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柳岸•春】夜来花香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37:33
在这个落雨的傍晚,我又一次伏案在窗前,在纸上消遣着我的寂寞。   窗外的雨下得很好,安安静静,缠缠绵绵。写完了几行字,我站起身来,凝视着窗外的雨,心事也随着那落地的雨儿点点溅起,浮想联翩,犹如一片宁静的湖水,被烟雨蒙上一层说不明的酸涩。   眼前这看似华丽阔大的一座宅院,除了厅堂里我喜爱的那盆夜来香,所欣慰的,就是每天与文字的对话了。这是先生给予我的生活,富足,悠闲,守望。都说“商人重利轻别离”,而我的先生就是这样一个商人,他在外地做着很大的生意,我一年里也难得见他几回。盼他回家成了我的狂欢节。他是我每天巴望着回家的另一种声音,是我期盼着在长夜里最踏实的温暖。除此,一片清冷。甚至,他不在家的日子,我的生活,白日和夜晚没有区别。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铃声是电影《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这是我百听不厌的旋律,我喜欢歌词的深情与直白。   每一夜梦里见到你感觉你   我知道你没有远离   穿越千里万里来到我的身边   告诉我你没有远去   无论咫尺与天涯   我深信这颗心永不移   ……   那动人心魄的旋律,每每让我心醉。但是此刻,这铃声却让我心惊肉跳,慌乱不已。不用去看,我知道这个电话又是那个男人打来的。半个月来,这个号码反复在我的手机上出现,电话或信息。   “请原谅我吧!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冲动!”   “你不想听听我忏悔的声音吗?”   “见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我想要的女人。我不会放弃的!”   “我会让你幸福的,请给我一次机会!”   “如果你愿意,我会一直等!”   ……   电话铃声不依不饶,执着而坚决。我扫了一眼,果然是他的号码。随着激扬的旋律,一个高大的男人仿佛从手机里走了出来,站立在我的面前。他身形挺拔,五官菱角分明,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我的时候,热情似火,神采飞扬。   他叫石磊,是我前些日子参加朋友的饭局时认识的。说不清楚为什么,当他第一次把目光投向我时,我就感到了他眼神里的异样,一瞬间,让我懂得了女人慌乱的感觉。临别时,他要了我的号码,当天晚上,我就接到他的第一通电话。也许是过于寂寞,或者是由于长久的空虚,不知不觉间我与这个还很陌生的男人聊了一个多小时,他的盛赞使我有了一丝虚荣满足的快感,他略带磁性的声音让我喜欢,他热情洋溢而又关心体贴的话语,温暖了我落寞的心灵。他海阔天空,诙谐幽默的调侃,填充了我的空寂与无聊,使我在很短的时间内,放弃了一贯对陌生男人的警惕之心。   那天夜里,我第一次为一个我先生之外的男人差点儿失眠。没有人知道,这二百多平米的空房子中,一个独居女人的心境,正被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轻轻撩拨起涟漪。   几天后,我接受了石磊的邀请,与他共进晚餐。这个在一家外企担任公关部经理的男人,很会讨女人的欢心,他对我使尽了“公关”手段,从一张餐巾纸的折叠到半杯果汁的温度,从一块剔净骨剌的鱼肉到一片青菜叶子,无不显出他刻意讨好取悦我的用心。他诙谐幽默的话语,热烈奔放的表情,毫不掩饰的情感,使我寂寞已久的心在阵阵悸动的同时,又感到了莫名的慌乱。在这个灯光昏暗,弥漫着暧昧气氛的小包厢里,我感觉到了某种渐渐临近的危险。于是,在满桌菜肴还没有动多少时,我便借故起身告辞。就在我打开包厢门的一刹那,石磊突然从背后抱住了我。我惊愕地回头看他时,他毫不犹豫地将他厚而湿热的嘴巴盖住了我的双唇。   我惊愕,慌乱而又愤怒。   我用力推开他,拉开门逃一般跑了出去,跌跌撞撞。   我听到石磊在背后大声喊着:“安妮,你听我说,我、我喜欢你!“他全然不顾饭店里顾客满堂,追了出来,我没有给他任何机会,慌乱地驾车逃离,他的身影呆呆的被我抛在车后。   那天,石磊给我打来无数个电话,发来无数条短信。请求我的原谅,表达对我的爱慕之情,甚至信誓旦旦,非我不爱。此后的每一天,我的电话随时随地都会响起来,这首令人心醉的泰坦尼克号的主旋律,经常是此起彼伏,陪伴我度过了许多寂寞时光。   而我给予他的,却是永远的沉默。我无法回应,不能回应。   手机铃声仍在不屈不挠的响着,一遍又一遍,整个房间都在回响着这动人心魄的旋律:   你再次打开我的心扉   珍藏在我的心底   我心又想很想你   头依在我无所畏惧   我的心永远伴随着你   ……   我有些恐惧。我怕我不能抵挡这顽强的铃声的进攻,不能抵挡这意味着爱情的旋律的浸淫。我打开屋门逃了出去,任背后电话铃声的喧嚣。      二   暗夜渐渐来临,厅堂里的那株夜来香开始散发出浓郁的花香。这是我喜欢的花。喜欢它开花时那种肆意而浓烈的芳香。我想起那首流传的歌:“夜来香,花儿好,白又香,花香没有好多时光……”   我觉得这歌就是为我而唱。我空寂的青春年华又有多少好时光呢?   记得一本书里说,夜来香的花语,是“空想与危险的快乐”,在独守的长夜里,我又何尝不是在空想与危险的快乐中度过呢?常常,在夜里,我独坐在夜来香的花株旁,在浓郁的花香中幻想着我的未来与快乐,过往与现实。对着夜来香自言自语,打发着寂寞与孤单。夜来香花旁,是一株挺拔的桂花树。它是我在集市上花大价钱请来的。我很喜欢它盘根错节的英气和花开的馥郁,初见到它时,我不知怎的,却有了和它对话的欲望。也许,是因为月亮和吴刚的缘故吧?也许是体味了那句“嫦娥舞广袖,遥寄寂寞情”的含义。都说万物皆有灵性,我想花儿会懂我的心意,就像眼前,屋里手机拼命的在响,而我的夜来香与桂花树却与我相守,用馥郁的花香慰藉着我错乱的心灵。   电话铃声仍在不屈不挠地响着,我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这是爱情吗?如果是爱情我该怎么办?这不是爱情吗?不是爱情我又该怎么办?我对自己说,不管了,不管了,如果它再响一遍,我就去接了它,哪怕给他一个沉默,一声无言的回应。   电话铃声却突然停了。屋里一阵死一般的寂静,好久好久,再无声响。   我转身冲进屋里,拿起手机。我看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数字:99个未接来电。   我突然感觉到一阵心痛,为他的执着,为我的无情。   紧接着,收到一条短信:“我不会再打扰你了!永远!”   我看着手机里这几个字,愣了半天。渐渐明白过来,他不会再打扰我了,不会再给我打电话,发短信了,不会再来纠缠我了。   一种轻松掠过心头。我又可以回到我安宁的生活里了。   可,落寞和冷清也随之而来。   我靠在床头开始读书。先生不在家的日子,我就用书册来算计他离开的时间。床头读过的书已经摞得很厚了,先生依然没有回来。我长发及腰的样子,不知他还可记得?我已从厚重的春装换作一袭美丽的纱裙,他却还没有见过我穿夏装的模样。我时常对着镜子欣赏妆扮后的自己,从惊喜到失落。再美的女人,没有男人的青睐,就如花儿不知何时开放,甚至不如院里的花草,繁荣衰败的过程,至少还有我的陪伴,欣赏。   这个夜晚,我格外想念先生。想念和他灯下对坐,谈笑风生的情景。家里的厨房,好久都没有炒菜和洗碗的热闹了,炊具干净整洁的像一排豪华道具,也如我年轻的脸上不见笑容。我拿起手机,给先生拨去电话,我想告诉他,今晚我做了他爱吃的牛排和酱汁拌饭,还有红酒,可电话那头始终无人接听。也许,他的手机不在身边,也许正在忙碌应酬,也许,他的身旁正陪伴着一位比我更年轻的女人……我又开始胡思乱想。   偌大的房间,就如一只囚笼,囚着我弱小的躯体,也囚禁着我的心灵。我一个人呆着,四周很安静,很安静。   可怕的安静。      三   不过只要是爱,是爱,可就是美。   就值得你接受。   你知道,爱就是火,火总是光明的   不问着火的是庙堂或者柴堆   ……   这是残疾的伊丽莎白写给爱人白朗宁的诗句。我很喜欢这段话,也曾被他们的故事深深打动,他们的爱令我心驰神往。我常在静夜寂寞中,读着伊丽莎白的诗,想象着她与白朗宁浪漫的欧式爱情。她的诗总让我对爱情充满幻想。人生,唯有爱情可以令人无所畏惧,生死相许,不是吗?   但是今夜,伊丽莎白却不能够拯救我。我读不进去任何美妙的诗句,无法安静下来,我莫名地开始烦乱。我甚至希望那个无休止纠缠我的电话再次响起来。这些天,他的电话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种状态,如同每天早晨想要看到的太阳,夜里想要望着的月亮一样。他突然之间的消失,让我无所适从。   我再次去拨先生的电话,我想和他说话,我想与他倾诉,哪怕只是听听他的声音。此刻,只有他能够拯救我于水火。而手机却是关机状态。他关机了,难道没有看到我打给他的电话吗?还是……   烦乱,燥热,绝望。   我想冲个澡,让自己心中的烦乱停止,让自己燥热的身体冷静下来。我开启了房间里所有的灯,一刹时,整个房间灯火通明。一个人在家的夜晚,我习惯家里的灯是彻夜通明的。只有这样,不管我何时醒来,才不会感觉到惊慌和恐惧。灯火通明中,我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在穿衣镜里,静静的欣赏着自己的身体。健美,饱满,每一寸肌肤都如美玉凝脂,雪白,光滑,连一颗黑痣都不曾看见,这玲珑有致的身段,当年曾经迷倒无数追求者,新婚时,先生也曾为我的身体着迷,多少个夜晚,即使睡着了,他的手都从不曾离开我的身体。   而如今,曾经迷恋我的先生,你在哪里呢?   ……   冲完澡出来,我感觉到自己开始平静下来。也许是凉水浇冲的作用。我打开衣柜挑选着睡衣。衣柜满满的,从顶格到底层,都是我的衣服。光是各式睡衣就数不清有多少件。这个家里,先生给足了我所有想要拥有的物质,但是独独缺了我最需要的精神层面,缺少了爱的温暖。我象一只被囚禁在笼里的鸟儿,永远不缺食物,却被禁锢了飞翔的翅膀,生命只剩下为主人歌唱。   我再次拨打先生的手机,依然是关机状态。屋里死一般的寂静,我忽然像被掏空一般,全身软软的倒在床上。   一阵浓郁的花香袭来。我知道,这是“夜来香”在开花了。夜来香的花香每到夜晚便更加浓郁诱人,它的馥郁让我迷醉。我披上睡衣走到厅堂里去。夜来香正开的芬芳,那样的香气浓郁,让人心醉神迷。有人说,夜来香夜晚不适宜放在屋内,因为夜来香的花香,在夜晚会格外浓烈,可以致人头昏。可我却偏偏喜欢将夜来香放置在屋里,我喜欢它浓郁的花香将我包裹。   “……夜来香,花儿好,白又香,花香没有好多时光。”   我唱着这首歌,端起花盆走进卧室,把它放在我的床头。我和它一样,也没有多少好时光,就让我们俩相依为命,就让我在它的花香中沉醉,让我在迷醉中沉睡吧,永远不要醒来。   窗外的雨还在下,淅淅沥沥,好缠绵,好安静。   雨夜中的夜来香,花儿开得正芬芳。   慢慢的,我在夜来香浓郁的芳香中睡着了。在睡着之前,有一阵子我不敢闭眼睛。一闭眼我就会想到石磊,想到他的拥抱,还有他的那一吻。很多天来,每当我独守寂寞时,我都会莫名地想到他那宽厚的胸膛和热烈的嘴唇。这一切都应该是先生给我的,而不是另一个男人。可我的先生他是商人,“商人重利轻别离”,我的别离之殇,他不会在意。   在夜来香的芳香中,带着对先生的怨怼我睡着了,我不想再醒过来,我喜欢在花香中迷醉,那是没有忧伤的地方。      四   睡梦中,我被一阵什么响动惊醒过来。   是先生回来了吗?我急忙睁开眼睛,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站立在我的床前,用一种热烈的目光注视着我。   “石磊?”   这个男人竟然是石磊,我惊疑万分。   屋里灯火通明,门锁安好无损,他、他是怎么进来的?我惊慌地想要爬起来,石磊上前按住了我,朝我微笑着。   “不要怕,我只是想你了。”   “你是怎么进来的?”   “只要我想,怎么都可以进来!”   我很惊慌:“你,你快出去!”   石磊微笑着:“不,我知道你需要我!”   “我不需要你,你快走!”   “不,你需要我,我知道,你心里刚才还在想我呢!”   “我没有想你,你快走开!”   石磊不说话,宽大的身体朝着我压了下来。“不,不要这样!”我使劲儿喊着,双手用力去推他。可是为什么我的声音如此弱小,弱小得我自己都听不到。我用力地抗争着,为什么我的双臂却一点儿没有力气。石磊开始亲吻我的身体,我努力地抗拒着,可是我感觉到我的身体却不听我的指挥。我的心想要躲开他,我的身体却在迎合着他,接受着他的爱抚。我的双手不由自主地紧紧搂住了他,任由他炽热的双唇,将我的坚守一道道撬开。那久违的情欲终被他唤醒。我觉得自己醉了,醉了……我的心和身体完全分裂开来,变成了不同的两个人。   难道上天创造这夜晚,就是为爱来做掩护的吗?难道上天让夜幕降临,就是为了遮盖人类的羞耻吗?不管了,不管了,一切随心吧!   一阵巨大的快感,一种前所未有的飘然,海水一般漫了过来,从头到脚淹没了我,彻底淹没了我,我的身体,我的心。   ……   我在意乱情迷中睁开了眼睛,突然发现先生就站在床前,恶狠狠地盯着床上赤身裸体的我和石磊,举起一把明晃晃的菜刀朝着我砍了下来……   我“啊”地一声惊叫,猛然坐了起来。   眼前依然灯火通明,伊丽莎白的诗集静静的躺在我的臂弯。屋里没有石磊,没有先生,一切都一如往常,周围安静得只有我粗重的呼吸声。   我这是怎么了?刚才是梦境还是现实?我慌乱地摇着脑袋,极力想要弄明白。许久,我才清醒过来,刚刚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可怕的梦。   我的心依然狂跳不止,久久不能平静。   许久,我拿起手机,打开来,从联系人里找到石磊这个名字,毫不犹豫地删除了。   窗外传来啾啾的鸟叫声,淅淅沥沥的雨声消失了,应该是雨过天晴了。夜来香的花香已经不那么浓郁了,变作了淡淡的芬芳。我知道天就要亮了,又一个白天来临了。   济南看癫痫病医院癫痫病的病因都有什么呢癫痫小发作怎么办河北看癫痫的好医院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