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暗香故乡】左卫门树(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26:19

每当看到窗外绿树葱茏,不免想起老家院落外的那棵银杏树。它绿叶剔透,像会说话的眼睛,树干挺拔,如同左卫门将军,彪悍且抖擞。完全异于城市马路两旁的树木,布满灰尘,一身疲惫的模样。

树知春秋,尤其银杏树。春来芽碧凉似琼,翡翠如夏风成铃,黄金满地鉴高秋,银杖擎天冬宫颤。人知善恶,特别是感恩的人。善做因事成全佛,杜绝恶习避阎罗,朝恩夕泉亦如是,感慨良人非凡多。

父亲帮人卸货旨在热心好善,人心向佛,却不料缘分就握。当主人家感谢再三,盛邀入堂茶席酒案。父亲无意酬劳,转身既走,却眼眸一亮,盯着车厢里角的一株枯苗,躺在那里静等待有缘人拾掇,毕竟贵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尊宠而淡雅。征询索取,主人家却道不可活,是上周帮人送货遗留下的孤苗,已枯损数天。如若渴求,买新株奉上。

随缘。碰上便是春天,阳光雨露。父亲将其带回家,置于屋角闲水缸,其水过膝,正好万物潮生。翌日,惠风和泽,父亲得空,将树苗取出种于门前,笑说,子孙树,后人歇荫不忘前人种树。

银杏,俗称“白果”。传闻六十年一花开、结果,刚好孙子辈受益。父亲愿望福荫子孙,家道昌隆。简单而澄澈,就像树桠新冒出的芽苗,总给人以惊喜。

父亲担心调皮的孩子折枝,或是谁家畜栏里的牲畜跑出来弄折了这稚嫩的幼苗,太可惜。特地捡来几块砖头小心地围起来,然后放上些荆棘刺丛包围小树。我还帮着不时地看护与浇水,直到它自己挺拔。

我爱银杏树叶,那扇形的瓣,夹在书页中,焦黄得如同蝉翼,每根脉管都清晰可见。而好事者习风水,说门前有树则为“破虎地”,破财散业人丁稀疏等不吉利征兆。我不信,如此小树苗碍人何事?大抵几丛荆棘扎眼罢了。但家人顶不住世人俗说,宁可信其有不可敷衍了事。

破解之法,便是筑墙相隔。于是,我们家开始有了院落。兴奋地看朝阳漫过围墙,渴望踮起脚尖就能看见白果树梢,那绿叶总是让人着迷,枝干如同银皙的胴体,光洁而美丽。生命在时间的罅隙中破土而出,总是将名字深刻在记忆的皱褶里。

当我一天天长大,踮起的脚尖早已超过了墙头,而那树却在不知不觉中高过了屋顶。同样的仰望,先前是围墙、泥砖,如今却是伟岸、挺拔的银杏树干。

独木难成林,双枝共成栖。银杏树旁边冒出了一株香椿树苗,恰好毗邻生长。可香椿树的生长速度惊人,一年三载就远超银杏好几个轮回。那枝桠漫过银杏树梢,交错横织。家人正琢磨要把香椿砍掉,让银杏揭露而长,沐浴春风阳光。而父亲见香椿苗正干直,赶上盖房起楼,正好是楼梯扶手的上好材料。

新的生活,让人饱含激情。一切旧的废墟都得翻新,房子改造了,院落硬化,泥墙刷白,最有派头的当数院门。3米宽4.5米高的巍峨门庭正好把银杏挤到边角,尤其是顶棚的檐角触及到了银杏枝干。建筑师傅们几次劝解父亲砍掉这碍事的树木,免得日后风吹扰檐,落叶挠雨水沟。

而初见成型的白果树业已绿叶成荫,秋风摇蝶吟,冬霜白如雪,一派喜人的春鹊夏萤之景映入眼帘,好不热闹、唯美。父亲只得摇摇头,让泥瓦匠师傅将檐角缩进一尺,给它腾出足够的空间。

潮流不尽人意,乡里人都在家中装饰铝合金扶手,简单易清洗,且錾镶得富丽堂皇。母亲不免有些着迷,那老旧的香椿扶手就显得笨重了许多,灰里土气地被执意拒之门外。也因此躲过一劫,继续疯长,和银杏树一同守卫院门左侧。

年复一年,那蹭蹭往上冒的少年一去不复返,而院门前的银杏、香椿更加青春、张扬。尤其椿树,酷似懵懂期的男孩儿,它高过了银杏、高过了屋顶、甚至高过了路旁的电线杆,还要直抵云霄。高挑、轮廓分明的美男子,再也挡不住那傲人的身姿与容颜,尤其大风来袭,它疯狂地舞蹈,跳得大地颤抖、天空灰暗,电闪是它的吉他,暴雨当作音符,雷声只是鼓点。那一夜香椿主导的摇滚太过疯狂,披头散发的椿树给了银杏姑娘最热烈的狂欢,也让这棵唯美的生命多了点不安分的心思。满地残枝落叶,是舞台热闹后的寂寞,这便是青春,一首昂扬的生命进行曲,一段炽烈似火的初恋情感。

他们懂了,青春的荷尔蒙不应该淤积在时间的死角里。要奋力向上,让白云诉说远方,让枝蔓触及近旁的芳香,还要扎根深处感受内心泱泱。完美的人生,不会说青春太荒唐,激情是那个时段该有的情商。

邻人抱怨,热闹终究是祸患。电闪雷鸣、高压线,马蜂窝、夏蝉声声,喜鹊筑巢、秋果硕硕,顽童爬树、黄牛擦痒,挡汽车道、碍行人坡。各是各非,林林总总,却也失信了父亲十多年前的誓言,三斧子把它甩掉。今非昔比,十年树木,十年也可以让健硕的臂膀松弛下来。花甲之后,看着魏巍“栋梁”,再也无意抡斧拉锯,有破坏环境之举。

终于,电力局的工作人员找到了父亲,不因皮包丝代替了钢丝就安全、绕行椿树就不妨碍行人车辆。就连父亲自己也开始觉得银杏需要更大的空间,门前可以更加敞亮。成材的椿树该有自己的用武之地。去远方,去渴望的地方,惜别总是短暂的,记忆却是长期有效的。

银杏之邻椿树走了,不用怀疑鸡蛋的香甜,那是椿芽的味道,白果树根都知道。依恋不成,学会成长,自立后,旧屋便蹲坐成了石象。尽管多少有些替银杏姑娘惋惜,但终究还是要撑起一片天空。庆幸她的成长,感谢椿树的陪伴。走了,走进了记忆里。而我倚靠银杏树干,还在仰望父亲的屋脊,白果树发梢,银色的月亮。

父亲是我成长的尽头,也是每走一步的起点,纵然两鬓斑白,双手不似先前有力,瘦骨嶙峋的轮廓,依然巍峨如山。他的每个晨昏,隔着泥墙,隔着万水千山,都能让人感受到湿露沾我衣,晚霞夜归人的唯美。但内心不禁一阵酸楚,生活之艰辛唯送子远行。

翻开相册,儿时比肩银杏的合影,让我一度成为游戏中的守卫人。院门朝东,右手向南,正好空旷接风,供人纳凉嬉耍。那时的游戏是谁摸到银杏树,我就输了,如果我摸到哪个小伙伴儿,他就“死”了,站靠在墙边等待下一局开始。而今,守卫记忆的却是一棵同期长大的银杏,它无言世俗风雨,任凭天地凝霜、日月盈雪。

谁都不会是谁的守卫者,记忆里,总有份虔诚的祝福:愿天空下,四季如花,静静开放各自天涯!生亦如是,远走更如此。

西安那家医院治癫痫好癫痫病大概花多少钱治疗常见的继发性癫痫病病因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