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留香】小巷(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21:22

1

这是一条记忆深处的小巷,很多年了,却从未因时空的变迁而渐行渐远。

其实,这只是一条很普通的小巷,一条黄土铺成的小路,延伸于小巷深处。两旁是一些敞开着的院门,院中有几棵果树,几丛开花的普通植物,一些应季的蔬菜,便是属于村庄的简单清宁生活。

春天时,小巷的土墙上也会有一些草儿繁衍绿色的希望,墙根处些许蒲公英在静静绽放。偶尔,也会有无名的野花,吐露着淡雅的芬芳。那些土墙,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时光流逝里,它们早已失去了最初的健壮。从高矮不一的墙体,便能得到印证。可是村庄不需要高墙,这样的土墙只是一种生存空间的区分,将每家分出一个小院而已。没有任何防御功能,甚至根本就不需要防御,因为每家的院门都是敞开着的。

天晴时,小巷里是热闹纷繁的场景。有老人坐在自家门前靠阴的地方纳凉,然后与相隔不远的邻居聊着与村庄、与生计有关的话题。孩子们则选择好自己的玩伴后自由玩耍。阳光斜洒在这幽长的小巷,一种自然而真实的美,不知会落入多少人后来温暖的记忆。

落雨时,一路泥泞的小巷,又恢复了寂静。雨水打湿了土墙,一些泥水在雨珠的陪伴下,一起快乐地落在小院。房檐上滴嗒滴嗒的雨声,是属于村庄的童年歌谣。忙碌的人们,也终于可以在这样的时刻,拥有一些闲暇时光。那时的村庄,没有娱乐,更没有现代化的电器,于是许多这样的时刻,一家人围坐在土炕上。女人纳鞋底,孩子们或是睡觉或是玩着手中的小东西,而男人们大多是聚在一起聊天。聊到外面的世界时,每个人内心多少都有些向往,可没有人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与村庄有何不同?

有一位挑担的老人,每每他的身影出现,总会为小巷增添许多热闹的场景。老人挑着两个陈旧的小木箱,手中摇着一个拨浪鼓,用浓厚的方言吆喝着。这吆喝声,让许多人放下手中的物件,匆匆赶往老人所在的位置。只是一会儿功夫,老人身旁就围了许多人,大多是女人和孩子。

那两个陈旧的小木箱,犹如百宝箱,里面有许多当时叫不上名的小东西。女人们用很少的钱换回小盒的雪花膏,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黝黑的脸上却绽放着质朴的笑容。原来不论在怎样的年代与环境,爱美终归是女人的天性。

母亲会用粮食,从老人手里换回两根粉色的绸带,或者两个漂亮的小卡子。在某个阳光极好的清晨,那两根绸带变成了两只停落在我黑发上的粉色蝴蝶,在同伴羡慕的目光中,快乐穿行于小巷。

冬天,小巷口的两棵老柳树,在静默中守望着村庄。那种属于繁华落尽后的真实,令人略生伤感。记忆总是让人拾捡儿时的念想,在春天,小小的我会围着老柳树快乐追逐;夏天,玩累时也会坐在树下歇息;秋天时,轻拾落叶,轻轻抚摸那脉络清晰的黄叶,叹息着生命的短暂;冬天时,也总会在那两棵树下,期盼它来年的繁茂。

冬天的村庄是沉静的,冬天的小巷亦是安静的。只是那缕缕炊烟,又为冬日的小巷增添了生活的气息。也只有在冬天,忙碌的人们才能拥有属于闲适的时光。尤其是雪花纷飞的时刻,许多人喜欢在温暖的土炕上度过属于村庄的惬意时光。也会有人串门,然后躲进邻家的土炕上,一起聊着一些有趣的琐事。屋里清脆的说话声,爽朗的笑声,还有孩子们争抢玩具的吵闹声,都弥漫在小院,那是属于冬天村庄的素描,简洁、却不失生动。

2

小巷,落在江南,便多了几分温婉诗意的味道。

江南,在文人笔下宛如一位散发着浓浓书卷气息、温婉而多情的美丽女子,落进人们心底,像一个梦,令人沉醉。

自小生活于北方小城的我,却一直向往着江南。于是,在某个初夏,我成了一名江南的游客。或许在影视剧里领略了西湖的美,内心充满了期待,一路上想象着西湖该是怎样一种婉约的美?刚到目的地,便放下简单的行李,直奔西湖。

或许去的不是最适宜的时节,太多的游客落入我的目光中,而西湖却无法全部映入我的眼底。我想要靠近,想要离西湖再近一点,可是层层的游人,始终阻隔着我与西湖近距离的接触。于是坐上游船,心想当我真正置身于西湖的时候,是不是就能将西湖全部的景致纳入眼帘。可是我又错了,游船上依然是密密的人群,我无力挤到外层,只得安然坐在离导游最近的位置,听他讲述与西湖有关的故事。但很遗憾,游人的喧哗早已超过了导游的声音,我只得落寞地将目光投向远处。雷锋塔,就那样高高地耸立着,安静地凝视着西湖。我不知道雷锋塔下是否真的曾有白娘子,但已没有了再去塔里追寻的力气。

带着一些失望的情绪,我寻访着江南的小巷。那幽深而狭长的小巷,有一种古朴韵味的美。我安静地行走在小巷,这条留着我足迹的小巷,青砖墨瓦,一条青石板小路一直向里延伸。在这条小巷里,我没有见到撑着油纸伞,穿着碎花小旗袍、迈着小碎步的江南女子。只是在小巷的尽头,遇见了丁香花和小石桥,还有如我一样寻访小巷故事的游客。

或许这只是江南一条平常的小巷,在江南任何一处,这样的小巷都有许多条。而我一直觉得,小巷是故事的延续。那些古老的故事,在小巷深处,依然从未远去。行走在小巷的我,脚步很轻很慢,目光却停留于途经的每一处。对于江南,我有太多的期盼,对于江南的小巷,在我的思绪里一直带着神秘的面纱。

走出小巷的时候,我的心很静,那些失落的情绪已无踪影。生活许多时候,需要一些新鲜的事物来丰盈自己的内心。就如当我对自己的城市开始有了倦意,对熟悉的一切感到疲惫时,我选择了远行,而最符合我当时心境的,恰恰就是江南。

那座小石桥,静静停落在小巷的尽头,桥下是清澈的溪水。右转是一座大石桥,桥下的流水已失去了原本的清澈,但岸边却有人家。自小就喜欢那种临近小河的房子,从自家小屋出来,走几步就是石阶,下了不多的几层石阶,便是流动的河水。时常在电视上看到过去的年代,许多人都用这河水来洗菜或清洗衣物。

两岸的景致清晰地倒映在河面,一切是那么宁静与清怡,或许这就是属于江南婉约之美。当我离开小巷的时候,我的目光里写满了眷恋。而当我结束江南的旅程时,我在心底告诉自己:江南,我还会再来,在某个适宜的时节,轻轻靠近西湖,兑现轻许湖边的美丽约定。或许,我还会漫步幽深的小巷,寻觅小巷深处唯美的故事。

3

外出办事,途经一条城市普通的小巷。正值中午时分,于是走进了巷口的一家四川小吃。刚坐下,老板便走出来,她刚一张口招呼我,我却笑了。

老板是个瘦小的中年女人,说着一口地道的四川话,小店是装修过的,桌椅也是更换过的,但我还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因为这些东西的摆设居然与我曾经来时一样,而店主居然还是多年前那个辣妹子。那一刻,我忽然明白我心里的那份熟悉感,它源于记忆深处那些温暖的时光。

曾经,好友家就住在这条小巷里,是一幢四层建筑的三楼,五十平方米的房子,却住了一家七口。我没事时,总是喜欢去看她。每次在巷子口,都会买一些这家的麻辣烫带上,然后与她的姐妹们一起围着吃麻辣烫,眼睛里都辣出了泪花,脸上却是满足开心的笑容。吃完后,好友的母亲会从厨房端来一大盘刚切好的西瓜,那红红的瓜瓤实在令人难以抵挡诱惑,于是一大盘西瓜转眼就成空了。

二十几岁的年龄,总会有一些莫名的烦恼,于是俩人时常会躲在小房间里说悄悄话。小房间里是高低床,虽然小,但却很整洁。好友的床头,放着许多书,她与我一样喜欢睡前看一会书。那时我们都没结婚,理想中的爱情与现实格格不入,在一起时便叹息着最美爱情的模样。

每次离开好友家时,她总会陪我走出小巷,我喜欢轻轻挽着她的胳膊,一路上俩人继续说着随心的话语。黄昏中的小巷,充满着市井的气息,但多了一些温馨的味道。

后来,我们相继都步入婚姻,她的新家在市中心的某个繁华小区。当我坐在她家宽大舒服的沙发上时,我却有点想念她那个穿过小巷的家,坐在木制的旧沙发上,一起开心地吃麻辣烫的情景。

原以为生活就这样一直继续下去,今生见证过彼此成长的朋友,会一直相伴到老,却不想我不得不又一次面对离别。十年前,好友随转业的爱人迁居到外地,去送她时,两个近三十岁的女人都哭成了泪人。每一种离别都会让人心痛,更何况相伴十几年的朋友。

送走好友,我一个人孤单地穿过小巷,去看望她的父母。那时她的姐妹也都有了归宿,家中只有她的父母。她的母亲看着我哭红的双眼,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宁子,别难过,琴没事就会来看你的。你们十多年的朋友了,彼此都会牵挂的,但生活就是这样,好好的,没事来陪陪阿姨。

记忆好像就是昨天,可这是很多年前的片断,我没算过琴有多久没回来了,也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来过这条小巷。现实而琐碎的生活,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停止匆匆的脚步,终有些风景还是被我们忽略了,不论你是否愿意。

而今,当我路过这条小巷时,我依然看到了许多熟悉的景物,但好友家的楼房却拆除新建了高层。小吃店的老板还告诉我,她的小店也要搬了,这一片的所有低层建筑都要拆除,要扩建马路。离开时,我又一次深深地望了一眼小巷,或许明天,它就真的变成了废墟,然后便是一条笔直整洁的柏油马路。那么与小巷有关的记忆,是否还在……

癫痫病为什么容易发作西安市最专业的治羊癫疯医院安徽在哪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啊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