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剪头(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8:14:33

老家乡下,理发叫剪头。

小时候,村里没有理发店。我的头,都是俺爹给剪。俺爹,是农民。习惯撸锄杠的粗大手指,拿起小巧的手推子,显得十分笨拙。也没啥艺术设计,每次给我剪的头型都痴心不改,十年一贯制,一律“硬山到顶”。就是推子紧贴脑瓜皮,使劲往上推,把脑瓜四周推得溜光黢青,但脑顶头发不咋剪。

我到外面与小伙伴玩耍,跑起来头发像马鬃子一样,忽扇忽扇的,伙伴嘲笑我“大盖头”。

我为剪头愁,我为头型忧。“大盖头”,何时休!

忧者思变。那时,特别渴望学会剪头,成天琢磨别人发型,几乎到了着迷状态。手推子家里现成的,可是“头”从哪里寻摸啊?我盯上了村西头老刘家燕龙哥五个。燕龙年龄与我般大不小,都13岁左右,那几个弟弟是一顺水下来。

我偷家里的毛嗑贿赂燕龙,他才勉强同意让我拿他的脑袋练手。就这么着,燕龙哥五个头,每人每月我都摆弄二次。半年过去,家里的一大口袋毛嗑,也见底啦。不知不觉我无师自通了。

工作以后,单位的人,从一把手到员工,我几乎都给剪过头。剪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没啥感觉。但,唯有一次剪头,给我触动颇大,至今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那是30年前,作为省政府支援三辽工作队,我被派到H县一个乡工作。盛夏中午,我在后院山里红树下,给一个队员剪头。剪头工具极为简陋:一把手动推子;一把掉齿木梳;一个油唧唧做饭用的围裙;一个嘎吱响的板凳。当我精神集中快要剪完时,忽然听到一句表扬:“剪得不错”。

惊回首:不知道啥时候,S县长站在身后。他与我们驻乡工作队长,含笑望着我。

S县长,在工作队到来那天的欢迎会上,我远距离见过。据说,他是名牌大学毕业,他的同学很多都在省部官居要职,他却在这贫困县一窝就是几十年。

寒暄中得知,S县长刚刚从米仓沟人参园子到这,借道看望我们这些工作队员。米仓沟我去过几次,那是我们这个乡最偏远的一个山村。好像再往前走,没有路了。

“热锅热灶,我也借光剪个头呗!”S县长爽朗地笑着说。

“县长,我是个二把刀,怕给你剪不好啊!”我为难地说。

“没事,干净干净,就行!”,县长鼓励我。“明天一早我去省里开会,回县里理发来不及啦,我这马上还得去普乐铺。”。普乐铺也是一个很远乡镇。

论级别,县长也就是个处级,在我们单位,不过就是个中层干部,不是多大官。但,一县之长就不同了,在这3500多平方公里土地上,管辖着30多万人口啊。从行政来讲,是地方的第一掌门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县长的权利有多大?这么说吧,除了外交、军事及国防这些内容没有,权利几乎跟中央没啥区别。甚至,可以下令跨省抓捕。

S县长坐在嘎吱直响的板凳。我将油唧唧的围裙围在他脖子上。这时,我与这位县太爷零距离接触:

两脚沾着新鲜泥土;腰扎一个斑驳老旧皮带;白汗衫后背呈现几片汗渍图案,大圈套小圈;脸与脖子几乎是古铜色;后脖颈深深几道纹,让人联想起褐色沟壑;头发上沾着几片草芥;身上散发一股很浓汗味。

我端详许久,愣神啦:这就是百姓传说的县太爷?

我格外仔细修剪着头发,一丝不苟。似乎从来都没有今天这么仔细,仔细得甚至都有些磨叽了。

剪毕。县长说,洗洗。于是,他撅着屁股,低下头,就在院子里,用脸盆“呼隆呼隆”洗起来。擦干净说:“利索,挺好”。

树叶一丝不动,知了烦人地一个劲叫。我们还在午休。县长的车,绝尘而去。

30年过去,人们的生活日新月异。高档美容美发店犹如雨后春笋崛起,大街小巷里鳞次栉比。几乎很少有人在家自己剪头了。物质优越了嘛。

我也时常看到媒体披露,有些年轻的大领导,油头粉面,腰扎国际名牌皮带,衣着光鲜,下去考察,随行人员殷勤举着伞,每每这时,我都会有个十分幼稚的疑问:如今还有当年我给剪头的那样县长没?

头发不理,总会长的。

羊癫疯是怎么引起的呢西安癫痫十佳医院西安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去哪找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