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江南】纵是情深,奈何缘浅(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7:00:12

1.

这世间,总有些缘,如水中花,镜中月。看似垂手可得,转瞬却灰飞烟灭。一如你我。

你来,没有任何的征兆,只有那如水的月色,惊艳了时光。

明月清辉,流水潺潺,几许清风伴着山中鸣雀,映着荷塘夜色一片皎洁。幽远的古琴,在时光彼岸,轻挽着一帘如莲的心事,更是为一段尘缘,作着浅吟低唱的润色。

我的一袭白衣长裙,就这么不经意间晕染了暮色,身后的红荷,扑扑朔朔,落了满池,池荷深处是清彻的滴水清流,恍惚间一记轻响,如同一颗莲子,无端地跌落荷端,不是哀愁,恰是不经意间的回眸,更像是一个身着兜肚的赤足小儿,调皮而又欢乐玩耍时,掩藏不住的玲珑笑声,只是隔着遥远,飘渺在池荷的深处。

待我正要辨得真切时,一切忽又回复空明,只有满池的青荷,虽随风摇曳,却又静默不语,唯有那阵阵清香,扑面入怀,径自地入了心扉,一种熟悉而又异样的感觉,瞬间惊醒了我:青荷是我,我似青荷。

或许前生,我就是这荷池里的一朵莲。

是的,前生,我必是佛前的一朵莲,注定在这一世,盛开成一段缘。

2.

你我的相遇,就在这一段命定的缘里。明月为证,池荷为盟。

总是明月,总是流水,总是一朵盛开的莲,更是那赤足小儿的一声玲珑笑声,如梦似幻,却又日渐清晰。我知道,你来了,就在来的那条路上,只是,我们还需要一点等待的情缘。

我开始驽信你我的相遇,就像佛前盛开的那朵莲:原本一体的我们,注定了要结成这一段尘缘。

我便开始固执地等你——等命定的你。

仍是轻风,仍是明月,仍是那潺潺的水流,还有那淡淡的,挥之不去,欲语还休的轻愁。

也许,每一次相遇,每一次回眸,都是凝聚了前世修炼千万回时的泪流。

我驽信你会来,所以等在你必经的这条路上,就着月色,依然是轻轻浅浅的,琴声袅绕,还有那好听的泉水叮咚,一如你迈着欢快的步子,正由我眼眸深处,慢慢走来,踏着柔媚的时光,翩翩而来。

3.

我驽信你会来,所以安静地守在你必经的那条路上。

我在想,那该是一场怎样盛大的遇见?明月轻风,满池青荷,点点滴滴,诉说的都是你。

是的,你要来了,你是因我而来,只为赴这一段命定的缘。

多少的世外高人,多少的占卜问佛,他们如出一辙:你来,是因为我,仅仅是因为我。于是,我一直坚定地相信,你是为我而来,你来,只为寻我。

熟悉的夜色,熟悉的浅吟低唱,我千百回地想像着你的模样,那原本驽定的等待,莫名地竟让我有一丝丝的不安,无缘由地担心,我们相遇的那条路会否一路荆棘?心,总有着隐隐的忐忑,守着等你的唯一信念。

月色啊,你能否更明亮些?这样,让你在来的路上可以走得更轻快些。

这样想的时候,阵阵的清香愈发弥漫,我听见你轻浅的脚步,轻轻地,轻轻地,响在我的心上。

就这样,我安静地守在你来的路上,远远地站立,眺望,如一朵盛开的莲。

4.

然,不是所有的缘,都能求得圆满。

世事瞬息万变,总是要百转千回,才能涅磐。

最初所有的驽定与坚信,所有的欢愉与期盼,所有的扶持与安慰,这些曾是我不顾一切要见你的,所有的信念与靠山,转眼间,都消失不见,除了明月,除了清风,所有的见与不见,全任由我独自拍板。

见,或不见,剪不断,理还乱,竟是这一段命定的缘。

我紧紧拥抱着想像中的你,不敢放手。因为我知道,一旦放手,所有的盛开,所有的相遇,所有的尘缘,都将烟消云散,所有你因我而来的,曾经开在佛前的一朵莲,终将枯瘦,凋零,飘散。

我见,或不见,从来没有像这般痛苦纠缠,柔肠寸断,因为我信了,你是因我而来的,那一段命定的缘。

5.

五十六天,近两个月的时光,我就那么驽定地坚守。

可是,终不敌这尘世中的种种阻隔和磨难,忽然发觉,原来一个人的坚守是那么的孤单。

或许,慈悲的佛祖,是准了我们这一段缘,却又要给我们重重考验。我曾经那么驽信,你是为我而来,我必定要守在你来的路上。

两个月的时光,你的生命早已与我的融为一体,如同前世,我们原本就是一朵开在佛前的莲。

乱了,乱了,彻底地乱了,一觉醒来,我满脑子的都是见与不见,抚摸着日趋隆起的腹部,禁不住的指尖震颤。你,会疼痛吗?为什么,我的心,忽然间,扭作一团?

长夜漫漫,如行路难,我们,是真地走不下去吗?曾经倍受煎熬的两个月的时光,就这样一笔抹消吗?为什么不是在一开始,而是要在兜兜转转,为了有望结成这一段尘缘之前?

我以为,我已经固执地呵护了两个月的你,我可以一直呵护下去,所以,我同意了最后的提议,让医生来决定这一切,这样,我就不用面对疼痛的抉择,因为,我舍不得丢下你!

6.

我是奔赴在医院的路上,可我的心却层层薄凉:我无望地感知,这将是一条不归路。

我如同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任由医生做着一项又一项的检查,心里只有一个念想:希望医生可以权威地告诉我,这个孩子不能拿掉。

这孩子不能被拿掉,这是我唯一的念想。

时光像针,一根根地扎在我的心上,竟再也没有一个人来问我,真地不要吗?所有的检验结果均显示,一切都是再正常不过,手术即将进行。

躺在手术台上,我的心还在作最后的挣扎:其实,这个孩子,我是想要的。

我从来就不想放弃,只是现实的阻碍我也一样赌不起。

医生在我的右手腕处扎了一针,我知道,麻药将会从那里注射进去。耳边响着检测仪的嘀嘀声,那是我的心房在很有规律的跳动着,我侧过头,看到那个曲线在很有规律地起伏着,我还在心底弱弱地问自己:真地一定要这样做吗?

刚注射的药效还没有到,我在想,在手术施展的那个瞬间,我会不会有眼泪掉下来?

一边听着嘀嘀声,一边看着绿色线条的起伏,一边想着可不可以逃离这个手术台?

7.

忽然,耳际开始弥漫着疯狂的泪水,漫了一汪又一汪。

然后发现,不知何时我竟躺在手术室外隔间的病床上,如何下的手术台,又是如何躺回到病床上,我竟浑然不知,唤醒我的竟是泪水,只是泪水,无休无止的泪水。

原来,我竟被麻醉得如死过去一般,竟浑然不知。我知道,一切都已成了幻影,一切都被葬送。为什么,为什么不能一并将我的记忆也带走?

回到家里,我连续在床上躺了三天,我一次次地想让时光倒流,让时光能够回到手术以前。

我的胃口开始出奇的好转,我开始大碗大碗地喝汤,进食,较之前完全判若两人。我不但吃得多,饿得也快,身体在迅速的复原中,腹部也只是在术后睡到凌晨一两点开始了疼痛过后,竟慢慢消失,之后便只是正常的修养,除了元气大伤,其他慢慢渐好。

第三天的午后,我一个人在房间,独自睡在床上,忽然之间,竟无缘由地泪如雨下,接着喉咙哽咽,情不自禁痛哭出声,无缘无故,不明不白,只是觉得难受,独自大哭了一场。我知道已经不能回头,便只能向前走。

接着便是梦魇,一个接一个。

那梦魇似是命运之神正掐着我的咽喉,我拚命地想挣脱,想喊叫,直到我拼足全身所有的力气,我才被自己的梦呓,尖叫惊醒,在醒来的那一瞬,我第一次有了害怕的感觉。但是,那恐惧并没有维持多久,我慢慢地平静下来,可正在睡意朦胧之时,我忽然感受到身旁的那个人,似乎也被梦魇绊住。

我分明感受到,他整个身躯的战栗,似在搏斗,那模糊不清的梦呓,喊叫,分明在作着最后的挣扎,那如出一辙的相似经历,让我毫不犹豫地将他摇醒,帮他从梦魇里救脱出来。

当一切又恢复平寂之后,我在想:你是不是到底还是怨我了?今日,我都没能护你周全,何处又是你立身安命之处?

可是,何曾料想,我又跌进另一个相似的梦魇。一晚的挣扎,一晚的逃脱。

8.

我就这样,吃了睡,睡了醒,醒了再接着睡,我将阳光挡在窗帘之外,是因为它们太吵。

自那一晚的梦魇之后,我竟开始慢慢睡得踏实了。却对周易痴迷,我总想透过现像,去看透生命的本质。我相信,这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有着千丝万缕的牵连,只是红尘太过喧嚷,蒙蔽了我们的心眼。

我知道,你已自来的路上,黯然转身,我不知道迎接你的下一个路口将是何方?如此想着的时候,我竟不伤不悲,只有泪水无端地滑过脸庞。

我用泪水在心里,为你点一盏长眠灯,愿佛祖慈悲,能将你指引到那永生的荷花池。如果有来生,来生我希望是一朵莲,一朵开在佛前的莲。不求相遇,不求结伴,只在这明月清风,渔火晚唱里,作万世清修。

从此,我只在灵魂深处,奉养一池莲,不再提及,不再提起,只将自己修炼成一朵莲。

几天的光阴,阳台的花儿越发开得紧凑,热闹,却也落红满地。

原来,花开,自有花谢之时。唯有清风明月依然在,低吟浅唱。

心中若有莲,自会开得灿烂。

青莲是我,我似青莲,管它缘深缘浅。

山西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最好西安市哪里医院看癫痫病武汉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