和儿女们。

父亲离世后,张亚祥用更多的精力,照顾70多岁的母亲,让母亲安度晚年。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已经82岁高龄的母亲,在2007年第二次摔伤了胯骨,上次是左边儿,这次是右边儿,这次摔得比较重,基本上丧失了生活自理的能力,一直到2012年病逝的17年,母亲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床上和轮椅上度过的。这期间,张亚祥和妻女的大部分时间,是跟母亲一起生活的,照料母亲的担子,就落在了他们身上,他的姐姐哥哥不论是住在通州的,还是住在北京城区的,也经常过来看望母亲,照料母亲。

此前的1992年3月,张亚祥所在的北京化工六厂,推荐他脱产到北京市委党校读大专,按学校要求,学员要在党校宿舍住宿,在学习的两年期间,他的妻子和姐姐哥哥,就轮流照料母亲的日常生活,给张亚祥腾出了更多的时间学习,在党校学习期间,26门功课,他的平均成绩是96.8分。此后,他在1996年9月至1999年7月,又脱产到市委党校读大学本科。他上学的前两个月,母亲摔伤了左侧胯骨,出院后在家里静养,他告诉母亲要去读大学本科后,母亲非常支持他,就对他说:“小五子,你就踏踏实实去读书吧,别惦记我,家里有你媳妇,有你姐姐哥哥他们呢。”在近3年的学习期间,他没有住校,每天放学后就往家里赶,照顾好母亲后,才做作业。在他上学期间,他的妻子和姐姐哥哥,就轮流着照顾母亲。

母亲自从第二次摔伤后,也是常常发脾气,把无名火儿发到儿女身上。母亲嫌在家里憋闷得慌,每天都要让张亚祥他们,用轮椅推着到街上遛弯儿,不管刮风下雨还是下雪,也不管气温是高还是低,每天都要坐轮椅出去三四趟。有一次,张亚祥的痔疮犯了,天天便血,尽管上了药,还是坐卧不宁,走起路来都不敢迈大步,也不能快走,只要一走动,痔疮核的摩擦,就让他疼痛难忍。那天是三伏天,他母亲让他用轮椅推着去遛弯儿,他只好忍着疼痛,用轮椅推着母亲,走在常走的大街上,他感到轮椅似乎比往常沉重了很多,没走多远儿,他身上的汗衫就被汗水浸透了,他也不知道究竟是气温高,还是痔疮疼的,头上的虚汗,也不断顺着脸颊流淌下来,滴落在身上和地上。

那是2012年的12月份,张亚祥的母亲得了严重的支气管哮喘病,加之冬季炉火煤气的影响,一度呼吸困难,经医生诊断,需要进行高压氧舱治疗。那天,张亚祥和姐姐哥哥陪同母亲,去潞河医院高压氧舱治疗,张亚祥争抢着陪同母亲进入高压氧舱,大夫曾经告诉陪同的家属,进入高压氧舱的诸多注意事项,其中一点是患感冒的家属,不得陪同患者进入高压氧舱。可那天,张亚祥正患重感冒,他就瞒着大夫,陪同母亲进了高压氧舱。开始治疗后,他渐渐感到自己的脑浆子越来越疼,眼泪都下来了,他就用双手使劲儿捂着头,但是无济于事,头越来越疼,他的脸都要扭曲变形了。当大夫的妻子从舱外观察窗看到,自己的丈夫疼痛难忍的样子,心里好难受,可又没有办法帮助,但她很理解自己的丈夫,治疗结束后,张亚祥推着母亲的病床,从高压氧舱出来,妻子赶紧迎过去,搭把手儿。他们回到了家里,他伸手从衣兜里拿出那瓶口香糖,让他吃惊的是,装口香糖的塑料瓶子已经瘪了,妻子看在眼里,心疼地埋怨他,不该冒着生命危险进高压氧舱。他笑了笑说:“媳妇,你看,这瓶子瘪了,我不是还好好儿的吗?今天让你为我担心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当他和我们谈起曾经照料父亲母亲的经历时,他这样说:“我常感言,人生不易,如今花甲之年的我,近四十年都是在照顾卧床的父母中度过的。为了孝顺和照顾老人,我失去了很多东西,但是,为了照顾老人,又得到了更宝贵的东西,那就是无愧于做人,我是他们的儿子,我做了自己应该做的。”

在日常生活中,物欲、人欲横流,让人们的心理和感情变得自私、冷漠和无情,温暖、情义和真诚越来越少了,自古以来,中华民族世世代代传承的“孝文化”,在现代人的头脑里更是越来越淡薄,孝顺老人已经成为社会问题,电视台法治频道,也经常播放一些儿女不孝顺老人的案例,让人震惊和愤怒。

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在一生中都要经历幼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阶段,还要经历疾病、残疾、衰老和死亡的过程,这是大自然规律,任何人也无法回避。因此,照顾好自己的父母,让他们安度晚年,这是儿女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人人都会老,人人都必老,做儿女的应当让老人外安其身,内安其心。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把“孝”视为一切道德规范的根本基础和发展前提,认为“孝”是美德之首,立身之本,齐家之宝,更是治国之道。“孝文化”蕴含着丰富的伦理和人文精神,也体现了儒教的仁义,道教的清正,佛教的善良。从这些意义上来说,赡养父母,孝敬老人,这是做人的根本所在。父母在世的时候,应当很好地孝敬,万万不可父母在世不尽孝,父母离世乱哭闹。做儿女的更应当懂得感恩,崇尚孝道,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儿,用言行举止影响自己的后代,把“孝文化”传承下去。

沈阳看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里辽宁沈阳癫痫病专科医院烟台癫痫病治疗应该选择哪个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