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江南】情留永乐觅桃源(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55:56

在2006年央视组织的“十佳魅力”城市评选中,运城榜上有名。颁奖词“永乐宫中笑谈古今往事,鹳雀楼上眺望三晋风流”,画龙点睛地道出了河东运城深厚的文化底蕴,令外地人神往,让运城人自豪。的确,永乐宫与鹳雀楼都是运城两个著名的景区。永济鹳雀楼因为唐人王之涣的名诗早就家喻户晓了,而芮城永乐宫却犹如藏在深闺、含羞掩面的小家碧玉,随着大力发展文化建设的强劲东风,正在一点一点地向世界掀开她那神秘的面纱。

文物古迹越有历史沧桑感,文化价值越大。说永乐宫饱经沧桑一点也不为过。永乐宫之名,很容易被人误想成祈求永远快乐、无忧无愁的宫殿,或是与明朝永乐皇帝有关。其实,它是为纪念新道教始祖、八仙之一的吕洞宾而建,唐为吕公祠,宋金时扩充为纯阳观,元又升观为宫,名曰大纯阳万寿宫。因其建于永乐镇,故又称为永乐宫。

如今的永乐宫已不在永乐镇的原址上了,而是在芮城县古魏镇龙泉村东侧的古魏国都城遗址上。看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神奇?不错,永乐宫的确被当地人称为“神宫”。它的前生今世听来像传说一样神奇,却都又是活生生的真事。好奇心极强的我,早就想穿过她前世的历史迷雾,沿着时代变迁的痕迹,实地探寻一番她那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源头。

一、希望到失望

春光莫辜负,踏青需趁早。3月12日植树节当天,我和好友磊子相伴踏上了寻访“神宫”故地之旅。

乘大巴、打的士,行高速、穿小巷,过闹市、经绿田。喧嚣逐渐静,只闻鸟语声。我们不约而同地摇下车窗,大口呼吸着乡间新鲜空气,尽情欣赏着醉人的田园风光。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以为在永乐镇,永乐宫应是大名鼎鼎、人尽皆知,可问了好几个人都一脸迷蒙,不知所指。直到问及一个靠依古树、吧嗒吧嗒抽旱烟的老人,他吐了口长长的烟雾,慢悠悠地说,噢,就是那边的吕公祠。顺着老人指的路线,我们终于找到永乐宫旧址——如今的吕公祠。

一座八九十年代模样的院落,围墙不能说是残垣断壁吧,但也有几处豁口。这里前眺黄河北岸,是一片慢坡地伸向前,越向前地势渐低。后依土岗则是峨嵋岭,犹如一把结实的太师椅。一条东西公路从吕公祠门前穿过,东侧是镇上的敬老院,看建筑像是五六十年代的。整个环境,给人一派苍凉暮气之感。

这就是被称为“神宫”的永乐宫旧址?难道来错地方了么?但大门口有2011年县政府立的一块石碑,证明着它真真确确是永乐宫旧址。

院里只有零星几座败落的房屋,房外墙上有用白粉写的“道教节日活动”的字样。院内有鸡鸣狗吠,而无人声嘈杂,又有柏树参天,香烟缭绕,倒有几分道家仙境。

祠堂内供奉有吕祖塑像,像前有块红绸布,歪歪扭扭写着香客的捐赠,多者200元,少则10元不等。有一卫姓道长常年守候此处,时不时向访问者宣扬道法,卜卦算命。

拜谒之后,我们向道长问明永乐宫大殿原址后,便朝道长所指方向奔去。

来到山岗前的一片麦田,四周用木头树根围着,树有“禁止入内”的牌子。其实,我们即便进去,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我伫立良久,为这世事沧桑、时代变迁感叹万分……

二、盗宝与护宝

永乐古镇,虽偏安一隅,远离闹市,却历史悠久,民风淳朴,文化厚重。

20世纪中叶,因永乐宫发生传奇色彩的故事,从而使永乐镇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进入人们的视线。

1938年,侵华日军占领芮城。日军随军记者水野清一受命彻查山西文物遗址。水野清一翻阅古籍,查得芮城大纯阳万寿宫里藏有一笔无法估量的宝藏之记载。水野清一大喜,当即前往芮城县寻找。水野清一是个沤烂的花生——不是好仁(人)。他寻宝的目的就是想盗宝。但他多方打探,甚至动用日军士兵进行拉网式搜查,却依旧未能寻找到传说中的宫殿,更别提寻到宝藏了。

水野清一虽心有不甘,但战事紧张,只好草草收兵。他向日方高层汇报,“此宫之消息未闻,盖废已久或毁于战火”。战后其所著的《山西古迹志》,对永乐宫也只字未提。

不知是因战事紧张探寻不细,还是水野清一另有打算,抑或是永乐宫自有神佑,总之,永乐宫未被日军发现而幸免于难。

永乐古镇不仅见证了国民抗日救国的血泪史,更记录了一次惊天动地的人类奇迹。

1957年,一位名叫柴泽俊的古建筑学者只身来到永乐镇,一路探访,终于找到大纯阳万寿宫。他推开尘封的宫门,只见地上杂草丛生,院墙摇摇欲坠,殿堂灰头土脸,没有香客,没有庙祝,只有蜻蜓与蚊虫围着他又飞又鸣,似乎在迎接他这个远道而来的拜访者。

当他走进一处名为无极之殿的庙堂时,立即眼前一亮,只见满墙的壁画虽然布满灰尘,但富丽堂皇的五彩仍然夺目,尤其是那四米多高的壁画上,人物有神仙、有帝君,有武将、有文官,有玉女、有侍者,个个栩栩如生,呼之欲出。更有那壁画线条上下通畅、气韵生动,用“曹衣出水荷含露,吴带当风雅韵长”来形容,真是恰如其分。柴泽俊如获至宝,赞叹不已,激动万分。

其实,早在1952年,山西省文教厅副厅长崔斗臣就已发现永乐宫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那年,文教厅组织普查山西文物,崔厅长他们来到芮城黄河岸边的永乐宫。尽管当时的永乐宫殿堂残破、遍地鸟屎,破败不堪、荒草杂生,但崔老博学多识,慧眼识珠,他细细查看一番后,便令人折开殿内一小块后加的外墙。于是,里面的精彩的壁画终见天日。崔老激动不已,遂以永乐宫“保存无恙”的喜报上报。

正是基于这份报告,才会不断有专家学者来永乐宫寻珍探宝,汲取文化营养,探索历史奥秘。然而,好景不长,正当专家学者为永乐宫的发现感到庆幸时,它却即将要变为“海底龙宫”。

原来,1954年,为了治理黄河,按照前苏联专家的设计方案,确定在晋陕豫交界处的三门峡修建一处水利枢纽大坝,以此治理浑浊的黄河水,为黄河下游百姓提供电力资源。很不幸,修建三门峡水电站必然会引起上游水位的抬升,永乐宫便处于淹没区范围之内了。

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世界艺术瑰宝被淹没么?

当然不会!虽然,当时国家百废待兴,但国家对于文化遗产与经济建设同等关心,为保护永乐宫,经国家有关部门论证后,做出了一个非凡的决策——整体搬迁永乐宫。

柴泽俊此行,便是受命负责考察永乐宫,为整体搬迁工程作准备。

三、求己胜求人

永乐宫要整体搬迁,说来容易做起却难。

永乐宫在当地百姓眼里,那可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神宫啊。据当地百姓讲,永乐宫是鲁班爷建造的,留有“胜吾者添木三根,不胜吾者去木无数”的传说。意思是,比我鲁班爷手艺高的人,要把原件拆下来以后再搭上,你要多添三根木头。不胜吾者,你把它拆下来,就会有许多木件安装不上,这样怎能盖起来?

当然,这些都是善良的百姓对永乐宫视若神灵、心生畏惧之语,不足以全信。但柴泽俊考察完毕后,着实发现,整体搬迁的确不易。榫卯结构连接的中国古代木结构建筑,在原理上还可以做到拆开重新组装,但是要想将三四米高的大面积壁画揭下来,再移走重新粘贴上墙,而且不损坏壁画,可真是要有鬼斧神工之本领啊!在当时,国内无人干过,因为壁画极高的艺术价值,也没人敢干啊。

既然国内不行,那就借助国际力量吧。

我国以前的壁画揭取例子,大都是外国人干的,而揭取的目的不是保护而是盗取。从19世纪初敦煌壁画被盗取,到日军侵华时大量壁画被掠夺,壁画揭取技术外国人都是秘而不宣的。那么国外专家会接受我们的求助么?

没过多久,两个来自捷克斯洛伐克,大鼻子、蓝眼睛、黄头发的“洋老师”,来到了芮城永乐宫实地考察。国家此行目的是想利用欧洲的壁画保护技术来保护我们的壁画。面对中国人画在泥皮土墙上的壁画,用化学药水软化石头墙壁上壁画的揭取方法到底行不行,他们自己也没有充分的把握。

更让人头疼的似乎还不止技术问题,两名捷克专家拿出的工程预算款,就令人望而生畏。整体搬迁工程预算约1000万元,仅壁画揭取下来,预算费用就是200万元。这个数字按照当年的财政收入来讲,近乎一个天文数字,约等于当时晋南地区全年财政总收入的一半多。而且捷克专家还提出,要15名中方工程师级别的人当助手,还要修一条专用柏油马路,而且要盖一栋专家楼,等等。在当时,这些条件无异于狮子大开口,漫天大要价。

此事最终惊动了周总理。在国务院召开的三门峡蓄水工程专项会议上,就永乐宫搬迁,周总理提出了“自己搞”的想法。于是,一支来自全国各地的能工巧匠们,组成永乐宫迁建委员会,启动了让这座千年古刹搬家的浩大工程。

壁画的搬迁,可以说是险中之险,难中之难。因为壁画是绘制在沙泥涂抹的墙壁上的,本身结构就很脆弱,又历经几百年寒暑,粘力和刚度大减,极易损坏。如何能使它揭下来、搬过去、再复原,的确让人感到压力山大,挑战不小。

为了防备万一,国家派来了国内美术界的精英,将永乐宫上千平方米的壁画原样临摹下来。毕竟当时还没有无风险的壁画揭取、搬迁、复原的万全之策,先临摹下壁画备份,以防将来迁移当中有什么闪失,而使这艺术瑰宝毁于一旦。

这些美术大师个个都是阿奶抱孙子——老手。临摹对他们来说,那就是比着葫芦画个瓢——走不了样啊。但他们的临摹工程却持续了近1年时间。因为大家都对这些壁画视如珍宝,生怕自己在拷贝时损坏它,或是临摹走样失真。为了尽可能让临摹品的颜色接近原作,临摹者走南闯北,跑了许多古董店,寻访了许多制造颜料的老艺人,才买到和原壁画相同的矿物质、纯手工制作的颜料。真可谓是费尽心思,大动干戈。

四、群策加群力

怎样让壁画最大限度地保存原貌?如果按照之前外国强盗盗取壁画时的割取法,即将壁画平均分割成0.3平方米的小块,然后装运,恐会损伤较多画面。但永乐宫四座殿内的壁画,都是以人物画为主,群像排列,人物密集,上下重叠四五层之多,如果平均分割,必然会损伤人物脸部。但如果按照人物分割,画块不等,不利于揭取和运输,而且画块过大,极易损伤,对以后的拼接难度也很大。

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当时征调来近600名工程人员,这其中有很多是年龄大、阅历广的高级技师。大家矮子踩高跷——取长补短,群策群力、积极献策,每天想办法,提建议,做试验,不分尊卑,不管年幼,只唯真理。

在北京的古代建筑修整所里,一些工程师也紧锣密鼓地研究揭取壁画的方案。根据一些流传下来的中国传统壁画技艺,用中药材白芨草熬成汁,用来充当加固壁画的黏合剂,与化学药水相比,既然经济实惠,还不腐蚀壁画。

而柴泽俊也没闲着,他在太原郊区的芳林寺与山西方面的古建筑技术人员,同样进行揭取壁画的试验。老先生传下来的,民间传说的,自己想出来的都试。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壁画圆满搬迁。

搬迁工地上也是干劲十足。当时工地上还没有通电,晚上各个工棚里都是马灯高悬,图纸铺地,你谈想法,他提建设,有时意见分歧,大家争得脸红脖子粗,真是动了百次脑筋,想了千般办法。

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壁画,最后确定壁画切割采取了不均分切割,就是按照人物的头部边缘和衣冠边缘来切,尽量不损伤画面的精细部位。但这样必然会带来切割工艺过于复杂,而且之后的包装和运输就得“一画一包一运”。相当于每一块切下来的壁画都有自己的尺寸,每个尺寸不一,切割的方式就不一样,包装运输的方式也不一样。对于总面积1000平方米的壁画来说,这将是个繁复的工作。真是从湖南到河南——南上南(难上难)。

没有现成的工具,柴泽俊则带着工人师傅开始“自创发明”。如今的永乐宫西侧,有一个“永乐宫拆移展览室”,展览室摆放着几个“奇形怪状”的物件,有的像个椅子,但座位中间是空的,里面装着齿轮。有的像个磨盘,磨盘却是木头的,上面挂着锯条,等等。这些叫不上名的“土工具”,在当年将壁画从墙上切割下来的工程中作用巨大,功不可没。

当时的拆除工地上没有电,所有的设备都是手动的。就连“起重机”也是自造的,把轴承、滑轮固定在木头床架上来用。民间用的大锯、小铲子、铁锹等最普通的工具,都成了壁画揭取的工具,完完全全都是用土办法来搬迁。

历经半年多的时间,1000平方米的壁画,被分割成341块大小不等的壁画块,经过古建工作人员和民工小心翼翼的工作,终于被成功取下,标上编号,安置在特制的垫有棉褥毛毯的木箱内。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虽然壁画被成功揭取下来,但望着堆放在库房里的一个个大木箱子,如何安全运送到永乐宫新址,又让迁建委员会的所有人犯了难。

永乐宫新址选在哪里?

武汉癫痫医院那家好癫痫病怎么治最好癫痫病的发病症状是什么陕西那里看癫痫病看的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