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丁香收获】远去的岁月(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19:45

1、黑天天的味道

去北面野地给鸡鸭割草的时候,一大片绿油油的黑天天秧豁然出现在视野里,果实还没成熟,圆溜溜的,一串串晶莹剔透,如绿玛瑙一般,饱满而有光泽。当然这个时候是不能吃的,要等到上秋变成黑紫色(也有黄天天)才行,那酸酸甜甜的味道,实实在在地丰润了童年的记忆和味蕾。

这种小时候随处可见的野生植物,看似其貌不扬,却也不是无名之辈,它学名叫龙葵,怎么样,是不是高端大气上档次?晋郭璞《尔雅》中说,黄河以北称之为龙葵。李时珍也在《本草纲目》中提到,龙葵四月生苗,嫩时可食,柔滑。渐高二三尺,茎大如筯,似灯笼草而无毛,叶似茄叶而小。五月以后,开小白花,五瓣,黄蕊。结子正圆,大如五味子,上有小蒂数颗同缀,其味酸。看看,人家可是有一定的历史渊源的。不过当年的我们哪管得了这些,哈喇子淌出来多老长,就认一个字——吃。

每年春天,当春风吹醒了万物的时候,田间地头,房前屋后,墙角,仗子旁,天天如精灵一般,和庄稼苗、野草一起高举起鼓胀的芽孢,一点点从土地里挤出一条缝来,它绿色的身影在阳光下伸展,天气一天暖似一天,日子一寸一寸的都有意思,给我们这些馋猫们带来酸酸甜甜的念想。

我们每天放学都漫山遍野地追逐着去挖野菜,看天天秧一点点地长出绿叶,分叉,开出白色的小花,再冒出青绿色的小小果实,然后掐着手指头算天天成熟的日期。盼啊,盼着,这一颗颗小小的心啊,整天跟着黑天天跳动。黑天天由绿转红,由红变紫,终于有一天,黑天天成熟了变黑了,孩子们欢呼着,雀跃着,顾不得和野菜较劲了,把筐和剜菜刀一撇,还说啥呀,先过了馋瘾再说,要不晚了,小伙伴早抢没了。那些黑色的小天天,果实饱满黑亮,看着就招人稀罕。成熟的黑天天一天比一天多,密密麻麻的如满天繁星,眨巴眨巴它的眼睛召唤你,叫你再也挪不动脚步。小时候乡下的孩子基本没什么水果和零食,天天就成了百吃不厌的美食,也渐渐成了流淌在血液里的眷恋和乡愁。

黑天天秧顽强,不需要任何人的眷顾和关注,也不管在什么土壤和环境下,风吹雨打都不怕,在天地间默默地生长、茁壮,默默地开它小小的花,默默结它甜甜的果,不惊不扰,与世无争。我们的童年亦是如此,没有娇生惯养,没有漫天飞的特长班,也没有爬不完的书山,趟不完的题海,整天满世界疯跑,常年的风吹日晒让我们皮肤黝黑,终日的奔跑让我们健步如飞,用老人的话说一个个如天养的一般,生龙活虎,从不生病。

一嘟噜一嘟噜黑黑的圆圆的果实像熟透了的黑色葡萄挂满了枝秧,眼神里充满不可抗拒的诱惑。我们可不管它有啥营养和药用价值,只为了解馋。也没有功夫一颗颗往下摘,大把大把撸下来,大把大把往嘴里送,狼吞虎咽,连梗都不放过,三下五除二全都咽肚里,用大人的话说,要多下齿烂有多下齿烂。嘴里漫过酸甜中夹杂着淡淡的青草味,很奇妙的感觉。常常吃到乐不思蜀,这个时候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无济于事。

吃够了还要摘上一大茶缸子带回家,有的直接割一大捆天天秧,回家慢慢吃。到家先去井院压水,先压出的水倒掉,直到压出冰凉的水后,将天天往里面一镇,凉透的天天,那口感才叫一个爽呢。有时候吃天天时猛地咬破,它的汁液和籽就会迸出来,弄的满身满脸都是,加上天热淘气出汗,脸上黑一道白一道,身上花里胡哨的,舌头黑紫黑紫的,免不了要挨上一顿骂。但跟天天带来的快乐相比,神马都是浮云。

黑天天被我们消灭以后,黑天天秧可是鸡鸭和猪牛的美味,我们把黑天天秧剁碎,拌点玉米糠往地上一倒,鸡鸭们蜂拥而上,风卷残云般,不一会就一扫而光,下的蛋又大又香,还经常有双黄的。或者在大缸里沤两天喂猪,猪们甩开腮帮子一顿造,用不了多长时间就滚瓜溜圆,比吃啥饲料都上膘。

童年的记忆,从这一颗颗小小的黑天天里漫溯出来,带着原汁原味的乡野气息一点点将我带回旧时光,带进那些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岁月。儿时因为有了天天的陪伴,快乐竟不曾缺席,每每盘问时间都去哪了的时候,这些记忆穿越时光跳将出来,告诉我们,曾经多么美好。

因为开荒和农药的使用,现在黑天天秧已不多见了,即使有,现在的孩子也不屑一顾,全然没有我们当年的热切甚至疯狂。想想也是,现在超市商店里的水果品种多的数不胜数,谁还会钟意这不起眼的黑天天呢?很多记忆也只属于我们这一代人了,所以它便尤为珍贵,更让离家的游子魂牵梦绕。那一颗颗黑天天像一只只黑夜里的眼睛窥视着我们儿时的心事,带我们一遍遍回想,一遍遍反刍经年。渐渐消失的不只是天天,还有我们纯真的少年时光。

2、那时年画

总是感叹岁月匆匆,如流水般一去不复返,不知不觉中,一个四季轮回就这样挥手作别。当集市上花枝招展的年画和醒目招摇的对联在热烈地交头接耳时,才猛然惊觉,年已经准备就绪,搭乘时间的列车一路风驰电掣,说话间就要到了。

如今城里装饰豪华不再需要年画了,即使悬挂字画也与年无关痛痒,唯有乡间还可以捕捉到它们的身影,却与当年大相径庭,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了。现在的画与时俱进,高端、大气、上档次,年画也纷纷效仿,像精心装扮的女子,虽悦目,却总觉得有了一丝浮华与冷傲之气,远不及儿时的那种年画亲切、随和、有吸引力。那时年画纸质一般,如同那时的乡间女子一般不施脂粉,素素的一张脸,虽不加修饰,却有着一种天然的淳朴,眼角眉梢少了风情,似乎藏着某段久远的故事,纯美清澈,虽不是国色天香,但赏心。

似乎所有和我一样年纪的人,对于传统年画都有一种特殊的情结,那些色彩斑斓的图画活色生香了一段童年时光,也见证了那时的生活和心情,折射出鲜明的时代烙印。

过年买年画,给简陋的房舍增加一些喜气和色彩,是每个新年家家户户必备的功课。年画是中国画的一种,历史源远流长,始于古代的“门神画”。相传,唐太宗李世民生病后常常做噩梦,耳边似乎经常有鬼哭神嚎,以至于夜难成眠。大将秦叔宝和尉迟恭知道后,便自告奋勇,一个持剑,一个拿叉全身披挂整齐站立在宫门两侧,果然以后平安无事。李世民感念之余,命画工将他两威风凛凛的形象绘在宫门上,称为“门神”。后逐渐演变成了画像,清朝光绪年间,正式称为年画。年画是民间艺术苑中的一朵奇葩,由早期的自然崇拜和神祗信仰逐渐发展为驱邪迎祥、祈福消灾的风俗,寄托了人们对幸福安康生活的向往和祈祷。

年画的内容也是无所不有,带着芳香的泥土气息。花草虫鱼,植物风景,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国家领导人,英雄人物,十二生肖,神明等等尽在其中。无论哪种都是人们心中描绘的理想的生活图画,表达了对美好的最热烈的追求。像什么鲤鱼跃龙门,莲年有余,招财进宝,吉祥如意,很多利用谐音寓意,直观或是隐喻。门上贴门神,保佑家宅平安,墙上贴一对大胖男孩和女孩,寓意儿女成群,或是子孙满堂,贴领导人和英雄人物,表达了对他们的崇拜和敬仰……虽脱离了柴米油盐,不过是一些无法实现的梦幻,却是普通百姓精神天地的呈现。

而我们那时最喜欢的就要属那些民间传说和故事了。小时候,物质匮乏,生活水平也低,乡下的小孩吃喝都成问题,更不要说故事书了,所以每年更换的年画就成了我们的最爱,是我们最早的启蒙读物。每次妈买年画时,我都要求自己去选,而且一开始是不买的。要挨个摊位去翻看,一次看不完,下次再去,每每脚冻得像猫咬似的,全身都冷透了,在卖画人不耐烦的神情里一步三回头,磨磨蹭蹭地离开。常常拿起这幅,又舍不得那副,再三比对之后,最终选定自己钟情的那幅。看小贩把画小心地卷起,然后轻轻地抱在怀里,欢天喜地跑回家,心里、眼中有花徐徐盛开。每次都央求妈多买一些,恨不得把所有的画都买走才过瘾。

每到贴年画的时候,都特别隆重。全家人各尽其职,妈在厨房生火打浆糊,然后我郑重其事地在年画背面刷匀浆糊,爸两手拿起年画的上部贴在墙上,再用笤帚小心翼翼地扫平整,弟弟则站在一边指挥,看贴的正不正。这时全家的眉眼里汩汩流淌着喜悦和对新年的祈盼、憧憬。这些年画像是给斑驳的墙壁穿上了新衣,整间屋子都亮堂起来,年的味道被渲染得愈发浓郁醇厚。

贴完年画最开心的就是去小伙伴家串门了,跪在人家的炕头,看那些精彩的故事。故事年画是一张画上画出许多大小一样的画面,一个画面下面是一些简明的故事情节。像《牛郎织女》《天仙配》《三英战吕布》《白蛇传》《鸳鸯楼》《杨文广招亲》《乔太守乱点鸳鸯谱》《卖油郎独占花魁》等等,多年以后读冯梦龙的“三言”,才知道很多故事出自这里。戏曲剧照如《孟丽君》《花为媒》《沙家浜》等也是特别精彩养眼,比爸妈讲的故事要生动形象的多。那些曲折离奇、惊心动魄的故事,配上惟妙惟肖的人物,活灵活现的画面,色彩纷呈,精美绝伦,丰盈了我们年少无知的时光,满足了我们的求知欲望,深深地烙印在生命之中,永远无法忘怀。

随着时代发展,年画渐渐离开了年的舞台,逐渐被一些名人字画、挂历、十字绣、工艺品等取代,但年画曾带给我们的美好岁月依旧清晰。其实,年画不仅是“年”的附属和点缀,更是一项民族文化的瑰宝,因为它包罗万象,记载了历史、文化、传统、风俗以及创新的民族精神。2006年,国家公布了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其中就包括杨柳青木版年画,苏州桃花坞木版年画等十二项木版年画。衷心祝愿我们的传统年画在非遗的庇护下,能继续在历史文化进程里发扬光大,落地开花,于我们也是一种慰藉,熨帖而温暖。

无论岁月怎样变迁,那时的年画以及和年画有关的岁月,朴素而生动,亲切而美好,在我们这一代心中是永远的念想。

3、舌尖上的东北之酸菜

时光荏苒,转眼又是深秋。城市将乡间的声音阻挡在高楼大厦之外,唯有林间飘飞的落叶和远处连天的衰草暗示着季节的信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两场霜冻过后,小区里的大白菜却晶莹碧透,虎虎有生气,不由得想起老家又到了渍(ji)酸菜的时节了。酸菜,古称菹,《诗经.小雅.信南山》中说“中田有庐,疆场有瓜,是剥是菹,献之皇祖”,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解释:菹菜者,酸菜也。《齐民要术》更是详尽记载了我们的祖先用白菜(古时叫菘)等原料渍(ji)酸菜的多种方法,可见其历史悠久。

渍酸菜在东北乡下是家家户户每年秋收之后、上冻之前必修的功课。渍酸菜首先需要一口大缸,人口多的人家一口缸哪够用啊,漫长的冬天就指着酸菜活着呢,渍少了,吃得舔嘴巴舌的多没劲啊。不管是富贵人家还是普通百姓,酸菜都是冬季首选。相传,张作霖的大帅府当年就有七八口大酸菜缸,可还是不够吃。张学良的弟弟张学恩曾经高官厚禄,在文革时期惨遭迫害,弥留之际,最想吃的就是家乡酸爽可口的酸菜,那浓浓的味道已融入他的生命之中,让他在生命的尽头依然念念不忘。

男人们把闲置了一春零八夏的大缸转着圈地挪进屋,用热水洗刷干净,铺上塑料备用。女人们扎着围巾,穿着旧棉袄在菜地里忙得不亦乐乎。把放倒晒了多日的大白菜,挑那些菜帮多,菜叶少,棵大实心的,掰掉老帮,剁去根和老叶,收拾得干干净净,立立整整,像新嫁娘一样神清气爽。白白胖胖的大白菜用热水烫过,放入凉水激一下,再一层一层码在缸里,码一层白菜,洒一层盐。盐不能多,多了酸菜会苦,也不能少,少了味道就淡。码好后,注满清水,封好塑料,最后压上大石头,放在适宜的地方。温度不能太热,否则酸菜易烂,也不能太冷,温度不够,一时半会还渍不透。大白菜在神奇的大自然的发酵中,脱胎换骨,完美蜕变成酸香味醇,韧性十足的酸菜。然后再腌一小缸芥菜、萝卜、芥菜樱子等,一家人靠这些度过漫长枯燥的冬天,将那些清贫而简单的岁月过得有滋有味,有声有色。

每年的冬天,从冰冷的泛着冰碴的缸里捞出酸菜,搭在缸沿控去酸汁,个儿大、味儿足的酸菜往菜板上一躺,如翡翠般晶莹剔透。一层层扒下来,用片刀片成薄片,切成细细的丝,这可是检验刀功的时候。酸菜切好,用温水泡一会,攥干水分,放点五花肉,小火大锅咕嘟嘟多炖上一会功夫,鲜溜溜,酸爽爽,香喷喷的味道冲撞鼻腔,沁入心肺。酸菜和五花肉实乃天作之合,相得益彰,堪称绝配。酸菜吸油,将五花肉的油脂吸收后,不柴不哏,五花肉则去腻增香。如果再来点血肠,辅以韭菜花、蒜泥那更是锦上添花了。喝一碗热乎乎的酸菜汤,开胃爽口,美得不要不要的了,是东北人无论走到哪都心心念念的美味。在飘着大雪的冬夜,炖上一锅酸菜再蒸上一锅粘豆包,父辈们烫一壶老酒,将人世的苦辣酸甜一一倾诉,收拾起疲惫的情绪,怀揣着对生活的一往情深,奔向更加美好的人生。

酸菜有很多做法,比如开胃爽口的“吉菜粉”,香而不腻的酸菜馅饺子、包子、馅饼,味美汤鲜的酸菜火锅、麻辣鲜香的酸菜鱼等等。印象最深的要数妈做的“酸菜篓儿”了。“酸菜篓儿”做法其实很简单,先和玉米面,再捞出一棵酸菜剁碎,用温水投净,挤去水分,然后用盐,味精和匀,一般时候是吃不起肉的,在馅里放两勺荤油,加一些海米就很不错了。最后玉米面包上馅料,由于玉米面没有白面的粘性,不能随心所欲做成各种形状,只能团成半圆形,装馅像往背篓里使劲塞东西一样,最后上锅蒸,十几分钟后,满屋子便氤氲出酸菜的清香,让人馋涎欲滴。虽然粗糙的玉米面和没有肉的酸菜简单组合在一起,对于那个年代的我们来说也能吃出饕餮大餐的味道来。

酸菜生吃也是不同凡响。那些年在外打工,最怀念酸菜心的味道。小时候,妈切酸菜的时候,我和弟弟总是围在她左右,眼巴巴地等着,看妈一层层把酸菜帮掰下来,最后剩下酸菜心赏赐给我们,那酸爽脆甜的味道足以让我们欢天喜地一整天。如今在腻歪了鸡鸭鱼肉之后,来份酸菜心,那清淡爽口的味道经过喉咙,一路下滑至肠胃,岂是舒服二字可以形容?

东北人对酸菜情有独钟,酸菜是东北人血脉里越发酵越脆爽的天性,是东北人舌尖上越咀嚼越有味道的乡愁,是东北人难以割舍的情结。每个冬季,酸菜是餐桌上的主打菜,多年来霸主地位始终不曾动摇,即使在反季蔬菜当道的今天,酸香味醇,脆性十足的酸菜依旧是东北人的最爱,无可替代。

成都哪里治小儿癫痫癫痫症有什么症状原发性癫痫病的发病原因是什么郑州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怎么样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