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八一】“蒺藜秧子”印象(散文·旗帜)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8:34:16

也许是岁数的原因,不喜欢晚上去吆五喝六的赴酒宴。喜欢静静的坐在书房一杯香茗、一支香烟,一袭素笺。

今晚就想写点什么,思绪似乎有些模糊。电脑音乐里传来了周艳泓《烟花三月下江南》悠扬悦耳的歌曲。江南的春天万紫千红明艳撩人,春天抚过徐徐清风,岸边绿柳温柔的美景呈现的脑海。

心悦、清爽,像打了一针强心剂。忽想起了让人心悦诚服的老战友“蒺藜秧子”。

江南美景与蒺藜秧子本无特别共同之处,前者美不胜收,后者趴在地上爬蔓蔓,不小心还会被狠狠地扎一下,让你刺痛钻心。

认识“蒺藜秧子”不到俩月时间。

“蒺藜秧子”又名“南二邨”。此君退休后笔耕不辍,连续出版了《铮铮铁骨马中锡》《蒺藜草》两部长篇小说,还有数篇游记、散文。

《铮铮铁骨马中锡》这部作品是首部以详实史料为基础,全面系统记述明朝著名文学家、思想家马中锡的文学巨著。

《蒺藜草》是一部乡土气息十分浓厚的作品,真实的反映了运河岸边的风土人情。

至于“蒺藜秧子”的散记、游记以及军旅回忆作品,更是让人不忍释卷。

认识此君是从朋友口中得知,介绍他的时候滔滔不绝。我决定回老家郑口镇专程拜访。

五月份的一个周日,我匆匆填饱肚子驱车前往,当然提前通了电话。

由于多年不回去,对郑口镇的很多街道不熟悉,只能导航引领。到了他书房处,还要让他下楼来接我。但见一位瘦瘦的长者向我走来,上身着一件不值钱的T恤,下身登了一条褶皱的蓝色裤子,不讲究的穿着拱着一个头发稀疏的脑袋,黝黑的脸庞面带微笑,伸出双手和我寒暄起来。随后跟随他的脚步缓步他所谓的书房。

“蒺藜秧子”把自己一座老房子改造成了自己的书房,三居室的屋子,客厅做了书架,摆满了各色书籍。朝阳的两间屋子的一间作为写作间,书桌上摆有凌乱的资料和电脑,一个大大的烟灰缸装满了来不及倒掉的烟灰。书桌后面摆着一个圆圆的茶几,放着几个茶杯,我猜想来了文友就是坐在这里聊天叙旧。整栋房子里没有沙发,没有名贵的家具,感觉有些破落。

“蒺藜秧子”新家我不知道在哪里,也没去过,我肆意的猜想,这位在县城知名的局级领导应该很豪华,主人不让咱也不能非要去人家的“豪宅”,肯定不礼貌。

“蒺藜秧子”和我是战友,当年坐一个车皮去了保定的38军。只是在部队不是一个团,并不相识,转业回地方的时间又不一致,也没有了更多工作上的接触。

“蒺藜秧子”的大名叫卢宝行,是大运河畔响当当的人物——部队转业回来做过政府办副主任兼研究室主任,镇党委书记兼镇长,县西苑经济开发区主任等职。

说认识不到俩月,是因为我孤陋寡闻不知道他退休后在文学领域取得的成就,生活在两地更没有生活上的交集,所以当听同学介绍他的时候,我诧异的半天没合上嘴,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惭愧和后悔。

卢宝行长我一岁,我习惯喊一声行哥,第一次见面就在我们相互的问候声中度过。

老战友的亲情绝对不同于其他感情,我们之间没有虚夸,没有客套,直来直去,好不热闹。

行哥喝酒海量,据说一斤半老白干不醉,喝酒能体现他最豪爽的性格。每每喝起酒来谈天说地他无意中透露出的历史、人文知识都会让你如同听一堂“教授”级别的课。当然“高粱地里的话”也很多,说出的话不熟悉的女士在座的话,估计会脸上飞红云,顿有心惊肉跳之感,当然欢乐的气氛会充斥着整个席间。

由于岁数和身体的原因,行哥已戒酒,我们见面叫上几个老战友、老同学,我和行哥就成了看客,我很开心。因为我从不喝酒,他与我为伍虽然晚了点,但总算站在了一起。

由于发自内心的佩服行哥的文字水平和驾驭文字的能力,我第二个礼拜日又早早的去了他的书房。这次见面,行哥开始了他的想法,并给我这个老弟做了很多“指示”。他说,既然我们退休了,又都爱好写作,你不如就写写你们吴家的“吴尚书”,这可是在山东武城县境内包括咱们河北的故城境内历史上最大的官。他在元末明初主持修建的故宫、十三陵等北京著名建筑为我们中华民族留下了宝贵财富。

“吴尚书”吴中是我祖上关键的代表人物,从一个七品小吏做到一品大员,历史上深得永乐、洪熙、宣德、正统四位皇帝的宠爱,当过工部、刑部两个部的尚书,指挥修建了北京皇城和十三陵中的长陵、景陵、宪陵等皇城建筑,到今天当年的圣旨原件还保留在我们村。

说着容易做着难,对行哥来说写历史题材的小说驾轻就熟,而对我来说可是难上加难,首先对当时的历史不甚了解,其次文字水平实在有限。

由于是为我祖上树碑立传,积极性还是蛮高的,又与第三个礼拜日前往行哥书房,这次回去目标就较为准确,一同前往山东武城的吴中故地了解史料,约见吴家有影响力的人物。

利用周日如此往返几次,从闲谈中增长了知识,更加深了我对行哥的尊重。

行哥育有一子一女,儿子行伍,已是上尉军官,女儿在青岛的电信公司,儿女有成,颇为得意。他的妻子很贤惠,对他照顾有加,俩人恩爱如初,相敬如宾。

打开电脑就如铺开一整页的信笺,一片旺生生的绿野展现眼前,无奈笔拙词穷,没办法让这位活生生的兄长站下在读者面前。忽而忆起儿时的大运河,那岸边的绿,绿的让你仿佛能嗅到新春的草芽味儿。那白汪汪的运河水,清澈倒映出了满天的繁星。我突然间感到了天地的互融。似乎一幅巨大的,天成的美妙水彩涌现在眼前。不是浮光掠影。行哥那乡土的、那古韵的,那优美的文字已然融入我心。

行哥和我都已年过花甲,同行哥相处,突然感觉我像一名刚上学的学子,但就算我再愚笨也从他那里了解几分人生玄机奥妙:所谓“包子有肉不在褶上”、所谓“驴粪蛋子外面光”,也许和行哥的亲密接触让我又明白了许多朴素的语言里蕴藏的哲理。

行哥说,他的小说土得掉渣。就像他的网名“蒺藜秧子”,这种植物属于野草,小时候庄稼地里,运河大堤上到处是这种野草,一不小心就会扎到自己。现在的年轻人很多都没见过,更不知道蒺藜是什么东西。如今土得掉渣是一种时尚,城里人在城里呆腻了,纷纷跑到农村,住在农家大院,吃土得掉渣的野菜,土得掉渣的野菜也就身价倍增。

具有地方特色的土得掉渣文艺作品,雅得艺术之称。土得掉渣的情话却又风情万种。“土得掉渣”的语言能让你窥测方言词汇与历史文化间的内在联系,要我说土得掉渣实则富得流油。

行哥的文字又如一袭墨绿,沁人心脾,让人心胸开阔,是绿和自然的完美结合。

他的长篇小说《蒺藜草》获首届河北省长篇小说精品;长篇历史小说《铮铮铁骨马中锡》获衡水市优秀作品奖。写长篇之余,偶写点散文,游记等,尤其是他的散文每写几乎均获奖,被河北省散文学会秘书长袁学骏戏称为“得奖专业户”。

河北省民俗学会会长袁学骏亲自安排长篇小说《蒺藜草》作品研讨会,省文联创联部主任评论家邓迪思主动欲为该小说写评论文章,均被行哥婉拒。

年愈八旬的衡水市资深评论家胡业昌先生和行哥素不相识,阅过长篇《铮铮铁骨马中锡》后,多次打电话约谈,讲到这是近些年全市文学水平最好的传记作品,欲为该书写万字评论,亦被他婉言谢绝。

行哥的文字雅俗共赏,雅如马中锡,文字古色古香。俗如蒺藜草,土的掉渣。

行哥以一颗质朴的内心描绘着五彩缤纷的世界,在他眼里都是美好。这是一个质朴的心愿。北师大于丹教授曾有段经典之语曰:“真正的和谐决不仅仅是一个小区邻里之间的和谐,也不仅仅是人与人之间的和谐,还包括大地上万物和谐而快乐地共同成长;人对自然万物,有一种敬畏,有一种顺应,有一种默契。”倘若我们生活里的绿野,思想中的绿野,已无了红尘足印,没了朦胧雾色,又怎么能求它留仙踪神迹呢?我想这也是行哥的追求。

听了行哥很多中肯的话语,看了行哥许多做派,如今我不能仅仅以战友、兄长相论,更多的是把他看为导师并不为过,让我更加仰慕起他来。他有大智者的情怀,亦有淡泊名利的内心。

回程的路上,车窗外略过的一幕幕,郑口镇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楼林立,街道整洁宽广,运河文化已被县委县政府作为推进县域经济发展主要工程列上日程,环县城郑口镇弯弯的大运河已修建成人们休闲的公园。

行哥,我尊敬的大哥,你就是我们这座县城一面骄傲的旗帜,情愿地融入滚滚的旗海中飘舞,不再显山露水,但却久远的鲜艳。

行哥,我尊敬的大哥!祝愿你的晚年生活能更幸福美满!祝愿你不睬夕阳情依然,乐天知命功德贤。老有所乐千秋好,人生当笑为红颜。

治疗癫痫病哪种方法最好短暂性癫痫跟智力有关吗武汉治疗癫痫哪个医院好哈尔滨治疗癫痫好的医院怎么样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