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南山】逆爱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25:45
一九九六年,哥离开打工多年的电子厂,拿出了打工积攒的全部积蓄,盘下一个月租九千元的士多店用心经营,一心企盼做老板后能发大财。哥资金不够,让弟也拿出了打工三年那少得可怜的几千元,全部“贡献”给了哥做开店的资金。   可是商场如江湖险恶,毫无经商经验的哥被残酷的市场竞争所打败,几乎遍体鳞伤。作为弟,面对哥的求助,为哥每月的店租的筹集而四处奔波,不但将每月加班加点辛苦打拼的一点工资如数奉上,还向同事、朋友、老乡借款,甚至是高利贷的都借,这还是弟苦苦哀求、答应人家付多两倍的利息后,人家才勉强同意将定期存款取出,给哥垫上,解决燃眉之急的。   就这样坚守了大半年,可是最终却被通知店子早就在哥承租前已确定要拆,哥被上家蒙骗、转接下来的。现在已到了拆迁期限,哥被勒令搬迁。   哥僵着不搬走,店主就立马停水,停电。把哥冰柜里的雪糕全部融化掉。店里一片漆黑,看哥咋经营?   这次,哥不得不搬走。哥千方百计打听到店主的住地,千缠万缠人家要求赔偿违约金,并在弟费尽周舌、请律师协助的情况下,才勉强得到了七千元赔付金,可这是杯水车薪,远远不足于解决哥多次迁移店址后带来的经济损失。   时间到了一九九七年,此时哥虽经商不到一年,已到了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地步。哥又急电求助于弟。弟婉求哥说:到我打工的工厂附近租个便宜的房子,在我打工的工厂旁摆个小摊吧。   于是,哥来到了弟的身边。一大车没卖完的糖烟酒百货,过期的或没过期的,全部要搬下来。在弟看来,全部都成了废品。但还得搬下来,于是,弟叫了工厂的同事来帮你搬。   这下可好,哥一落千丈,一下子从店老板的身份下降变成了小摊小贩。   每天凌晨,哥顶着凛冽的寒风,早早起床,熬一大锅粥,装上了三轮车,然后,哥在前面搏命蹬着,弟睡眼惺忪地在跟在后面帮着推车。从租房地到弟厂门口,有一长段的上坡路,推到坡上是最艰难的。   弟精疲力尽地回来,擦把汗后,又得匆匆赶着去上班。   工友们都很热心,都看在弟的面子上,上班前都到哥的摊位买早点,使哥能早点卖完回去。   就这样,弟与哥起早摸黑,风里来雨里去,漫长的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哥的小生意慢慢有点起色,然而,在这个大城市,哥赚的钱却只能维持哥一个人的生活。   此时的南都市,恰逢香港回归祖国前的时刻。城管管得很严,哥无牌无证摆摊卖早餐,影响市容市貌,早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一天早上,城管开车来,一大群人凶神恶煞般,将哥的三轮车,连同锅碗瓢盘一齐端走,哥哭天喊地跪在了地上,就差没叫他们一声大爷。   可哥撞在了风火头上,城管哪会理你啊!   哥找到弟,问有什么办法。让弟找认识的熟人去通融通融,取回哥的谋生工具。要知道,哪怕是一辆三轮车,在哥看来,也是很大的谋生资产啊!当弟低声下气到认识的来本厂回收废料的王老板家去求人家时(据说废料老板是当地的黑社会之一、地头蛇,多少有点门路),那肥头大耳的王老板叼着一支中华烟,趾高气昂的样子,他用不屑一顾的口气说:“就一辆破三轮车,也要求我去拿出来么?”   事情自然无法解决。   无奈,弟最后只好自掏腰包,陪同哥去自行车修理店,买了一辆来路不明的二手三轮车。哥冒着再次被没收的危险,继续经营。弟曾经多次主动找哥,央求哥进弟的工厂打工,可哥说打工没有自由,哥打工这么多年,已经厌烦了,不如自己干。      二   一九九七年上半年的某一天,哥卖完早餐后,疲倦地蹬着三轮车回家。下坡时,被呼啸而来的无牌摩托车从后面撞上,哥顿时重重地跌落在地后,紧接着又被摩托车拖行近百米后,狠心的肇事摩托车主扔下哥,逃之夭夭,哥匐在马路边上人事不省,命悬一旦。   路过的好心人赶紧打了医院的急救车来救哥。弟闻讯后如五雷轰顶,心急如焚地赶往医院时,看到哥到处伤痕累累,昏迷不醒,弟焦急万分,痛惜不已,日夜守着哥。哥终于在第二天苏醒过来。可当听到医生郑重提出需要照脑部CT,以便进一步作彻底查清病情时,哥坚持不让,原因是交不起六百元的检查费用。   不照CT哪里行哦?主治医生和同一病房的病友们对哥的拒绝态度都表示费解。又是弟四处张罗,与同事借了钱来缴上,才做个了彻底的检查。   还好,只是轻微的脑震荡。在医院观察多一天才可出院。   可哥已经躺不住了。哥强烈要求出院,在家休养。医生觉得很奇怪:身体可是你自己的啊,你尚未痊愈,刚住一天就要出院?出了事谁负责?   哥固执地要出院。医生没办法,只好随哥,但说明了责任自负。并叮嘱弟一些注意事项就摇摇头叹声气走了,说从未遇见这样的病人。   而报案后,肇事司机一直也找不到,不了了之。   从此,哥落下个轻微的后遗症——脑部时时隐隐作痛。可没办法呀,生活还得继续。   哥转而与人学做广东肠粉,刻苦钻研肠粉的配料、工艺、火候等,几日下来哥就掌握了加工技术,很快就转行卖肠粉了。   这回,哥学精了许多,打起了“游击战”,到菜市场、商场门口、小区门口到处游卖,没有固定场所,与城管、门卫、商场保安周旋,半天功夫竟也卖完了。   哥做的肠粉嫩滑爽口,油而不腻,吃了回味,一时在当地盛行起来。从此,大家都叫哥“肠粉佬”。   哥并不满足于一天卖百把十块的肠粉,谋划着扩大“业务”。   哥在紧挨石头房的后面,未经房东许可,就搭建了一个小作坊。用的柱子、横梁木料,是弟厂里的废置木料,是弟求人家废料回收老板免费拉出来的。当晚下班后,弟又与哥干了整整一个通宵。   一间小作坊横空出世,哥施展手脚,豪情万丈,准备大干一场。   生意似乎越来越好。      三   哥结识的“同道中人”亦愈来愈多。其中就有媒婆红姨。   此时的哥已过而立之年,依然刁然一身。红姨年近六旬,腿脚不便,但有一手做家乡包子的好手艺,她亦孤身一人闯大都市,在哥经常卖肠粉的市场门口那里摆卖,哥慢慢就认识了她。哥乐于助人,经常帮红姨搬运煤球、装灯修家电啥的。红姨是个热心肠的人,有心帮哥做媒,娶个老婆。   在红姨的撮合下,哥娶回了嫂子。   弟让出了自己租住的房子,给哥做了婚房,连同那张席梦思床垫。自己回公司宿舍住。   弟的女朋友直埋怨,以后我们咋过两人世界?   弟拉着女朋友的手,带着商量的口吻说:哥暂时有困难,先解决他的问题。我们周末去快捷酒店开一下房,好吗?   女朋友面带愠色,气呼呼地像放连珠炮一样将弟说了一顿。可无奈,只得如此。   于是,弟和女朋友平时只能在宿舍住。实在忍不住,就趁同事出去时两人再匆匆完事,两人都有做贼的感觉。而单身的室友也出于好心,有意无意就出去,成人之美嘛。   嫂子殷勤持家,尤其是做得一手拿手好菜。简陋的住所,在她的打理下竟也变得活色生香,屋里屋外充满生活的气息。哥的生活渐渐变得有滋有味。   弟看着也高兴起来。弟等待已久的时机已慢慢成熟。   原来,弟有了女朋友后只因哥还未成家的缘故,一直未与女朋友谈论婚姻大事。在老家的风俗,有个“先后之说”——一般来说,都是哥先结婚生子,后弟接之。除非哥不是正常人,或有什么很特别的事。而今,哥三十岁了,终于有了嫂子,弟自然高兴。   弟的女朋友其实也等不及了,要求弟赶紧办理婚事。   只是弟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操办婚事。   这些年的积蓄都花到哪里去了?女朋友不禁要责问他。   一言难尽。弟的苦楚只有弟清楚。女人嘛,头发长见识短。何必讲得太清楚。   都寄回老家给父母了。弟只好撒谎——只是善意的撒谎。   这银行的折子给你,里面有五千元。还是女朋友爱他。   弟还是面有难色。五千元哪里够用啊!老家摆酒,每家每户都要派请柬的,还有四门八亲的亲亲戚戚,三姑六婆,加起来不下二十张酒桌。   再次与女朋友商量后决定先回老家办个结婚证,摆酒的事以后再说。   毕竟这外面查得比较严,没结婚证的话,会罚款呢。      四   现在,哥和弟都成家了,而且都是在外面。只是弟租住的地方离得远些。   每天,哥和嫂子起得很早,忙着做早餐卖。嫂子来后,早餐的品种增加了几个,有包子、粽子等,但因卖不起高的价钱,收入依然很微薄。   平淡而幸福的日子一天天过去,哥和嫂子一直省吃俭用着,他们筹划、憧憬着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这是幸福而又痛苦的时刻。   南都市仲夏天气异常闷热。一间简陋的石头房里,一个可爱的小生命即将诞生。接生婆是本地人,从本地医院退休后赋闲在家,偶尔帮人接生。从年轻到老,她那娴熟的手,使无数的小生命顺利诞生。   她吩咐哥将干净的水烧开,将剪子、镊子、纱布等用具一一放进锅里煮,一小时后再捞上来,这样就消毒了。   生小孩那动辄几千元的费用,让人望而却步,上不起医院,只能在石头房里冒险生。这是很多外来人的无奈选择。哥嫂也不例外。   生小孩的痛苦难以名状。嫂子在里面豪叫、挣扎,满头大汗的。接生婆在旁边不停事,做辅导、帮忙,嫂子在大叫着以后都不想生了,可见她的难受程度。   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一个小生命终于诞生了,是个女孩。哥包了个五百元的红包塞给了接生婆,接生婆笑了一下走了。   第二天,弟弟特地请了事假前来看望嫂子。只见嫂子已经在干活了。   不是要坐月子的么?   弟弟感到意外兼惊讶。   你嫂子看你哥忙不过来,就闲不住起来帮忙了。媒婆红姑在旁边一脸暗色,嘀嘀咕咕着,似乎嫂子不好好“坐月子”与弟弟有莫大的关联,在埋怨弟弟为什么不早点过来帮哥哥。   昨晚通宵加班,没来得及。弟弟赶忙解释。   弟弟将炖好的鸡汤端来,又塞给哥一个红包,说了一些恭喜的话。   哥哥没多说什么,埋头干活去了,孩子的出世,使哥更忙了,生活的压力更大了。弟弟又说了一些安慰嫂子的话,然后就赶紧帮忙砍柴、捡柴,意图减轻哥的活。   弟弟一边忙着,一边看着眼前的一切,哥哥以前发生的一件事浮在眼前。      五   早在哥哥开店子的时候,老家的人就留意到他还是单身,有心介绍个女朋友给他。叫他回家乡一趟,也就是相亲。如果见面后无意见,就尽快完婚。   哥哥很忙,就请了个老乡帮忙看店,然后就喜匆匆地坐长途大巴回家相亲去了。   到了县城,在约好的招待所里见了人家姑娘。这姑娘是临县一个山村的,长得还行,哥看了还算满意,姑娘也说很喜欢哥。   两厢情愿,婚事就完成了大半。哥于是就按照媒人的意思,给了媒人一千元介绍费。媒人走后,留下姑娘与哥说话。   此时意外的事出现了。姑娘最先说:大哥,你看我这样子能打多少分?哥是心直口直之人,就说:七十分。那姑娘顿时有些不高兴,并开始反悔,说其实不喜欢我哥,是被媒人硬拉来“充数”的。   这下哥算明白了,被骗加羞辱的感受一下子出来了,血一下子冲上大脑,他随手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扬起来,那姑娘是山里人,身手有些敏捷兼有些力气,她看到那刀,以为哥要行凶,只见她用手去抓哥的手,两人在扭打纠缠中,刀子挨着了姑娘的手背,姑娘大叫:“杀人了,救命啊!”一滴殷红的鲜血从手背流出,姑娘捂着手,夺门而出。   有人打了“110”报警。哥一时也吓傻了,原本他只是想吓一下她、随便比划一下的。怎知事态发展到这个程度。   “杀人凶手”——哥,立即闻讯赶来的警察带走。   当时,已临近春节,弟弟和女朋友正打算回家过年。父母亲当时并未告诉他们,而是等他们在次日(年二十七)回到老家、刚踏进家门才告知,也许是怕连累弟弟,新交的女朋友知悉此事不愿意一起回老家来,而愿意回老家一般都能成事,这是老人家的想法。   弟弟听父母说完,明白现在迫切要做的事情就是赶紧找关系放哥出来。要知道,哥在拘留所已待了整整一晚了。   拘留所暗无天日,蛇鼠混杂,那可不是人呆的地儿。   弟弟和女朋友焦急万分地赶往县城,找了以前认识的一个熟人,托关系在所长面前讲明了事情的真相,那所长好说话,看在事情不像传说的那样恶劣后就答应按照有关程序,缴交罚金后,第二天可以放人。   当晚,弟弟宴请了熟人,吃饭后又去唱卡拉OK,弄得那熟人朋友挺开心的。半夜,弟弟在县城的朋友家过夜,抱着哭泣的女朋友,弟弟也哭了。这时,弟弟不但花光了带回家过年的三千元,还将未回家过年的老乡搭回给他家的钱也用完了,父母还连夜向邻居借了两千元。可怜可悲可叹的哥呀,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   第二天去接回哥时,看到哥满身的脏污。哥耷拉着脑袋,看到弟弟来,弟弟关切地问:“有无人欺负你?”哥哥说没有,只是昨天给的那条三五牌进口香烟给了同室的老大,“孝敬”他后就没事了。说完,哥哥心情开始好转。   要不是弟弟,哥还蹲在这里,恐怕要过完年后才能出来,一般拘留都要十五天的。   这下,弟弟帮了大忙。哥哥重新拥有了自由身,在阳光下,他重重地呼吸了一下外面的空气,一种幸福感骤然而生。   弟弟又说:“外面的店子还等着你去打理啊。”   而弟弟明白,接下来的债务还得弟弟还。      六   现在,哥哥不但有个小家,还添了一个可爱的小生命儿。别提有多高兴啊!弟弟想到这些,工作就更安心了。   这样安稳地过了一年。   一天半夜,弟弟在睡梦中,突然接到嫂子的电话:你哥食物中毒,在市人民医院,赶快来。   弟弟赶到医院时,哥哥躺在病床上,处于半昏迷状态,医生建议必须马上洗胃,赶快交钱。可是哥嫂非常困窘,一时竟拿不出钱来,当弟弟和医生在说做手术的事时,哥哥在迷迷糊糊中手脚乱蹬,强烈反抗,拒绝手术。   弟弟看到现状,眼泪都流出了。在生命危难时刻,哥哥竟然选择了放弃治疗!情何以堪!   弟弟也没有钱,他只得赶紧打电话给本公司的好同事老王,说明情况后,老王带着钱从老远的地方打车急冲冲送钱来。真是患难见真情!   手术顺利,哥哥得救。   事后了解事物中毒的原因,居然是哥哥喝了捡回来的废品中的某品牌的过期饮料。而当时哥哥口渴难忍。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口碑好不好郑州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更放心沈阳能医治好癫痫的医院在哪?福州都有哪些癫痫医院呢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