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荷塘】蒲公英的爱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2:24:34
【荷塘】蒲公英的爱(小说) 每一个故事总有它的美丽,也有它悲哀落漠的时候……
   (一)
   这个故事发生在斯斯的花样年华里,像一朵蒲公英,开花后散落成一地……
   晚风越刮越大了。天边涌来了一朵浓黑的乌云。灯光下有一双忧郁的眼睛,无力地飘向那个房间。斯斯感到后背上忽然泛起了凉意,她不经意打了寒颤。这时,天边蓦然响起了沉闷的雷声……
   “斯斯,斯斯,快来!”那凄婉的声音,夹着雷声从房间里传来,正在看书的斯斯“腾”地一下子冲了进去。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又疼了?头又疼了?”斯斯逼切地看着妈妈,泪水霎时涌出了眼眶,顺着脸边滑了下来。
   “斯斯,我的头好疼,好疼。”妈妈正拼命地抓住自己的头发扯着。
   “妈妈,不要,不要这样子。”
   “吃点药,来,来,妈妈吃药,吃过药就会好的。”斯斯大声地喊着……
   “轰……”一道强劲的白光,伴着雷鸣声从天的那边投到窗边。随着那轰隆隆的雷响渐渐远去,一切好像又平静下来了。
   斯斯呆呆地走出房间,她再也忍不住了,因为她无法忍受这一切了,最后她哭泣着跑了出去。
   斯斯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晃动着人影,有一些穿白大褂的男人和女人走着。一阵阵的急促车轮声,一股最讨厌且刺鼻的苏水气味钻进鼻子,斯斯开始醒觉过来。
   她猛然地站起来,披在身上的衣服掉到地上了。看到妈妈躺在病床上,静静地闭着眼睛睡着的样子,斯斯重重地舒了一口气。药水一点一滴地穿过针管滴进了妈妈的身体里,一切都安顿好了。
   昨晚太乱了,斯斯倒了杯热水,慢慢地顺着上升的热浪回忆着昨晚的事。那个男孩的影子,又在脑海中掠过。
   在那个雨夜中,他抱着妈妈进进出出,开车奔跑在公路上,处理好一切后悄悄地离开……
  
   (二)
   “你好吗?你妈妈怎么样了?”涛关切地说。
   “嗯,我……很好!”
   “妈妈没事,爸爸出差回来了。”
   “谢谢你!”斯斯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坐在他对面的那个男孩子脸色白皙,红红的嘴唇里藏着洁白的牙齿,眼睛里含着一股笑意。
   “不用谢我,其实我还应该谢你妈妈。”他把眼睛调到门边,若有所思地说。武汉哪儿治癫痫好
   “啊?谢我妈妈?”
   “对不起,我说错了。”他回过神来,看着斯斯以审视的眼神打量着自己时,脸一下子红了。
   接着他说:“其实我认识你好久了。”
   “哦?你认识我好久?”斯斯惊讶地问。对方的一句话,居然引起了她的兴趣。
   “嗯,我知道你的一切。”涛看了看斯斯,继续说:“因为你上班时总会走过我做工的地方,所以能经常看到你,而且我和你堂哥认识,从他那里知道你的一切。只是我一直没有机会和你说话,那晚你妈有事,刚好我在你堂哥那里。所以……”
   “啊?怎么我从来没见过你呀?”
   他笑了笑,问:“以后你会经常见到我的,对了,你能和我交朋友吗?”
   “可以呀!”……
   从那一天开始,斯斯的脸上出现了许多甜蜜的笑容。
   深秋之夜,灯影迷离。
   一辆摩托车载着两人在马路上缓缓行驶。
   “斯斯,我教你开车好不?”
   “好,但我笨,我怕让你陪我一起摔倒。”斯斯兴奋地说。
   “不怕,其实这种车挺容易开的,而且我在你身边,你不会有事的。试一下好不?”
   “嗯,但夜晚学开车比较难。”
   “不怕的,我会教你,你应该相信我才对,等你学会了开摩托车,我再教你开汽车,然后你跟我一起去送货,我希望和你在一起。”
   “真的?”一种幸福感悄悄地爬在斯斯的脸上。
   这段日子里,斯斯从涛来访次数的增多以及对她关心疼爱的表现,她心海中不禁泛起了层层感情的涟漪……
  
   (三)
   那是一泓碧绿无波的湖水,幽深的湖水上间,或有几只鸭子在水里划出一个圆圆的晕。远方的一排排水杉,遥遥可见那薄薄的雾气,在水杉缝隙里弥漫着……
   涛拉着斯斯的手坐在沙丘上,从这里,湖面的一切都可以尽收入眼内。
   他们看着那碧绿的湖水沐浴在当空的一轮红日之下,水面上的碧波泛着细碎的波光。湖边草地上开着很多蒲公英,涛走过去采了一扎,递到斯斯的面前。斯斯接过花儿,轻轻地吹了一口气,蒲公英随风飘散,纷纷飞舞在他们的周围。湖边的小沙丘上传来了阵阵的笑声……
   夕阳西下。涛拨了拨斯斯额前的蒲公英说:“斯斯,我想告诉你一些关于我的事情。”涛把眼睛调到远处,说:“自小我家很穷,我很爱爸爸。因为兄弟姐妹多,父亲靠着一双粗糙的手把我们一个一个地拉扯大。对于我来说,读书是天方夜谭的故事,爸爸为了让儿女念完初中花了好大的劲,到处凑钱。好不容易挨到儿女都事业有成了,可是他……”涛说着说着,眼睛开始湿润了。
   斯斯抬起头看着他,一脸的惊讶:“涛,怎么了?你爸爸有事吗?”
   涛点了点头,说:“他得了肺癌,现在是晚期了,我们一直用最好的药为他治病,只是病太厉害了,钱花了好多,只是病一直不好。”
   斯斯怜惜地看着涛。
   涛象一个小孩子一样,拥着斯斯哭了……
   “斯斯,我想你帮我做一件事。”电话中,涛急切地说。
   “嗯!说说要我帮你什么事,我可不知道能不能帮你了!”
   “斯斯,我求你!”电话那边传来涛的哽咽声。
   斯斯惊讶地说:“涛,发生了什么事?快说,别吓我!”。
   “斯斯,我的爸爸想见你!我来接你好吗?”
   斯斯的心怦怦地跳着,说:“涛,这不是一件什么事,我答应你吧,明天好吗?”
   “不,不,斯斯,我要你现在就来见我爸爸。我爸爸不行了,他想在走之前看看我的未婚妻。”
   “啊?”斯斯惊讶地说。斯斯知道答应了涛的要求,就是答应要嫁给他,并且以未婚妻的形象去见他爸爸。这一刻太突然了,斯斯呆着了。
   电话那边静悄悄的,也许涛想我有足够的时间思考,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涛叹了一口气说:“斯斯,算了,我知道我自私,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时候向你提这个要求的。”
   “不,涛,我答应你!”
   “真的?但斯斯,太委屈你了。”
   “没事,你快来,我等你!”斯斯放下电话,换了一套衣服穿上,坐上涛的车子。
   车子疾驰在漆黑的晚上,斯斯搂着涛的腰肢……
  
   (四)
   这夜好静好静,远处阑珊的灯火和公路的汽车声,给人的感觉是那样遥远。斯斯在回忆着涛呼天抢地地跟奄奄一息的父亲道别那一幕,心好酸好痛,这事让斯斯初尝到什么是生离死别的震撼。
   那晚后,涛失去了所有的消息,也许他在忙父亲的事。斯斯总在焦虑中度过,偶尔从堂哥口里知道他的父亲在我离开后因病去世……
   “铃……”电话响起了,斯斯听到涛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既熟悉又陌生。
   “斯斯,我好想见你。”
   “嗯,我等你!”
   “八时半见。”涛挂了电话。
   “斯斯,爸爸找你有事。”妈妈对着电话边发呆的斯斯喊着。
   “来了!”斯斯急忙走过去。
   爸爸点燃了香烟,然后看着斯斯,眉头紧锁。一时之间,屋里静悄悄的。斯斯知道爸爸每次有重要的事发生都是这样子的,她安静地坐在他的身边,抬起眼睛等爸爸发话。
   “斯斯,你和涛怎么了?还好吗?”
   斯斯点了点头。
   “唉,斯斯,如果爸爸和妈妈都不想你和他在一起,你会怎么样呢?”
   斯斯惊惶失措地站起来,说:“爸爸,怎么了?”
   “斯斯,我和你爸爸不会伤害你的,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过得好。”
   斯斯想从妈妈的眼神里洞悉他们的心底世界,幽幽地说:“为什么?”
   爸爸严肃地说:“斯斯,涛这孩子很好;只是他十五岁就出来干活,书读得少,将来与你有代沟的,而且他不是城里的人,你妈妈身体不好,我不想让你离开我们太远;他父亲的病早已让他债台高筑,你和他一起要挨苦的;最重要的是他爸爸有那种病,根据遗传学来说,他有可能患上这种病,如果得了这种病,没钱看,更可怜啊,孩子。我和你妈妈都不想你们继续下去了。”
   “不,爸爸,我要和他在一起,这是我心甘情愿的,没钱我和他可以一起赚。爸爸、妈妈我知道你们疼我,但我想我有自由决定我的一生幸福,求你们了!”斯斯哭着说。
   爸爸叹了一口气:“斯斯,我知道你现在很爱他,可是爱可以当饭吃吗?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没钱寸步难行,你现在还年轻,不晓得现实是残酷的,贫贱夫妻百事哀啊,你们结婚后会为钱而吵架的,爱便不值钱了。斯斯,你是我的宝贝,爸爸不会害你的,还是分手吧。”
   “不,爸爸,我不要这样子!”斯斯哭着跑进了卧室……
  
   (五)
   那一晚,父女的对话让刚来找斯斯的涛无意听到了,满怀喜悦来赴约的涛听到这样的话后,像被人当头淋了一身冷水。失去父亲的伤痛加上斯斯父亲的一席话像利刀一样一下一下地戳到他的心坎里,让他遍体鳞伤。他失魂落魄地离开斯斯家,漫无目的地行走在街上。
   “斯斯,我们还能在一起吗?”涛喃喃自语。
   涛的自尊心受伤了。他没文化,没学历,而且父亲的病早已把他多年的储蓄花光了,就是操办父亲的身后事也得向别人借钱。贫贱夫妻百事哀,没钱如何养活妻子?与斯斯结婚一定会让她受苦的,他如何配得上斯斯呢?忽然间,涛觉得和斯斯一起的未来一片灰暗。
   或者涛心情烦乱,失去重心的他买来一瓶酒,歧途把自己狠狠地灌醉。
   酒入愁肠愁更愁。钱,钱,钱,涛渴望快些得到钱。可是天下间如何能赚到快钱呢?涛摸着自己的口袋,揣摩着……
   忽然,他想起老乡曾在他面前提到过可以在店里进行交易,至于是什么样的交易,他并不知晓,于是,他拨通了老乡的电话……
   “小李,我是涛。”
   “嘿,贵人啊,什么样的风让你打电话来。”
   涛客气了几句后,便直奔主题:“我现在等钱用,你是不是有办法让我快些弄到钱?”
   “啊?这个要讲运气的。运气好,一下就行,运气不好么,可能要亏本的,这就要靠博了。”
   “对,哪有无本生意,我愿意一博。”
   “好,那你来后街等我,我们一会见。”
   涛把辛辣的酒再一次倒进自己的嘴里,急忙走去后街。
   当小李把涛带到某一个店里时,早已有几丛人围在一起,烟气弥漫,有些人骂骂咧咧,有些人得意忘形地数着钱,有些人灰溜溜地吐着口水。原来,小李口中的赚快钱是从地下赌局里赚钱,也就是赌博。
   只见小李眼睛放光一样,盯着面前的牌,涛拉着小李的衣袖,示意他离开,但小李像入迷一样,无论如何拉也无法阻止那种贪钱的欲望。
   正当涛想转身离开时,只听见庄家吆喝一声:“开!”,庄家把底牌掀起,随即听到身后的人大声说:“庄家牛八,哇厉害。”小李一看,眉飞色舞地叫:“赢啦,赢啦,今天的手气不错,老子我今天开牛九,哈哈,给钱,给钱!”。涛看着小李翻牌,数钱。在那么几秒中,竟然收入了六百多元。他开始有种冲动想试试了。
   这时,小李又开始下注了,涛摸摸身上的一百元,然后不舍地押上小李。不晓得是小李今天牌风好还是运气高,涛跟着小李竟然间连续赢了十多局。
   当涛揣着这一叠钱时,心里不禁想:钱,挺容易赚的,只要运气好。
  
   (六)
   涛连续几天不见人了,斯斯开始担心了。
   当斯斯准备打电话去涛时,涛却来了。
   自从涛的爸爸去世后,斯斯第一次见到涛,感觉他瘦多了,人也憔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能够治好?悴了。斯斯以为是涛爸爸去世了,把涛弄成这个样子。她心疼地抚着涛的脸说:“涛,你瘦了。”
   涛紧紧地握着斯斯的手,一下子搂住了她。
   斯斯担心地对他说:“涛,你还好吗?怎么了,别伤心,人死不能复生,你爸爸也希望看到你能快乐地生活?”
   涛搂着斯斯哭得像一个孩子那样:“爸爸走了,就这样子走了……”
   斯斯拍着他的背,让他的泪染湿了衣服。“过去了,没事的,人总有那个时候,开心点!”
   “斯斯,你会从我的身边走开吗?”涛忽然这样子问。
   “涛,你怎么会这样子说?”斯斯惊讶地问。
   “斯斯,我知道我读书少,不是当地的人,没钱,而且我爸的病按医学上来说是会遗传的,我根本配不上你。斯斯,我们分手吧!”
   斯斯惊呆了。她沉吟半晌,决然地说道:“不,涛,我不会离开你的。”
   “可是,可是……你父母反对我们交往,你也一样坚持?”涛忽然间问。
   斯斯惊讶地看着涛,心想,涛怎么会知道爸妈会反对和你来往呢?
   “不会的,涛,你信我,我不会离开你的。”
   “即使有癌症遗传史,你也不介意?”涛执拗地问。
   斯斯坚定地说:“你爸有这病,但你不一定会遗传这种病的,何况现在的医学这样先进,不会的,我们会好好地过一生的。”
   “我没钱,你也不介意?”
   “不,我会和你一起创造自己的幸福。”
   涛激动地把斯斯拥入怀里,一滴泪悄悄地隐于眼眶内……

共 7295 字 2 页 武汉儿童羊角风哪家医院治疗好showread?id=426063&pn2=1&pn=1" class="pre">首页原发性癫痫病到底会不会遗传dex.php/article/showread?id=426063&pn2=1&pn=1">12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