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qxa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荷塘】我家的老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9:51:19

我家的老屋座落在大别山南麓一个小山山脉的边缘,远看像是悬在山边,由土泥砖砌墙、黑布瓦盖顶而成的,坐北朝南向,明三大间暗六小间。屋后倚靠山背,青松葱郁,屋前有一个不足五米宽十米长的大门,种植有成片的竹子、桃树、栀子树、夜来香等花卉盆景,还有我初中时从林场随手扯来移栽的三棵柏树树苗,如今已长成粗大之材。

老屋是从山脚下祖屋搬迁上来的。记得小时候,我家祖屋随时有可能垮塌的危险,每次下雨,外面大雨,室内就会下小雨,屋后山的流水随之倾泻而下,直抵屋基。为了防止房屋墙面倒塌,母亲就用几棵粗大的木头衬着四面土墙的墙面,我们就这样在这种打着木衬的屋子里生活。其实,作为当时还是小孩子的我们,并不觉得有多可怕,只是母亲常常心惊胆颤且感觉不安。所以,每次只要在外地工作的父亲回到家来,她都要向父亲提议建房子的事。父亲见祖屋实在不能再住人了,就开始筹钱筹物建新房。

记得那是1973年,我刚刚11岁,那时不要说建房子,能吃饱肚子就很不错了。但看着随时都有可能倒塌的祖屋,父亲实在是放心不下,就下定了建房的决心。好在那个时候的建房成本不是太高,土砖是由生产队的男劳动力在田间就地取材做的,房梁、横条尽可能用祖屋拆下来的,即使如此节约,还是花了近千元钱建成了那幢房子,欠下了几百元的债务,直到五年后才还清。房子建成后,室内墙面用石灰粉刷,显得亮堂而光洁。住着新建的房子,闻着那新土的味道,就是睡在草床上也感到很安逸。我们全家人从此不再害怕刮风下雨,不再担心房梁倒下。

老屋取势较高,有点居高临下之感,站在门口可一眼看全整个小湾子的全貌。每天早晨,我们总是第一个看到那升起的朝阳;每天傍晚,我们总是最后一个观察到落日余辉,很是令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我家的老屋,尽管很土、很简陋,但是却很温馨、聚居人气。

最惬意的是七、八月间的夜晚,在庭院里纳凉的时候,劳作了一天的乡亲们,都会在外乘凉。我们就将竹床搬到大门前,用稻草编上草带,撒上点六六农药粉,点起来将蚊虫熏净,再挂上蚊帐。夜深之后,山上的鸟儿、林间的蝉鸣停止了欢叫,凉风阵阵,万籁俱寂,人睡在竹床上,无数萤火虫在我们的周围飞舞着。

躺在竹床上,我最爱看天上密密麻麻的繁星。望着星天,我就会产生无际的遐想:星星那么微小,为什么能亮光闪闪?有的星星为什么能够流动?为什么会有星河?月亮出来后,星星为什么又渐渐地隐藏起来?有时候实在想不通,就会问母亲,但母亲从没有读过书,不认识字,无法解释我们询问的一切。但她会给我们讲起流传很久的、远古的童谣,也会遥望着牛郎与织女星,叹息那隔河闪烁的遗憾。

老屋最兴旺的时候,是父亲离休回家。父亲是从国有银行离休下来的老干部,回家后又在村里担任了一段时间的村长。逢年过节,老屋门前从来都是人来人往,远亲近邻经常来往。这里面有些人的确是出于亲情和友情而礼尚往来,但有些人多多少少有那么些功利找我父亲帮助贷款什么的。父亲是一个非常好客的人,只要是有客人来,他就会让母亲用最丰盛的酒菜招待,尽管当时家里并不是很富裕,但父亲就是自己平时节俭再节俭,借钱也要款待好客人。无论客人是否会饮酒,他总是善言相劝,直至彼此喝得尽兴方才散席。

记忆最深的是我当兵探亲回家的日子,只要是天气不冷不热、不下雨雪的时候,父亲总会在傍晚时分,搬出家中那个朱红色的小方桌,往大门前柏树底下一放,摆上几个小方凳,再端上母亲炒的小菜,一家人围在一起,喝着小酒,聊着天儿,其乐融融。现在细细想来,那种日子不就是陶公笔下的世外桃源吗?那是我这一生中经历过、也是最向往的日子。

2004年的8月,随着父亲的去逝,我们赖以生存30多年的老屋再没有人居住了。我们兄弟都住在了城里,母亲也随大姐住在了隔壁村。时间一长,老屋的门前长满了荒草,屋后的沟里也积满了沙土,老屋悬在那山边,很是孤寂。逢上节假日,回到老屋时总是有种失落,且伴生凄凉感。但只要有时间,我还是会回到老屋打扫屋内的尘埃,拔除门前的荒草,不致于让其荒芜。

至今,无论我是在大都市工作,还是回家乡小城休息,总是忘记不了那个老屋,忘不了那松柏、那夜来香、那栀子花……在我的潜意识里,我依然感觉那才是我真正的家,城里的房子只是我的暂住地,我只是城里的一个过客,有种漂泊的感觉。老屋才是我永久的港湾,我的家!

郑州治疗癫痫病正规医院湖州哪家癫痫医院比较专业癫痫病治疗能痊愈吗西安市哪里医院看儿童羊癫疯好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