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雀巢】好好学习,别着急打工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01:50
【弟弟要来省城】      7月初,上高二的弟弟放暑假了,假期到8月21号结束。回到农村的家中,家里暂时也没什么事,于是他就给在省城工作的哥哥打电话,让他在省城给找个假期工。   哥哥此时在距离省城100多里外的一个县里做基层地方的工作。听说弟弟放假想找暑假工,而且心情是那么急切。看着弟弟的微信留言:“找活儿,必须找活,绝不在家!”他也跟着着急了起来。兄弟有求于自己这个当哥的,当哥的也想帮助兄弟挣点钱。于是他给领导请假,回到了市里,看能不能通过熟人或者其他渠道给兄弟找个活干。   回来市里后,他茫然走在大街上,看着路旁一家家宾馆饭店酒店。虽然多如牛毛,却仍然让人犯愁:“就放1个月,什么地方需要干1个月的假期工呢?”   于是他求助同学朋友。他们也犯难:一个月的假期工,时间太短,不好办。还有的说:“你兄弟才高二,放假了不在家好好学习或者帮爸妈下地干活,找什么假期工啊?等高中毕业了,这样的机会多的是。”   他跟弟弟聊天时也说了,让他做好多方面准备:如果找到了,就干;如果没有,也不要心里不平衡。   弟弟不满了:“那就是有可能找不到?算了,我问俺牛二哥。”牛二哥是他姨妈家的兄荆州哪些医院治羊羔疯最有权威弟,也在省城。   弟弟给他牛二哥说:“山山,能不能给我在省城找个活哈尔滨癫痫医院口碑好不好?累点没事,别脏就行。”   牛二哥一笑:“你想的怎么那么好?你给我这样说没事,要是让人家用人的知道你是这么个想法,谁用你?就一暑假工,你有什么挑拣?行,我给你看看吧。”   哥哥这边:为了弟弟暑假工的事,他坐在电脑前面也是急不可耐。在网络的海洋中漫无目的地搜寻着。想起前年弟弟初中毕业,那时他还在邯郸,也是这么给他联系暑假工的,只是那时运气好,在一家饭店正好碰上一个县的老乡。如今情况不同了,这里是大省城,而且假期太短。   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一条看起来不错的信息:某商贸公司招聘暑期工,职责就是服务员那一套,要求至少干一个月。   这不正好吗?于是他打电话向HR询问。HR说:“今天上午11点,带身份证和1寸照片来公司面试。”   可是弟在老家还没来呢!他说弟还在家准备着,问明天过去可以吗?对方爽快地说可以。于是,他就给弟弟打电话说:“联系到一份暑假工,你今晚过来吧,明天带你过去面试。”   听着电话里弟弟在向娘报喜:“大鹏给我找到工作了。”   娘接过电话,惊喜地问:“你给二仔联系了啥活?”   “就是在饭店里端盘子、擦桌子、扫地一类的,跟前年在邯郸那个饭店干的差不多。”   “哈,看你大哥,说找到就找到了,去吧二仔,待会叫你爹把你送到曲周县汽车站!”娘在那边鼓励二仔说。   挂了电话,他悬着的心暂时稳定了下来:毕竟有点眉目了,到底怎么着,明天就知道了。即使不合适,权当来省城旅游了。   弟弟第一次来省城,得带他四处开开眼。想想自己在高中时期,连本市也只才去过一次,见识真是太少了。他恨不得把自己大学以来这些年积累的经验一股脑全部告诉弟弟,好让他将来眼界更加开阔!      【西餐厅聚会】      弟弟下午两点从县汽车站出发。5点多,哥哥收到一条短信:“大鹏,我到南焦汽车站了,快来接我!”   大鹏顿时兴奋不已:能带着兄弟闯省城,这个当哥的也算帮到兄弟了!于是赶紧从住处出发赶往南焦客运站。   看到弟弟坐在车站候车大厅时,他笑着向他挥手。弟弟背着书包跑了过来,这情形,像极了前年7月1号在邯郸东站接他的情景:当时也是这样:背着书包,一脸的期盼和兴奋!只是那天有几个插曲让他久久难忘:   第一个插曲是:他托一位好友帮弟弟联系假期工,结果到弟弟来的这天了,他电话停机了!他无奈地在网上重新给弟联系,不知打了多少个电话,终于在广泰街北头的天泽园小区(正好距离父亲住处不远)的某饭店给他联系到一个服务员的工作。   第二个插曲是:弟弟在邯郸走丢了!他让弟沿着滏东大街往北走,在联纺路口等他,自己办个事就过去了。结果,他到那个路口了,却没看见二仔。二仔来的时候没带手机,这茫茫人海,去哪找他?他像热锅上的蚂蚁,在滏东大街走了三遍,在第三次到联纺路口的时候,看见他在那悠悠地等着……一问,原来他刚刚走到下一个路口了。   天快黑了,大鹏骑着自行车匆忙地赶到饭店,正好那位招聘经理在外面做烤串。一问是哪人,原来都是曲周老乡啊,幸会幸会!二仔在这管吃管住干了一个半月,挣了不到两千块钱,虽然不多,但是自己第一次挣钱,还蛮有成就感。   两年后的今天,二仔再次来投奔自己,只是地方换成了省城。能在省城带着弟弟转悠转悠,倍觉有趣,而且更令人欢喜!   他豪情满怀地说:“走,二仔,晚上带你去吃西餐!顺便叫你了解了解西餐的礼仪!没吃过西餐吧?叫你尝尝咖啡的苦涩和Pizza和牛排的滋味,哈哈……”   在从南焦客运站到埃儿咖啡的路上走着,他给弟弟当导游。走到建华大街槐安路口,他指着路口东北角的大楼说:“看,这儿就是万达广场,比邯郸的万达大多了,没法比。里面可以买衣服、吃饭、看电影,各种娱乐。改天带你去看电影,叫你领略领略4D的魅力!”走到建华大街裕华路口,指着路口东南角的大楼说:“看,那是省电视台,你平时爱看的河北经济、河北农民频道,就是那播出的!”……   来到埃尔咖啡,他把山山(牛二弟)也薅了过来,山山正好下班从这里路过。兄弟三个聚在灯光昏黄的咖餐厅,千言万语地聊着各自的生活、学习、工作。   山山问二仔为什么要放着好好的普高不上、改走职高路线,二仔说为了规避高考压力,走分流路线,压力相对小点。   所谓分流路线,就是普通高中与职业高中合作,允许一部分普高的学生转入到职高学习专业课程,文化科目只学习语数外即可。将来参加职高的高考,但填报志愿时只能选择本省本专业,不得跨省跨专业。   山山不以为然:“无论分流不分流,哪边的高考都不容易!不要想着走捷径,高考没有捷径!如果说有,就是——找到适合自己的学法,努力学习!光想着投机取巧,你会放松努力的!”二仔连连点头。   然后问到二仔选择的什么专业,二仔说计算机。山山笑了:“咱几个都成学计算机的了:我学的软件开发,大鹏学的网站建设,你也要学计算机,呵呵……你是热爱这个,还是说除了这个不知道别的什么好?”   二仔不假思索:“喜欢,热爱。”   “那行,那就专心致志好好学。”   然后又与大鹏聊他的工作:“听说你从省考古所下基层了?”   他点点头。对于自己这个变动,他认为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下基层,就是下工地。下考古工地,有什么好的?远离城市,不知道何年何月才回来,正所谓:“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   “晒黑了,呵呵……”山山看着大鹏黑黝黝的脸,笑道。然后不解地问:“你一个学计算机的,下工地,算是怎么回事?你领导会不会用人?”山山似乎在为他鸣不平。   “没办法,考古所就是这么个差事。你要想熟悉考古业务,就得下工地。考古队队长们也下。”   “那你学的网站建设不就荒废了?还记得MVC吗?”说着给他提了一个专业的术语。MVC是软件设计(尤其是网站设计)的一套规范,用于组织代码用一种业务逻辑和数据显示分离的方法。他一年多以前学网站建设的时候学到的。   “我想想……M就是Module,模块,相当于数据库;V就是View,就是视图,相当于页面;C就是Controller,就是控制器。对不对?”他犹犹豫豫地说。   “差不多,只不过M不是Module而是Model。基本上算对吧。”然后又转问了:“听说过ThinkPHP吗?”   他兴奋了:“当然听说过,就是搭建PHP(用来开发网站的一种程序语言)后台的一个框架嘛!里面很多单字母函数。”说完一声长叹:“可惜啊,安博教育那儿的老师只讲了三节课,带着我们粗浅地了解了一下,无法投入到实战。”   说到实战,他顿时不满起来:“大学里计算机老师——我感觉——讲的东西不好使,距离实战有很大差距。”   “差距得靠自己弥补,大学老师没有哪个会管你一步到位的。”山山说着感叹了一声:“你说你前年在培训机构学完了网站建设,却去考古了,学啥不用啥,这不是半途而废吗?”   问到这里,大鹏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唉,当初学完后身上没什么钱了,省城这些网络公司起步待遇也挺低,所以被逼无奈,到考古队去积累积累资本去。呵呵。”他用“呵呵”来化解内心的一丝惭愧。   “起步待遇低,将来可以涨啊!我们PHP技术主管以前混得也不怎么着——做销售的,也是后来在培训机构学的PHP,现在一个月工资两万!你得明白:你不坚持,在哪行都成功不了!”   他点头称道:“有道理。”然后问牛二弟在哪上班,来省城四五个月了,还不知道表弟在哪工作呢。   “在万象天成(位于中华大街裕华路附近的大楼)。”   “公司叫啥名?”   “公司名称我还没记住呢。”说着自己乐了,大鹏也跟着呵呵:“看你敬业嘞,连自己公司名还没记住!”   牛二弟转问二仔:“周,你在学校,计算机都学什么?”   二仔含糊地说:“就学word,excel,打字和VB(一种程序语言,中文名为“可视化基础”)什么的。”   “学那太浅,没用。”他否定道,“你要是真想在计算机方面发展,就坚定不移地努力。有了程序语言基础了,没事就自己编个小程序,比如让电脑关机或者开启某个应用的bat文件。”然后赞许道:“当你的同学还在学着那些泛泛的文化课时,你已经选定一个专业方向。早点确定目标,就能领先别人很多。当你到了我们这个年龄,说不定你比我们要成功很多。”说着指了指自己也指了指大鹏,大鹏讪然而笑。   一边说着过来人的经验,一边享用着这些不合口味的西餐:意大利面,罗宋汤,比萨饼,牛排,还有一杯杯苦咖啡……山山笑话大鹏:“你说你是有钱烧的不?叫自家兄弟,去一小饭馆不就得了,还来这么奢侈的地方?”   大鹏苦笑着说:“昨天跟一女同学聚餐,愿意在她面前显摆显摆,于是就办了一张会员卡,持卡必须在这里消费,所以今天就来这里了,要不那1000块钱花不出去。”   二仔一惊:“你办卡花了1000?打肿脸充胖子!咱娘知道了会吵死你的!”   山山咯咯笑了:“大鹏叫的是小姑娘,不得装装大款?!”然后又问大鹏:“怎么?请她吃大餐了,没把她带回去呀?”   “带哪?”   “带哪都行,宾馆、酒店什么的。”山山一脸坏河南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效果好笑。   “说正经话!俺二周还小呢,你这话会把他教坏!”他嗔道。   一晃,九点半了,兄弟三个也吃饱了,于是依依惜别。走的时候山山热情地对二仔说:“二周,没事了来找我,我带你四处转转。”二周点头。同在一个城市,但是大家各忙各的,虽然是兄弟,大家见一面也并不容易。      【面试与押金】      第二天,大鹏带着二仔去了昨天联系的那家商贸公司。到那一看:原来是一家KTV!打电话联系到那位经理,经理把他们带到办公室,还没坐下来,经理电话就响了:“对……哦,我们不招了,已经招满了。”   听到这里,他俩暗自庆幸:幸亏联系得及时,否则就被拒了。   坐定后,经理给说了一些职责,无非是服务员那一套,而且强调是晚班晚6点到半夜1点,必须干一个月以上。然后拿出一份简历表和所谓的“合同”让二仔看看。大鹏先接了过来,为弟弟把关。弟弟可能感觉一切挺好,小声对他说:“还用看啥?我填吧。”大鹏白了他一眼。   他看到“合同”上写着要交450块钱服装费,表示不解。经理让他们放心:“这只是服装费,不是押金,待发最后一天的工资时会退回的。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就把押金——不是,服装费交一下吧。”   鹏鹏眉头一皱:“我弟弟以前在饭店干过,从来没有交过什么押金啊?”   “不是说了嘛,咱这不是押金,是服装费!走的时候会退还的!”他信誓旦旦地说。   “我留个证!”他拿手机给“合同”拍照。经理笑了:“好,拍吧。你是哥哥,愿意让弟弟工作有保证,可以理解!不过放心,咱这都来过这么多人了!”   问到工资,经理说是“工资日结,每天200块钱外加提成与小费。来这的客人,在包间都会要酒水,如果你能看包间了,挣的提成和小费都是你的,还有工资。”   这时候进来一个20岁上下,胳膊上纹着癫痫病的病兆一只龙、留着小贝头、表情严肃的小伙。   哥俩听着这工资还可以,弟弟也小声催着他把“合同”给他。   填完了,该交押金了,他犹豫着,小贝头说着让人放心的话:“没事,走的时候就退给你了!”于是大鹏掏出500给了他们,小贝头找给了50。 共 1039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