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轻舞】烫发与剃头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21:05
摘要:一个圆圆的头,它的精髓的里面,一头长发,再美丽也是附着物,时代不同,作用也便不同了…… 喜欢简单,包括对待自己的身体。   清汤寡面,素面朝天,不闻脂粉味;清水洗脸,五指梳头,省了桂花油。   ——序      “跟我护理头发去,我给你要了个护发套餐。”妹妹是霸道的,不由分说,把我从电脑椅上拖起来就走,扯得我一溜跟斗。   “哎,哎,哎,我还在写文呢,弄什么头发呀,我习惯了这样呢。”我思路正好,不甘心地挣扎着。   “我说,文中那些如花的美女,如画的小生,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故事是在你这个不修边幅的邋遢婆笔下写出来的!一定会跳出来拍死你。”妹妹鄙视我不是一两天的事了。   “你拖我出来是为了消遣我么?”整理一下被她扯乱的衣服,使劲甩脱她的手。“别拉我,我自己会走。”      “清秋水”女人吧坐落在一世繁华商城的高层,电梯门开,一笔挺小男生伸手一个请的姿势,妹妹点头,我也跟着点头。妹妹用眼角乜斜我一眼,扯了扯的我的袖子。男生头前走,妹妹跟在他后面,我跟在妹妹后面,亦步亦趋。走廊长而暗,两边灰色的墙上挂着一些红色主题的油画,色彩浓烈鲜艳。画中女性除了时尚便是精致,因底色的红,这些人物犹如燃烧在一团火里,那些妩媚的举手投足好似被大火烧痛而扭曲着自己的身体。走着,看着,人渐渐没了神,丢了魂,懵懂着一脑袋浆糊。贼眼溜溜地东张西望,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走廊尽头,1806室门口吊着一个精致的木牌,上书中英文“清秋水女人吧”几个字。推门,一清秀女孩站在一方隔栅前点头,微笑着递上两张卡片,妹妹在上面签字,递给我一张。女孩比了一个请的姿势,妹妹扯过我的手转过隔栅,镜子世界如海市蜃楼般地出现在眼前。   十几个男男女女在镜子前精致着,女的坐着享受,男的站着忙碌。修指甲,染头发,背部按摩,面部会理,一水的男技师。红男绿女,年轻俏丽。男的轻轻一碰,女的嫣然一笑。男女间的交流除了眉目传情便是低低耳语,除了风筒嗡嗡的蜂音,安静而温馨。我玩弄着手中的卡片,心里忐忑着,我看到了自己的粗糙。   屋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我的身上扫一遍,脸上的恭维与眼神的鄙视,激怒了我。凛然一笑,心底开始嚣张:妹子们,小瞧姐姐了哈。   对发型师是冷漠外带三分恐惧,小时候是,现在还是。      60年代的平原乡村,土路,土墙,土房。每到冬季,风,带着哨子般的呼啸,刮起一层又一层尘土。天寒水冷,烧火费柴,农村人不讲究。女人懒,把衣服穿成白变灰;男人更懒,洗头成了头顶麻烦事。这季节,老汉们便着急把自己的头发剃光,一冬不洗头也不会长虱子。   剃头师傅像货郎担一样,是游走的。每到一个村子,便在村口放下肩上的挑子,拉开架势,等着老汉们前来关照他的手艺。   师傅的吃饭家伙,就是一副剃头挑子,一头放一个瓷釉斑驳的脸盆,下面是燃着的火炉子;一头是几层高的小柜子,里面装着各种剃头家伙。脸盆架上挂着二指宽一条长长硬硬的黑布,叫比刀布。   师傅的工作是悠闲的,一条永远都洗不干净的毛巾从脸盆的热水里捞出,拧个帕子在等剃头的那人头上呼噜几下,头发湿了,冒着热通通的水汽。剃头师傅把折着的剃头刀伸开,在比刀布上蹭蹭地划几下,捏着那人的脑袋,在上边动起手来,从额头处往后拉,一刀下去,那人的头上就有了分水岭。师傅先是一边的剃着,仔细而认真,那刀子翻飞着,在脑袋上刮几下,比刀布上划几下。如此十几个来回,一个毛发茸茸的脑袋就秃光了。师傅停了手,从脸盆的热水里再次捞起那块脏兮兮的毛巾,往那人的嘴上一捂,不管了。自己与其他人聊着闲话,几分钟后,师傅把那人嘴上的毛巾拿掉,剃刀伸到了脖子底下……   我是爷爷的跟屁虫,爷爷去剃头,我总是跟着。每一次看师傅干活,看到这一段,总是靠墙蹲在一边,捂着眼在手指缝里偷看,看师傅会不会一刀下去,那人的脖子上出现一条长长深深的口子,鲜血喷涌而出。   咣当一声,毛巾丢进水里的声响。我知道结束了,拿开双手,看到那人用手在自己的头上打着旋抚摸一圈,嘴里夸着师傅的手艺,从破棉袄里掏出几毛残币,递给师傅,满意地走了,时间过去也就是二十分钟。   有小孩被自己的老汉揪着脖领子带来剃头。小孩不干,嗷嗷叫着不肯就范。爹就脱下老棉鞋作势要打的样子吓唬孩子,孩子由嚎啕变成抽泣,走到剃头挑子前坐下,缩着脖子,仇恨地看着剃头师傅。      一只手把我拉到一张椅子上。镜子里是一个瘦高的男子,黑色衬衣,黑色裤子,脸很白。他用手在我蓬乱的发间撩逗着,弯腰在我耳边说:“修一下就好了吧,你的脸更适合烫个大卷。”   “你问她吧”我拿下巴指了指在旁边沙发上喝茶看书的妹妹。   他真的问她去了,两个人并肩坐着,翻着妹妹手里的一本厚厚的杂志,指点着,妹妹摇头或点头,男子微笑着。半小时后,男子走了过来,轻声说:“我们开始吧,整个流程是这样的,洗头,按摩,护发,剪发,烫发;再护发,再洗头,吹发,整理,成型,时间大概是四个小时。”   “啊?”刚想爆发,看到镜子里一张脸扭曲变形邪恶地难看。再看妹妹,冲我摇摇头,我把嘴角往上提了提,轻声说:“好。”   “我们为您准备了三文治,牛奶,咖啡,茶,饮料,各种水果,您想要点什么?”   “有WIFI吗?”四个小时,四个小时,我去你大爷滴,能上网再说。   “这里。”年轻男子把我手里的牌子反过来,上面赫赫印着WIFI的账号和密码。   不理男人干瘦的手指在头上的摆弄,不管剪刀在发间轻轻咔嚓,嘴里念着:秋瘦,树瘦,人瘦,心瘦,情瘦。两只手握着手机,两个拇指在上面移动着。四个小时过去,我完成了《剃头与烫发》这篇文字。 西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那个好?湖南看癫痫病的好医院武汉去哪里的医院能看好癫痫病青海哪里医院看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