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军警】清明,在父母新家见面(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37:06

这是一座三层楼的挑高建筑,在周遭低矮树木的衬托下,显得特别突出。由于旁边是一望无际的田野,居高临下凭栏远眺,可谓视野无限。

这栋座东朝西、面向台湾海峡的建筑,系座落于我的童年故乡──台南的学甲地区,也是我父母刚刚迁入的新居住处,它有一个慎终追远的名字──陈姓怀恩堂。而今年的清明节,我就是带着家人,从高雄迂回地赶回家乡,与父母在这个新家中见面。

在中国的二十四个节气之中,只有“清明”是国定假日,而今年比较特殊,正巧适逢星期日,所以隔天补假一天。由于清明又称民族扫墓节,在崇尚人伦孝道的传统文化中,堪称意义特别重大,所以在这一天,平素人烟稀少的墓地,总会见到扶老携幼的人潮。

每年的清明时分,我总会设法从高雄返回台南家乡扫墓,虽然囿限于其他活动行程,未必一定正巧是在清明节当天而已。在过往的记忆中,“清明时节雨纷纷”的场景,似乎并不多见,当然更别论会有“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景象了,而今年似乎也不例外,艳阳相随,晴空无云。只是,没想到在隔天的清晨,久旱的南台湾高雄,竟然出乎意外地下起了一场小雨,为这个思亲的清明节气,妆点了一丝应景的氛围。

由于父母亲的牌位,系放置在高雄的家中,因此每逢清明那天,我总会先行在家中祭祖之后,再行返乡扫墓。无论是早期的骑着摩托车,或是目前的以汽车代步,塞车似乎已经成了一种清明节惯例,只是严重的程度有所差别而已。因此,在车行过程中,随时收听路况广播,藉以避开塞车的路线,乃成为一项必要之举。

今年的清明节,原本已经准备从高速公路返乡,但在邻近匝道之前,却发现道路已有塞车现象。随后经由路况报导,得知高速公路的部分路段,业已发生严重塞车之后,乃毅然决然地设法经由十字路口转弯,再行折返省道。先行从台一省道北行,而后再转往滨海的台十七省道,虽然这条返乡的道路较为曲折,但总算没有陷入车阵之中而进退维谷了。

在几年前,几位姊姊就一直游说,要我在目前身体硬朗之时,将父母的遗骨纳塔入龛。在去年的年底,我终于拗不过她们的一再坚持,终于点头答应这项要求,并借着今年一月“大寒”节气,返乡整理父母坟墓之际,将生辰和忌日等数据带回,再由六姊代为委托处理。而一篇〈大寒,那一条返乡的路〉的亲情散文,也就在这种情况之下,应运而生。

由于今年的大寒节气,可能将是最后一次前往父母的坟墓整理了。因此在那一天,除了对四座坟墓(一位父亲和三位妈妈),予以妥适整理,藉以善尽一份为人子的责任之外,也刻意于傍晚时分,转往父母未来的可能新家──陈姓怀恩堂,做一番环境的巡礼。这座怀恩堂,在多年之前我的祖父母入厝之时,我曾经来过一次。

结束环境巡礼,正待准备告别陈姓怀恩堂之际,抬头仰望西边天空,彩霞也已逐渐涌起,几只飞鸟凌空掠过,点妆出几许“落霞与孤鹜齐飞”的黄昏场景。而透过这晚霞中的原野方向,则正是父母亲长眠的那个地方。只是,这一段其实并不遥远的返家之路,却因缘际会地在时空的辗转徘徊之中,让父母迂回地走了一甲子。

农历春节之前,传来了确切的讯息,并且要我于年节过后,返乡挑选父母的骨灰坛和塔位。依约由六姊带路,前往挑选四个花色一致的骨灰坛,并在陈姓怀恩堂的三楼,选择了一处座北朝南且四个塔位相连的地方,以便让父母能够永远住在一起,避免像目前的土坟一样,系分别散处于三个邻近的墓园区域。

在元宵节过后的农历正月十九日,凌晨的三点半左右,我便与内人一同驱车,经由高速公路返乡。因为依据先前所择定的时辰,系在清晨五点过后,便应开始逐一进行祭拜土地公的仪式。大地昏暗,整条的国道一号中山高速公路上,车辆来往不多,与一般的清明时分,那番的塞车难行的景象,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一路顺畅,待抵达约定的集合地点之际,正好是清晨的五点钟。天空尚未蒙亮,但捡骨的人员已经在那里等候,这种敬业的精神,也着实让人钦佩。四座坟墓逐一祭拜,待最后前往二妈的墓地时,天色业已大亮,此时东方天际出现了彩色的云霞,与大寒节气那天傍晚,在陈姓怀恩堂前所见到的景色,颇有雷同类似之处,只是场景的顺序有别而已。在这落日与晨曦不断交替轮回之中,往昔的长日业已落尽,今日的晨曦即将启始。

依照习俗先行回避,待正式开棺之后,我则全程陪侍在旁,这该也是目前所能尽到的一点孝心。由于年代已经久远,二妈的棺木已经完全腐烂,看着从脚部捡拾上来的少量骨头,真担心全身骨头已经化为尘土。不过,由于二妈是在不到三十岁年龄就去世,骨质较为坚韧,因此虽历经近七十年的时光消蚀,骨骼保存得还算完好。

更令我惊讶的是,竟然意外地出土一对玉镯,一只为淡绿色泽,另一只则呈乳白色。抹去尘土,颜色依旧鲜艳;轻轻敲击,声音清脆悦耳。妥善收拾,避免碰撞,在返家清洗擦拭之后,目前供奉于观世音菩萨尊前,它们将成为我家的传家之宝。而这对手镯,说不定正是二妈当初与父亲结婚之时所戴,因此也就格外具有特殊的意义。世事果真是幻化无常,在这潮起潮落之际,似乎总是书写着无尽的因缘。

往后的捡骨,则是顺着路线地点,依序由大妈、父亲和母亲,分别逐一进行。大妈在我小学时代,就已经由父亲主持捡骨装瓮,而后再行择地土葬,因此较为单纯。父亲的坟墓,虽然已经五十年了,但由于外围系由贝壳白灰所包覆,因此最为坚实,当然也保存得最好。母亲的棺木,虽仅埋葬三十年左右,但已被白蚁所侵蚀,因此一压即碎。而这一切的现象,从整体外表而观,则是完全无法窥知究竟的。

捡骨、火化、装坛,在中午时分,总算顺利完成。下午三点则是进行入龛仪式,在道士的导引之下,逐一将父母的灵骨坛入厝定位,终于完成了为父母安置一个“新家”的愿望。这个新家未必是十分完美,但却从此可以让父母安稳度日,不必再畏惧强风豪雨的侵袭;而我也能够避免在台风及豪雨过后,总是挂系着父母坟墓的安危了。那种雨后匆忙返乡、迂回涉水而行的画面,也将从此不复再现。

在父母入厝新家不到一个月之后,我又再度走了一趟返乡之路。迥异于以往清明节的墓地场景,今年我首度与内人和女儿,一同前往陈姓怀恩堂,与父母亲见面。当我们从高雄出发,避开塞车路段,迂回地抵达陈姓怀恩堂之时,已经是午后的两点左右,业已错过了上午的祭祖时间了。天空艳阳高照,原野清风徐徐,独不见人潮祭祖,只留下空旷庭园,与原先父母墓地所在地附近的“竹篙山纳骨塔”,那番车辆拥挤的盛况,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此一不同的清明场景,也是我在大寒返家之际,所一直考虑的问题。在热闹与宁静、大众与家族之间,我得替父母做一个妥善的选择,最后我决定将父母归依于陈氏大家族之中。在怀恩堂的一楼,桌上放置着两本陈氏族谱,在第一本初编族谱的最后部分,有着我的名字,那时的我是一位尚未入学的小孩子;而第二本续编的族谱中,则已列入我的内人和女儿的名字。代代相续,绵绵不绝,见证着陈姓家族落脚台湾的一段历史。

走过漂泊岁月,从福建到金门,从金门到台湾;记忆先民足迹,从颖川到碧湖,从碧湖到中洲。这些镂刻在墓碑上头的地名变化,见证着陈氏祖先渡海漂泊的片片史迹;而座东朝西的陈姓怀恩堂布局,也同样缅怀着先祖们离乡背井,却心系故园的无尽心思。当初之所以会落脚这个地区,乃是这里原本滨海,而来自台湾海峡的船只,可以直接航行之故。只是在几番沧海桑田之后,现在的怀恩堂附近,却连一丝海涛之声也都无法听闻了。

在即将离开怀恩堂之际,女儿不经意地询问我,以后是否也愿意住在这里?当时的我不置可否,但内心却一直不断思量着。这里虽然距离高雄有点遥远,但如能一方面回归祖先的怀抱,另一方面又可减轻女儿在清明扫墓时,南北奔波的负担,其实有何不可?

往后,我仍会按时回来探望父母亲,一直到我最后永远陪伴他们为止……

兰州治癫痫病医院排行癫痫病治疗能痊愈吗癫痫大发作还能治好吗沈阳治癫痫专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