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荷塘】今日月圆人不全(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51:26

去年秋月,天天参加社区太极拳活动的父亲,没想到在一天上午和拳友们打羽毛球时,突然手指僵硬活动受限,打电话给我,送到医院检查诊断为脑梗阻,经过治疗初见成效,但随着越来越细的深入检查,后来的结果却让人意想不到。

身体清瘦、身板硬朗、平时少病的父亲竟然被诊断为胰岛癌晚期,意味着已经失去了救治的任何机会,只能采取针对性对症治疗的保守方案。

期间,我们兄弟和妹妹都尽量找时间,创造一家人一起团聚的机会,让老人多享受天伦之乐。我有时间天气好就开车拉上老人出去转悠,还去了老人身前工作过的马啣山及周边村落,拜访了老人工作时住过的房东(之子),几个那时爱去吃住的同学家,以及曾经关心帮助过父亲的人和他们在世的子女。父亲原本想随大哥公司组织的旅游团再次畅游祖国宝岛台湾,我为了陪伴父亲,也报了名意欲同往,没想还没等到出行的日子,父亲又病重再次住院,而且已经不能独立行走,我们知道父亲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所以父亲去不了了,我也就决定不去了,但是父亲听说后坚决不依,说如果我因为他而不去,那怕中途死在路上,也要跟着我们一起去。本来是我要去陪父亲,没想到父亲却以为他不去的原因影响了我去台湾,心里过意不去,无奈,我只能遵从父亲的愿望,在父亲病重住院而且危在旦夕的时刻,踏上了去台湾旅途的路途。九个日日夜夜,既牵挂,又不敢打电话询问,心始终悬在嗓子眼上。

应该感谢父亲的是,没有在孙女出阁之前离去。姑娘的婚事在一年前就已经定了下来,而且在一年前就定好了酒店预交了定金,但父亲突然发病和病的这么重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按照医生的估计和推断,离病情诊断清楚的九月初,父亲最多熬不过三个月,我们大家心里也很忐忑,但订了的事情又不好更改,而且那时还没告诉父亲真实的病情,无缘无故变了也不好给父亲解释,同时父亲也在积极筹划着参加唯一的家孙女的婚事,平时买衣服都阻挡的父亲,竟然主动要求我们带他到商场里去买一件大衣,说是要穿上新上大衣风风光光地去参加孙女的婚事,怎曾想真到了孙女婚事的那一天,他已经被病痛折磨得连头都不能动,身都不能起了,前往婚礼现场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也成了父亲一生中最后的遗憾。

父亲在兰大一院前后两次住院,后又在解放军医院辗转住院三次,直到今年元月中旬时,我们才遵照医生的意见,无奈地将父亲拉回了榆中老家。回老家后,父亲又以无比坚韧的耐力同病魔抗争着,在家痛苦地坚持了二十五天后,于二月十日农历腊月二十五狠心地抛下我们离别而去,享年七十八岁。

事后,我才想,父亲在几年前就常说胃不舒服,自己在诊所吃了不少中药,我也带父亲到省城最好的三甲和其它医院检查过,而且在一五年还做过胃镜,都说没大的问题。现在想来,那时候肯定是胰腺有问题了,如果当时就能发现,不知能否改变父亲的命运?

父亲,您为什么不再多活几日,活过八十寿诞,让我们再尽上几年孝心,您也多见几个新的重孙……

屋漏偏逢连夜雨,让我们想都不敢想的是,几周前母亲还在和家人相聚有说有笑,几天前还在和远在北京的孙女视频,并说要等着看她的孩子,几小时前还在和儿女们聊天说话,谁曾想瞬间她就魂魄升天,与我们阴阳两隔了,真是让我们追悔莫及痛不欲生!

母亲嫁到我们金家门里来,从一开始就没过上好日子。公婆在上,伯仲叔侄,妯娌侄女,一家三辈十几口人,母亲进门后是最小的媳妇,自然只有干活的份,没有说话的理。后来伯父们陆续分家立户,祖父祖母就同我们一起过了,老人年老多病,孩子年幼无知,父亲又长年在外,里里外外全靠母亲一人张罗打拼,上孝公婆,下抚子女,其勤勉辛劳之苦,自然不必多言。然而,更为艰难的却是,在父亲犯错离家后的三四年时间里,母亲所受的苦难和经受的煎熬,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母亲中年时就落下了周身的毛病,虽然后来我们子女都出息了,家里条件也大为改善了,父母再不必早出晚归,风里来雨里去辛苦劳作了,但是早年劳累所致的疾病始终和她若即若离,常伴左右,各种药物当饭吃,几乎没有断过顿。特别是后来患上了难缠的糖尿病,就更让她病弱的身体雪上加霜。由于条件所限没有养成吃菜的习惯,经常与洋芋和面粉相伴,营养长期失衡,再加上母亲早年劳作时难免磕磕碰碰摔摔拌拌,身体受伤,经骨劳损,腰伤腿残,走路不便。虽然想尽了各种办法,受种胰岛素轮番上阵,但是血糖监测结果一直不够理想,既是每天花销数百元用上最好的进口胰岛素,也没能把血糖控制在正常范围,长期的高血糖侵蚀,致使许多并发症或隐或显,让母亲的身体一天天变得虚弱,同时也深深地埋下了更加危险的隐患。

九月十三日上午,突然接到保姆的电话,说母亲上吐下泻,我赶过去时大哥也赶了过来,这时诊所的大夫已经在家里给母亲输上了液体,分析可能是前一天吃了水柿子又喝了酸奶食物中毒的缘故,连输四天,算是止住了腹泻。但是三日后的上午,保姆又打来电话,说母亲又开始呕吐,我打车前往,将母亲送至附近病人较少的省三院,想住院系统检查治疗,但送到医院时,当时母亲已经非常难受痛苦,穿的几层衣服都被汗浸透了,而且几次都测不到体温(35度以下),后来用红外线测到只有35点7度。经过医院急救和打针输液治疗,病情总算趋于平稳,母亲的精神也慢慢地好了起来。

住院的第三日,早上八点我到病房时,母亲还好好的,精神气色也不错,我问吃什么?她要吃豆腐脑,我于是到外面街上去买,买回来后,我要给她喂,她说她自已吃,于是支起身子坐在床上,我要把被子垫在她身后她不要,自已香香地吃了几口,吃了三分之一多还不到一半的时候,她说不舒服不吃了,先放下过一会再吃。我想一方面可能是吃得太快太猛的缘故,一方面是输液滴速太快的原因,放母亲躺下后,调低了滴速,并找来大夫护士,他们打了治吐止痛的针,但是还不见效,又找值班大夫,她让做了个快速心电图,发现心电图异常,又找心内科大夫会诊,确定心肌梗塞后,我们迅速联系转院进行介入治疗。通过120急送兰大一院,在急诊科稍作停留后即送入导管室实施介入手术,发现心脏前导管有一处百分百阻塞,前面服用的急救药物只疏通了百分之五,必须放入支架扩张。同时发现中导管有一外也有百分之八十五的梗塞,只能等再次介入乎术,于是在前导管堵塞处放入支架一枚,手术还算成功顺利,下午一时许将母亲从导管手术室转入ICO重症监护病房。按照规定,家属只能在早中晚进餐时间各探望一次,而且每次只能进入一人。当日晚弟弟进去一趟,次日早上妹妹进去一趟,中午大哥进去一趟,下午我在监护室外守候时,妹妹打电话说母亲在里面打电话说便秘了,要让她把家里的过道片拿来。我打电话给母亲,让她给大夫说,说给大夫说他们会想办法的,我们送进去的药大夫肯定不让用。到了晚上六点探望的时间,我进去送饭看到母亲时,母亲已经很虚弱,她让我戴上手套给她掏一下大便。这时旁边的护工说已经挤了两支开塞露,但大便还没出来。我要了一支开塞露挤进去,伸手掏时硬结的粪便就在肛门口,一连掏出好几块,总共能有一个拳头大。掏完后问母亲舒服了没有?母亲说舒服了,但是说喂饭,她却说太累了,吃不成,想静静地休息一会。这时,大夫说心电图信号异常,要抽动脉血监测,母亲不让抽,我也不让抽,但大夫坚持要抽,我们执拗不过就让他们抽,几个人折腾半天,总算抽了一些,不知道做了一个什么名堂的快速检测,说是74点多,数值比较高,要采取相应的措施,我看着他们用泵泵上不知道叫什么的药,也把氧气管换成了氧气罩。七点时,家属陪护时间已到,他们将陪护人员全部往外赶,当然也包括我,我说病人饭还没吃,我等一会把饭喂着吃上,他们让我出去,说饭等一会他们自己喂。母亲在旁边也央求,说我们情况特殊嘛,可是铁面无私的医护人员还是硬生生地把我赶了出来。

但我感到情况不妙,中间又询问了两次大夫,说饭已经喂了,只吃了少半碗(其实是半流食的菜面汤),但采取措施后效果不是很明显,病情还不稳定。本来约好了今晚弟弟值班守候,所以弟弟八点多来了以后,我也没有离开,但是心中烦躁不安,就下去在医院院子里转了一会,当上到楼上重症监护室门前的时候,大夫出来正在门前和弟弟交流病情,说心脏失血严重,肺部大面积水肿,需要再次送入导管室采取介入手段,帮助血液加速流动返回心脏。可是当送进导管手术室时,我看到母亲呼吸急促,表情痛苦,谁知这竟是我们母子的最后一面。当大哥们赶到时,里面很快传出抢救无望的消息,稍后,我们将母亲急急送回榆中老家,次日凌晨六时许,母亲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事后我想,如果不在重症监护室该有多好,让我们陪在母亲身边,也许照顾会更操心细微一些,母亲就不会因为便秘而导致心脏破裂失血过多休克。如果最后抢救明知无果时,让家属早一些见面也许更为人性,给双方一个见面送别的机会该有多好。如果我们和母亲住在一起,能从母亲的言行和絮叨中发现一些奇异的预兆和信号该有多好,不至于让我们没有任何思想准备而措手不及。可世上没有这么多的如果,世上也没有买后悔药的,我们只是想母亲不了走的这么匆忙,哪怕睡上个十天半月,就是三五日也行,让我们有个心理准备和思想调适的过程也行,但是,母亲没有,母亲连最后一句话都没说,一个面都没见就走了……

今日是仲秋,本该八月十五月儿圆,合家欢聚人团圆,可是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去年仲秋之夜,父母还在,家人团聚,四世同堂,其乐融融,然今朝仲秋,父母已逝,明月虽好,物是人非。若父母能看到天空中的明月,就让我们以月为媒,传递我们的思念和难舍之情吧!愿父母远离人间之苦,乐享天堂之福!

癫痫患者大发作应该怎么办武汉市做羊角风医院丙戊酸钠缓释片的用法用量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