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流年】蝉鸣响彻(聆听征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54:49

太阳好像在一瞬间找到了被后羿射落的八兄弟,热浪一阵高过一阵地涌上红丘陵腹地上的村庄。

这时,路上行人依稀,狗伏在屋檐下的青石上,舌头伸得老长。鸡或蹲或立在树荫下,神情慵懒似乎睡眠不足。父亲躺在长长的凉椅上午休,难得的片刻轻闲。母亲坐在门口缝补一家人的衣服,记忆里她的手从来就没闲过,即使在那对面屋顶上的青黑瓦片都晒得要冒青烟的时刻。我不安分呆在家里,无聊使我烦躁不已。忽然,家门口的椿树上飞上一只只蝉。蝉声石子一样打破安静,从四面八方向我涌来。这是一种单调而有些尖锐的声音,父亲厌恶地侧了侧身子。我开始想,知了(我乡下这样称呼蝉)它为何不睡午觉,是不是像我一样,在闷热的夏天,因为无所事事而感到寂寞。它是不是想呼唤伙伴一起去玩耍。我一心想逃出父母的视线,呼朋引伴跳进池塘冰凉的怀里,奈何父母看管得很严,昨天屁股被打得都还没消肿。

我站在院子里的一棵树下,不顾头顶火辣辣的阳光,目光鹰一样扫视枝枝丫丫。我想知道蝉在哪一片叶子上高歌,奈何它们栖身的地方太高,眼睛被阳光刺出了眼泪也一无所获。恨不得爬上去看个究竟,但树干上那些盘绕的毛毛虫打消了我的念头。我捡起一块瓦片,使劲地朝树上扔去。瓦片穿过密匝的叶子,但丝毫没减弱树上的蝉鸣,相反,还挑衅般地叫得更欢。我气呼呼地又朝树踢了几脚,依然撼不动树上汹涌的蝉鸣,凉鞋却被我踢飞了。

儿时的我非常厌恶蝉的聒噪,和父亲一样认为它扰人清梦。直到看到法布尔在《蝉》中说:“四年的地下苦工,换来一个月阳光下的歌唱。”我顿时感到羞愧难当,不再讨厌它那看似单调的歌声。它掘土四年,才能够穿起漂亮的衣服,长起可与鸟般飞翔的翅膀,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什么样的声音能响亮到足以歌颂它那得来不易的刹那欢愉呢?

随着阅历的增长,谛听长长远远层层叠叠起起落落的蝉鸣,不再觉得单调划一,声声咀嚼出很多的人生况味。一听,江南的阡陌上,有白素贞一样的痴情女子打着竹制的雨伞,身影优雅地掠过。二听,清明时节雨纷纷,谁家坟茔立新幡?泥泞的道路尽头,满山的杜鹃红艳艳,无言地祭奠泣血而歌的蜀帝。三听,莲步款款顾盼生辉的女子双手合什,佛前祈求五百年的缘分如期而来。四听,寒鸦啼痕度残云,北望中原,王师遥遥无期。羁旅上的文天祥依旧高歌大风,留取丹心照汗青。五听,孤独落寞的李清照伫立庭院,远处舟自横,没有知音一起误入莲花深处,只能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人比黄花瘦。六听,秦铮凄切泪满襟,尽无言,空自泣。红酥手黄虅酒依稀如昨,桃花流水春自去。陆游的身影出没在王朝庭院,无尽的思念抒写一出青梅竹马的悲剧。七听,愁雨寒烟乱敲窗,点点滴滴,孤枕到天明,苏子一川蓑衣任平生,爱人的倩影不曾走远。八听,巴山夜雨年复一年,西窗的灯火明明灭灭,李商隐拥妻共剪蜡烛缠绵不已,关山遥隔却亦惘然。九听,潮起朝落,聚散离合,岁月的变迁,改变的是容颜,不变的是勇立潮头旗不湿的信念。十听,秦淮的河水脂粉浸淫,灯火深深舟浆声声,柳如是脚踏青云下楼层,罗袜生尘,归来愁生。

这个时候,我总固执地认为蝉是夸父的化身,耐得住饥渴,将声音中的光和热完全释放,把炎热驱散,把生命深处的信念唱出。蝉也是杜鹃的孪生姐妹,用血丝染红东升的旭日,把夜幕唱得如自己黝黑的躯体一样的厚重。听它们演奏着忽高忽低、忽断忽续、此起彼伏的清幽曲子、炎热似乎减少了,夏天才无愧于夏天,乡村岁月才无愧为乡村岁月。

当父亲用白花花的大米给我换来一张城市的入场券,蝉鸣随之被我丢失在遥远的村庄里。生活在现代生活的噪音里,我听不惯车鸣人声,心绪难以平静。于是,选择文字之旅,在卷帙浩繁的文字里寻找有蝉的家园,聊以慰藉尚未被城市完全吞噬的心灵。

朱熹在《南安道中》写道:“高蝉多远韵,茂树有余音”。南朝诗人萧子范在《后堂听蝉》:“流音绕丛藿,余响彻高轩”;唐代诗人刘禹锡在《酬令孤相公新蝉见寄》一诗中写道:“清吟晓露叶,愁噪夕阳枝。忽尔弦断绝,俄闻管参差”;而唐代另一位诗人卢同在《新蝉》一诗中对此描写得更为形象生动:“泉溜潜幽咽,琴鸣乍往还。长风剪不断,还在树枝间。”同样的蝉鸣,在不同的人听来往往会有不同的感受,生发出各种不同的感慨来。“今朝蝉忽鸣,迁客若为情?便觉一年老,能令万感生”(唐.司空曙《新蝉》)。这蝉声曾使长年漂泊在外的唐代大诗人白居易乡愁顿起:“一闻愁意结,再听乡心起。渭上新蝉声,先听浑相似。衡门有谁听?日暮槐花里”(《早蝉》);这蝉声也曾使刘禹锡心生凄凉:“蝉声未发前,已自感流年。一入凄凉耳,如闻断续弦”(《答白刑部闻新蝉》);这蝉鸣还曾使有志无成、空有一腔报国热情却无处施展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潸然泪下:“一声清溽暑,几处促流身。志士心偏苦,初闻独泫然”(《早蝉》)。由于蝉居高枝,饮露为生,鸣声清亮,音韵悠扬,是清洁、高雅的昆虫,古人因之多有托寓。隋朝旧臣虞世南在题为《蝉》的诗中写道:“垂委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骆宾王因上疏论事触忤武后,身陷囹圄,也写过一首《咏蝉》诗:“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那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

穿越古诗丛生的时代,今人也写了不少关于咏蝉的好诗,其中我最为推崇台湾诗人洛夫的诗:晚钟/是游客下山的小路/羊齿植物/沿着白色的石阶/一路嚼了下去/如果此处降雪/而只见/一只惊起的灰蝉/把山中的灯火/一盏盏地/点燃。诗歌的意境让我久久回味,心灵徜徉其间,不肯返回现实。此刻,盛夏来临,我猜想现在乡下的蝉定在声嘶力竭地叫着,而我在城市的水泥楼群里是听不到的。没有蝉声的夏天是失落的,没有蝉声的生命是不完整的。我躺在城市楼台的一隅,暗自对孤寂已久的灵魂说,明天,就回家看看乡下的蝉,我生命里不知疲惫歌唱的歌手,我生命里相濡以沫的兄弟。

癫痫发生的病因都有哪些呢?西安治疗癫痫较好公立医院是哪个郑州哪里能找到一个好的医院治疗癫痫?兴平市去哪找靠谱的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