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心音】发了福的大仙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27:38
无破坏:无 阅读:2043发表时间:2013-09-21 12:50:00 村子里有个神秘人物,人统统称之曰:“大仙爷”。   我对大仙爷最初的印象是微茫而淡漠的:七八岁时,偶尔听得大人们议论村里一多年肺病老妪请大仙爷看病,大为好奇。至于大仙爷长啥样,胆小至极的我当然不敢亲临现场调研。只凭空想象大仙爷不是牛头满面就是四蹄八角非常神奇,且能上命玉帝下令阎王,能力非凡而非人非鬼的人物。当然大仙没把那老妪的命留住,不久她就去阎王爷那儿报到了。只是大仙到底啥样的我一直不清楚,也没去探究。   我十二三岁时,我们村来了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卖笤帚的繁峙县人,那时我不懂得政区划分,不知道繁峙县在何方,只觉得很遥远很遥远——因为那人的谈吐在当时的我听来很是怪腔怪调。居然还看上了我的一个叔伯姐姐,在我们村一住就是一年。而且大有名气,是一个神汉,据说他道行很深很灵验。别的事情我不记得,只听大人们说,有一个女人神智失常发疯了,我这个准姐夫二话不说拿起赶牛皮鞭上去一顿狠揍。那女人马上恢复了正常,伏地磕头、乞求告饶个不停。从此再没有发疯过,我那准姐夫解释说那女人邪魔附身,而那个邪魔最怕牛皮鞭子,一年后我那个姐姐就跟着那神通广大的能驱妖捉鬼的江湖术士回了繁峙。后来,听说险些送了命。前年回来省亲走了一趟,皮包骨头,可怕至极,才五十岁出头的人看上去足有七十岁,不知道那神汉姐夫怎样为她驱魔捉妖的。   上高中时,班上一个朔州市来的坐我身后的女同学和我很是要好,跟着我回了好几次家,我也去了她家。去了才知道她父亲是位教书先生、老党员,她母亲腿脚不便,常年在家呆着。我一进门就冲她母亲喊“姨姨”,姨姨高兴得直笑,接着从头至脚打量我,拿起我的手反反复复看,看完后说:“你文雅,大方,谈吐是读书人样,长得也是圆圆满满的福相!你以后肯定能考上学校,肯定有工作的!”我大为惊诧而且感动至极,因为尽管每年领奖,可父母亲始终认为姊妹中我最傻不可能考上大学。念书也是浪费银钱不如早点辍学嫁掉,几次主张我退学。现在姨姨说我能考上,我能不高兴吗?我一个劲“姨姨姨姨”地喊她。姨姨接着就竭力撺掇我拜她做干妈,和我的同学结拜姊妹。对这个建议我很不以为然,因为凡是和我好的同学他们的家人都要我和同学结拜做干姐妹,我始终认为只要相知相依感情好就行了,没必要用名缰利锁来羁绊彼此。可姨姨那么热心,要我回去和家人商量,蒸三十个白面馍馍、扯六尺红布,给她买一双鞋送去举行一个结拜仪式。要是不这样我就考不上学校。说得多了,我才听出子丑寅卯——原来她是个大仙爷。   疑疑惑惑回去把我在同学家的经历跟家人一一学舌,家人听到有神仙保佑我能考上大学自然十分高兴,准备好红布、馍馍、鞋,由父亲和我一起二进神仙宫举行了拜干妈的仪式。至此我和那个同学成了干姐妹。头一年高考我以几分之差落榜,第二年高考我才考上。我那同学考了山西一所银行学校,分配到一所企业后来下岗买断工龄做了生意,如今在朔州豪德建材市场有两处门面,排场很大。我的干妈不幸在我上大学的第二年归天,正式入了仙籍。我的那些干姐姐干妹妹干弟弟都非常富裕,肯定是我干妈在仙界保佑他们!而我的日子过得平淡寒酸,估计是我的怠慢惹恼了神仙干妈,她不再护佑我的缘故吧!唉……谁让我自成年人癫痫病的症状从认了干妈就再没登门呢,贫穷活该!   我真正和大仙正面接触是从2004年开始的。   2004年,我的两间小房子里住进了从神池来的一家房客,这家两口子都是四十岁左右,男人开车运煤,女人在家为她在宁武高中上学的儿子和开车的丈夫做饭。男人高高大大,长得也满有精神。女人就别提了:我的个头就不高,她才到我肩膀,也就根号二多一点的样子。而且皮包骨头,黄瘦黄瘦的,不起眼的几根头发梳成齐耳剪发。她经常说:“文英,我大腿也没有你胳膊武汉看羊癫疯哪家医院最好粗!”我那时不太胖,一米六零,113斤,不像现在125斤的发胖的身躯这么臃肿难看。你可以想见那女人有多瘦!可能也就五六十斤的样子。   这两口子为人特别和气,朋友、亲戚络绎不绝,家里门庭若市,整天笑语喧天。我把当时四岁的儿子送不远的幼儿园上班,我一走,女人就把我的儿子接出来带着他走东家串西家闲聊!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孩子干沈阳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效果好?脆不送幼儿园,就由她免费照顾!直到她重操旧业。这家房客的进住才让我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男人每天晚上回来割二三斤肉,女人就撒各种调料用大锅煮熟,切片盛碗里蘸醋吃。虽然我也吃荤,可面对那么大的肥肉片是没有食欲的。   住得久了混熟了才知道这女人是个大仙爷。我从来不爱多说话,不和人闲磨牙。一开始他们以为我这个沉默寡言的教书先生很难缠,不敢明目张胆在我的地皮上坐大仙,后来见我特别宽容大度,什么都不计较。干脆把我儿子送进幼儿园,立起大仙牌位,整天招揽善男信女来烧香拜佛,为人看病行医、祈福降魔、占卜算卦、保佑平安,干起她的老本行。武汉羊角风最好的治疗方法   至于她怎么看病行医,到现在对我来说都是个谜。我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对迷信活动是非常反感的。我之所以不反对她坐大仙是因为他们一家子善良和气,而她坐大仙我是绝对不去看的!我爱人看了几次告诉我:每当女人四平八稳盘腿端坐炕上,有人把红布和贡品摆到女人面前,点燃香、黄表纸,随着袅袅上升的烟雾,女人的脸就变了,变得狰狞可怕,而且开始呜哩呜噜用一种完全听不懂的接近内蒙古附近的方言说唱一通。唱毕,给来人喝一碗水,然后用接近大同话的方言给来人解说吉凶,预测未来……每次都这样!每天都这样,有时一天要看十来个人。而那些人来时需拿贡品,走时还会放下数量不等的钞票。   因为我不多说话,那女人也就在我面前不敢怎么吹嘘她的本领。只是有一次找我要一根细铁丝,说是要给人看牙疼。细铁丝看牙疼?旷古未闻,我有点好奇就问她:“怎么看?”她说:“我用细铁丝钩钩病人的牙,吹一口仙气,立马见好!”这等神奇?我默默给她找了一截细铁丝,至于她怎样操作,患者的牙疼到底好了没有,我可没兴趣过问。   有一天下午,女人和我包饺子谈起她的坐大仙经历,说:“我在我们老家碰了一个同行,是个男人,他一开始看不起我的大仙,只朝我吹气,我朝他只轻轻吹了一口气,他马上跪地磕头求饶,哭叫着跑了,自那以后他不敢坐大仙,怕附在我身上的神仙惩罚他,附着我肉身的神仙是玉皇大帝!”啊呀呀!果然是个非凡大仙!听了她的话我只是笑了一下,不置可否。渐渐地,她很有名。一天,一个同事突然问我:“你们院里谁坐大仙呀?”我笑笑:“没得事,别听街上的人胡咧咧!”   2006年冬天,女人揽了一桩照顾孤寡老人的家政,从我家搬走到火车站附近住。自从她家搬走,我的小房子就再没有留人,我生怕玉皇大帝走了,王母娘娘来,或者来个什么耶稣基督、真主安拉之类神仙。我一凡尘女子,只专注于我平平淡淡的尘世生活,我可不想和神仙打交道。 大仙发福了!她家发财了吗?大约的确发财了,那是一定的! 共 270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